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第四十一章 心懷覬覦

書名:神醫嫡后 上傳會員:一念天堂 作者:葉南山 更新時間:2019-06-20 09:41:16

  衛青揚直起身來,眼神如同刀子一般落在衛容若身上。

  衛容若故作天真地問:“爹爹可要吃飯?剛剛只顧著伺候三殿下,一口都沒吃……”

  貌似體貼的話語,卻無不提醒著衛青揚,剛才發生的一切。

  他冷哼一聲,拂袖而去。

  聽得身后傳來衛容若的話語:“爹爹慢走!”

  衛青揚只恨不能大耳刮子抽她!

  可他不敢——很明顯,三殿下對這丫頭上了心。

  特別是臨走時的那句話,分明就是提醒來著。

  “蕓香,把芳華苑的下人都叫來。今天我們改善下伙食。”衛容若道。

  不一會兒,丫頭嬤嬤都聚集在門口。

  衛容若粗粗掃了一眼,芳華苑里本有四個丫頭,兩個嬤嬤。

  眼下寶璐沒了。

  丫頭便只剩了蕓香、紅英、明月三個。

  另有方嬤嬤與齊嬤嬤。

  衛容若知道她們拘著禮,萬不敢上桌。

  于是便說:“這些菜就動了幾筷子,扔了可惜。這樣,你們每人挑兩樣喜歡的。剩下的,便讓大廚房的人依舊撤下去。”

  大家依舊干愣著,絲毫未動。

  “蕓香,你先來。”衛容若叫一聲,“要不,我幫你挑?”

  蕓香聽了這話,緊走幾步上前,隨便挑了兩樣素菜。

  “天天吃素,小心發育不良。”

  蕓香一下子紅了臉。

  衛容若調侃罷,替蕓香換了兩樣葷菜。

  蕓香挑過以后,紅英與明月,兩個嬤嬤都各自挑了兩樣。

  “盛些飯,吃完便讓大廚房的人過來。”

  眾人七手八腳地盛了飯。

  然后把飯菜擺在另一張小桌子上一起吃。

  除了蕓香與紅英,剩下三人之前都沒進過正廳的門。

  此時自家小姐賞飯,無不感念。

  待得大廚房的人把飯菜都撤了下去,另外幾人出了正廳。

  衛容若卻一把拉住蕓香:“好你個死丫頭!方才他在,你竟然把我一個人丟下!”

  蕓香連連求饒:“小姐冤枉!奴婢是想著……小姐與三殿下有許多話要說。奴婢在這里礙眼……”

  “誰跟他有話說?你這沒良心的!”衛容若一邊罵,一邊作勢擰蕓香的臉。

  蕓香連連躲開。

  這邊芳華苑晴空萬里,那邊集香居卻是風雨交加。

  “你說什么?三殿下又給那賤人送禮了?”衛容琳抓住青萍的手,大聲問道。

  青萍點了點頭:“是,奴婢聽說,抬了二十幾個箱子到芳華苑呢。”

  衛容琳一下子把燭臺摜到地上:“憑什么?憑什么給她送禮?”

  青萍不知道如何接口,只能輕手輕腳地撿起摔爛的燭臺。

  然后把地上收拾干凈。

  “給我上妝!我要出去!”衛容琳大吼一聲,朱櫻立即進來。

  “小姐,外面天色晚了,不如明天……”朱櫻的話還沒說完,卻被衛容琳打斷。

  “賤人!要你多嘴!不想活了嗎?”

  朱櫻再不敢言。

  把衛容琳扶坐在梳妝臺前,細細地為她梳發上妝。

  然后,在青萍的陪同下,衛容琳急急地朝晚晴閣趕。

  上次在衛容琳的央求下,文氏曲意奉承。

  衛青揚松了口,她便一下子得了三塊料子。

  因想:故伎重施唄,就不愁撈不到什么。

  卻不想,主仆兩人一前一后地到了晚晴閣門口,卻聽得衛青揚的聲音傳來。

  “你想因為偷盜罪被收監嗎?”

