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第十八章 舊衣

書名:神醫嫡后 上傳會員:一念天堂 作者:葉南山 更新時間:2019-06-13 09:52:13

  到了臘月二十八日,衛青揚已經休沐了。

  衛府里開始掛上紅燈籠,有了點過年的跡象。

  芳華苑里,此番添了幾個使喚丫頭。

  雖沒有小廚房,可一日三餐有人送來。蕓香也算是落得清閑了。

  可到了中午,衛容若便覺出了不對——并不是挪回來就完事了。

  事實告訴她,真正的考驗還在后面呢。

  本來就中午一餐正餐,這倒好。等送到芳華苑的時候已經涼透了。

  衛容若忍不住想,如果這魚湯是給老祖宗的,那會怎么樣呢?

  不過,也就想想罷了。衛容若知道,根本不可能發生。

  衛容若看著桌子上小小的一只湯碗,碗里有幾塊魚肉。

  用筷子輕輕挑起來,一塊是魚尾巴,另一塊是魚鰭。

  衛容若勉強就著吃了幾口飯,她算不上挑食。但涼透的飯菜,實在讓人難已下咽。

  “小姐,這里還有些咸菜。”蕓香說著,把小瓷瓶拿了過來。

  就這點咸菜,還是憐兒偷偷塞給蕓香的。說是她娘自己做的,讓蕓香嘗嘗。

  衛容若不禁嘆了口氣:小門小戶,尚能弄點野菜做成咸菜。

  可她這高門貴女,卻單單缺了這口吃的。

  歇了午覺醒來,蕓香道:“剛聽小丫頭說,姑太太來了。且要過了年才回去呢。”

  衛容若若有所思了點了點頭,然后便吩咐蕓香:“你去尋一套舊衣服來。”

  “尋舊衣服干嘛?”蕓香不解,“姑太太來了,老祖宗會請小姐們過去一起吃飯。小姐是想故意穿寒磣點?”

  衛容若搖了搖頭:“不,我要挑最好的衣服穿。你去,然后找個機會,故意讓六小姐知道我要出去。”

  “即使這樣,不是應該故意讓五小姐知道嗎?”蕓香越來越不懂了。

  衛容若但笑不語。

  文氏是個老狐貍,并且剛剛吃了個啞巴虧,一定會更加謹慎。

  這樣事,還是給老實巴交的衛容萱下個套,才不容易被識破——這不能怪她,人無傷虎意,虎有害人心。

  衛容月與衛容萱一向依附文氏,原身主人怕是沒少受欺負。

  這不過是利息罷了。

  果然到了晚間,老祖宗因著衛青瑤來了,便請小姐們一起到清雅齋吃飯。

  因著衛青揚在東邊的青蕪院里另開了一桌,招待衛青瑤的兒子俞正濤。另外有衛家的兩位少爺——二少爺衛容成、三少爺衛容熙作陪。

  所以老祖宗這邊便只有女客。

  蕓香在芳華苑里左等右等,卻不見衛容若的影子。眼見著到飯點了,老祖宗這邊也是等得急了。

  兩人向來都是守規矩的,怎會遲到呢?

  足足過了一刻鐘,衛容萱與衛容若珊珊來遲。

  撞進眾人視線的時候,衛容萱正大力拉著衛容若的手,仿佛害怕她逃跑一般。

  “祖母做東,你都敢遲到。真是好大的架子!”別人還沒說什么,衛容琳搶先開了口。

  文氏作勢白了她一眼,然后轉身笑道:“三小姐金尊玉貴,遲了也就遲了。但若是讓老祖宗餓著,可就不好了。

  “再說了,剛剛被夫家冷退,就到處亂跑。不知道的呢,還說咱們衛家教出的女兒沒規矩……”

  “住嘴!”老祖宗打斷了文氏的話,“說起規矩,我老婆子今天在這兒,便把規矩立下了。

  “但凡以后誰敢拿這個說事兒,家法伺候!”

  文氏立即黑了臉。

  衛容琳的臉已經好的差不多了。此時仇人相見,分外眼紅。

  她的手在藏在桌子下面,狠狠地絞著帕子。恨不得立時沖出去,把衛容若打地皮開肉綻,以雪當日之辱!

  可尚存的一絲理智攔住了她。

  “放開我!”衛容若輕輕地說。

  衛容萱卻哪里肯依,直拉著她來到老祖宗面前,連行禮都忘了:“祖母,三姐姐想要私自出府!還帶著一個包袱!”

  一桌子的人,都煞有介事地看著她倆。衛青瑤也有些好奇。

  衛容萱怕大家不相信似的,一下子把包袱抖落開來。

  于是,一套半舊的冬衣呈現在眾人面前。

  衛容若滿臉羞愧,聲如蚊蚋:“我……我準備趁著天黑,拿出去當了,換點銀子花。沒想到……驚動了大家,也讓姑姑看笑話了。”

  說著便低下頭去。

  衛容若說這話之前,是仔細醞釀了的。

  老祖宗明明給了她一百兩的銀票,知道她眼下不可能缺銀子花。

  如果老祖宗仔細想,自然能夠明白她眼前的處境。

  那么,事情明擺在這兒。就看老祖宗給不給面子了。

  就聽老祖宗長長嘆了口氣:“一套舊冬衣,才值幾兩銀子?即使拿去當,也拿新的去啊。真是難為你了。”

  文氏聽了這話,“騰”地一下從椅子上起來,臉變成了豬肝色。心中暗罵,衛容若就是故意做給老祖宗看的,衛容萱也真是蠢到家了。

  衛容若當眾打自己的臉,她竟然成了幫兇!

  “錦兒,那日三小姐挪回衛府。我已吩咐你親去芳華苑,量得尺寸好做冬衣。怎的你沒去?”文氏眼下,只能拿錦兒當替死鬼了。

  錦兒立即跪下磕頭:“是奴婢的疏忽。因著年底事多,給忙忘了。”

  那表情頗有懺悔的意思。

  文氏象征性地批評幾句,然后便大聲道:“這點小事都辦不好,罰你三個月的月錢!”

  錦兒唯唯喏喏地答應,眼中盈盈欲淚。

  衛容若當然知道,錦兒不過是替罪羔羊罷了。

  老祖宗抬了抬手,示意錦兒出去。

  然后便喚衛容若:“好孩子,委屈你了。”

  衛容若緊走幾步,到老祖宗身后為她布筷。

  好好一頓飯,只因吃的人各懷心思,便是五味雜陳。

10295 3577261 MjAxOS8wNi8xMy8jIyMxMDI5NQ== http://m.clewx.com/book/201906/13/10295_3577261.html
牛气冲天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