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第一百十八章 各方出動!

書名:重生之嫡女風華 上傳會員:一抹陽光 作者:橙二喵 更新時間:2019-07-04 10:46:28

  “爹,您大勝歸來怎得還愁眉苦臉的呀?”蘇月冷因為晚起,所以才開始用早膳,知道蘇燁習慣空腹上朝,便趕緊給他盛了碗綠豆粥。

  蘇燁接過粥碗,深深看了眼女兒,硬是將嘆息咽了回去。

  散朝后皇上將他和丞相以及魯國公留下,告知了國師至今未醒的噩耗,且不知誰聽到了風聲,將國師病重的消息散播了出去,現如今,京城內已經流言四起,他們唯有大力鎮壓,才能勉強緩和京中局面,否則一旦局面失控,極有可能引發百姓恐慌!

  “爹?”蘇月冷叫了好幾聲,才將蘇燁的思緒拉回來。

  “怎么了?你臉色看起來很不好。”

  蘇燁笑笑,撫摸女兒的小腦袋。“無事,不過是剛從戰場上回到京城,看這里那么安逸,就想到襄城陷入戰亂時的模樣,有些感慨。”

  蘇燁往門外望了眼,岔開話題。“你不是將吳家大小姐帶回來了嗎?怎么不見她人?”

  “她啊,正在房里睡大覺呢!”一說到吳心悠就好笑,這妞兒竟然比她還貪睡!想來這一路上真是將她狠累著了。

  “吳家大小姐是貴客,不日她父親吳邦也會升遷入京,你可不能虧待人家。”蘇燁喝了口綠豆粥緩和了下情緒,說道:“今日早朝上皇上已經下了詔令,要升吳邦為禮部主事,官居正六品,這一升遷可算是騰云直上,一躍成功!”

  蘇月冷震驚。“吳邦雖然在襄城戰亂期間貢獻頗多,可一下子從一個邊境城池的城主升入京城,這可是莫大的恩典!”

  蘇燁點頭。“沒錯,這次吳邦可謂是時運到了,擋也擋不住。”

  “他在戰亂中整頓流民捉出內奸,更因此痛失愛女,皇上本就有意施恩撫恤,再加上有三皇子作保,就連那禮部尚書田鐘明也對其贊許有加。不過說到底,最打動的圣上的還是他為了襄城百姓而自愿貢獻出私有山泉的舉動,因為這事,你爹爹我也上表嘉獎過吳邦。”

  “這般功勞下來,吳邦能直接入京,不足為奇。”

  蘇燁言語間對吳邦頗多認可,而蘇月冷則是心涼了大半。

  早知自己當初的作為會成為吳邦進京的大跳板,她就直接把那山泉給搶過來了!

  而讓她更沒想到的是,爹爹竟還為此特意寫了奏章表揚吳邦??這個自私自利的小人何德何能,竟得父親的贊許!?

  哎!失算!

  蘇月冷嘟著嘴拿筷子戳碗里的芋頭糕,郁悶得很。

  禮部尚書田鐘明本就是三皇子楚梅洛的人,其立場在前世是直到太子之爭白熱化的階段才浮出水面,當時就打了五皇子派一個措手不及!

  現在田鐘明和楚梅洛將吳邦也安排進禮部,顯然是要將禮部從上至下完全吃透的意思!

  想來此時的吳邦和楚梅洛指不定在哪偷著樂!若是讓楚梅洛知道吳邦獻水之事是她引導的,必定會覺得自己是為了他著想!

  一想到楚梅洛誤以為自己還貪戀著他,蘇月冷就惡心個沒完!

  而事實證明,蘇月冷的猜想完全是正確的。

  吳邦在楊堅的分析下,意識到自己獨自攬下水源功勞極有可能與三皇子產生嫌隙,并讓其忌憚自己,所以立即寫信將當責任推到了蘇月冷身上,表示是蘇月冷讓他以個人名義捐獻山泉救助百姓的。

  好巧不巧,楚梅洛入京后當天就收到了信件,當即就認定蘇月冷是為了幫自己豐滿羽翼而為之,心中不免有些小感動,也瞬間打散了他一路上對蘇月冷的冷漠而積攢的怨念。

  還想著蘇月冷當真是面冷心熱,嘴上說著不喜歡自己,可行動卻出賣了她對自己的癡戀!這樣的女人他還真是頭一回碰到,矛盾又神秘,聰敏且靈秀,他竟有幾分心動!

  心情大好的楚梅洛對吳邦的信任同時更上一層樓,趁著早朝時楚灝天提及吳邦升遷一事,與田鐘明合力,將人保送進了禮部入職。

  想來吳邦得此消息,必會感恩戴德,更加衷心為自己效力!

  眼下,情場官場皆是得意的楚梅洛正滿面春風,坐在廊下與帆圖會棋,兩人的心情因吳邦升遷一事穩妥而頗佳。

  這時,良是匆匆趕來,面色凝重。

  “主子,屬下得到消息,國師大人病重,危在旦夕!”

  “什么!?”

  楚梅洛剛拿起的茶水頓時散落,琉璃杯砸在地上咔嚓一聲碎成片片,整座廊下瞬間死寂一片,所有人都驚住了!

  “三皇子先別急,身子要緊。”帆圖先回過神,扶住驚愕過度的楚梅洛,給一旁的婢女使了個眼神讓人趕緊把地上的碎片收拾干凈。“良是,國師怎么會突然病重的,我們之前怎么一點消息都不得?你一一說來!”

