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007、親人

書名:嫡狂之最強醫妃 上傳會員:我是小乖乖 作者:墨十泗 更新時間:2019-07-04 12:13:25

  老國公已是風燭殘年,根本經不起任何折騰,更承受不了盛怒。

  若非如此,原書中他又怎會因為承受不了原主重傷至癱而氣得一病不起,終致撒手人寰。

  如今溫含玉沒有在長華街上出事,老國公他卻還是氣得病倒了。

  他這一倒,仿佛不會再睜開眼。

  一直負責照顧老國公的紫蘇急壞了,她請來一位又一位大夫,可不論是誰來為老國公診過脈后都搖了搖頭,最后便是連一位大夫都請不來了,就連呆愣愣的青葵也都急得團團轉。

  夜幕不知何時已經攏上,溫含玉一直站在一旁,沒說過一句話,只看著一個又一個大夫來了又走,老國公依舊不省人事,溫德仁與吳氏卻不曾來過,亦沒有派人來問過一聲。

  直到這屋子里再沒有大夫前來,只留下不知該如何是好的紫蘇、青葵以及一言不發的溫含玉時,窗外的雪停了,雨卻下得更大。

  溫含玉則是從看著老國公的心口急劇起伏到呼吸漸漸變得微弱再到此時仿佛出的氣多進的氣少,她終是走近了床榻,走到了老國公身旁,在床沿上坐下身。

  她看得出,這個老人已不久于人世,可她不想他走。

  她不知自己是怎么了,她只是覺得這個老人家摸摸她腦袋的感覺很舒服,她想再感受一次。

  不,不是一次,而是很多次。

  “大小姐你放心,老太爺會沒事的,一定會沒事的。”看著像被嚇傻了似的溫含玉,紫蘇安慰她道。

  可她自己的聲音里都帶著極力掩飾的哭腔,嘴上說的沒事,不過是安慰自己罷了。

  紫蘇常年在老國公身旁伺候,老國公的身子是何情況她比任何人都清楚。

  “奴婢這就繼續去請大夫!”溫含玉的無動于衷讓紫蘇更慌,“要是還是不行,奴婢……奴婢就去宮里求來太醫!”

  紫蘇急急說完,轉身就要離開。

  誰知她才一轉身,她的手腕便被人擒住。

  紫蘇一愣,當即轉過頭來,震驚地看向忽然抓住她手腕的溫含玉,“大小姐你這是……?”

  “我來治。”溫含玉看也不看紫蘇,依舊盯著老國公滿是褶子的臉看。

  紫蘇震驚更甚,大睜的眼里寫滿了不可置信。

  大小姐說、說什么!?她來治老太爺!?

  只見溫含玉松開紫蘇的手,繼而扣上老國公的左腕脈象。

  這個脈象……

  搭著老國公的脈,溫含玉眉心倏地擰起,過了少頃,只聽她冷聲道:“把紙筆拿來。”

  紫蘇尚未從震驚中回過神,只一動不動地盯著她看。

  溫含玉抬起頭。

  紫蘇心尖猛地一縮,趕緊道:“奴婢這就去拿!”

  紫蘇不敢有一丁點的遲疑與猶豫。

  因為溫含玉的眼神。

  明明還是她所認識的大小姐,可她眼里的寒意卻是她從沒有見過的,她那帶著寒意的眼神讓人根本不敢質疑,更不敢違抗。

  紫蘇很快拿來紙筆,溫含玉接過筆飛快地在紙上寫下不下二十味藥的方子,還不待筆墨干透便遞給紫蘇,冷冷道:“半個時辰內把藥抓齊回來。”

  紫蘇哪里敢二話,接過藥方只連忙應聲道:“奴婢這就去!”

  她根本不敢對溫含玉有任何懷疑。

  時間正正過去半個時辰的時候,紫蘇拎著大包小包的藥氣喘吁吁地回到國公府,她身上被雨水打濕了大半也顧不得在意,唯急忙將抓來的藥遞給溫含玉查看,末了溫含玉才將青葵遣去煎藥。

  “老太爺平日里有什么習慣?”待紫蘇稍稍歇下一口氣,溫含玉才又看向她,問道,“至少五六年的習慣。”

  忽被溫含玉這么一問,紫蘇一時間有些想不起來。

  天寒,屋里燃著炭火,只聽“噼啪”一聲,火星從炭盆中迸濺而出。

  看著紅亮的火星子,紫蘇這才想起自己今日忘了一件事。

  也是在這一瞬,她想起了老國公至少已經五六年了的習慣。

  “老太爺喜愛燃香。”紫蘇不知溫含玉為何會突然問起老國公的習慣,而且一定要是至少五六年以上的習慣,但她知道她絕不能不答,“尤其喜愛香坊的沉水香,每一日都要燃上,否則總覺心神不寧難以入睡。”

  紫蘇想了想,又道:“老太爺喜愛香坊的沉水香正好六年時間。”

  “把這香拿過來。”溫含玉道。

  “是,大小姐。”紫蘇隨即將昨日香坊才送來的沉水香呈到溫含玉面前來,不忘將平日里燃香的香爐一并端了過來。

  溫含玉用指尖捻了些許香末到鼻底輕嗅,不由擰起了眉心,而后只見她拿過紫蘇端來的香爐走到門邊,一抬手便將整個香爐甩出了門外。

  “鐺——”香爐砸落在濕漉漉的冰冷地面上,頃刻碎裂,香灰撒了一地,當即被雨水淋了透。

  紫蘇心中驚跳。

  “這香最初是從何處得來?”溫含玉盯著被雨水淋透又沖散開的香灰,冷冷問。

  “回大小姐,這沉水香最初是老爺帶給老太爺的。”她記得清楚,當時還是側夫人和老爺一塊兒來的,那一次老太爺難得的沒有把側夫人給攆走。

  被雨水沖散的香灰漸漸浸進了泥地里,唯留碎裂了一地的香爐在冰冷的雨水里。

  直至青葵端著滾燙的湯藥回來,溫含玉都沒有再說過一句話,也沒有再問過紫蘇一個字。

  看著紫蘇將湯藥喂了老國公服下,溫含玉才喚青葵道:“青葵。”

  “青葵在。”

  “老爺和他的女人住在哪個屋,帶我去。”溫含玉邊說邊往屋外走。

  “好的大小姐!”青葵趕緊跟上。

  溫含玉掀開門上厚厚的棉簾離開后,紫蘇抬手摸向自己頸后,摸到的是一手冷汗。

  面對今日的溫含玉,她竟不由背上冷汗涔涔。

  ------題外話------

  瀟湘后臺改版之后管理評論和發布章節要分別登陸新后臺和老后臺,我每天都累得想跪,每天晚上碼完字之后都沒有力氣來回復評論了,想用APP回復的,奈何APP每回復一條評論還需要間隔半分鐘以上才能回復下一條評,簡直是-_-||,容我緩幾天恢復點精神了會給姑娘們回評的。

  日常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QQ閱讀的姑娘們的收也求!

10329 3584772 MjAxOS8wNi8yOC8jIyMxMDMyOQ== http://m.clewx.com/book/201906/28/10329_3584772.html
牛气冲天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