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第四十八章 玉竹軒情事

書名:神醫嫡后 上傳會員:一念天堂 作者:葉南山 更新時間:2019-06-26 09:41:25

  衛容若親自端了茶水來,想讓俞正濤漱口。

  可是一不小心手一抖,一碗茶水全都灑在自己衣服上。

  “表哥且寬坐,我回去換身衣裳,去玉竹軒等著表哥。”衛容若說一聲,與蕓香兩人從客院出來。

  俞正濤感覺心都化了。

  恨不得立時長了翅膀飛到玉竹軒去。

  衛容若主仆二人離了客院,一路小跑回了芳華苑。

  一進門,但見鳳無雙獨自坐在桌子旁,晚飯絲毫未動。

  “你回來了!”

  鳳無雙說一聲。

  衛容若看著蕓香放下托盤,忍不住笑出聲來。

  “說說,那火腿鮮筍湯里加了什么料?”鳳無雙微瞇了眼,輕聲問。

  然后給衛容若盛了一碗米飯。

  衛容若但笑不語:“你還是不知道的好。”

  于是兩人相對而坐。

  依舊如同上次一樣,鳳無雙不停地給衛容若挾菜。

  “你也吃啊!”衛容若道。

  鳳無雙點了點頭,然后兩人愉快地共進晚餐。

  卻說集香居里,衛容琳一眼便看見了窗下的錦盒。

  急急打開來看,里面一張紙條。

  “事情有變,芝蘭那丫頭膽小,被她識破了。今晚戌時初到玉竹軒,重新商議。”

  落款分明是俞正濤的名字!

  看這字跡也像!

  衛容琳心里暗罵:這點小事都做不好,真是廢物!

  可心里卻著急地很。

  “青萍,伺候我更衣。我要出去一下。”

  衛容琳晚飯都顧不得吃,避開眾人便往玉竹軒去。

  在玉竹軒里左等右等,卻不見俞正濤的影子。

  衛容琳延著那條小路走到竹林深處。

  不禁又罵:該死的俞正濤!

  本來還想著,今天溜到街上看花燈的。

  卻為了這點破事耗在這里。

  突然聽得風聲過處,竹葉簌簌地響。

  衛容琳未及回頭,卻落入一個溫暖的懷抱。

  頸間陌生的男子氣息,衛容琳心下大驚。

  “表妹,你想死我了!”俞正濤的呼吸有些重。

  “放開我!”衛容琳努力掙扎,一邊掙扎一邊回頭看。

  他的臉此時離得很近,頗有些猙獰。

  衛容琳大叫出聲。

  俞正濤回過神來:她本以為是衛容若,卻沒料到是衛容琳。

  心里尚有一絲清明,但這一絲清明,很快便消失殆盡。

  俞正濤感覺身體深處一片躁熱,仿佛就要燃了起來。

  “表妹!”俞正濤喃喃叫著,如何肯撒手。

  衛容琳心里還算清醒,對著俞正濤攀附在自己頸間的胳膊,重重地咬了一口。

  他的胳膊上立即落下幾個深深的牙印,流出鮮血。

  俞正濤吃痛,可是心里邪火更甚。

  “別不知好歹!我是看得起你,也不看看你是誰!”一句話說罷,俞正濤發了狠。

  衛容琳拼命掙扎,可是越掙扎,俞正濤的胳膊卻箍得更緊。

  “救命啊,救命啊!”衛容琳大聲呼救,但很快被俞正濤捂住了嘴巴。

  俞正濤一手攬住衛容琳的腰,一手捂住他的嘴巴,把她朝竹林里又拖行了幾步。

  他塞了一塊帕子在衛容琳口中,然后便開始解她衣衫。

  衛容琳拼命踢打,可是卻絲毫不管用。

  她衣衫半褪,露出深色里衣。

  俞正濤正準備下一步行動,卻突然感覺,頭上傳來劇痛。

  他未來得及叫一聲,便一下子栽倒在地,昏死過去。

  青萍捂著心口,慌張來到衛容琳身旁。

  衛容琳嚇得眼睛都直了,并未看清眼前的人是誰。

  而是連連后退。

  “小姐,你醒醒,我是青萍!”青萍道一聲,然后幾步上前,把衛容琳口中的帕子取了出來。

  衛容琳正準備呼喊,卻被青萍捂住了嘴巴。

  “小姐,我們趕快離開這里。若是被人知道,小姐的名聲就全毀了!”

