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第五十一章 空間新發現

書名:神醫嫡后 上傳會員:一念天堂 作者:葉南山 更新時間:2019-06-29 09:41:27

  “小姐,花想容關門歇業,什么時候開業呢?”剛剛走出門口沒多遠,蕓香問道。

  衛容若正準備說話,突然從斜刺里跳出兩名男子,攔在他面前。

  她慌得后退幾步,蕓香一下子上前,把衛容若護在身后。

  “青天白日的,你們想干嘛?”衛容若一邊說,一邊悄悄把手伸進袖子里。

  卻聽一把男聲道:“當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功夫。”

  衛容若聽這陰惻惻的聲音。

  再一看,站在最前面的,卻是上次在百草堂門口見過的韓三。

  還真是,冤家路窄!

  衛容若拉開蕓香幾步上前,淺淺一笑:“哦,原來是你。小女子這廂有禮了!”

  突然間袍袖一展,但見白色的粉末漫天飛舞,視線一片模糊。

  那粉末帶著煙,一時迷得前面眾人睜不開眼來。

  韓三幾人被嗆得連連咳嗽,拼命拿袖子揮舞。

  衛容若拉著蕓香的衣袖,兩人朝相反方向飛奔而去。

  一口氣跑出很遠,衛容若與蕓香累得上氣不接下氣。

  “小姐,為什么我們每次上街都這么狼狽?”蕓香道。

  衛容若苦笑了下,搖了搖頭。

  兩人不敢耽擱,且衛容若心下有事。

  當下雇了輛馬車,主仆兩人回衛府。

  卻說韓三這邊,跟丟了衛容若,韓三便拿兩個跟班出氣。

  “爺,你都看見了。那女子厲害著呢,你剛才不是也被嗆住了……”一個男子十分委屈地說。

  另一個男子隨聲附和。

  韓三卻道:“既如此,那好。大殿下那邊,你們誰想個法子交待下?”

  “我們去花想容問問不就得了?這么一個大活人,只要問出了名姓,就不信找不著她。

  “大不了,咱們把麗陽城翻個個兒。”

  韓三一拍大腿:“對,就這么辦。若是問不出來,便砸了花想容。”

  “爺,不能砸。你忘記了上次……”一個男子提醒道。

  韓三一想起上次的事就心中窩火,直接給了他一個爆栗。

  說來話長。

  上次嘛,本來想著訛詐一筆,順便吞了百草堂。

  之前韓三經常都是這么干的,且屢試不爽。

  可誰成想,衛容若出來橫插一杠。

  這還不是要緊的,大不了故伎重施嘛。

  最要緊的是,這百草堂的老板不知道是什么來頭。

  竟然在京兆尹那里備了案!

  給韓三留下了有生以來的第一個案底!

  他韓三向來是橫行的螃蟹,甚少遇到敵手。

  這次卻莫名其妙的栽了。

  更為惱火的是,這話是百草堂的小學徒說給他聽的。

  “韓三爺若是不信,只管去查。”那小學徒先前受了驚嚇受了傷,但說話的時候已經好利索了。

  換句話說,他韓三連栽在誰手里都不知道!

  這事以后,韓三收斂了不少。

  麗陽城里的小攤主在議論:“韓三好久沒來收保護費了。”

  另一個小販接口:“莫不是……死了吧。”

  茶樓掌柜接過話去:“可千萬別死。他還欠著幾百兩銀子的茶錢呢。若他死了,我找誰要去?”

  小販便問:“即使他不死,你又能找誰要去?”

  一句話,說得眾人垂頭喪氣。

  話說回來,韓三三人合計一番,徑直朝花想容去。

  卻見門板早就落了下來,從里面閂死了。

  只門口掛了個木牌:本店盤點,關門歇業。

  韓三怒從心頭起。

  飛起一腳,踢在門板上。

  可那門板厚實,竟然紋絲不動。

  韓三抱著腳哀嚎,另外兩個男子在一邊勸。

  衛容若與蕓香坐在馬車里,約莫走了一刻鐘,她卻突然聽得馬嘶聲。

  馬車劇烈顛簸,蕓香急忙伸手過來護住衛容若的頭。

  “怎么回事?”衛容若心道不好,匆匆掀開簾子來看。

  但見那拉車的馬受了驚嚇,前蹄離地而起。

  轎廂已經朝后傾倒。

  衛容若與蕓香急忙起身,伸手扶住廂壁穩住身形,卻被顛得東倒西歪。

  車夫大力拉扯韁繩,勉強讓那馬四蹄著了地。

  轎廂漸漸平穩,衛容若卻感覺自己全身的骨頭都散了架。

  “看你往哪兒去?”衛容若聽得出來,說話的正是鳳無闕。

  “本殿下就知道韓三無用,所以兵分幾路,專等著你。”

