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第四十七章 相約元宵節

書名:神醫嫡后 上傳會員:一念天堂 作者:葉南山 更新時間:2019-06-25 09:41:21

  一碗醒酒湯下去,衛容若臉上的紅色稍稍褪了些。

  “我陪她坐會兒。”鳳無雙搖了搖手,蕓香與紅英退了出去。

  也不知過了多久,衛容若緩緩睜開眼睛。

  但見自己在芳華苑里,倚坐在床頭。

  再仔細一看,就見鳳無雙歪著頭坐在床邊。

  眉眼含笑打量自己。

  衛容若只記得自己在百草堂喝酒,后面的內容全部斷片兒了。

  此時不由地問:“我怎么回來的?還有,你怎么會在這里?”

  “你忘了嗎?我說了到芳華苑來,今天才是第二次呢。

  “至于你呢,一個車夫送你回來的。”

  鳳無雙壓根都不愿意讓他知道,是靈隱送她回來的。

  雖然,他都不知道靈隱的名字。

  衛容若下意識地朝旁邊挪了挪,與鳳無雙隔得稍遠一些。

  鳳無雙輕輕一笑:“鞋襪都是我褪的,躲什么躲?”

  衛容若臉上立即如同火燒一般。

  低頭一瞧,還好。

  衣裳依舊好好的穿在身上。

  “蕓香!”衛容若一迭聲地喚。

  “別叫了,她們都被我打發出去了。”

  衛容若于是從床上爬起來,卻感覺身上軟綿綿的,一點力氣都沒有。

  被鳳無雙一把抓住,按在床上坐好:“我下面說的話,你要認真記著。”

  衛容若見他一臉嚴肅,一時有些懵。

  “以后不許和別的男人一起喝酒!”

  衛容若差點沒忍住笑。

  敢情弄了半天,就為了這么點小事。

  這人管的也太寬了吧!

  鳳無雙見衛容若沒有答應,便急了。

  他雙手落在衛容若肩上,扳過她的身子讓她面對著自己。

  “記著沒?”

  鳳無雙催問。

  衛容若點了點頭:“記住了。可是,為什么呀!”

  鳳無雙拿手刮了下她的鼻子:“看你像個醉貓,怕被人欺負。”

  衛容若忍不住“撲哧”一笑:“你才是醉貓!”

  正在這時,蕓香掀簾子進來。

  衛容若把鳳無雙的手拂下來,然后清了清嗓子:“蕓香,我想喝粥。”

  蕓香答應一聲,卻聽鳳無雙說道:“讓廚房多備一份,我陪若兒一起。”

  蕓香領命而去。

  兩人一起吃了些清粥小菜,鳳無雙起身告辭。

  “若兒,明天十五。我晚上來,帶你去街上看花燈。”

  衛容若聽了這話,心下歡喜。

  天天憋在衛府里實在是悶得慌,且讓人覺得壓抑。

  衛容若倒真想時常出去走走。

  “好啊!”答應一聲,鳳無雙的臉上浮起淡淡的笑容。

  他是從未見過,衛容若這樣爽快過。

  一直到鳳無雙去得遠了,蕓香與紅英圍了上來。

  “小姐,你是不知道。文姨娘這會兒還在院子里跪著呢。”

  衛容若是真不知道。

  “說說,怎么回事?”

  于是,蕓香添油回醋,把鳳無雙的威風夸大了十倍。

  與衛容若說起文氏自討苦吃。

  衛容若聽罷冷笑一聲:“活該!她燙傷了你的手,我可都記著呢。”

  心下,第一次有些感激鳳無雙。

  為自己出了一口惡氣。

  又似突然想起了什么:“我到底是怎么回來的?”

  “靈隱雇了輛馬車,送你回來的呀!”蕓香道。

  “那他為什么說,是車夫送我回來的?”

  “他與靈隱在門口遇著,就非說人家是車夫呢。”

  衛容若忍不住大笑:“他眼盲嗎?”

  紅英接了一句:“怕是故意裝眼盲吧!”

  衛容若再不說話。

  歇了晌午覺,衛容若把蕓香與紅英都趕了出去。

  然后自己進了一趟空間。

  衛容若采了一些需要的藥材,為老祖宗著手準備補藥。

  得了三劑,衛容若從空間里出來,叫上蕓香去老祖宗那邊。

  到了晚間,她正準備安寢,卻突然聽得窗子微動。

  衛容若吃了一驚,卻聽一把男聲在窗外說話:“明天十五。我晚上來,帶你去街上看花燈。”

  她唬了一跳:這話,怎么和鳳無雙的話一模一樣?

  可這人分明是靈隱。

  衛容若用手戳破窗紙,壓低聲音道:“快回去吧!衛府里守衛眾多,等他們發現就不好了。”

  她沒有說同意,也沒有拒絕。

  實在是,已經先行答應了鳳無雙,再無從更改。

  靈隱聽了這話,心下便也明了。

  必是鳳無雙有約。

  當下嘆了口氣:“我知道了。放心吧,這些守衛我還不放在心上。”

  聲音越來越小。

  話音落了,人已經消失地無影無蹤。

  十五這天歇過晌午覺,衛容若心里便有些期待。

  手里捧著從秘道里拿來的一本醫書,卻是心不在焉。

  蕓香從她手中一把奪過書來:“小姐,你看這書上,是不是都寫著三殿下的名字?”

  衛容若一下子從椅子上起身,去追蕓香。

  “看我不撕爛你的嘴!”

  蕓香一邊笑,一邊討饒。

  主仆兩人正笑鬧,卻聽得門外的紅英說:“小姐,客院兒的芝蘭來了。”

  衛容若立即收斂了神色,心下不禁疑惑:客院兒的丫頭來干嘛?