  衛容琳唬了一跳:什么?偷盜?

  在大元朝,偷盜可是重罪。

  凡被偷盜的財物市值五兩銀子,便可立案。

  以財物換算成銀子來計算,凡偷盜十兩以下者,監禁一年。

  十兩以上不足五十兩者,監禁十年。

  五十兩以上者,監禁終身。

  凡偷盜者,五代以內后世子孫,終身不得入仕。

  衛容琳向青萍做了個手勢,然后駐足來聽。

  “偷盜?妾身何時偷盜來著?”是文氏的聲音。

  “你方才不是說,三殿下賞了衛容若那么多東西,左右她也用不完,不如分些給你和琳兒。”衛青揚道,“我且問你,你是否說過這話?”

  衛容琳心里對文氏贊許有加:不借!她們娘兒倆想到一處去了。

  “妾身是說過。”文氏微一沉吟,“但是,這與偷盜有何關系?”

  不僅文氏大惑不解,衛容琳也一樣。

  “有何關系?我來告訴你吧。”衛青揚的聲音略高,“三殿下有話:‘這些東西,都屬于三小姐個人,與衛府無關。其余人等若心懷覬覦,與偷盜同罪。’”

  衛容琳便聽見文氏跌坐在椅子上的聲音。

  可是,這不算完。

  她哪里知道:衛青揚今天受了一肚子氣,正沒處發泄。

  “你還想嗎?”衛青揚的聲音帶了慍怒。

  “妾身不敢。”文氏低低地說。

  “不敢?我看你敢的很啊!”晚晴閣外面衛容琳聽得衛青揚這聲兒,感覺腿肚子直打哆嗦。

  衛青揚甚少發這樣大的脾氣!

  “老爺此話怎講?莫要冤枉了妾身。”文氏的聲音含著低泣。

  衛容琳能想得到那梨花帶雨一般,惹人憐惜。

  “老爺,你弄疼妾身了!”依舊是文氏的聲音。

  衛容琳很想一個箭步沖進去。

  卻聽錦兒的聲音傳來:“老爺請息怒!夫人額角的頭發被扯下來一綹。趕明兒早上給老太太問安,少不得被那幾房的人嘲笑一番。

  “老爺請息怒啊!千萬別氣壞了身子!”錦兒的聲音都有些發顫。

  衛容琳的腳下直如同釘了釘子一般,再也挪不開半步。

  青萍早嚇得沒了魂兒。

  “老爺,妾身到底做錯了什么,還請老爺明示。”文氏的聲音又起,“否則,妾身就算死了,也是個屈死鬼。”

  “夫人,額角流血了。別碰,奴婢拿個帕子。”錦兒的聲音。

  就聽衛青揚冷哼一聲:“你怎不問問,衛容若毒害老祖宗,怎么那么快就放出來了?”

  “妾身也不明白。”文氏是真不明白。

  本還想著問問衛青揚為何偏坦呢。

  “賊喊捉賊,栽贓嫁禍,都鬧到老祖宗跟前兒了!”

  衛容琳聽見凳子被踢翻的聲音。

  文氏這一驚非同小可,半天沒出聲兒。

  “我勸你,把尾巴先藏一藏。”衛青揚在說告別詞,“平日我睜一只眼閉一只眼也就罷了。”

  “可你道那寶璐怎么回事兒?老祖宗門兒清。

  “還有,三殿下對那丫頭上心著呢!”

  衛容琳聽見文氏悶哼一聲,栽倒在地的聲音。

  “老爺請息怒!”

  衛容琳猜得沒錯。

  衛青揚臨去時飛起一腳,直踢得文氏當場嘔出一口鮮血,昏死過去。

  衛容琳拔腿便跑,一口氣跑進集香居緊閉房門。

  青萍卻不小心摔了一跤,然后一瘸一拐地朝前去。

  聽得錦兒一迭聲地喊:“快,快叫大夫!”

10295 3579663 MjAxOS8wNi8xMy8jIyMxMDI5NQ== http://m.clewx.com/book/201906/13/10295_3579663.html
牛气冲天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