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第五十六章 金童玉女

書名:神醫嫡后 上傳會員:一念天堂 作者:葉南山 更新時間:2019-07-04 09:41:33

  話分兩頭。

  卻說芳華苑這邊,衛容若洗凈臉上的膏藥,與鳳無雙在一處說話。

  “其實嘛,我今天是專程給你送禮來了。”鳳無雙的話,帶著一些討好的成分。

  “那我……是不是應該跪下謝恩?”衛容若也皮了一把。

  她想起了鳳無雙初來衛府,明面上給自己送禮,暗中卻是求她治病。

  可當時的他高調地很。

  直接讓衛青揚的人通知衛容若,去花廳謝恩。

  衛容若此時忍不住有些好笑。

  “不,你喜歡就好。”鳳無雙唇角一勾,臉上一抹邪媚的笑。

  衛容若揚起臉來,手輕輕撫上面頰,歪著頭道:“話雖如此,我心里還是很感激你的。

  “但是你也不用總送我禮物,我用不了那么多。”

  落在鳳無雙眼中,二八佳人,艷如玫瑰。

  卻偏偏在他面前露出了小兒女的情態。

  如何讓人不心動!

  當下只覺得十分受用。

  對他來說,前面送的那些禮品和金銀財寶,不過是身外之物。

  包括此番想著送給她的暗衛和丫頭,也是如此。

  “總有用的時候。”鳳無雙輕輕說一聲,然后又道,“進來吧。”

  衛容若已經做好了心理準備:鳳無雙是否又送來了幾十抬箱子。

  卻見一個男子,不知道從何方,輕飄飄地落在兩人面前。

  衛容若心下吃驚。

  他剛才在哪里?

  芳華苑這么多人,竟然連他的影子都沒見到。

  正驚奇間,又聽門簾響動,兩個丫頭齊齊走了進來。

  “飛花見過主人。”

  “奴婢玲瓏,奴婢紅豆見過主人。”

  衛容若此時抬起頭來,細細打量。

  但見飛花十八歲左右,身材高挑,略偏瘦,著一襲褐色長衫。

  濃眉,鳳眼。

  整個人和諧耐看,且精氣神十足。

  玲瓏和紅豆約十五六的年紀,皆是中人之姿。

  “見過你們的新主人。”鳳無雙對他人說話,又恢復了冰冷。

  三人齊齊跪下,向衛容若行禮。

  衛容若急忙上前扶起,道:“這就是你送給我的禮物?”

  鳳無雙點了點頭。

  衛容若又道:“在我這里,人是不可以用禮物的標準去衡量的。”

  鳳無雙聽得這話心中一凜。

  卻聽衛容若又道:“我收下啦!放心,我自不會虧待他們。”

  他方才恢復了平靜。

  “你說怎樣就怎么,你喜歡就好。

  “他們的份例銀子什么的,你都不用管。”

  鳳無雙在下人面前,竟然絲毫不避諱他對衛容若的寵溺。

  他從袖子里取出幾張紙來,遞到衛容若面前。

  “這是他們的籍契和身契,你收好了。

  “他們跟著我也久了,你放心便是。”

  衛容若不知道的是,這三人是朝暉殿里千挑萬選出來的,頂頂拔尖兒的人了。

  她連連點頭。

  盛情難卻,可還有什么不放心的?

  衛容若收了籍契和地契,喚蕓香紅英進來,幾人相見。

  一時幾人都非常高興。

  蕓香聽說他們都會功夫,心里更是樂開了花。

  看來,自家小姐在大街上被人劫持的事情,大約再不會發生了吧。

  “看來,我這里是該添個小廚房了。”說話間已到了吃晚飯的點,衛容若笑道。

  她此時方才意識到,衛青揚竟然忘了,安排大廚房給鳳無雙準備晚飯。

  衛容若此時還不知道,俞正濤與衛容琳出了那檔子事兒。

  鳳無雙卻不以為意:“無妨,多添一副碗筷就是。”

  于是,當大廚房往芳華苑送晚飯的時候,衛容若多要了一副碗筷。

  與鳳無雙一起。

  衛容若料想,鳳無雙大約是,吃了有生以來最簡單的一次晚飯。

  轉眼到了正月十七早上。

  衛容若一早便聽說了,俞正濤與衛容琳昨天晚上的事。

  “表少爺瘋了?”衛容若一邊喝粥,一邊問蕓香。

  蕓香點了點頭:“奴婢也是聽說。

  “雖然老爺下了死命令,但是今早大家都在傳。

  “昨天王之喬大夫來給表少爺診病,表少爺竟然扯下了他的一綹胡子。”

  衛容若聽到這里,差點噴飯。

  “有這么好玩的事?”衛容若此時只顧得笑了。

  蕓香與紅英齊齊點頭。

  “還有啊,五小姐被老祖宗狠狠罵了一頓,又回去禁足了。”

  “那你們猜猜,她會不會哭鼻子?”衛容若干脆放下碗來,拿手刮臉,“她先前才被禁足了一天呢。

  “只不知這次,要多久?”