  衛容琳聽得這話稍稍清醒了些,連連點頭。

  “鞋呢,我的鞋子丟了!”衛容琳小聲說。

  剛才掙扎的時候,竟然丟了一只繡花鞋。

  “要不別找了,我們先回去吧。”青萍勸道。

  衛容琳搖了搖頭:“不行!若是被人撿了去,豈不是更不好!”

  主仆兩人借著竹林里透出來的月光,仔細尋找。

  可是竹葉太密,光線變得很暗,一時半會兒尋不到。

  正在這時,卻聽一把女聲傳來:“老爺,妾身聽說,玉竹軒里的月亮看上去更圓呢。”

  衛容琳一下子慌了神:這是南宮舞的聲音!

  “快走。”衛容琳道一聲。

  “那他怎么辦?”青萍指了指昏死的俞正濤。

  “我們快些出去,老爺還走不到這邊。若再問起,便說未見。”

  青萍點了點頭。

  主仆兩人一前一后延著小路走出去。

  果不其然,迎面便撞上衛青揚和南宮舞。

  衛容琳行了一禮,正準備從旁邊溜過去。

  可是南宮舞卻大聲道:“五小姐怎么穿著一只鞋就出來了?”

  衛容琳極不自然地把那只腳藏在裙子下面。

  衛青揚的目光落在衛容琳身上,帶著詢問。

  “我的鞋子濕了,被我扔了。”衛容琳低了頭,然后叫青萍,“青萍,我們走。”

  南宮舞再次大聲道:“五小姐,你的衣裳怎么破成這樣?”

  衛容琳低頭一看,這才發現,衣服上的繡花竟然都被撕爛了。

  剛才只顧著找鞋,匆匆把衣裳整理好,竟然沒有發現。

  “我……我剛才被樹枝掛了一下。”衛容琳的解釋已經非常牽強了。

  衛青揚覺出不對勁了。

  “你們去那邊看看,怕不是有什么東西,嚇著了小姐們可不好。”

  南宮舞吩咐一聲,身后遠遠跟著的丫頭便要往竹林深處去。

  衛容琳卻緊走幾步,張開雙臂攔在眾人面前:“沒……沒什么。”

  她這個奇怪的舉動更讓衛青揚起疑。

  于是,衛青揚抬了抬手,幾個丫頭一下子朝前去。

  “女兒先告退了。”衛容琳說一聲,再次想溜。

  “站住!”

  因著上次,文氏嫁禍衛容若鬧到老祖宗跟前兒的事情,衛青揚已經很久沒見文氏和衛容琳了。

  卻突然聽得前面一聲驚叫。

  “怎么了,大驚小怪的。”衛青揚低喝一聲,就見一個丫頭匆匆奔上前來。

  “表少爺……表少爺在那邊。”

  丫頭還沒站穩,邊跑邊喊。

  衛容琳心里“咯噔”一下:這下完了。

  “表少爺受傷了。”那丫頭跪下來,繼續補充道。

  衛青揚也吃了一驚。

  俞正濤在衛府做客。

  若是有什么三長兩短,他那姐姐衛青遙的本事,他也是領教過一二的。

  于是,衛青揚撇下南宮舞,朝竹林深處去。

  南宮舞叫過綰兒,附耳道:“去回稟老祖宗一聲,就說表少爺受傷了。”

  綰兒領命而去。

  衛青揚走近一看,便見俞正濤腦袋上腫了一個大包,昏睡不醒。

  “請大夫!”

  “衛容琳過來!”衛青揚低喝一聲,衛容琳打了個哆嗦。

  衛青揚一直都“琳兒琳兒”地叫,甚少這樣連名帶姓。

  衛容琳磨蹭了下,卻不得不低著頭走過去。

  正在這時,南宮舞從地上撿起一只繡花鞋:“咦,這不是五小姐的鞋嗎?

