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第九章 見招拆招

書名:神醫嫡后 上傳會員:一念天堂 作者:葉南山 更新時間:2019-06-13 09:50:36

  衛容若當然不知道,文氏這邊在謀劃什么。

  轉眼到了第二天,陰歷臘月二十一,適逢本月下旬的趕集日。

  衛容若早就憋不住了。

  早早與蕓香兩人到得街上。

  沒走多遠,卻見一家醫館門口圍滿了人。

  “讓你們掌柜的出來!醫死了人,竟然不聞不問!這世間究竟有沒有王法!”

  衛容若與蕓香好不容易擠上前去。

  卻見擔架上躺著一個男子,面上蓋著白巾。

  另有兩名男子氣勢洶洶,罵罵咧咧。

  “兩位大爺,醫者仁心。但小的剛才也說了,醫者醫得了病,醫不了命……”

  一名小學徒站在門口耐心解釋,話語卻一下子被打斷。

  “照你這么說來,我兄弟就該死?有你這么詛咒人的嗎?”其中一個男子挽起袖子上前,一把抓住他的衣領,提了起來。

  衛容若暗道:哪有這么說話的,分明是故意找茬!

  小學徒嚇得面無人色,卻依舊戰戰兢兢地解釋:“兩位爺,小的不是這個意思……”

  卻聽“砰”的一聲,那男子一把把他摔在地上,小學徒疼地吡牙咧嘴。

  “叫你們掌柜的出來,否則,老子今天大開殺戒!”那男子一腳落在小學徒胸口,作勢要用力踩下去。

  “且慢!”突然聽得一把冷冷的女聲,衛容若掙脫蕓香的手幾步上前。

  “小姐!”蕓香在后面叫著,可此時衛容若卻哪里肯聽。

  她本來沒想多管閑事。畢竟嘛,在這衛府舉步維艱,自顧不暇。

  可看這情況,如果任由事情發展下去,那個小學徒怕是要命喪當場。

  何況衛容若前世本是醫生,當然知道這就是醫鬧。

  既然這事兒讓她遇到了,她又怎么忍心袖手旁觀?

  “哪里來的黃毛丫頭!我韓三爺的事兒也敢管!我勸你,識相的,一邊兒去。”

  蕓香一下子嚇得傻了,衛容若卻是早已做好了思想準備。

  此時笑臉相迎:“小女子自幼學醫,家學淵源……”

  衛容若故意說了半句話,趁著大家思量她師承何人的時候,迅速搭上了擔架上那男子的脈膊。

  邊上的兩名男子立即想來阻攔,卻終是慢了一步。衛容若右手搭著脈,心念電轉。

  這男子分明是個大活人!這不是明目張膽的誣陷嗎?

  天子腳下,竟然有這種事?

  衛容若不由地感嘆一句:這也太亂了吧。

  “小女愚見,這位兄弟還有救。依脈象看來,乃是中了奇毒。這百草堂的大夫竟然沒有診出來,實在是庸醫誤人……”

  衛容若字斟句酌,想著如何先讓他們打消疑慮。

  然后才能攻其不備。

  果然,兩名男子聽了這話,一時面面相覷,不明所以。

  難道說,眼前這名說著自幼學醫的女子,是看清了他們的把戲。

  故意沒有說破,想著訛他們一筆?

  如果這樣,也不是沒有商量的余地。

  畢竟他們此行的目的,是想讓百草堂開不下去。

  如果這女子只想著訛一筆,只要百草堂落入囊中,那這一筆還不是九牛一毛。

  可是衛容若后面的話,卻并不符合他們的預期。

  “需拿鶴頂紅、砒霜入藥。只一劑,藥到病除……”衛容若話還沒說完,卻見擔架上的男子麻溜地爬了起來,拔腿便跑。

  邊上兩名男子見勢不妙,奪路而逃。跑的遠了,回頭拿手指著衛容若:“臭丫頭,你給我等著!”

  衛容若倒也不俱。

  眾人方才反應過來,唾罵不止。

  一時間眾人散了,蕓香迫不及待地問:“小姐,你什么時候學醫的?”

  “大約,也許……我之前看過醫書啊!”衛容若模棱兩可地答。

  蕓香摸了摸腦袋:除了啟蒙的幾本書,小姐什么時候看過醫書?她怎么都不記得了呢?

  可是,自家小姐顯然沒有繼續談下的去的雅興。

  蕓香閉口不言。

  自家小姐不愿意說的事,做下人的便不能喋喋不休。

  這是本分,也是原則問題。

10295 3577243 MjAxOS8wNi8xMy8jIyMxMDI5NQ== http://m.clewx.com/book/201906/13/10295_3577243.html
牛气冲天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