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第十六章 因禍得福

書名:神醫嫡后 上傳會員:一念天堂 作者:葉南山 更新時間:2019-06-13 09:51:52

  第二天一早,陰歷臘月二十三。

  衛容若起了個大早。然后便給自己搗騰了幾味藥,讓蕓香速速煎來。

  喝了藥,她抱著被子又躺在床上。

  適逢小年。

  因著要象征性地在衛府吃頓團年飯,文氏那邊的小玉磨蹭到快中午的時候,終于來了。

  從別院到衛府,得要兩刻鐘。文氏這是存了心,讓她在吃團年飯的時候晚到呢。

  可沒料到,卻是另一種情況。

  “我家小姐昨晚受了驚嚇,生病了。怕是眼下不宜挪動。”蕓香一邊說,一邊把小玉往屋子里請。

  衛容若滿臉潮紅,一直嚷嚷著頭痛。

  小玉也是個精明的,先是告了罪。

  然后上手一摸,果然額頭有些發燙。

  “三小姐先養著,我這就稟了夫人,請大夫來瞧。”

  衛容若等的就是這句話。

  若是放在平時,小玉這句話怕就糊弄過去了。

  可今兒是小年,吃團年飯的時候獨獨缺了自己。

  又經了昨晚的事,衛容若料得文氏不敢馬虎。

  小玉走后,蕓香卻急了:“小姐不是剛吃過藥了嗎?怎么倒燒起來了?”

  衛容若拿手指點著蕓香的額頭:“難道你沒聽過一句話,叫‘醫者不自醫’?”

  蕓香半信半疑地點了點頭。

  她卻哪里知道,衛容若正是因為吃了那幾味藥,才會燒起來的。

  到了下午,送藥的卻是憐兒。

  蕓香拉她屋里去,憐兒把兩包藥放在桌上,便關切地問:“三小姐好些了嗎?”

  衛容若倒沒料到是她:“好多了。是不是她們都貪圖玩耍,派了你,來做這跑路的苦差事?”

  憐兒點了點頭,然后又飛快地搖頭:“也不是。是我想來看看三小姐。”

  衛容若半坐在床上:“你娘的病怎么樣了?我都聽蕓香說了。”

  憐兒紅了眼圈:“謝謝三小姐關心。上次當了蕓香給我的玉佩,得了十兩銀子。我娘吃上了藥,眼下已經好多了。”

  衛容若心下明白。那塊玉佩能當十兩銀子,一定是死當了。

  心想著等忙完這陣,得花大價錢給贖出來。

  畢竟——這是原身主人,生母留下來的念想。

  憐兒告辭離開以后,衛容若心里卻有些糾結。

  本來想著算計文氏一把,可是她不能倒搭上憐兒啊!

  畢竟,她是無辜的。

  衛容若吩咐蕓香把藥扔了,然后悶悶地躺在被子里。

  蕓香隱約猜到了些什么,卻并不問。

  如此過了兩天,衛容若又喝了幾劑自己配的藥,病情反反復復總不見好。

  眼見著就要過年了。臘月二十六這天,文氏終于讓錦兒送來了第二劑藥。

  衛容若強撐著從床上爬起來,從自己包袱里抖落出一包紅色的粉末。

  這還是上次,在藥店給鳳無雙買藥的時候,買下來的。

  到了晚間,衛容若竟然口吐鮮血。

  蕓香急急回稟。

  文氏帶著丫頭小廝,并一個大夫趕到的時候,衛容若已經昏迷不醒。

  老祖宗拄著拐仗顫微微地來,蕓香跪在地上三行鼻子兩行淚:“我家小姐先前還好好的。今天上午吃了錦兒送來的藥,便這樣了……”

  衛容若躺在床上,唇邊猶自留著血跡。臉色白得像紙,如此看去,一條命只剩了半條。

  老祖宗氣得拿拐仗搗地:“繡屏,請王大夫。”

  原來,老祖宗方才趕過來的時候,便把平日為自己診病的王之喬也帶上了。

  說著,意味深長地看了文氏一眼。

  文氏此時倒也不心虛,但老祖宗的眼神讓她有些瘆得慌。

  與文氏一起來的李大夫,在接受了老祖宗明顯不信任的目光后,手足無措。

  王之喬先診過脈。

  蕓香在老祖宗的授意下,小心翼翼地端來藥渣。

  王之喬用手指沾了一點點送進口中,然后臉上立即變了顏色。

  老祖宗心頭一緊,便聽王之喬道:“這藥里加了朱砂,且劑量過大。”

  文氏瞪著雙眼難以置信,下一秒轉頭望著李大夫:“你用了朱砂?”

  李大夫一頭霧水,卻堅定地搖了搖頭:“沒有,絕沒用。朱砂是鎮靜安神的藥,三小姐不過是偶感風寒,有些發熱罷了。朱砂這藥,非高熱驚厥,輕易是不用的。”

  文氏見老祖宗不信,便打發人去衛府,拿先前李大夫留下的藥方子。

  李大夫便也沾了藥渣來嘗,果不其然,便也嘗出了不對。

  王之喬忙著給衛容若開了一劑解藥,蕓香急急去煎。

  待得一碗烏黑的藥汁端了上來,李大夫先前留下的藥方子便也來了。

  沒有朱砂!

  可正因為如此,老祖宗對文氏的懷疑更甚!

  “藥方子里沒有朱砂,你倒是說說,這朱砂哪兒來的?”老祖宗的語氣已經變成了質問。

  文氏沒料到竟然一下子牽扯到自己身上,可她當真是什么都不知道。

  但此時,卻是百口莫辯!

  老祖宗怒目而視,文氏緊走幾步上前:“老祖宗,許是……許是衛容若那丫頭自己用了朱砂,來污陷我……”

  話沒說完,卻被老祖宗打斷:“自己用了朱砂?你沒看她命都快沒了?傻到拿自己的命開玩笑?這樣歹毒的心思,也只有你能想的出來。

  “沒得來污陷我的若兒……”

  老祖宗說著,又轉眼看看衛容若可憐的小模樣,眼中直要落下淚來。

  蕓香聽了文氏的話,也是不依:“文姨娘說哪里話!我家小姐自從那天晚上受了驚嚇,便一直病怏怏的,臥床不起。小玉、憐兒和錦兒她們都來過,都看到了的呀。

  “前面吃了一劑藥總也不見起色,反反復復的。我們根本就不知道朱砂是什么東西,又未曾出過門去。何來的朱砂?

  “文姨娘怎么能這樣冤枉我家小姐呢?”

  蕓香說著嚶嚶地哭。

  文氏只覺得腦袋里“嗡”的一下,要炸了。

  “王大夫,煩請你仔細給她瞧瞧。眼下快過年了,待得若兒丫頭能挪動了,便依舊挪回衛府去。

  “她在這別院住著,我真怕這把老骨頭哪天醒來,就要白發人送黑發人了。”

  老祖宗說著,在繡屏地攙扶下緩緩離開。

  文氏氣得臉都綠了,卻也只能打落牙齒和血吞。

  她知道——她是被人算計了。

  可此時無從追究,只能悻悻而去。

10295 3577256 MjAxOS8wNi8xMy8jIyMxMDI5NQ== http://m.clewx.com/book/201906/13/10295_3577256.html
牛气冲天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