  “五小姐剛剛不是說,扔掉了嗎?”

  衛青揚凌厲的目光掃過,衛容琳立即說不出半個字來。

  “難道是……表少爺欲行不軌?五小姐,你有沒有……”南宮舞欲言又止。

  衛容琳恨不得找個地縫鉆進去。

  “沒有沒有……”衛容琳急急遮掩,落在衛青揚眼中卻是欲蓋彌彰。

  此時心下大悔。

  明知俞正濤花間浪子、死性不改,卻偏偏要信他。

  若不是青萍違了自己命令偷偷跟來,自己怕是已經失了處子之身。

  “濤兒,我的濤兒怎么樣了?”一聽這聲兒,便知衛青遙到了。

  衛青遙身后便是老祖宗。

  老祖宗生了一女三子,獨對這唯一的女兒疼愛非常。

  雖然因為種種原因,女兒嫁得不甚好,但也絲毫不影響老祖宗的感情。

  衛青遙哭得三行鼻子兩行淚,衛青揚看了直搖頭。

  “大夫,快叫大夫!”衛青遙一迭聲地喊。

  弄得仿佛玉竹軒的人,只有她關心俞正濤一般。

  “早讓人去請了,姐姐放心。”衛青揚不得不說一句。

  這一句,卻勾起了衛青遙的無名火:“我與濤兒好不容易來玩一趟,你這當舅舅的不待見也就罷了。

  “怎能由著人,把我的濤兒打成這樣?”

  衛青遙這頂帽子扣得大了。

  倒像是,衛青揚明知有人把俞正濤打傷,放任不管一般。

  衛青揚把目光投向老祖宗,可老祖宗此時又如何理她。

  他嘆了口氣:“姐姐說哪里話!是誰打傷了濤兒,眼下尚無定論。

  “若是被我得知,定不輕饒。”

  衛青揚話音剛落,南宮舞便見,青萍的身子不由自主地抖了一下。

  “青萍,是你打傷了表少爺?”南宮舞方才看衛容琳的情形,心里已經明白了八九分。

  此時故意問道。

  青萍一下子跪下了,點了點頭,又搖了搖頭。

  “說!”老祖宗一個字,青萍臉上立即變了顏色。

  她是親眼見過,寶璐是如何在老祖宗的命令下被活活打死的。

  “是……是奴婢不小心,打傷了表少爺。

  青萍話音未落,感覺幾道目光如同利劍一般落在自己身上。

  于是搶著說:“奴婢……奴婢不是故意的。”

  本想著,自家小姐名聲要緊,無論如何也不能說出來。

  可此時事關自己的性命。

  青萍心里清楚地很。

  若是沒有足夠的理由,打傷表少爺,怕是立時就沒了命。

  “只因為……表少爺……意圖對我家小姐不軌。”

  一石激起千層浪!

  玉竹軒里一片唏噓之聲!

  “可是,你家小姐為什么會在玉竹軒里?并且,表少爺也在?”南宮舞裝作疑惑地問。

  言下之意:分明是兩人約好的。

  衛青遙可聽出來了。

  “胡說!我家濤兒好好的在客院兒,干嘛跑到玉竹軒來?

  “分明是這丫頭不要臉,引誘于她!”

  衛容琳一張臉變成了豬肝色。

  玉竹軒里已經圍滿了人,衛青揚感覺臉上掛不住。

  回手便是一個耳光,重重地落在衛容琳臉上。

  衛容琳一個站立不穩,差點摔倒。

  “爹爹,不是的……”衛容琳想解釋什么,可卻什么都說不出口。

  她總不能把那張紙條拿出來,說自己企圖與俞正濤一起,算計衛容若吧!

  “丟人現眼!”衛青揚罵一聲。

  衛容琳哭哭啼啼,捂著臉跑了。

10295 3581571 MjAxOS8wNi8xMy8jIyMxMDI5NQ== http://m.clewx.com/book/201906/13/10295_3581571.html
牛气冲天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