  只聽“吁”的一聲,那馬竟然停了。

  “快走!”衛容若吩咐車夫。

  可是卻有三人從旁邊快速出來,抓住了馬籠頭。

  “還不下車?”鳳無闕叫一聲,然后動手掀開簾子。

  衛容若沒了辦法,只能扶著蕓香的手走下車去。

  “三殿下安好。”衛容若裝模作樣地行禮,正準備故伎重施。

  可是話音未落,便見鳳無闕皮笑肉不笑。

  “有什么招盡管使出來,本殿下可不怕哦。”

  那語氣,倒像在耐心地哄小孩子。

  然后鳳無闕揮了揮手,那三個男子丟開馬籠頭,車夫落荒而逃。

  衛容若還沒反應過來,卻見眼前似乎落下來一件物什。

  抬眼一看,一張漁網兜頭罩下,她與蕓香被網了個結結實實。

  “喂,什么大殿下,分明就是潑皮無賴!”衛容若開始罵。

  她發現自己的招根本使不出來,因為漁網越收越緊。

  衛容若與蕓香漸漸喘不過氣來。

  “盡管罵,本殿下便如春風過耳,終不縈懷。

  “你以為是剛才啊!本殿下告訴你,不會有人聽見的。”

  衛容若心里咯噔一下:這招不靈。

  可也總得罵罵,以解她心頭之恨。

  于是,衛容若準備問候他八輩祖宗。

  可突然之間,她卻想起了鳳無雙。

  眼前這人可是他的同胞兄弟!

  算了,還是不罵了吧。

  “本殿下勸你,還是省省力氣吧!

  “這漁網用瀛洲島上冰綃做成,等閑兵器落上去,便會立即彈開。”

  鳳無闕細心的解釋,斷絕了衛容若最后一絲念想。

  她本來還想冒險進空間一趟,拿把剪刀什么的。

  正想著在眾人面前玩憑空消失,會不會泄露了空間的秘密。

  眼下看來不必了。

  “本殿下問一句,你便答一句。若答錯了,休怪本殿下無情。”鳳無闕笑著道。

  衛容若實在是見不得他那張笑臉。

  腦海中瞬間浮上來的四個字,分明是佛口蛇心。

  “你是何人?家住何處?”

  “我憑什么告訴你?”衛容若左右動彈不得,倒想看看他還有什么招。

  “好,有個性。本殿下喜歡。”鳳無闕邪媚一笑,“來人,請這位小姐入華英殿。”

  衛容若可不想進宮!

  可是鳳無闕話音未落,就見兩名男子朝漁網過來。

  光天化日之下強搶民女啊!

  衛容若不禁再次感慨:這都什么世道!

  鳳無闕抬了抬手,另一名男子遞上來兩根繩子,兩塊帕子。

  于是,鳳無闕親自動手。

  先把她們的雙手綁在背后,然后把帕子分別塞在兩人口中。

  “去,找輛馬車來。”鳳無闕對下面的人吩咐。

  他心里或許在想:若早知道衛容若這么不聽話,剛才那輛馬車真不該放走。

  不一會兒的功夫,一輛華麗的馬車停在眾人面前。

  鳳無闕揚了揚手,兩名男子抬著漁網朝馬車走去。

  衛容若與蕓香拼命掙扎,努力呼喊,卻于事無補。

  兩人被扔進馬車里,車夫吆喝著馬車前行。

  鳳無闕也坐了進去,然后把簾子放下來。

  衛容若在漁網里艱難地轉了個身,與蕓香背對背。

  然后用眼神示意蕓香,把她手上的繩子解開。

  鳳無闕胸有成竹,料得兩人跑不了,便不大在意。

  兩人雙手皆被綁在背后。

  蕓香費了好大的力氣,摸索著才把衛容若的雙手解開。

  衛容若取出口中的帕子,右手食指放在唇邊,示意蕓香噤聲。

  然后幫助她解開繩子,隨后把她口中的帕子也取了出來。

  可是,兩人卻依舊出不去。

  衛容若上次已經試過了,不用撫上左手的相思引,僅憑意念也能進入空間。

  此時她想著進入空間奮力一搏,也好過兩人在此干耗著。

  蕓香一眨眼的功夫,但見衛容若消失不見。

  她差點驚掉了下巴。

  如果不是衛容若事先提醒,蕓香此時看著她憑空消失,怕是已經喊破了嗓子。

  但她想破腦袋,也是不明白。

  只是緊緊地盯著衛容若消失的地方。

  進入空間的衛容若細細思索解救之法。

  鳳無闕已經說了,普通的兵器對那漁網根本不起作用。

  衛容若只盼著,空間里有什么寶物能破了漁網。

  卻突然心念一動:前世的時候自己看小說,許多小說的主角都擁有空間移動的能力。

  也就是說,主角利用在空間里移動,來達到在外界移動的目的。

  自己既然有個空間,是否也有這個能力呢?