  “是!”良是拱手作揖,厲聲答道:“這事情國師府瞞的一絲不透,直至昨日一位號稱給國師診治過的醫師在饕餮樓喝多了才說漏嘴,這醫師是京城安生堂的老當家,雖是酒話但有些分量,因為事關國師,當場聽到的人大多都信了,并很快就在京中傳開,若非圣上即使發現并壓制,很可能已經滿城風雨。”

  “屬下為求實證,斗膽潛入國師府刺探情報,雖未能抵達國師府內宅,但整座府邸死氣沉沉,就連抵擋屬下的眾護衛也都面色沉重,想來國師當真大限將至!”良是功夫極高,但孤身闖入高手如云的國師府還是太過冒險,所以他只是試探一二便立即退出,外加國師府護衛狀態不佳,他這才能全身而退。

  聞言,楚梅洛和帆圖面面相覷,兩人一時都不知該說什么才好。

  他們爭奪皇位的前提,必然是在大盛國強大穩定的好局勢下,若國師真有什么不測,那必定朝野動蕩,百姓惶恐,軍心不穩!如果再被別國抓住這契機做些文章,造出更大更猛烈的聲勢,極有可能動搖到大盛國之根本!

  那到時候他們還爭什么?爭著接手這爛攤子嗎?!

  “國師因何病危?可有醫治的可能?”楚梅洛扶著額頭,深吸一口氣問道:“若是有醫治的可能,本皇子就算傾盡所有也要將國師救活!”

  “主子仁戴!”良是將自己打探到的全盤托出。“屬下已去盤問過那位給國師醫治過的醫師,他說圣上已派太醫院所有大人都嘗試過卻無果,這才遍訪京中名醫找到他。”

  “據其所述,國師昏迷不醒的原因是中了世間三大奇毒之一的牽機散,得此毒者會陷入昏迷,不進水米,中毒者雖乍一看仿若熟睡一般,但實際上神智清晰卻動彈不得身體,只能親生體會到自己的五官被千百蠱蟲啃噬,直至渾身被吞噬殆盡,尸骨無存!!”

  “那位醫師說,此毒在當今世上只有兩人能治,一個是雨花樓樓主孔雪瑤,還有一個則是毒圣毒媚娘!”

  “雨花樓向來行蹤不定,更別提其樓主孔雪瑤!我們多次尋覓都無果,又如何能求到她來為國師解毒?”楚梅洛皺眉沉思。“不過這毒圣毒媚娘我們倒是前些日子剛得到過消息,情報無錯的話她現如今當在京城!”

  說到這,楚梅洛又看到了希望,一掌拍定。“毒媚娘的樣貌雖從未示人但其身上必帶著許多珍奇毒藥,你跟良非去將我養在北苑的玄冰魔蛛帶上,它只吃世間奇毒,只要放出來就一定會去追尋毒氣來源,必定能找到毒媚娘!”

  聞言,一旁的帆圖陡然心驚,他竟不知楚梅洛竟還藏著這般寶物!

  玄冰魔蛛可是同北州雪狐一樣都被譽為當今圣獸,百年難遇!看來他還真不能小看了這三皇子的能耐!

  良是良非得令后立即前往北苑取蛛,與此同時,蘇月冷已經女扮男裝出了侯府,兜兜轉轉搜查了兩座酒樓還未尋到人影。

  “這個毒媚娘平日里最愛泡在酒樓里偷學廚藝,我就不信把京城酒樓找遍還找不到她!”蘇月冷剛從杏花樓走出來,就被人潮給往后推了幾步。

  “都讓開都讓開,這是公主的馬車,誰敢擋道就是死罪一條!”

  “哎喲又是那刁蠻公主!趕緊讓讓讓,小六子,你趕緊過來幫我一把,把攤位往里頭挪挪,那皇室公主咱惹不起!”

  蘇月冷個頭小,被人墻擋住了視線,只能望見大街上百姓退讓兩側,豪華的金漆車頂從人群中快速掠過,顯然并未顧及百姓而減速,前后左右跟著好幾個護衛騎在馬上,很是威風。

  一行人呼嘯而過,卷起塵土飛楊,百姓紛紛彎身回避,待人和馬車都跑了沒影,才搖頭嘆息地回歸正常,該擺攤的擺攤,該趕路的趕路,仿佛對這位公主的橫行霸道已習以為常。

  蘇月冷抬袖揮了揮空中還未落定的塵埃,往馬車離去的方向望了眼,趕緊朝下一家酒樓趕去。

  眼下什么事都沒有救君久黎要緊!

  又接連走訪了好幾家酒樓,蘇月冷搜遍廚房連貨倉都不放過,搜到其中一家的時候還被伙計發現,好在她出門時帶了些碎銀子,塞錢封口才了事。

  日上三竿,她尋了一圈也是累極,抬頭看向面前貴賓云集,雅致低調卻在細節處極盡奢華的建筑,這是京城最繁華最昂貴也最美味的高檔酒樓——饕餮樓。

  “咕嚕嚕嚕——”

  摸了摸餓扁的肚子,蘇月冷看了下兜里的銀錢,決定在這犒勞一下辛苦了一上午的自己。

  “這位客官,一個人嗎?”正值午市,一樓大堂里坐滿了人,店小二忙碌之際眼尖地望見門口出現的小身影,見其面容俊秀,英氣十足,這一身衣著裝扮雖簡潔卻都是上乘品色,立即迎了上去。

  “嗯。”蘇月冷望了圈滿當當的大堂。“還有空座嗎?”

  “有有有,這位客官請隨我上樓,三樓的雅間還有得空!”

  “帶路吧。”蘇月冷點點頭,跟著店小二上了樓。

  兩人剛消失在樓梯轉角,兩道瘦高挺拔的身影就出現在饕餮樓大門前,其中一人手里提著一掛著黑布的竹籠,正是良是良非。

10297 3584730 MjAxOS8wNi8xMy8jIyMxMDI5Nw== http://m.clewx.com/book/201906/13/10297_3584730.html
牛气冲天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