  玲瓏與紅豆兩人見衛容若頗有些小孩子心性,料得是個好相處的,一時便也放開些。

  “我們今天出去一趟。”衛容若道。

  先前都是帶著蕓香,此番芳華苑里多了幾個下人,衛容若正在思索帶誰出去合適。

  話音未落,卻見一個人影輕飄飄地落在地上。

  衛容若倒沒什么,她已經見識過飛花的身手了。

  只蕓香和紅英兩人嚇得夠嗆。

  “喂,飛花是吧。”蕓香嘟起嘴來,“你能不能,不要嚇唬人!”

  飛花略表歉意地笑了笑。

  玲瓏便道:“飛花是暗衛,你們習慣就好。我和紅豆早就習慣了。”

  說罷,大家一起笑了。

  飛花頗有些不好意思。

  “我是怕主人自己出去了。”飛花摸了摸頭,“三殿下吩咐,主人若是出門,我必須寸步不離。”

  衛容若倒是第一次聽說。

  原來,鳳無雙對自己這么關心啊!

  “你們三殿下也真是的。”衛容若故意輕輕抱怨,“我一個大活人,還能丟了不成?”

  口中如此說著,心下卻是暖暖的。

  那小臉一紅,大家立即便明白:典型的心口不一嘛。

  蕓香與紅英忍不住打趣一番。

  玲瓏與紅豆、飛花三人初來乍到,不敢太過放肆,但笑不語。

  后來商量之下,人分了兩撥。

  衛容若、飛花、蕓香、玲瓏出去。

  紅英、紅豆留在芳華苑里。

  卻說幾人剛剛到得街上,卻見大家朝著昭德街方向奔走。

  “去打聽下,他們干嘛呢?”衛容若吩咐一聲,玲瓏上前去。

  攔住一位布衣打扮的大娘,然后問道:“請問大娘,為何大家都往昭德街去?”

  那大娘似是疑惑:“姑娘莫不是本地人?今天,國師在昭德街的積善廟登壇祈雨。

  “這不,大家都去看熱鬧呢。”

  大娘說著匆匆走了。

  玲瓏道過謝,然后來到衛容若近前說與她聽。

  “也是。天大旱,已經三個月沒有下雨了。眼見著出了九就要春耕,皇上著急了。

  “只不知國師是誰?”

  衛容若有些好奇。

  與其說她好奇,不如說,她潛意識里,想著鳳無雙是否會在現場。

  畢竟,這是皇家舉行的活動嘛。

  就聽玲瓏道:“奴婢倒曾聽說,皇上封國師為一等文忠公,食邑萬戶。之前的同源郡更是更名為文忠郡,賜為封地。

  “只是國師神秘得很,甚少露面。”

  玲瓏一句話說完,蕓香連連稱奇。

  果然,長在三殿下身邊的丫頭,見識非凡。

  “我們也去看看。”衛容若道。

  玲瓏點了點頭,因著離積善廟還有一段路,擔心衛容若累著。

  便在街上雇了一輛馬車。

  主仆三人坐進馬車里,始終沒看見飛花的影子。

  因著街上都是看熱鬧的人,馬車走走停停。

  約莫過了小半個時辰,終于到了昭德街上。

  昭德街上人更多。

  衛容若一行人棄了車,步行朝前走去。

  蕓香與玲瓏兩個人一左一右,拉著衛容若的手,生怕她丟了。

  又走了一刻鐘,仰頭終于可以看見積善廟的屋檐了。

  可前面圍的里三層外三層,衛容若都有些后悔來看熱鬧了。

  卻聽飛花突然在耳邊道:“我去看看三殿下在不在。若在的話,讓她接主子前去。免得這般辛苦。”

  衛容若還沒來得及答應,但見衣袂一閃,飛花已經不見了。

  蕓香見路邊有棵整齊的古樹樁,先拿帕子拭干凈,然后扶著衛容若坐下。

  然后與玲瓏擋在衛容若近前,護著她。

  不大一會兒,衛容若聽得前面的聲音傳來,與嘈嘈切切的說話聲不同。

  “前面的人讓一讓,這是三殿下的車輿。”

  但見周圍的人很快向兩邊讓開。

  衛容若起身朝前面不遠處望去,那輛車輿劃開人流,竟有些浮萍一道開的趣味。

  心頭一喜。

  兩邊的行人先是見著一輛華麗的馬車,然后又聽說這是三殿下的,目光便紛紛跟隨車輿移動。

  鳳無雙美艷之名,冠絕天下。

  此時眾人都想著一飽眼福。

  馬車越來越近,衛容若仿佛能聽見自己的心跳聲。

  之前鳳無雙與自己相處,即使再荒誕不經,但也僅限于在衛府。

  衛容若沒想過,若在此時,人山人海、眾目睽睽,鳳無雙一聲“若兒”喚出來,會是怎樣的情景?

