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第四十五章 魚家三娘

書名:神醫嫡后 上傳會員:一念天堂 作者:葉南山 更新時間:2019-06-23 09:41:13

  第二天一早,衛容若料得鳳無雙一準兒又來,干脆躲了出去。

  與蕓香兩人收拾一番,便朝百草堂去。

  不知為何,衛容若腦海中,浮現出靈隱淺淺的笑。

  竟然不自覺地輕笑出聲。

  “小姐,你笑什么?”直到蕓香好奇地問了一句,衛容若方才意識到。

  隨即收斂了笑容。

  衛容若坐在青布小轎里,與蕓香有一搭沒一搭地說著話。

  “小姐,昨天憐兒來了。”蕓香壓低聲音,衛容若倒也不奇怪。

  “她來找你玩了?”

  蕓香搖了搖頭:“才不是呢。憐兒說,昨天中午的時候,她去甘泉井打水。

  “看見五小姐一個人,慌慌張張地從玉竹軒那邊來。”

  甘泉井在東邊的院子后面。

  從玉竹軒回來,必須經過那里。

  衛容若若有所思:“沒帶丫頭?”

  “沒有。憐兒還說,五小姐好像……挨了打。憐兒遙遙見她,臉像是腫著。”

  衛容若點了點頭。

  又問了幾句,便聽轎夫說百草堂到了。

  衛容若下轎,付了錢,便徑直朝百草堂去。

  但見上次那個小學徒正在忙前忙后。

  他猛一抬頭,見是衛容若,臉上露出欣喜感激之情。

  衛容若沖他點點頭,示意他先忙,然后帶著蕓香朝后院去。

  “哎,師父。你怎么又悔棋……”衛容若還未走近,便聽見靈隱的聲音傳來。

  不用猜,就知道他在與風靈樞下棋。

  衛容若對蕓香做了個手勢,然后不動聲色地走到近前。

  棋盤上,一片密密麻麻的黑白子。

  衛容若對圍棋不甚懂,抬手從罐子里拾了幾粒棋子,惡作劇地往空白的地方填。

  剛剛落下兩顆,風靈樞立即從椅子上一躍而起:“喂,乖徒兒,你會不會玩!”

  衛容若丟下棋子,撫掌大笑:“不會玩!”

  靈隱從椅子上起身,衣擺扶過椅子扶手。

  落在衛容若眼中是那樣的輕靈飄逸。

  “你來啦!”靈隱的笑容永遠是那樣恰到好處。

  既不像鳳無雙那樣使人覺得突兀,也不像陌生人般冷淡疏離。

  “嗯,我來啦。”衛容若答一聲。

  風靈樞緊走幾步來到衛容若身邊:“乖徒兒,師父我本來就要贏了,卻被你全攪合了。

  “你說,要怎么賠我?”

  衛容若還真答不上來。

  沒想到,風靈樞竟然如同一個小孩子一般,拽著她的衣袖不撒手。

  衛容若對著靈隱無奈地笑笑。

  靈隱搖搖頭,表示自己也無能為力。

  “乖徒兒,你說嘛,你要怎樣賠我?”風靈樞竟然帶了哭腔,還拿衛容若的衣袖抹鼻子。

  衛容若滿臉嫌棄,然后把袖子一甩:“吵什么?大不了,我賠你一桌子好酒好菜?”

  沒料到,風靈樞竟然就好這一口!

  “好好好。若是你賠我一桌子好酒好菜,我便不與你計較了。”

  衛容若趕緊趁機抽身。

  前世的時候,衛容若可是特別喜歡烹飪的。

  但是——她特別討厭洗碗。

  風靈樞已經有些等不急了!

