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第三十三章 籌劃

書名:神醫嫡后 上傳會員:一念天堂 作者:葉南山 更新時間:2019-06-15 00:33:17

  卻說到了庫房,早有人打開了門。

  衛容若徑直走進去,然后便見嬤嬤關上門,再聽見落鎖的聲音。

  她借著窗子里透進來的月光,勉強找了個凳子坐下。

  仔細打量一番,門窗緊閉,想要逃走是不可能的了。

  衛容若感覺潮濕的地上都能滲出水來,身上起了一陣涼意。

  可偏偏,連床御寒的被子都沒有。

  衛容若的右手輕輕撫過相思引,干脆進了空間里。

  眼下不趕時間,她甚至希望外面的時間過得快一些。所以,并沒有去撥動轉盤上的指針。

  空間里的溫度果然適宜多了!

  左右睡不著,衛容若沿著小木屋朝前走。

  卻無意間發現,上次自己采摘那朵大靈芝的地方,竟然又重新長出一朵!

  這也——太不可思議了吧!

  難道說,空間的藥材不用補種,會自行生長?

  如此說來,那不是取之不盡、用之不竭嗎?

  帶著這樣的疑問,衛容若憑著記憶,仔細看了上次自己采摘過藥材的地方。

  果然,都長出了新的藥材!

  并且在空間里,藥材生長的速度奇快。

  就拿剛才那朵靈芝來說。

  如果在外面,這樣一朵大靈芝,至少得長八百年!

  但在空間里不過幾天,竟然就得了!

  衛容若欣喜之余,突然想起來還有重要的事情要做。

  她掐下一段樹枝,折斷的地方便滲出綠色的汁液。

  衛容若從袖子里取出一塊帕子,然后拿樹枝作筆,在帕子上寫起字來。

  等完成了這些,再把手帕折好,納進袖子里。

  然后衛容若便回到小木屋,舒舒服服地開始睡覺。

  迷迷糊糊間不知過了多久,突然聽得耳邊似有聲音。

  “二小姐,你在哪兒?”衛容若猛地一驚,這不是蕓香的聲音嗎?

  她從空間里出來,便見窗子外面人影一閃。

  衛容若緊走幾步到窗下,蕓香伸手戳破窗紙,從小孔里露出一只眼睛來。

  然后,便塞進幾塊用紙包著的糕點。

  衛容若感念蕓香的情意,伸手接了進來。

  那糕點還是熱的。芳華苑里又沒有小廚房,想必蕓香費盡了心思。

  她的心里流淌的暖意,一下子驅散了庫房里的陰冷。

  蕓香卻不知道,衛容若空間在手,果蔬全有。

  自是餓不著她的。

  “你怎么來的?”衛容若立即轉入正題,焦急地問。

  明明衛青揚說了,誰都不許探望。

  蕓香道:“奴婢拿了些碎銀子,讓外面守著的人去吃酒了。”

  衛容若稍稍放下心來。

  很明顯,文氏目前還沒有安排人到這邊。

  否則,蕓香怕是不能得手。

  “清珞呢?”衛容若問。

  才被關進來,想必文氏沒那么快對自己動手。

  可是清珞就很難說了。

  畢竟,若是死無對證,便坐實了自己毒害老祖宗的罪名。

  “清珞那邊有紅英呢。”蕓香說,“紅英是從老祖宗身邊兒過來的。總有幾個熟識相好的丫頭。”

  衛容若點了點頭。

  “寶璐那邊,也留個心眼兒。”

  好在寶璐就在芳華苑里。若是有個風吹草動,留心之下也不至于不察。

  蕓香道:“奴婢照小姐的話跟寶璐說了。她因說臉上有些癢,仿佛后怕地緊。想來不足為懼。”

  衛容若輕笑一聲:有些癢就對了!

  然后便取出帕子,從窗紙的小孔里遞給蕓香。

  “第一要快,第二要悄悄的。”

  衛容若囑托,然后又從袖子里取出一個小包,也遞了出去:“以后若是來看我,多有不便。可以給守衛買些好酒好菜,然后加點料。

  “這料很貴的,一點就好。”

  蕓香心領神會,衛容若催她快走。

  蕓香匆匆離開以后,庫房里便又恢復了平靜。

  第二天一早,衛青揚從晚晴閣里起身。

  “老爺怎不多睡一會兒。”文氏扯著衛青揚的寢衣,猶自睡眼朦朧。

  “今天休沐結束,該上朝了。”衛青揚說著,輕輕拍了拍文氏的肩膀。

  文氏便穿著寢衣走下床來,親自伺候衛青揚洗漱更衣。

  衛青揚平伸著雙手,由文氏為他系上腰封。

  “你自歇息。”衛青揚臨出門前道,“我先去老祖宗那邊磕個頭,下了朝再來看你。”

  文氏點了點頭,心下十分受用。

  “夫人,要不要安排人……”衛青揚走后,錦兒欲言又止。文氏當然能聽出她話里的意思。

  錦兒是在提醒她,早些在庫房那邊安排下自己的人。

  她何嘗不想,甚至昨天晚上就想過了。

  但是后來,衛青揚歇在晚晴閣里,文氏便抽不開身。

  罷了,吹吹枕頭風也好。

  若是哄得衛青揚改了主意,打發衛容若那丫頭還不是分分鐘的事兒。

  可任憑文氏如何撒嬌哄騙,衛青揚就是不松這個口。

  文氏看這架勢,有些高高舉起輕輕放下的意思。

  “想想,昨天的時候老爺本來動了怒。”文氏歪在床榻上,便與錦兒說,“可那小蹄子不知說了句什么話,老爺便把這事兒按下去了。”

  錦兒點了點頭:“奴婢也猜不到。難道這事就這么輕輕揭過,把三小姐關幾天再放出來?”

