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第七章 集香居鬧劇

書名:神醫嫡后 上傳會員:一念天堂 作者:葉南山 更新時間:2019-06-13 09:50:15

  這邊廂,蕓香圍著衛容若嘰嘰喳喳地問。那邊廂,卻是另一番光景。

  文氏剛剛走到衛容琳住的集香居門口,卻聽得“啪”地一聲脆響,倒把她唬了一跳。

  接著就看見一面銅鏡躺在門口,兀自搖晃個不停。

  文氏還未走近,見小丫頭青萍捂著半邊臉,飛也似地奔了出來。

  青萍低頭抽抽嗒嗒地哭,一個不防,與文氏撞個滿懷。

  文氏冷不防一個踉蹌,便罵:“下作東西,沒長眼睛嗎?”

  那青萍委屈極了,一時也不敢再哭:“回夫人話,青萍知錯了。請夫人饒了青萍這回,青萍再也不敢了。”

  青萍半邊臉腫得老高,此時猶豫著把手放下來。便跪下磕頭。

  文氏輕蔑地哼了一聲,拿帕子把衣服撣干凈:“怎么,小姐又發脾氣了?”

  青萍連連點頭,文氏轉身去了衛容琳房里。

  “五妹妹,你且放寬心。女孩家家的,臉最是矜貴,千萬得好好將養著。”說話的是二小姐衛容月。

  她比衛容琳長兩歲,許是平日在衛府的日子不舒坦。所以,便少了這個年齡的孩子該有的明媚,倒多了幾分抑郁。

  在她一旁,六小姐衛容萱,正用銀勺子從白瓷瓶里舀了藥膏。再放在自己手心勻開,細心涂抹在衛容琳的右臉上。

  見著文氏來了,衛容月與衛容萱慌忙要停下動作行禮,卻被文氏制止了。

  若是放在以往,自是要擺擺架子。此時看在她們二人盡心伺候衛容琳的份兒上,這些個虛禮就免了吧。

  “哎,你輕點兒,疼!”衛容琳緊緊皺著眉頭,大力打開衛容萱的手。

  衛容萱與衛容琳同年出生,不過比她小了幾個月。

  她感覺自己的動作已經非常輕了,右手被衛容琳打得紅紅的,自認受了委屈。撇了嘴,卻不敢哭。

  “這點小事都做不好,你娘平時都怎么教你的?”文氏對著衛容萱大聲說道。

  衛容萱的生母便是四姨娘安氏,再有衛容月的生母——七姨娘劉氏,這么些年,不過是仰著文氏的鼻息過日子罷了。

  衛容萱都不知道應該怎么做了。一下子憋紅了臉,眼中的淚水盈盈欲落,鬧了個下不來臺。

  文氏本來就心中不快,此時見著衛容琳發脾氣摔東西,衛容月與衛容萱也是不中用的,不由地更加惱火。

  衛容月一見情形不對,趕緊從小丫頭手中接過茶碗,親自為文氏沏茶。

  文氏的臉色稍稍緩了些,卻依舊繃著。

  “還愣著干嘛,還不快點把藥膏涂上?”

  衛容萱唯唯喏喏,接著更加小心地為衛容琳涂抹藥膏。

  此時衛容月弓著身子,親手把茶碗捧給文氏。

  文氏的手剛剛觸及茶碗,便夸張地縮回手去。然后便開始罵:“不長眼的東西!你是想著燙死我嗎?”

  衛容月一下子慌得跪下了,臉紅脖子粗,半天說不出一句話。

  衛容琳卻道:“記著,母親喝茶,向來只喝七分燙的。”

  這語氣這氣勢,不知道的人還以為她便是嫡女,端起架子教訓庶女來著。

  衛容月低垂著頭,輕聲道:“妹妹的話,我認真記下了。”

  “還不起來?等會兒讓人看見,沒得說我不寬厚。”文氏看著瑟縮的衛容月,有些得意。

  然后換了一張臉,緊走幾步坐在床頭。

  輕輕摩挲著衛容琳的發,關切地問:“好些了嗎?”

  “好什么好!”大概是平日潛移默化的作用,衛容琳對著文氏也沒個好臉色,“衛容若這個賤人!我今天所受的,日后一定要她千百倍地還回來!”

  文氏一把把衛容琳攬進懷里:“我的兒,難為你了。”

  文氏少見的溫柔,想必都給了衛容琳。

  衛容月與衛容萱恭敬地立在一旁,大氣都不敢出。

  衛容琳聽了這話,感覺今日受的委屈噴薄而出,立時便有了淚意。但想著自己臉上有傷,兀自強忍著。

  就聽文氏幽幽嘆了口氣:“怕是要先緩緩。眼下那小蹄子有老祖宗護著,就連白玉孔雀簪都賞下了。我勸你……”

  “什么?”衛容琳一下子從床上站了起來,“娘你知道的,那枚簪子我求了多少次。怎么老祖宗就白白給了她了?”

  “娘知道,娘都知道。”文氏急忙把衛容琳按坐在床上,“所以啊,娘才讓你先緩緩。再說了,當心你臉上的傷!大夫說了,不能動怒!”

  衛容琳卻哪里氣得過,雙手緊緊地絞著被子,手背上的青筋都露了出來。

  衛容月與衛容萱嚇得花容失色,生怕衛容琳撒潑,又牽連到自己身上。

  “不過,你也不用太過擔心。后天,不,也許明天,就有好戲看了。”文氏說著,輕輕撫著衛容琳的背為她順氣。

  突聽錦兒在外面稟道:“夫人,劉金嘴來了。”文氏理了理衣服,轉身走出集香居。

  “你好好養著,娘晚上再來看你。”

10295 3577238 MjAxOS8wNi8xMy8jIyMxMDI5NQ== http://m.clewx.com/book/201906/13/10295_3577238.html
牛气冲天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