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第四十章 秀色可餐

書名:神醫嫡后 上傳會員:一念天堂 作者:葉南山 更新時間:2019-06-19 20:41:14

  “我……給你沏杯茶吧!”衛容若腳底抹油想跑。

  鳳無雙瞇起眼來:“好啊!我跟你一起去!”

  衛容若只能老老實實地尋來茶葉,茶爐子上坐的水正騰騰地冒著熱氣。

  背轉身來,衛容若從袖子里取了一把黃連,先用沸水沖泡開。

  稍等一會兒,她把黃連挑出來不動聲色地扔了。

  再然后,往茶碗的黃連水中擱茶葉。

  茶葉放得多,想著把黃連的味道壓一壓。

  待得沖泡開來,衛容若拿個托盤把茶碗放進去。

  然后端過去呈給鳳無雙。

  衛容若低著頭強忍著笑。

  小小的整蠱他一下,衛容若有些開心。

  鳳無雙白皙的手端過茶碗,撇去浮沫。

  黃連的味道被沸水一激,早就氤氳開來。

  可他裝作不知。

  輕輕吹了幾下,幾乎是迫不及待地嘗了一口。

  還不是淺嘗,是牛飲那種。

  然后,衛容若就見鳳無雙的腮幫子鼓了起來。

  她硬是沒憋住,笑出了聲。

  鳳無雙咽了茶水,然后道:“若兒的黃連甚好。我重傷初愈,很有益處。”

  衛容若笑不出來了。

  這也能行?

  這人,怕不是給點顏料就能開染坊!

  衛容若剛準備為他續上開水。

  既然他愛喝,就一次喝個夠。

  看他還有事沒事往芳華苑跑!

  鳳無雙卻搖搖頭:“黃連雖好,可不能多喝哦!喝多了拉肚子!”

  衛容若聽這話怎么這么熟悉:×酒雖好,可不要貪杯哦!

  看來,古人的智慧無窮大!

  衛容若放下水壺。

  這漫長下午,該如何挨過?

  “不如,我們去外邊走走?”鳳無雙提議。

  衛容若連連點頭,可接下來便悔青了腸子。

  因為,接下來的畫面成了:鳳無雙站在衛容若身側,兩人并肩閑逛衛府。

  衛青揚一介武夫。衛府雖大,景致卻是不堪入目。

  比如說,紅漆的游欄配上綠漆的柱子。再比如說,搬塊大石頭立在池水正中央,充當假山。

  不勝枚舉。

  好在大廚房的人手腳麻利。

  鳳無雙與衛容若園子剛剛逛了一半,蕓香便急急來:“三殿下,小姐。飯好了。”

  衛容若聽得這聲,如蒙大赦。

  卻見鳳無雙點了點頭,很自然地拉起衛容若的手。

  衛容若一躲,他便只拉住一片衣袖。

  到了芳華苑,衛容若便見正廳里擺了一張大桌子。

  這桌子頗有些眼生。

  蕓香便解釋:“這桌子是老爺讓人臨時挪過來的。”

  “請上座。”衛容若連稱呼都省了。

  鳳無雙也不謙讓:“若兒挨著我坐罷。”

  衛容若只能硬著頭皮坐在鳳無雙身邊。

  “可以上菜了。”鳳無雙吩咐一聲,早已等候的嬤嬤便去安排。

  不一會兒的功夫,送菜的丫頭魚貫而入。

  那些色香味俱全的飯菜,擺滿了一桌子。

  八個熱菜,八個涼菜,外加八色甜點,另有兩葷兩素四色燙羹。

  雞鴨魚肉、各色時蔬、山珍海味皆有。

  衛容若食指大動。

  菜齊了,送菜了丫頭行了禮,悄無聲息地退下。

  此時,卻見衛青揚朝芳華苑來。

  衛容若極不情愿地放下筷子。

  說實話,自打穿越以來,除卻那頓團年飯,這是她見過的最豐盛的飯菜了。

  當然——托了鳳無雙的福。

  可惜,衛青揚的到來讓他有些倒胃口。

  鳳無雙似乎明白衛容若的心思,對著急急趕來的衛青揚招了招手。

  “衛大人既然來了,便伺候本殿下吃飯吧!”

  衛容若低著頭偷笑,衛青揚差點噴出一口老血。

  天知道,他的本意是盡地主之誼,來陪鳳無雙喝杯酒的啊!

  這下直接完成了角色轉換。

  恭恭敬敬地站在身后,為鳳無雙布筷。

  小丫頭奉上燙好的酒。

  衛青揚斟滿一杯,弓身送到鳳無雙面前。

  衛容若冷不丁丟了一句:“酒動風化火,助濕生痰。”

  她說的含蓄,他又如何不知。

  重傷初愈,不宜飲酒。

  鳳無雙毫不猶豫地推開酒盞,溫熱的酒灑了衛青揚一身。

  他垂著頭,恨不得一記巴掌拍死衛容若!

  鳳無雙卻是若無其事的樣子。

  先親自動手,給衛容若盛了一碗飯。

  然后又挾了菜放她碗里:“若兒多吃點!”

  衛容若也不跟他客氣,挑自己喜歡的動筷子。

  鳳無雙饒有興趣地看她吃飯。

  不知不覺間,嘴角彎起好看的弧度。

  這風卷殘云般的樣子,怎么看都不是高門貴女的作派。

  衛容若實在是餓了!

  飯菜雖然豐盛,但此時的她囫圇吞棗。

  大有牛嚼牡丹的意味。

  可他著實喜歡呀!

  “你也吃啊!”衛容若偶爾抬頭,卻見鳳無雙一口未吃。

  立即梗著脖子咽下口中的飯菜,差點沒把她噎死。

  “休得無禮!什么你啊我的,要稱‘三殿下’。”身后的衛青揚出言提醒。

  “我樂意聽,你管得著嗎?”鳳無雙凌厲的眼神望過去,衛青揚立即矮了三分。

  衛容若拿起鳳無雙的筷子,象征性地給他挾了幾筷子菜。

  “我吃好了,你隨意。”然后擱下筷子。

  “我已經飽了。”鳳無雙卻也擱下筷子。

  衛青揚的心里猛地一抽:莫不是……衛府的飯菜不合三殿下的胃口?

  為了這頓晚飯,他可真的是傾盡了全力。

  “沒聽說過秀色可餐嗎?真是蠢。”鳳無雙說著,從小丫頭手中接過漱口的茶水。

  衛青揚立即又矮了三分。

  恨不能低到塵埃里。

  衛容若只想,怕是開不出花來。

  “若兒,我先走了。”鳳無雙從椅子上起身,如風恭敬地站在身后。

  “記得哦,明天后天大后天,我一準兒來衛府。別忘了備飯!”

  衛青揚頭皮發麻:這話怎么說的?

  今天這頓晚飯已經興師動眾,外加勞民傷財。

  匆忙之間籌辦,幾乎都要趕上衛府團年飯的規制。

  三殿下卻一口未吃。

  他誠懇地說秀色可餐。

  但落在衛青揚耳中,卻覺得這理由太過牽強。

  因想,三殿下莫不是在挑刺?

  那未來三天,該如何備飯?

  衛青揚平生第一次想,芳華苑里為何沒能早早添個小廚房!

  可是此時不得不行下大禮:“臣衛青揚,恭送三殿下!”

  “我家若兒要是瘦了一兩,衛大人,本殿下拿你是問!”

  鳳無雙頭也未回,與如風揚長而去。

10295 3579501 MjAxOS8wNi8xMy8jIyMxMDI5NQ== http://m.clewx.com/book/201906/13/10295_3579501.html
牛气冲天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