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第二章 床下有人

書名:神醫嫡后 上傳會員:一念天堂 作者:葉南山 更新時間:2019-06-13 09:49:21

  “小姐,真的是你嗎?”小丫頭蕓香哭得三行鼻子兩行淚,扯下簡易靈堂上的白幡。

  衛容若點了點頭,絞盡腦汁搜索關于蕓香的記憶。

  據父親說,蕓香是被衛容若的生母從外面撿回來的。自打衛容若記事起,蕓香便一直在自己身邊伺候。

  吃糠咽菜也好,挨打挨罵也好,即使被繼母貶到別院,蕓香始終與自己一處。

  衛容若點了點頭:“是啊,這么些年跟著我,讓你受委屈了。”

  “不委屈不委屈,都是蕓香心甘情愿的。”在蕓香心里,始終認為主仆有別。

  衛容若知道,要讓大元朝的一個下人,明白現代社會人人平等的道理,簡直比登天還難。

  “今天累得夠嗆,早些睡吧。”于是,她打了個哈欠,結束了這個話題。

  蕓香伺候自家小姐睡下,可是別院里沒有炭盆。衛容若蜷縮在單薄的被子里輾轉反側,久久不能入眠。

  薄薄的窗紙,仿佛要被風吹破一般。突然聽得窗子響動,衛容若正準備喚蕓香起身把窗子重新關好,卻見窗紙突然暗了一片。

  不好!有人!

  這是衛容若的第一反應。

  下一秒,衛容若調勻呼吸,盡量裝出熟睡的狀態。

  再次聽見窗子微動。衛容若借著窗外的雪光,就見一個黑色的身影一矮,快速從窗口躍了進來。

  衛容若憑身形可以斷定,是個男子!她心念電轉:此時翻身下床怕是來不及了。那人只需用手一探,被子是溫的,便知這床剛剛有人睡過。

  不如見機行事!

  鳳無雙飛快地掃視一眼,便看見躺在床上的衛容若。

  靜謐的睡容,枕畔一把青絲。螓首蛾眉,長長的睫毛如同羽扇,輕輕覆上彎月般的眼。唇不點而紅,越發襯得她膚若凝脂,吹彈可破。

  衛容若感覺溫熱的氣息拂在自己臉龐,強裝鎮定,悠悠“醒轉”。

  此時的她,如同畫里走出來的美人兒。

  鳳無雙但見一雙剪水秋瞳,皎然澄澈。

  “你是誰?”男子的聲音如同暗夜里的幽靈,冰冷而魅惑。

  衛容若但見他黑巾蒙面,只能看到一雙眼睛。如同一泓寒潭,深不見底。

  男子的身上彌漫著冰冷的氣息,仿佛世間萬物,都不足以讓他動搖分毫。

  衛容若揉了揉眼,裝作剛剛知曉他的存在:“我……我是衛青揚的嫡女。你是誰?怎么會在我房里?”

  一瞬間的震懾,衛容若竟然沒有說慌!

  “衛青揚?嫡女?”鳳無雙的手中,突然多出一把削鐵如泥的匕首。“當朝散佚大臣的嫡女,住在這么個破地方?”

  鳳無雙看著四處漏風的屋子,微瞇了眸光。

  纖纖玉指,匕首上下翻飛,衛容若卻驚出一身冷汗。

  這男子,竟然知道自己的便宜爹是散佚大臣?莫非也是朝中之人?

  “我我我,我真的是衛青揚的嫡女。只是爹不疼繼母不愛,否則,又怎么會把我一個人丟在這個別院,不管不顧!”

  衛容若一口氣說完,感覺自己的一顆心直要跳出腔子。真怕自己稍稍遲疑,男子的匕首便落了下來!

  卻突然聽得外面喊聲大起。

  “來人啊,抓刺客啊!”

  “找個地方藏身!”鳳無雙的刀尖落在衛容若的脖頸,一字一頓地說。仿佛下一秒,便要刺破肌膚。

  他的目光拒人于千里之外,卻偏偏讓人無從反駁。

  可是一眼掃過,家徒四壁。又哪里藏得住人?

  衛容若無奈之下,用手指著床底。

  鳳無雙眼角的余光瞥過窗紙,就見一大撥人打著燈籠火把,紛紛朝這邊來。頓時,黑夜如同白晝。

  鳳無雙不再猶豫,收了手,飛快地躲進床下。

  “若兒,若兒開門!”卻是衛青揚的聲音!

  看來,此事非同小可。竟然連她這個便宜爹都驚動了。

  衛容若一邊答應一聲,一邊翻身下床趿著鞋子。

  “爹爹,我剛睡著。有什么要緊事嗎?”衛容若打了個哈欠,然后伸手把頭發揉得更亂,過去開門。

  蕓香聽見聲響在外屋急急趕來,衛容若把門打開的時候,衛青揚就見她們主仆二人并排而站。

  衛容若穿著睡衣,只在外面胡亂地罩了一件長衫,想是起地匆忙。她滿臉睡意,忍不住拿手掩住口,哈欠連天。

  衛青揚難得的好臉色,似乎是關切地問:“若兒今夜睡的可好?可有聽見什么響動?”他說著,眼神閃爍不定,一下子便把屋子掃了個遍。

  最后,衛青揚的視線落在了床下。

  衛容若搖了搖頭:“爹爹知道的,若兒一向心思淺,嗜睡。掉進荷塘也算死里逃生,越發的沒精神。”

  “一覺睡到現在,做夢夢見窗子在響,風刮得呼啦啦的。在夢里叫著蕓香關窗子呢。”

  “是啊是啊,我聽見小姐叫我,趕緊起身,誰知她是在做夢。正準備回去睡下,又聽見老爺叫小姐,這不就來了。”蕓香眼神清澈,說起話來有板有眼。

  主仆倆一唱一和,若是換作他人,不由得便信了七分。但是衛青揚縱橫官場半輩子,早就是老狐貍了,半信半疑。

  況且,衛青揚總也覺得,眼前的衛容若與往常有些不一樣。換作以往,一聽說有刺客,她早就嚇得傻了,哪里還能這么利索的說話。

  衛青揚緊走幾步上前,似無意間,手輕輕撫過床板:“這床太破舊了,等明兒叫庫房的人換張新的。”

  衛容若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兒。

  一旦被父親發現自己床下有人,該如何收場?

  窩藏刺客包藏禍心?亦或是與陌生男子私會閨房?不管是哪一樣,都夠自己喝一壺的。

10295 3577227 MjAxOS8wNi8xMy8jIyMxMDI5NQ== http://m.clewx.com/book/201906/13/10295_3577227.html
牛气冲天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