  蕓香一下子警惕起來。

  也難怪,上次的時候來了個清珞,害得自家小姐被關進庫房。

  此時又來個芝蘭,誰知道安的什么心思?

  蕓香正準備說,自家小姐歇晌午覺未醒。

  卻聽衛容若道:“讓她進來。”

  那芝蘭不過十一二歲,身形嬌小。

  此時進得芳華苑來。

  衛容若的目光從她身上掃過,她感覺后背一陣涼。

  卻依舊硬著頭皮上前行禮。

  “三小姐,表少爺讓我把這個給你。”芝蘭說著,從袖子里取出一張紙來。

  衛容若一下子便明白了。

  “蕓香,拿過來看看。”衛容若吩咐。

  蕓香接過來呈給衛容若,紙上依舊是貓抓般的字跡。

  衛容若不由得嗤笑一聲,心下暗道:就這,還想撩我?

  門兒都沒有。

  面上卻是不露,先把那張紙小心翼翼地收進袖子里。

  然后和顏悅色地對芝蘭說:“煩你告訴表少爺,我一準兒到。”

  說罷,臉上適實地露出些嬌羞來。

  蕓香正準備說些什么,衛容若卻道:“好好送芝蘭出去。”

  待得回來,蕓香著急便問:“表少爺找小姐去哪里?可千萬別上當!”

  衛容若拿手指了指她的鼻子:“你都知道不能上當,我能不知道?

  “對了。昨兒你說,憐兒看見衛容琳去了玉竹軒?”

  蕓香點了點頭。

  “我說,這主意怎么這么餿。卻原來是衛容琳出的。”

  衛容若說著,把紙片打開給蕓香看。

  “表少爺約我,今晚去玉竹軒呢。”

  蕓香搖了搖頭:“小姐可千萬別去!”

  衛容若笑道:“去,干嘛不去呢。

  “只是可惜了,我本來要去街上看花燈的。”

  正說著,鳳無雙來了。

  蕓香奉上茶來,衛容若坐在椅子上輕輕笑。

  鳳無雙不明所以:“跟我去看花燈,這樣開心?”

  衛容若搖了搖頭:“花燈怕是看不成了。給你看這個。”

  說著,便把紙片給鳳無雙看。

  鳳無雙氣得臉都綠了,一下子把紙片團成了一團。

  “告訴我,誰寫的?”

  鳳無雙問。

  “若是告訴了你,哪里還有戲看?

  “你愿不愿意陪我一起演?

  “等戲演完了,我們去街上看花燈。”

  鳳無雙想都沒想,點頭答應。

  “如風呢,你讓他進來。”

  衛容若已經想好了,怎么演戲才能精彩。

  “蕓香,筆墨伺候。”衛容若道一聲,然后很快又寫好了一張紙條。

  “你把這個送去,悄悄放在衛容琳窗下。務必讓她看見。”衛容若把紙條放在一個錦盒里,然后吩咐如風。

  如風看了自家主子一眼,見他點頭同意,便飛快地去了。

  “蕓香,你去告訴三姨娘。

  “讓她想辦法在今晚戌時中,把老爺帶到玉竹軒。

  “最好把闔府的人都驚動。

  蕓香領命而去。

  “紅英,你去吩咐大廚房做些湯羹來。就說三殿下留在這里吃晚飯,但不用太煩瑣。”

  衛容若忙完這一切,與鳳無雙相對飲茶。

  鳳無雙看她云淡風輕成竹在胸,不由得心中暢快。

  她才不是任人揉捏的軟柿子!

  他是越來越喜歡這個女子了呢!

  晚飯送來的時候,已是酉時末。

  衛容若挑了一份火腿鮮筍湯,讓蕓香拿來托盤放好。

  “你先吃,我去去就回。”衛容若對著鳳無雙明媚一笑,與蕓香端起托盤就走。

  此時天已擦黑,衛容若刻意避著人,一路到了客院。

  她早已打聽過了,俞正濤住在客院東邊,衛容若徑直朝那邊走。

  到得近前,但見房門半掩,有丫頭的嬌笑聲傳了出來。

  衛容若皺了皺眉,強忍了惡心。

  蕓香輕聲道:“表少爺,我家小姐看你來了。”

  就聽整頓衣裳的細碎的聲音傳來。

  然后,一個小丫頭紅著臉,從屋子里低頭走了出來。

  再然后,俞正濤走到門口。

  見是衛容若,心下大喜。

  “表妹快請進來!”

  衛容若也不拒絕,與蕓香兩人進了屋子。

  “表少爺相約,我家小姐心中歡喜。

  “特意讓大廚房做了火腿鮮筍湯,給表少爺送來。”蕓香在衛容若的示意下,把湯羹從托盤里取出來。

  然后拿勺子舀進碗里,放在俞正濤面前。

  俞正濤看著眼前的衛容若,端莊秀麗,一下子便把衛容琳比了下去。

  蕓香看他口水都快流下來了,心中無限鄙夷。

  “表少爺,你快吃啊。湯羹涼了,可就不好吃了。”

  蕓香一直勸。

  俞正濤動了勺子,蕓香又勸:“表少爺,你可不要辜負了我家小姐的一片心意。”

  “不會,不會。表妹放心。”俞正濤說著,用勺子舀了湯羹送進口中。

  衛容若不動聲色地笑笑,一直看著一碗湯見了底。

10295 3581205 MjAxOS8wNi8xMy8jIyMxMDI5NQ== http://m.clewx.com/book/201906/13/10295_3581205.html
牛气冲天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