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第11章 沒有你這樣的父親

書名:封少寵妻,超甜噠 上傳會員:我是小乖乖 作者:橘子夏 更新時間:2019-07-04 11:07:01

  蘇妤初嘴角泛著冷笑,她只是瞥了一眼蘇世遠,繼續揮動的手中的棒球棍,朝著另一個一米多高的陶瓷花瓶砸去。

  碎片破碎的聲音讓蘇妤初莫名興奮,那堆積咋胸腔的憤怒似是發泄了出來,順暢很多。

  蘇世遠驚的臉色都白了,他朝著蘇妤初走去,大吼:“住手,你給我住手,你瘋了嗎?”

  蘇妤初根本聽不進去,小臉繃緊,她目光冷冷的掃了一眼客廳,最后定格在書柜上的雕花鏤空器件,那是蘇世遠花了大價錢買來了,寓意招財,他可是寶貝的很。

  李佳怡大驚失色,她忙起身招呼著傭人:“你們一個個的都是死的嗎,還不趕快攔住她,那可是世遠最喜歡的器件啊。”她說的很大聲,刻意加重最喜歡這三個字。

  傭人大驚失色,紛紛上前阻止蘇妤初胡作非為,但是蘇妤初手中拿著棒球棍,誰都沒有辦法近她的身。

  蘇世遠見蘇妤初朝著那件雕花鏤空器件走去,眼皮狂跳,心中升起一股不好的預感:“蘇妤初,你住手,馬上給我住手,我現在就給你拿錢給你媽繳費去。”

  只是他話剛落,只聽砰的一聲,蘇妤初手中的棒球棍直接砸在那件雕花鏤空器件上,瞬間碎成碎片,蘇妤初冷笑:“現在已經不需要了。”

  一個器件而已,都比她母親的命重要。

  蘇世遠是下定決心想要她母親死,即便這次妥協了,他蘇世遠還會有下一次。

  她在蘇家忍氣吞聲這么多年,不就是為了母親的醫藥費嗎,蘇世遠一心想要她母親死,到了現在這種地步,她還有必要再忍下去嗎?

  反正已經撕破臉了,她已經什么都不在乎了。

  蘇世遠盯著散落一地的陶瓷碎片,臉色瞬間黑沉下來,胸腔起伏,堆積這滿腹的憤怒,他怒指著蘇妤初大吼:“蘇妤初,你給我滾,從今天開始,你不再是我蘇世遠的女兒,給我滾。”

  蘇妤初冷嗤一聲,滿臉的不屑:“這話應該是我說,我蘇妤初,沒有你這樣的父親,這個家里,我還不屑繼續呆下去。”

  她說完,將棒球棍用力的丟在地上,抬著頭,傲慢的往外走。

  這個舉動,更讓蘇世遠憤怒,他臉色陰郁,沖著她的背影大吼:“好,好的很,你蘇妤初能耐了,有種你永遠別回來。”

  真是氣死他了。

  李佳怡見蘇妤初真的離開了,她臉上劃過一抹得逞的笑,但隨即就消失不見,她皺緊眉頭,走到蘇世遠的身旁,扶著他的胳膊,柔聲道:“世遠,別生氣了,你也知道妤初什么性子,她就是太犟了,等過兩天,我好好跟她說說,讓她跟你道個歉。”

  蘇世遠怒喝:“你不許去找她,她不是能耐嗎,我倒要看看她離開蘇家,還能去哪?”

  李佳怡一臉為難,不安的道:“世遠,生氣歸生氣,但妤初終歸是你的女兒啊。”

  蘇世遠冷哼一聲:“女兒?這樣的女兒,不要也罷。”

  李佳怡微微一笑,難掩她眼底得逞的笑。

  蘇妤初這個小賤人,終于被趕了出去。

  什么蘇家大小姐,那只能是她女兒雨晗的。

  ……

  蘇妤初離開蘇家,氣憤過后更多的是心酸,她心里難受,卻不知道要找誰訴說,她拿出手機,想了下,只好給顧晟打電話。

  說好了不想再去麻煩顧晟,但她還是一遍一遍的麻煩他。

  顧晟一直留在零度空間門口等著蘇妤初,只等著她打電話自己。

  可是從蘇妤初進去好幾個小時,她也沒打來電話,甚至有好幾次他想沖進去找人,但是后來想想,就算找到了人又怎么樣?

  他看到她依偎在別的男人懷里后,他有什么立場來指責她?

  這些年蘇家發生的事情太多,她肩上的壓力太大了。

  而他,更不能給她徒增煩惱,她想做什么,不是別人能干預的,即便是他,也不能讓她改變決定。

  尤其是兩年前發生的那場車禍。

  顧晟待在車里,幾乎到了后半夜,他才開車離開了,去了賽車場地。

  這會看到蘇妤初打電話給他,原本緊張擔憂的心情煙消云散,聽到她跑去蘇家大鬧,他二話不說,直接開車走了。

  等他趕到后,他坐在車里,看到蘇妤初坐在路邊的休息椅上,她微垂著眼瞼,看不到任何的表情。

  整個人非常的落寞,像被世界拋棄的孩子,那么無助可憐。

  看到這個樣子的蘇妤初,顧晟心里很難受,他下車,朝她跑了過去。

  “發生了什么事?”顧晟擰眉,滿臉的擔憂。

  蘇妤初抬起頭,就看到顧晟那張擔憂的俊臉,她鼻子一酸,眼淚竟險些掉下來,不過還是被她忍住了,她扯扯嘴角,淺淺一笑:“我現在已經無家可歸了,可能要在你那借助幾天了。”