  要不,咱們試一試?

  最壞的結果無非就是:依舊被困在漁網里。

  之前的時候,衛容若每次進入空間時和離開空間前,都在小木屋的位置。

  她還給小木屋取了個名字,叫春燕歸。

  一念至此,衛容若從春燕歸走出幾十步。

  然后意念動處,離開空間。

  隨即衛容若驚喜地發現:自己竟然從漁網中逃脫出來!

  現在在馬車前面幾十步的距離!

  看來,自己真的擁有空間移動的能力!

  衛容若欣喜之余,幾名隨行的男子已經發現了她。

  但都不敢確定。

  他們先前分明看見,衛容若主仆兩人被罩進漁網塞進馬車。

  此時紛紛擦亮眼睛:莫不是幻覺?

  怎么眼前的這個人,跟漁網里的女子一模一樣?

  趁著眾人遲疑的功夫,衛容若大聲喊了一嗓子:“救命啊,救命啊!”

  喧鬧的人聲不絕于耳,突然空中飄來一陣藥香。

  百草堂!

  衛容若竟然一眼便看見了那塊金字招牌。

  心中暗暗祈禱:但愿靈隱在此,能救蕓香。

  鳳無闕尚且未覺。

  一名男子緊走幾步掀起簾子,附耳過來,說了幾句話。

  鳳無闕起身一看:果然見到馬車前方一名女子,與方才漁網中的女子一模一樣!

  再回頭一看,但見漁網里的主仆兩人,此時只剩了個丫頭!

  可是漁網好好的,她是如何逃跑的呢?

  鳳無闕甚至一點動靜都沒聽見!

  但見那丫頭瞪大眼睛望著自己,眼睛里滿是仇恨。

  鳳無闕這一驚非同小可。

  卻突然聽得馬車前方,一把女聲。

  “救命啊,有人挾持了我的姐姐和丫頭,就在這輛馬車里!

  “我們是麗陽衛青揚家的女兒。誰愿意解救我姐姐,我付白銀五十兩!”

  白銀五十兩,已經相當有誘惑力了。

  要知道,普通車夫一個月的月錢,才二兩銀子。

  并且衛容若知道,鳳無闕便裝出行,此時最好不要讓大家知道他的身份。

  以免畏首畏尾。

  再有,如果單單說馬車里是個丫頭,眾人興許沒興趣。

  但自報家門,讓眾人得知,馬車里有一位千金小姐被劫持。

  眾人便極易想著英雄救美,動惻隱之心。

  鳳無闕卻是一臉蒙逼。

  什么?

  漁網中的女子不見了,她竟然還多了個妹妹!

  還是散佚大臣衛青揚家的女兒?

  眾人聽得這聲兒,紛紛躍躍欲試。

  鳳無闕卻立即催促馬車快走。

  可是車前圍滿了看熱鬧的人。

  鳳無闕一步躍上前。

  從車夫手中奪過馬鞭,對著人群猛抽過去。

  只聽得“哎喲”連聲,一時眾人紛紛退后,再不敢上前。

  衛容若搖頭苦笑:鳳無闕的心思惡毒,無法用常理揣度!

  正不得已,卻突然聽得衣袂破風的聲音。

  車簾響動。

  衛容若下意識地抬頭一看,便見靈隱一襲雪青色的衣衫,飄然若仙。

  他單手拽住韁繩,馬車竟然停了下來。

  衛容若知道,鳳無雙、靈隱、魚三娘都會輕功。

  但卻第一次,見靈隱使得如此出神入化。

  衛容若的目光投向靈隱。

  脫口而出的,便是“救蕓香”幾個字。

  靈隱點了點頭:“容若放心!”

  只簡短的四個字,衛容若心中一片寧靜。

  一如元宵那夜,她躺在鳳無雙的肩頭。

10295 3582851 MjAxOS8wNi8xMy8jIyMxMDI5NQ== http://m.clewx.com/book/201906/13/10295_3582851.html
牛气冲天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