  衛容若把他按坐在椅子上,然后說道:“有句話說的好,‘巧婦難為無火之炊’。做飯可以,我總得先準備準備吧。”

  風靈樞連連點頭。

  “這里可有廚房?”衛容若問。

  靈隱道:“這里是有廚房的。若是需要幫忙,那些廚子你盡管吩咐。”

  然后,衛容若在靈隱與風靈樞的帶領下,來到廚房。

  雖然簡陋了點兒,但湊合能用。

  好在食材是現成的。

  衛容若突然想吃一個熱氣騰騰的小火鍋。

  靈隱與風靈樞在一旁看著,衛容若把廚子都遣了出去。

  衛容若先拿了些牛肉羊肉什么的,然后又弄了一些豆制品,最后就是青菜了。

  把這些東西全都洗凈切好,分別裝在盤子里。

  坐鍋點火,這里也沒有火鍋底料。

  衛容若只能先放了油,然后拿蔥姜蒜花椒辣椒嗆鍋。

  另外加入了手邊僅有的一些香料。

  “嗯,乖徒兒,好香啊!”風靈樞忍不住吸吸鼻子,“隨便炒兩樣就行了,我們就三個人,吃不了那么多。”

  衛容若笑了笑,然后在鍋中加水,加鹽。

  等到水開,衛容若把鍋子端下來,放在另外一個燒水的爐子上。

  “乖徒兒,你準備喝湯啊!”風靈樞看著一鍋湯犯起了嘀咕。

  靈隱靜靜地站在一旁,但笑不語。

  衛容若搖了搖頭,把那些裝了配菜的盤子,在桌子上擺好。

  三人還未坐定,但見門簾子一動。

  衛容若停下手中的活回頭一看,便見一個紅衣女子立在門邊。

  她身材秾纖合度,膚色偏白,仿佛常年未見陽光。

  眉如柳葉,杏眼桃腮。

  雙眉間一粒胭脂痣,俏皮可愛。

  在門口這樣一站,風揚起她的長發

  直如微風劃過心湖,漾起漣漪。

  “哦,徒弟媳婦,你來啦!”風靈樞一副玩世不恭的樣子,說了這話便又開始催促衛容若。

  “快,快,鍋里要糊了。”

  衛容若淺淺一笑,心道:鍋里一鍋湯呢,哪里要糊了。

  下一個瞬間,衛容若聽得一聲響。

  就見一把通體透亮的寶劍,追著風靈樞滿屋子地跑。

  抬眼一看,方才那女子袖手而立,依舊在門邊未曾挪動半步。

  “怎么,難道我說的不對?”風靈樞躲在靈隱身后,從他肩頭稍稍探出腦袋,與那紅衣女子說話。

  紅衣女子冷哼一聲:“老怪物,胡說八道!”

  她的小臉一片羞紅,嘟起嘴唇。

  “再胡說,我不幫你了。”靈隱說著,向旁邊移開兩步。

  衛容若根本就沒看清他是怎么移開的。

  那把寶劍便又開始追逐風靈樞。

  “乖徒兒,你來評評理。”風靈樞把矛頭指向衛容若,卻用手指著紅衣女子,“她,明明心里想做他媳婦,卻不敢承認。”

  風靈樞說著,用手刮臉羞那紅衣女子。

  “別鬧!再鬧沒飯吃了!”衛容若知道風靈樞的脾氣,便拿這話嚇唬他。

  果然,風靈樞吐了吐舌頭,然后也嘟起嘴。

  乖乖地坐在一旁轉過頭去。

  紅衣女子收了劍,然后抱劍對衛容若一揖:“我叫魚三娘。初次見面,多多關照。”

  衛容若正準備行禮,就聽風靈樞搶著說:“關照個屁!你不平白惹事欺男霸女,就已經燒高香了。”

  聽得靈隱輕輕咳嗽了一聲,風靈樞老實地住了嘴。

  “衛容若,幸會幸會。”

  一句話說罷,衛容若便又開始忙活。

  不一會兒功夫,她宣布飯菜得了。

  魚三娘繞過衛容若,然后坐在靈隱旁邊。

  風靈樞則挨著衛容若坐好。

  “酒呢,酒在哪兒?”風靈樞又開始叫囂,“有好菜豈能無好酒?”