  顧晟一怔,隨即痞笑:“別說住幾天,住一輩子都可以。”

  他語氣雖然輕松,但只有他自己知道此時的心情格外緊張。

  他喜歡蘇妤初,但卻從未開口對她表白過,她心里藏著一個人,即便到了現在,那個男人在她心里的分量還是很重,他怕他開口說喜歡,最后連朋友都沒得做了。

  他倒是寧愿這樣,在她有需要呢時候,第一個想的是他。

  而他也相信,終有一天,他會感動她。

  蘇妤初撇他一眼,語氣有些哀怨:“顧晟,有些話不能隨便亂說,等你有女朋友了,她會誤會的。”

  顧晟啞然,真想告訴她,他喜歡的人是她,可是終究沒有勇氣。

  “行了,等我有女朋友了再說吧,你呢,昨天晚上沒事吧?”顧晟扯開話題,昨晚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他更擔心蘇妤初會不會吃虧。

  蘇妤初想到昨天晚上發生的一切,臉色倏地變得蒼白,那不堪的記憶一股腦的全部竄了進來。

  她搖搖頭,擠出一抹笑來,她起身,往顧晟的跑車走去:“我能有什么事,一大早折騰一頓,我還沒吃飯呢,以后要靠你接濟了。”

  蘇妤初起身,顧晟清楚的看到她脖頸間的吻痕,他瞳孔緊縮,心臟似被人攥緊般,疼的他連呼吸都非常困難了。

  那個男人到底是誰?

  但見蘇妤初一副無關緊要的樣子,他到嘴邊的話,又生生的咽了回去,他艱難的扯了扯嘴角,一副吊兒郎當的模樣:“走,小爺請你吃好吃的去。”

  說著,顧晟上了車,啟動車子揚長而去。

  到了餐館,剛剛點了餐,白兮的電話便打了過來。

  看到屏幕上的備注,蘇妤初攥緊手機,她按了接聽鍵。

  “妤初啊,今天能來一趟公司吧,有件事情當面跟你說一下。”電話那端,響起白兮柔媚的聲音。

  聽到白兮的聲音,蘇妤初眉頭微皺,這還是她從進公司,白兮主動給她打的第一通電話。

  沉思了一下,蘇妤初開口道:“白姐,我馬上就到。”

  掛斷電話,蘇妤初抬頭,顧晟正盯著她:“吃完飯再去。”

  蘇妤初點點頭。

  她知道顧晟心里擔心她,乖乖聽話的坐在餐桌旁吃飯。

  ……

  等到達公司,已經是一個小時后了。

  蘇妤初還沒下車,就看到一輛科尼塞克超跑停在公司門口,后面跟著兩輛奧迪。

  車子停在公司門口,科尼塞克上下來一個男人。

  蘇妤初很清楚的看到那個男人的面容,一臉受驚的樣子。

  “我靠,那是科尼塞克最新款CCXR,全球限量般的,而且還是改裝般的,真的帥爆了。”顧晟看到停著的那輛科尼塞克一臉的驚訝。

  蘇妤初不由問道:“車上的男人你認識?”

  顧晟一臉崇拜的模樣:“那是京都封家三少封煜,這剛剛從國外回來,正準備接管封氏,這京都,估計也只有這一輛科尼塞克了。”

  顧晟說著,目光一直定在那輛跑車上,兩眼放光。

  蘇妤初了解顧晟,他喜歡賽車,所以對車也是非常關注的。

  只是那個男人?

  他竟然是封煜?

  之前雖沒有看過封煜本人,但對他也有所聽聞。

  他是封家三少,脾氣火爆,性格乖張,手段殘忍無情。

  還有傳聞他不喜歡女人,對女人避之蛇蝎,記得有一次,一個圈內的名模,仗著自己幾分姿色,竟脫光衣服爬上封煜的床,最后被封煜連人帶床一起扔了出去。

  那個名模后來從圈里消失,具體怎么消失的,沒人知道原因。

  想到這,蘇妤初臉色更加的慘白,她睡了封煜,會不會被他滅口?

  下了車,蘇妤初讓顧晟先離開,自己進公司,有什么事再給他打電話。

  顧晟點頭,戀戀不舍的看了一眼那輛科尼塞克才離開。

  眼底流露出來的崇拜沒有任何的掩飾。

  進了公司,蘇妤初直接去了白兮的辦公室。

  白兮看到蘇妤初,連忙上前拉著她的手,很是親昵。

  對白兮過分的熱情,蘇妤初心中只是冷冷一笑,她打的什么心思,她再清楚不過了,只是白兮是她的經紀人,她還沒有辦法撕破臉:“白姐,有什么事你說吧。”

  白兮笑的很嫵媚:“是這樣的,昨天趙公子心里惦記著你,他很喜歡你,你若是愿意,這《星辰日月》的女二號,就是你的了,條件是陪趙公子一晚,怎么樣?”

10357 3584754 MjAxOS8wNy8wNC8jIyMxMDM1Nw== http://m.clewx.com/book/201907/04/10357_3584754.html
牛气冲天投注 北京十一选五开奖图 ewin棋牌手机app 五分彩怎么稳赚不亏 福彩3d组三含豹子走势图 本溪娱网棋牌手机版 辽宁十一选五走势图模拟 福利彩票投注站申请 股票融资门槛 青海11选5最大遗漏 大乐透第17133期号码预测 dnf哪个副职业赚钱2015 浙江11选5最新玩法介绍 足球竞猜大奖 通过投资股权赚钱案例 云南11选5前三走势 湖南幸运赛车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