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第三十二章 上當了

書名:神醫嫡后 上傳會員:一念天堂 作者:葉南山 更新時間:2019-06-15 00:33:07

  正月十一晚上。

  衛容若這邊剛剛燃了燭,突然聽得外面說話的聲音。

  “奴婢是清珞,有急事求見三小姐。”

  “蕓香,你認識嗎?”衛容若問。

  蕓香飛快地搖了搖頭。

  “讓她進來。”衛容若沉吟片刻,說道。

  “清珞見過三小姐。”一個身形痕削的丫頭走進屋子,不卑不怯。

  衛容若覺得這個丫頭有些面熟,卻偏偏想不起來在哪兒見過。

  她點了點頭,問:“可是有什么事?”

  清珞的視線落在蕓香身上,欲言又止。

  衛容若抬了抬手,蕓香走出屋子,關上房門。

  “寶璐姑娘讓奴婢告訴三小姐,請三小姐往梅園里走一趟。”

  衛容若滿臉驚疑:“現在?”

  清珞點了點頭:“是,就現在。寶璐說,有人要在梅園里把什么東西給她。”

  衛容若全明白了。

  “奴婢是老祖宗那邊的,不敢耽擱太久。請三小姐見諒。”

  衛容若點了點頭,清珞當即離去。

  “蕓香,更衣。”衛容若換過衣裳,與蕓香急急地出門去。

  梅園在清雅齋后面。

  因著老祖宗的清雅齋設在西邊,所以等閑之人,基本是不去梅園的。

  這是衛府里不成文的規矩。

  衛容若去去倒也不打緊,畢竟她是衛府嫡女。

  等她繞到后面,清冷的月光下,隱約看見梅林深處有兩個人影。

  蕓香卻輕輕說了句:“小姐,要不我們回去吧。”

  可衛容若想的是,既然來了,豈有半途回去的理?

  兩人一前一后朝梅林深處去,果然見到兩個丫頭在竊竊私語。

  “寶璐!”衛容若壓低聲音叫了一聲,就見其中一個丫頭回過頭來。

  蕓香看著果然是寶璐在這里,懸著的心先放下了一半。

  寶璐一見衛容若走近,卻突然跪下了。

  蕓香一頭霧水,便聽寶璐大聲說道:“三小姐,奴婢……奴婢實在是做不了傷天害理的事。”

  衛容若驚呼上當,可是撤退已經來不及了。

  便見另外一個丫頭掀開兜帽,卻是清珞!

  不知何時,文氏已經帶著人朝這邊來。

  一行人打著燈籠火把,直把黑夜照的如同白晝。

  仔細一看,這陣勢可真不小。

  不僅有衛青揚身邊的小七,甚至連老太太身邊的繡屏姑姑都驚動了。

  衛容若冷笑一聲。

  看來,文氏這次是想置自己于死地啊!

  卻又不見其他幾個姨娘的影子。

  想必文氏也害怕節外生枝吧。

  “大膽!你們鬼鬼祟祟的,在梅園干嘛?”文氏厲聲道。

  寶璐低垂著頭,斷斷續續地說:“下午的時候,三小姐給了奴婢一個小包。囑托奴婢于今晚亥時初,到梅園交給清珞。”

  衛容若但笑不語。心道:這可真的是,一本正經地胡說八道!

  寶璐說著,便從袖子里取出一件物什。

  打開呈在眾人面前,里面是一些切成片狀的白色的東西。

  衛容若一眼認出,那是甘遂。

  卻原來,早下好了套在這兒等著自己呢。

  衛容若突然想起來,清珞,不就是初九那天在老祖宗房里,給自己端茶打了茶碗的那個丫頭嗎?

  她清楚地記得,當時的藥方子上有一味甘草。

  若把甘遂放進去,便是應了中藥十八反。

  蕓香早已忍不住了,此時急忙辯解:“沒有,我家小姐沒有……”

  “哪里來的野丫頭!主子說話,哪有你插嘴的理!”文氏的臉上帶著陰森森的笑,“來人,給我掌她的嘴!”

  蕓香下意識地朝后退了兩步,突然聽得衛容若拔高了聲音:“誰敢!即使我的丫頭犯了錯,也該由我這個做主子的來懲罰。

  “做姨娘的竟然越俎代庖,想要懲罰嫡小姐的丫頭。敢問一句,這是哪里的規矩?”

  言下之意,她是主子,你一個姨娘終歸上不了臺面。

  文氏卻把眼一橫,清珞盈盈跪下:“三小姐囑托奴婢,把寶璐給的東西,悄悄放進老祖宗的藥罐子里……”

  “請大夫!”文氏吩咐一聲,不過須臾,李大夫便來了。

  衛容若甚至懷疑,大夫就在半路等著。

  “李大夫看看,這是什么?”文氏拿帕子,從寶璐的小包里包了一片藥材,然后讓小玉捧給他。

  “這是甘遂。苦寒,有毒。也入藥,但只一樣,不能與甘草同用。”李大夫的言辭簡短利落。

  衛容若知道,這臺詞他早背了無數遍了。

  “老祖宗的藥方子里,不是正有一味甘草?”文氏裝作幡然醒悟的樣子。

  繡屏此時點了點頭:“確有一味甘草。

  “奴婢記得當時老爺問起。王大夫說,老祖宗脾胃氣虛。因此,藥里入了甘草與桂枝。”

  衛容若知道,繡屏是老祖宗身邊的老人,不可能淪為文氏的幫兇。

  她只是,說了實話罷了。

  衛容若此時才發現,文氏也有縝密的一面。

  先是讓寶璐使苦肉計,得到自己的信任。

  再讓清珞故意打碎茶碗,借以在老祖宗房中探聽消息。

  當文氏得知自己看了藥方子,便千方百計地設下陷阱。

  好一個連環計!