  文氏冷哼一聲:“我費盡心思織了一張網。如今,也到了收網的時候。”

  “奴婢不明白。”

  “那小蹄子還想放出來?白日做夢。”文氏獰笑著,“毒害老祖宗的罪名一旦坐實,我倒要看看誰還敢護著她。”

  “夫人的意思是……”錦兒問,便見文氏招手讓她過去。

  文氏附在錦兒耳邊吩咐幾句。

  錦兒遲疑了下:“夫人是不是太急了些?有句話說什么來著,欲速則不達。”

  文氏向來狂妄自大,如何容得了錦兒如此說。

  聽罷,立即拿手擰錦兒的臉,罵道:“賤婢!自以為讀了幾句書,便想教訓我來著?”

  錦兒半邊臉生疼,也不敢哭。慌忙跪下:“奴婢不是教訓夫人。夫人試想想,三小姐剛被關,若清珞這邊緊接著出了事。

  “那別人會怎么想?”

  文氏回過味兒來:“也罷,且容她兩天。既有賣身契在我這兒捏著,想必也翻不出什么波浪來。”

  錦兒連連點頭,文氏又罵:“還在這兒杵著干什么?還不快滾?”

  說著,從床上抬起腿來,順勢便踹了錦兒一腳。

  錦兒退了幾步,連滾帶爬地去了。

  文氏臉上露出勝利者的微笑。

  卻說文氏這邊自在籌劃,芳華苑里也沒閑著。

  蕓香在卯時初刻便起身出了府。

  約莫過了一個多時辰,衛府門口多了個挑著擔子的菜農。

  自然,很快就被攔下了。

  “蕓香姑娘說,三小姐要在芳華苑里添個小廚房。今天著我送些菜進來。”那菜農戴著一頂大草帽,帽檐壓得極低。

  蕓香敢肯定,雖然自家小姐是被冤枉的。

  但所謂家丑不可外揚。

  守衛雖然不知道自家小姐被關進庫房的消息,卻也不愿意放這個菜農進去。

  衛府的人向來拜高踩低,一向知道文氏與三小姐不對付。

  雖然知道三小姐是嫡出,但眼下文氏當家。

  不是有句話說,落毛鳳凰不如雞嘛!

  蕓香急急走了過來,沖那菜農便一頓罵:“還在這兒磨蹭什么?我家小姐說了,老祖宗病了,想給她做碗湯羹。

  “若是耽誤了,你擔得起嗎?”

  幾個守衛面面相覷。

  若說老祖宗,那可真得罪不起。

  蕓香從袖子里取出一把碎銀子遞了上去,笑著說:“幾位大哥辛苦了,還請行個方便。”

  果然還是銀子好使。

  幾個守衛立即喜笑顏開:“請進,請進!”

  蕓香與那菜農一溜煙兒的進了衛府,專挑人少的地方走,朝芳華苑去。

  明月與寶璐都被打發去別處了。

  此時紅英見著蕓香回來,打開芳華苑的門,把蕓香與菜農讓進屋里。

  “可知道清珞現在在哪里?”蕓香見紅英緊跟著進來,便問。

  “清珞負責漿洗,此時應該在西邊的如意井。老祖宗這幾日在病中,早上剛換下了被褥。

  “與她一起的兩個丫頭告了假。沒有一兩個時辰,清珞是洗不完的。”

  蕓香點了點頭:“我記得如意井旁邊有塊竹林,里面全是鳳尾竹。”

  “我知道,那一帶叫千筠陌。你們先去,我在這里等著先生。”紅英道。

  “先生請,你自套上。我先去給文姨娘送布料,你跟著就是。”蕓香便從包袱里取出一套丫頭的衣裳,給了菜農。

  “姑娘叫我秋君即可。”說罷,他去屏風后面套上衣裳,然后又攏了攏頭發。

  紅英打量一眼:“好在這裙擺長些,遮住了一雙大腳。”

  蕓香笑了笑,從紅英手中接過早已備好的布料,與秋君兩人一前一后朝晚晴閣去。

  “夫人,蕓香求你了,讓奴婢去看看我家小姐吧!”蕓香也是塊演戲的料,此時連稱呼都變了。

  跪在晚晴閣門口,雙手用托盤捧著一塊布料。

  “這是我家小姐上次得的料子,是宮里時新的花樣。奴婢今天特意拿來孝順夫人,只求夫人開恩,讓奴婢見見我家小姐吧!“

  蕓香絮絮叨叨地說,寢殿里的文氏有些動心了。

  “什么布料,拿進來吧。”

  蕓香聽得這聲兒,轉頭看了身后的秋君一眼。

  就見秋君不動聲色地點了點頭,然后快速地低下頭去。

  “你先回去吧。”蕓香對秋君說,秋君便依舊回芳華苑。

  蕓香捧著布料,毫不遲疑地踏進晚晴閣的門。

10295 3578148 MjAxOS8wNi8xMy8jIyMxMDI5NQ== http://m.clewx.com/book/201906/13/10295_3578148.html
牛气冲天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