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111章 縱馬

書名:天芳 上傳會員:一念天堂 作者:云芨 更新時間:2019-07-04 10:13:25

  巷子口的池韞,也在同時放下車簾,說道:“回吧。”

  馬車緩緩駛過,街市熱鬧無比。

  忽然,外頭響起急促的馬蹄聲,有人大喊:“讓開,讓開!!”

  這突如其來的變故,弄得街市一片混亂。

  敢在京城大街上跑馬,不是官府公差,就是勛貴門庭。

  父母急忙抱著孩子避到一邊,小販推開攤子。

  可馬車就沒那么容易避讓了。

  袁家的車夫急急調頭,仍然沒趕得及。

  那馬匹撞了車壁一下,只聽一聲馬嘶,雙方都跌倒在地。

  “小姐!”絮兒撲上前,墊在下面。

  饒是如此,池韞也被跌了個暈頭轉向。

  馬上騎士好不到哪里去,雖然勒住了馬,但他穩不住身形,跌下馬來。

  不過,他摔得不重,立刻爬起來,推開隨從們,怒氣沖沖過來找麻煩。

  “叫你們讓開沒聽到嗎?害本公爺摔跤,真是找死……”

  車夫連忙趕過來,喊道:“這位公子!這是我們袁府的客人,真是對不住了,還請……”

  然而,這人已經掀起了馬車簾子,看到了里頭坐的主仆。

  聲音忽然停住了。

  身穿騎裝的年輕男人露出困惑的表情,然后伸手揉眼睛。

  “青天白日的,眼花了?”他自言自語。

  他當然沒有眼花,因為里面的人出來了。

  “小姐,你還好吧?有沒有傷到哪里?”絮兒緊張地問。

  池韞搖頭:“無妨。”

  車夫上來道歉:“這位公子,您的馬太快了,我們避讓不及,真是對不住。小的是袁相爺府上的,若有冒犯之處,定然稟報主人,上門致歉。”

  這車夫十分老道,先點明己方并無過錯,再點出門第,姿態放得低,可一點錯也沒認。

  一般人聽到袁相爺的名號,多半會拍拍屁股走人。

  本來就不占理,難道還去訛一位相爺?

  然而這位,不是一般人。

  “原來是袁相爺府上的?那這位是袁家小姐嘍?真沒想到,袁相爺家還有這么一位漂亮的小姐。”

  車夫一看不好,連忙擋過來:“公子,若是無事的話,小的就先送小姐回去了。”

  連袁府小姐都敢調戲,他半點也不敢點明池韞的身份了。

  “別急著走啊!袁小姐,我叫姚誼,家住康王府……”

  車夫臉色大變。

  姓姚,住在康王府,這位竟是鳳子龍孫!

  完了完了,康王府的人,那抬出袁家的名號也不管用了。要是池大小姐出什么事,他怎么向少夫人交待?

  這位王府公子看都沒看他,只纏著池韞說話。

  便在這時,一個冰涼的聲音響起。

  “國公爺,方才是你鬧市縱馬?”

  康王諸子封國公,這句國公爺,叫的是姚誼。

  姚誼愣了下,轉頭看到,一位年輕官員帶著屬吏緩緩走近。

  這官員穿的青色官服,說明官位最高也就五品,可姚誼一看到他,臉就綠了。

  “樓晏!這關你什么?”

  來人正是樓晏,這里離刑部衙門不遠,他才辦案歸來。

  樓晏道:“我乃刑部郎中,掌刑律之職。鬧市縱馬,觸及刑律,怎么不關我的事?”

  姚誼“哈”了一聲,叫道:“怎么,你要參我不成?些許小事,你以為陛下會管?”說著,輕蔑地掃過一眼,“就是會管,也不會管我!”

  陛下,可是他親哥哥呢!

  樓晏卻道:“國公爺說笑了,陛下日理萬機,這等小事,何用參字?您是室室子弟,想來請宗正管束一二,理所應當。”

  聽到宗正二字,姚誼臉色一僵。

  現今這位宗正,是英宗皇帝的長兄,康王也要叫一聲叔叔。

  年紀一大把,喜歡板著臉訓人。偏偏輩分太高,誰都壓不過。

  要真被他盯上了,只能乖乖挨訓。

  姚誼倒不是怕被訓,而是擔心他到陛下面前說三道四。到時候陛下礙不過情面,將他禁足怎么辦?才回京,他正要好好玩耍呢!

  “就你廢話多!本公爺一時不小心,不行嗎?”

  說著,他翻了白眼,從他身邊走過:“愣著干什么,母妃還在等我回去用膳呢,走了!”

  隨從們連忙跟上,牽馬的牽馬,撐傘的撐傘,排場十足地揚長而去。

  趕走了姚誼,樓晏也沒過來說話,甚至連一個眼神都沒給,轉身帶著屬吏們離開了。

  “小姐。”絮兒摸不著頭腦,為什么樓大人表現得好像不認識她們似的?

  池韞沒說什么,收拾馬車的功夫,那邊有小廝過來傳信。

  她看了兩眼,對車夫道:“我想去鋪子里看看,一會兒自有家仆來接,你回去復命吧。”

  袁府的車夫為難:“可是……”

  池韞含笑:“無妨的,那位國公爺不是已經走了嗎?”

  車夫只得應聲:“是。”

  池韞帶著絮兒,進了一家點心鋪。

  伙計領她上了樓,便看到雅間里背身而立的樓晏。

  絮兒想跟進去,卻被一個小廝叫住:“這位姐姐,請你吃點心。”

  一愣神的功夫,門關上了。

  ……

  屋里,池韞笑瞇瞇:“怎么,生氣了?”

  樓晏皺了皺眉:“我生什么氣?”

  池韞一本正經地解釋:“這只是個意外,我沒招他惹他,你放心。”

  樓晏道:“……我沒生氣。”

  “還說沒生氣,眉頭都皺成什么樣了。”池韞語重心長,“承認吃醋,我又不會拿你怎么樣。”

  “……”他板了臉,“不要開玩笑。”

  池韞無奈地攤了攤手:“好吧,你說什么就是什么。”

  她就是這么隨和的人。

  看他還眉心打結,池韞笑道:“你叫我來,不會就是這樣站著發呆吧?”

  樓晏的神色這才緩和了,慢慢道:“聽說,袁少夫人有喜了。”

  “是啊。”

  “現下兩支花神簽,都驗證了。”

  池韞仍舊回答:“是啊。”

  樓晏轉頭看著她:“你到底想干什么?中簽者心想事成,這樣的名頭傳出去,朝芳宮又是皇家的宮觀,你就不怕宮里召你去嗎?”

  池韞輕輕地笑:“這不是好事嗎?”

  樓晏的怒氣因為這句話,飛快地聚集起來。

  他低喝:“不要拿自己的性命開玩笑!”

10161 3584722 MjAxOS8wNC8yMC8jIyMxMDE2MQ== http://m.clewx.com/book/201904/20/10161_3584722.html
牛气冲天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