  正尋思間,但見馬車徐徐朝自己駛來。

  一旁的行人,早已吃驚地駐足觀望。

  馬車終于停了下來。

  蕓香與玲瓏翹首企盼。

  相比之下,衛容若反而顯得冷淡些。

  眾人但見,轎廂里先是走出一個錦衣少年。

  約莫十六歲的年紀,輕袍緩帶,英氣逼人。

  大家的呼吸為之一滯。

  少年從馬車里到得地上,然后輕輕打起車簾子。

  緊接著,一只白皙修長的手從轎廂里伸了出來。

  搭在那錦衣少年的手上。

  “哇!”人群里忍不住發出一陣尖叫。

  鳳無雙長身玉立,飄逸若仙!

  就那么輕而易舉,闖進眾人心扉。

  黑發散落白衣,分外分明,如同潑墨在宣紙上一般。

  立體的五官如刀裁、如玉琢,和著從骨子里透出來的冰冷。

  眾人被鳳無雙的氣勢所懾,又為他的冰冷所懼。

  此時竟然紛紛移開視線,不敢逼視。

  鳳無雙徑直朝衛容若走去,人未近,聲先聞。

  “若兒,辛苦你了。”

  聲音不甚大,卻無比清晰地穿透眾人的耳膜。

  堂堂三殿下,竟然叫她若兒!

  那個女子是誰?

  鳳無雙一步步走近,衛容若感覺自己已然成了公敵。

  剛剛不敢正視鳳無雙的目光,此時紛至沓來,對她如影隨形。

  如果眼神能殺人,衛容若身上,此時一定多了成千上萬個透明窟窿。

  可是下一秒,嫉妒變成了羨慕。

  因為眾人看她,只一瞬,便驚艷了余生。

  本以來鳳無雙絕代風華。天下女子,無人能與之比肩。

  即使多看一眼都是褻瀆,應該自慚形穢。

  可偏偏,衛容若國色天香。

  一顧傾人城,再顧傾人國。

  所謂金童玉女、才子佳人,大抵不過如此。

  衛容若不卑不亢地行禮,道:“民女不辛苦,多謝三殿下體恤。”

  此時萬眾矚目,衛容若自覺地改了稱呼。

  鳳無雙竟然一愣。

  怎的竟又如此疏遠了?

  待得反應過來,牽了牽唇角:“若兒上車吧。”

  衛容若嫌鳳無雙對自己的稱呼太過親切,不動聲色地瞥了他一眼。

  鳳無雙裝作未見。

  須臾,竟然俯身,一把把衛容若打橫抱起。

  衛容若但覺雙腳離地。

  反應過來的時候,身子已然在鳳無雙懷中。

  眾人一片驚呼,不敢再看,紛紛拿手遮臉。

  可偏偏故意張開了手指。

  目光從指縫間透過來,依舊落在鳳無雙身上。

  矯健的身影一步步往前移動。

  “放我下來!”衛容若羞到了極致。

  只覺臉上燒得厲害,急急抬起寬大的衣袖掩面。

  鳳無雙似乎沒有聽見,腳步又快又穩。

  錦衣少年早早打起車簾子,鳳無雙徑直把衛容若抱進了轎廂。

  車簾放下,眾人依依不舍的目光方才收回。

  竟然恍如一夢。

  車夫調轉馬頭,悠悠朝積善廟去。

10295 3584706 MjAxOS8wNi8xMy8jIyMxMDI5NQ== http://m.clewx.com/book/201906/13/10295_3584706.html
牛气冲天投注 朋友圈的打码赚钱软件 团队聊天赚钱 花与剑能赚钱吗 手机软件有没有可以赚钱的6 那些玩域名的是怎么赚钱的 淘宝包邮怎样赚钱 生产一次次筷子赚钱吗 网络赚钱不用本钱的 做牛马生意赚钱吗 2017熊猫直播怎么赚钱 香港演艺界北上赚钱 许愿 努力赚钱 自述挖扩赚钱 会聊天也能赚钱 安全又能赚钱的成语 dnf90要不要做镇魂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