  “好在寶璐與清珞良心發現,早早告訴了我。此時人贓俱獲,你還有什么話說?”文氏胸有成竹。

  “試問文姨娘,若我把藥給了寶璐,又囑托她交給清珞。那又如何用得著我親自跑一趟?”衛容若試圖與她說理。“那不是多此一舉嗎?”

  文氏眼珠子一轉:“也許,是你對這兩個丫頭不放心吧。”

  繼而話鋒一轉:“你的歹毒心思,誰又知曉?”

  衛容若知道,文氏是生怕自己辯白吧。

  此事本來疑點重重,可是文氏胡攪蠻纏。

  要想扳贏這一局,必得重新找突破口。

  好在,她衛容若也不是吃素的。

  “分明是清珞說,寶璐讓我家小姐到梅園來!”蕓香又道。

  “是嗎?寶璐讓你家小姐到梅園來?丫頭讓去哪兒,小姐就去哪兒?竟然還有這等事兒,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再說了,你說清珞說的?是老祖宗那邊太閑了?清珞巴巴地跑到芳華苑來,給你家小姐傳話?”

  文氏輕哂一聲,一眾下人紛紛附和。

  “我們芳華苑里的人都可以作證!清珞剛剛去過!”蕓香叫了起來。

  “是嗎?芳華苑里都是三小姐自己人,偏幫罷了。”文氏拿話嗆回去。

  衛容若知道多說無益,便給了蕓香一個手勢。

  蕓香再不說話。

  “出了什么事,鬧哄哄的?”衛容若聽見衛青揚的聲音。

  也不知是誰通知他的。

  “老爺,三小姐指使丫頭,在老太太的藥里下毒。”文氏上前幾步說道。

  “三小姐?”衛青揚重復了一句。

  衛容若心里冷笑一聲:果然,衛青揚竟然把注意力,集中在下毒的人身上。

  冷血!

  按照常理來說,不是應該先問問,自己的母親怎么樣了嗎?

  這就如同,一個人說,看電視的時候忘記吃藥了。

  便總有人問:看的什么節目?這么好看?

  “是啊!眼下人證物證俱在。正想稟明老爺,看看怎么處置才好?”文氏問道。

  然后又補了一句:“老太太的病剛剛有些起色。依妾身看來,這事還是不要驚動老祖宗的好。”

  衛容若心里明白:文氏是怕老祖宗要重審這事吧!

  “對,如此甚好。來人,把三小姐關進庫房!”衛青揚冷冷地道,“沒有我的命令,誰都不許探望!”

  衛容若的心一點一點涼下去:衛青揚聽信文氏一面之詞,竟然不問問她這個女兒有無話說。

  蕓香正準備跪下求情,卻被衛容若一個眼神制止了。

  “老爺,三小姐竟然企圖毒害老祖宗,這心思實在惡毒。”文氏對這個處理結果不甚滿意,“依妾身看來,關在庫房實在是便宜她了。”

  衛容若想著:是不是非得把自己掃地出門,讓自己死無葬身之地,文氏方才甘心?

  她的算盤打得也太好了。

  “爹爹,女兒想私底下同你說句話。”既然衛青揚一點父女之情都不顧,衛容若總得想法子自救不是。

  “事無不可對人言。”文氏揚了揚臉,“在這里說便是了。”

  “我自與父親說話,什么時候輪到你一個姨娘插嘴?”衛容若冷聲道。

  文氏恨恨地瞪了衛容若一眼,就見衛容若緊走幾步到了衛青揚近前。

  然后掂起腳來,附耳說了句什么。

  衛青揚聽罷驚疑不定,文氏偷眼看他表情。

  “爹爹若是不信,去老祖宗跟前兒一問便知。”

  “大正月的,再說老祖宗還在病中。”衛青揚猶豫著,依舊拍板,“這事兒先就這么辦,都散了吧。

  “今天的事,誰敢說出去半個字,家法伺候!”

  衛青揚說完,帶著小七離去。

  文氏朝著衛容若掃了一眼,早有兩個嬤嬤上前,便準備把衛容若架走。

  “拿開你們的臟手!”衛容若斷喝一聲,“我自己會走!”

  兩個嬤嬤唬了一跳。

  蕓香滿臉是淚。

  此時再忍不住,與紅英齊齊跪了下去:“求文姨娘開恩!”

  先前便想求情來著,卻被衛容若制止住了。

  此時兩人眼見著自家小姐要被帶走,再顧不得許多。

  紅英此前一直不聲不響的。

  衛容若留心之下,也未見她在老祖宗面前編排什么。

  此時倒顯出幾分真性情來,她不由得另眼相看。

  文氏眼皮都未抬一下:“都是老爺做的決定,我又有何辦法?”

  “蕓香,過來。”衛容若叫一聲。

  蕓香慌地從地上起來,到了近前。

  “你告訴寶璐,用了我的藥,千萬當心她的臉。”衛容若低低的,用只有她們兩個人能聽見的聲音道,“還有,看緊清珞。千萬別讓她死了。”

  蕓香正在消化衛容若的話,文氏卻厲聲催促。

  “還磨蹭什么?還不快走?”

  衛容若掙開蕓香的手,被兩個嬤嬤看管著去了庫房。

10295 3578146 MjAxOS8wNi8xMy8jIyMxMDI5NQ== http://m.clewx.com/book/201906/13/10295_3578146.html
牛气冲天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