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第54章 急人所急

書名:掌歡 上傳會員:絕密style 作者:冬天的柳葉 更新時間:2019-07-04 10:19:24

  近了,更近了。

  隨著那個眉眼鎮定的素衣少女一步步走近,每一步都仿佛踩在衛晗心尖上,令他不得不繃緊心弦高度警惕。

  他什么話都沒說,駱姑娘為何又奔著他來了?

  是,他是還欠三千五百兩銀子沒還,可這姑娘催債是不是急了點?

  直到素衣少女在面前站定,面上維持著鎮定的衛晗才放棄了最后一絲僥幸。

  確實是奔著他來的!

  衛晗已經能察覺那些落在他身上的視線變得熱烈非常,不難想象在場之人此刻沸騰的心情,更不難想象駱姑娘張口向他討債后,他的丟人程度。

  衛晗不是在意旁人看法的人,可再看淡這些,堂堂親王被一個小姑娘——一個調戲過他的小姑娘當眾討債,還是有些撐不住。

  此刻唯一慶幸的就是出門時他順手往荷包里塞了一萬兩銀票,不然想想被討債還沒錢還——衛晗心頭一凜,險些維持不住偽裝出來的云淡風輕。

  駱玥終于從呆愣中醒過神,望著駱笙的背影聲音都在發顫:“她,她想干什么呀?”

  今日是來替父親求醫的,無論成與不成,即便被守門童子拒之門外成為人們茶余飯后的笑談也認了,可駱笙在干嘛?

  她這是老毛病又犯了,一見到生得俊俏的男子就把父親拋到九霄云外,跑去調戲人家了!

  調戲的還是開陽王!

  駱櫻與駱晴顯然也是這么想,臉色慘白如雪。

  “我去攔著她!”駱玥一跺腳。

  駱櫻與駱晴把她拽住,壓低聲音勸:“四妹,不能沖動,你沖過去與三妹在開陽王面前爭執,只會更丟人……”

  駱玥閉了閉眼,咬唇慘笑:“就知道不該對她有一絲期待!”

  駱櫻與駱晴默然。

  事已至此,后悔無用。

  再者說,即便重來一次,她們還是會陪著駱笙一道來求醫,躺在床榻上性命垂危的人是她們的父親啊。

  之前有義兄們出面,她們從沒想過還能親自來請神醫,直到駱笙提起。

  是啊,她們是父親的女兒,自然是能來的,而不是什么事都由義兄們安排。

  只是她們因為駱府的大難慌了神,對一個本不該抱著期待的人生了期待。

  姐妹三人皆心口冰涼,絕望望著那道已經在緋衣男子面前站定的素色身影。

  “王爺,又見面了。”駱笙對著衛晗福了福身子。

  她的聲音沒有尋常女孩子那般甜美,卻干凈如潺潺清泉,帶著令人舒適的冷然。

  衛晗面無表情對駱笙頷首:“是,又見面了。”

  二人這簡簡單單的對話聽得眾人一臉古怪。

  駱姑娘真是個人才,調戲過開陽王后居然若無其事跑來和人家打招呼。

  等等,更不對勁的是開陽王啊,居然理會駱姑娘。

  這時候,恐怕只有站在衛晗身側的小侍衛最理解主子的心情了。

  這些愚蠢的人,以為他們主子面對的是調戲過他的姑娘嗎?不,是欠了三千五百兩銀子的債主啊!

  “王爺今日是來求醫嗎?”駱笙問。

  衛晗遲疑了一下,點頭:“是。”

  駱笙再問:“十分緊急嗎?”

  “談不上十分緊急。”衛晗說出這話,就見面前少女露出一個淺淡的笑。

  駱笙優雅屈了屈膝:“我父親危在旦夕,已經耽誤不得。王爺若不是十分緊急,不知可否把號牌相讓?”

  開陽王今日出現在此處必然是為了求醫,以她與此人短短幾日接觸來看,對方不是個無聊人,要是沒有拿到號牌定然早就離去了。

  以號牌抵債,想來對方會愿意的。

  若是不愿——駱笙微微擰眉。

  若是不愿她自然要對方還債啦,想必在場這么多人,拿三千五百兩銀子買一個號牌還是不難的。

  威脅?這怎么是威脅呢,債主家的日子也不好過啊。

  駱笙這話一出,眾人忍不住伸手掏耳朵。

  “是不是聽錯了,駱姑娘說什么來著?”

  “駱姑娘請開陽王把號牌讓出來。”

  “那就是沒聽錯啊。嘶——駱姑娘莫不是瘋了?”

  朱含霜死死盯著駱笙,眼睛幾乎冒出火來。

  駱笙哪來的臉,居然找開陽王要號牌?

  是仗著自己有幾分姿色,仗著調戲過開陽王?

  這個恬不知恥的賤人,以為開陽王是那些畏懼駱大都督權勢之人嗎?簡直是天大的笑話!

  “好。”衛晗吐出一個字,把號牌遞了過去。

  他此刻甚至有些慶幸。

  比起當眾被討債,只是把號牌讓出去顯然不算什么。

  這個“好”字落在朱含霜耳中,好似被人迎頭打了一棍,整個人都懵了。

  她是不是聽錯了?

  眾人的反應比朱含霜強不到哪里去,一時都忘了出聲。

  駱笙握著號牌,對衛晗盈盈施禮:“多謝王爺相讓。”

  她旋即壓低了聲音,以只有兩人能聽到的音量道:“之前所欠,就此一筆勾銷。”

  沒待衛晗回應,駱笙緊緊握著號牌向駱櫻姐妹三人走去。

  駱櫻姐妹受到的沖擊比看熱鬧的人還大。

  駱笙真的拿到了開陽王的號牌!

  “都愣著做什么,過去等著吧。”駱笙走到姐妹三人面前,語氣依然波瀾不驚。

  “你,你是怎么做到的?”駱玥喃喃問。

  “做到什么?”駱笙微一琢磨才反應過來,揚起手中號牌笑了笑,“你說號牌么?王爺宅心仁厚,急人所急。”

  眾人聽得直翻白眼。

  這種騙人的鬼話誰信啊!

  有問題,開陽王與駱姑娘之間一定有問題!

  衛晗起身,一臉正氣吩咐侍衛:“走。”

  駱姑娘說得對,他就是這么宅心仁厚、急人所急的人。

  石焱快步跟上,忍不住回頭深深望了駱笙一眼。

  說真的,他現在誰都不服,就服駱姑娘,主子碰上駱姑娘就沒有一次不吃虧。

  不過駱姑娘做的菜真好吃……

  小侍衛帶著無限的懷念匆匆跟上了策馬遠去的主子。

  衛晗一走,眾人注意力重新回到駱笙身上。

  駱笙一副什么都沒發生過的樣子,令場面一時陷入了古怪的沉默,直到守門童子請拿到號牌的人進門,輪到駱笙姐妹時被攔下。

10247 3584725 MjAxOS8wNS8xOC8jIyMxMDI0Nw== http://m.clewx.com/book/201905/18/10247_3584725.html
牛气冲天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