  卻見魚三娘從袖子里取出一瓶酒來,是上好的竹葉青。

  衛容若心下奇怪:方才,她的袖子里明明空空如也。

  難道,她也有個空間,隨用隨取?

  正自疑惑,卻聽風靈樞又開了口:“這還差不多,蹭飯知道帶酒。”

  魚三娘理都不理,然后取過酒碗,給每人斟了一碗。

  “這要怎么吃?”風靈樞看著滾燙的濃湯,和面前切好的菜問。

  卻見衛容若挑起切成薄片的羊肉,放進湯里汆燙。

  再然后,把這片燙好的羊肉放在風靈樞的面前的盤子里。

  “吃吧,很香的。”

  風靈樞聽了衛容若的話,卻如同看怪物一般看著她。

  自己活了幾百年了,還是第一次見這種吃法。

  敢情自己這個乖徒兒,連菜都做不熟?

  衛容若知道風靈樞的顧慮,也不說話。

  然后用同樣的方法,給每人盤子里放了一塊羊肉。

  第一個是風靈樞,第二個是魚三娘,第三個是靈隱。

  靈隱幾乎是想都沒想,便挾起羊肉送進了口中。

  弄得衛容若都有些疑惑了:他都不怕羊肉是生的?

  難道他吃過火鍋?

  最后一個才是她自己。

  眼下不由地感嘆:真好吃!

  綠色食品就是好啊!

  風靈樞見著靈隱與衛容若都吃了,終于壯著膽子,把盤子里的那片羊肉送進口中。

  然后,一發不可收拾!

  風靈樞差點一口咬掉了自己的舌頭!

  “師父,這個菜叫火鍋!”衛容若轉了轉眼珠子,“只要師父喜歡吃,我可以經常做來。”

  風靈樞連連點頭。

  靈隱也不由地夸贊:“容若做的就是好吃!”

  這聲“容若”叫得不打緊。

  卻沒料到,魚三娘眉頭一皺。

  把盤子一摔:“什么東西,茹毛飲血!”

  說罷拂袖而去。

  那盤子依舊在桌子上晃蕩個不停。

  衛容若還沒反應過來,卻聽風靈樞笑道:“徒弟媳婦吃醋啦!哈哈!”

  “乖徒兒,你還不去追?”

  靈隱卻坐著紋絲不動。

  衛容若一下子羞了個大紅臉。

  站起身來:“她誤會了,我去把她追回來。”

  話音未落,起身便走。

  靈隱卻一下子拉住了她的手:“你坐下,還是我去吧。”

  衛容若走也不是留也不是,只從靈隱手中抽回手來。

  風靈樞道:“你去追?只怕三言兩語說不清,她要跟你打架。”

  她聽了這話,便頹然地坐回椅子上。

  “來來來,師父敬你一杯!”靈隱出去了,風靈樞端起酒碗向衛容若敬酒。

  衛容若心里有些不自在。

  好好的做一頓飯,卻平白被人誤會。

  可是,她和靈隱,是真的沒什么啊!

  一碗酒下去,衛容若面上發燒,那臉紅了個透。

  衛容若雙手撫上臉頰。

  想起靈隱的笑。

  想起初見的那一瞬,她想他是今生的唯一。

  “乖徒兒,你莫不是……真喜歡你師兄?”

  風靈樞歪著頭,斟酌著問。

  衛容若把空酒碗重重地擱在桌子上,發出“呯”地一聲響。

  “廢什么話!倒酒!”

  話剛出口,她腦袋里想的卻是:如若靈隱在此,她斷不會如此出言無狀。

  再轉念一想:自己這是怎么了?

10295 3580622 MjAxOS8wNi8xMy8jIyMxMDI5NQ== http://m.clewx.com/book/201906/13/10295_3580622.html
牛气冲天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