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第十五章 別院里唱戲

書名:神醫嫡后 上傳會員:一念天堂 作者:葉南山 更新時間:2019-06-13 09:51:41

  一直到午飯時分,衛容若在院子周圍看見了幾個人影。

  天寒地凍的,沒了遮擋。那幾個人倒也聰明,拿了枯草頂在頭上,小心翼翼地移動。

  衛容若想起來了,剛剛文氏來的時候,木盆里放了一套鳳無雙的衣衫。還未來得及洗,也忘了收起來。

  當時文氏只顧著羞辱自己,事后一定會想起諸多不合時宜。

  果不其然——派人探底來了。

  “拿一套男子衣衫,掛在外面顯眼的地方。”衛容若吩咐蕓香。

  蕓香并不明白自家小姐的用意,卻依舊照做無誤。

  然后,衛容若轉頭對鳳無雙說:“天黑之前,讓你的人來接你,這里留不住了。”

  鳳無雙認真地點了點頭。

  在衛容若的攙扶下,鳳無雙來到窗子邊。然后從袖中取出一支響箭,放上了天空。

  她的眼神,無意觸碰那點漆般的眸子,突然心中一動。

  一盞茶功夫,如風不負眾望,潛進別院。

  臨走之前,鳳無雙打開衛容若遞給自己的包袱:一堆藥材,一張藥方子。

  可他把包袱翻了個底朝天,卻沒找到自己的那把匕首。

  “我的匕首呢?”鳳無雙有些疑惑。

  衛容若頗感意外,此時,他總算不用“本王”這個詞了。

  如果衛容若此時跟鳳無雙說,自己留下了,他想自己并不會多說半個字。

  可是衛容若的回答,卻讓鳳無雙忘了自己的腿傷,差點暴跳如雷。

  “匕首?我給綠綺了啊。她助你脫身,你給她贖身。匕首算是信物。”

  鳳無雙立即臉色發黑,差點吐出一口老血。

  他當然知道綠綺是誰。

  想他堂堂皇子之尊,竟然跟勾欄瓦舍有了糾葛。若改日被人在御前參上一本,可不是鬧著玩兒的。

  衛容若料得他要發火,卻質問道:“怎么,是你的命重要還是匕首重要?”

  鳳無雙說不出半個字。

  他該怎么同她解釋,命固然重要,但能不能換個別的方式?

  這種方式,他還真有些接受不了。

  兩人不歡而散。

  鳳無雙與如風離開后,衛容若便關起門來生悶氣。

  自己好心好意救人,怎么又落了不是呢?

  到了晚間,衛容若胡亂倒在床上,故意滅了燭火。

  突然聽得“篤篤篤”的敲門聲。

  衛容若在黑暗中輕輕一笑,然后便讓蕓香起身。

  她因著想演一場戲,所以蕓香今夜并沒有宿在外屋。

  “都這么晚了,這誰啊。”蕓香邊說邊往外走。

  敲門聲越發大了起來。

  然后傳來尖利的說話的聲音:“我是錦兒。夫人白天的時候,丟了一枚簪子。本也不打緊,可那枚簪子是夫人剛剛入府那會兒,老爺賞下來的……”

  衛容若在心里冷笑一聲:果然,作戲也要作全套。

  就聽錦兒接著說道:“你們仔細找找,別是落在哪兒了。”

  蕓香打著呵欠來到門后:“我們小姐已經歇下了。要找什么東西,明天再找吧。如果真的在這別院里丟了,總能找著的。”

  按照事先約定好的,蕓香百般阻攔。

  衛容若對于蕓香的表現很滿意。

  欲蓋彌彰嘛,文氏大約是這樣想的。

  衛容若要的,也正是這個效果。

  “不行不行,夫人丟了簪子,可傷心了。”錦兒大聲說道,“老爺若是知道了,又該罵我們伺候不周了。

  “三小姐是忠厚人,也該體諒體諒我們做奴婢的……”

  瞧這牙尖嘴利的!

  衛容若冷笑一聲:文氏養的好狗!

  話都說到這個份兒上,不讓他們進來,倒顯得是衛容若的不是了。

  可是,主角還沒登場呢,且再等等。

  衛容若正細細聽著,就聽老祖宗的聲音傳來:“非說這里有祥瑞。我都一把老骨頭了,硬要拉著來看。”

  “咦,這里圍了這么多人,在干嘛?”

  然后便是眾人向老祖宗、衛青揚和文氏行禮。

  衛容若躺在被子里,想象著別院外面熱鬧的場景。

  大約是錦兒解釋一番,蕓香裝作實在拗不過的樣子,委委屈屈地打開了房門。

  燭火明亮,衛青揚領頭進了屋子。

  衛容若單薄的寢衣,一下子刺痛了他的眼——他可是聽人說的似是而非,說衛容若的別院里藏了個男子。

  然后匆匆趕來的。

  衛容若飛快地從床上下來,跪在地上瑟瑟發抖:“女兒不知犯了何錯,竟然勞動爹娘與祖母,深夜來到別院。女兒愚昧,還請爹爹明示。”

  蕓香未及多想,“撲通”一聲跪在自家小姐身后:“小姐衣衫不整,都是奴婢伺候不周。還請主公主母責罰。”

  接著便是文氏進來,在這屋子里走了幾圈,口中念念有詞:“奇怪,丟哪兒了呢?”

  文氏甚至連床底都瞧了,然后便見幾個在外屋搜尋的小廝,遙遙站在門口向她搖頭。

  衛容若眼角的余光瞥見,文氏強裝鎮定,然后努力擠出一個笑容:“罷了,許是落在別處了。”

  衛青揚急忙讓衛容若起身,可此時的衛容若雙手冰涼,滿臉淚痕。見著老祖宗進來,突然跪行幾步到了老祖宗面前。淚水滾滾而落,哽咽難語。

  老祖宗一把把她摟進懷里。輕撫她的臉,立即動了惻隱之心:“可憐見兒的!大半夜的,穿得這樣單薄,跪在冰冷的地磚上。

  “你們做老子娘的,如何狠得下心!

  “誰誆我老婆子說有祥瑞的?家法伺候!”

  老祖宗冷冷的目光向文氏瞧去,衛青揚后悔不迭。

  她活了大半輩子,算是看明白了。

  所謂的丟了簪子,所謂的祥瑞,還不都是杜撰的?

  卻不知容若這孩子到底做了什么,三天兩頭被人盯上。

  蕓香把衛容若扶到床上。

  老祖宗臨走之前,囑托她好好休息。

  別院外面烏壓壓的一片人,立即走了個干干凈凈。

  “小姐,你怎的真跪在地磚上?得有多涼?”蕓香閂好門。一邊埋怨,一邊為衛容若揉著發酸的腿。

  “若不是那樣,明天的戲還怎么演?”衛容若自顧自地拉過被子,鉆了進去。

  蕓香卻是一頭霧水:什么,明天還有戲?豈不累死。

10295 3577254 MjAxOS8wNi8xMy8jIyMxMDI5NQ== http://m.clewx.com/book/201906/13/10295_3577254.html
牛气冲天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