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26

書名:在偏執的他心里撒個野 上傳會員:一抹陽光 作者:春風榴火 更新時間:2019-07-04 11:33:27

  
顧懷璧被邊邊當成流氓趕出去了, 他全程就只有五個字:“你聽我解釋”, 可這家伙又解釋不出什么東西來。
邊邊將他趕出房間, 氣急敗壞地坐在床邊,抓著自己的文胸,臉蛋徹底脹紅了。

  這條文胸放在枕頭下面, 準備明天要穿的,誰知道讓顧懷璧給摸出來了,他真是...還當是小時候那兒會嗎, 她的東西可以隨便碰隨便拿。

  回想剛剛的場景,他目光純凈而清澈,絕不是像猥瑣男人那樣做下流事情,他可能就是...很好奇而已。

  她反手將文胸扔進柜子里, 躺床上望著天花板, 憋悶地喃了聲:“蠢得跟豬一樣。”

  門外,傳來王玲的聲音:“怎么要走了?留下來吃晚飯吧。”

  “不必了。”
隱約間還能少年聲音都在抖。

  緊接著, 便是他匆匆忙忙跑出門, 快速下樓的聲音。

  邊邊翻身而起,拍了拍床板。

  蠢貨啊!電梯都不坐了!這里可是二十三樓!

  **

  邊邊連著好幾天都沒有理顧懷璧, 有時候在學校里打了照面,她也是繞路走, 不和他說話。

  后來顧懷璧在路上堵過她幾次,要跟她“和平談判”, 把問題解釋清楚。

  邊邊以為顧懷璧要跟自己道歉來著,所以抱著手肘, 眼皮都快翻天上去了。
顧懷璧扯著她的頭發晃了晃,又粗暴地揪住她的耳朵:“還躲我了。”

  “哎,疼,放手,真疼!”邊邊連忙扯開顧懷璧的手,委屈地說:“你現在還欺負我!”

  “我隨時都能欺負你。”

  “憑什么。”邊邊不服氣:“你以為自己還是小孩子呢。”

  “陳邊邊,你是我的。”顧懷璧又開始跟邊邊提起了這套“老生常談”的論調。

  還不等他說完,邊邊不客氣地打斷了他:“就算藍天是你的,樹葉是你的,泥土是你的,還有...江城一半的房子也是你的,但陳邊邊不是你的。”

  顧懷璧臉色頃刻沉了下來:“你說什么。”

  “我...我不是你的!”

  邊邊臉都羞紅了,跺跺腳:“所以你不要隨便這樣碰我了,還有我的東西,你也不能隨便碰。”

  顧懷璧并不知道邊邊是因為少女的害羞,在他看來,陳邊邊這番話,已經是非常嚴重的“背叛”了。

  “是不是有別人了?”

  邊邊:?

  顧懷璧繼續說:“我不允許。”

  邊邊:??

  “沒人能把你從我身邊搶走,他會從這個世界上消失。”

  邊邊:???

  顧懷璧說完這話,沉著臉轉身離開了,邊邊順了順被他揉亂的頭發,又罵了顧懷璧一百遍大笨蛋。

  下午體育課,顧千玨見邊邊一直有心事,悶悶不樂,于是問她怎么了,邊邊心里藏不住話,把前因后果全抖給顧千玨,還問了一句:“你說你哥是不是太自以為是啦,真以為全世界都是他的呢。”

  顧千玨聽得樂不可支,捂著肚子笑了半晌,然后坐到邊邊身畔的樹蔭底下,望著操場上的青青碧草出神。

  “小時候我就知道,我哥跟別人不一樣,別人都說他是面目猙獰的怪物,可是我知道,他不是。”

  邊邊望向顧千玨,溫暖的陽光籠罩在她略帶麥色的臉蛋肌膚上,神情是前所未有的溫柔:“他是掌管風雪雨露、坐擁世間萬物的神明,藍天是他的,樹葉是他的,泥土是他的,只要他喜歡,陳邊邊當然也是他的。”

  邊邊嘴角抽了抽:“沒發現,你還是顧懷璧的狂熱腦殘粉呢?”

  沒想到還真有小粉絲信仰著他啊!

  顧千玨敲了敲邊邊的腦袋,一本正經地問道:“我問你,你見過奇跡嗎?”

  邊邊問她:“什么奇跡?”

  “我記得小時候有一次我被媽媽打了,好像是因為弄碎了什么東西吧,被家里親戚小孩嫁禍,可委屈了,因為大家都覺得是我調皮搗蛋,壞事肯定也都是我做的啊,但事實上我什么都沒錯。”

  “我一個人跑到王府花園荒蕪的后山坡上,哭得好傷心,后來...”

  顧千玨那茶色的瞳子里忽然射出了光芒:“后來我看到,漫山遍野的花在那一刻,全都開了!那可是寒冬臘月!漫山的花都開了,你見過一瞬間花開的盛景嗎!”

  邊邊搖了搖頭,但是她可以想象,那一定是世間最美最美的風景。

  顧千玨站了起來,興奮地對邊邊說:“我在花叢中看到了顧懷璧,以前我從來不敢招惹他的,因為大家都說他是怪物,離他遠遠的,可是那天,我看到他躺在草地花叢中曬太陽,他的身上每一寸皮膚,都仿佛在盛滿了陽光,這樣的哥哥,怎么會是怪物呢!他看見我,還笑了,叫我傻逼小哭包,然后我就一點都不覺得委屈了。”

  “后來顧懷璧想辦法幫我狠狠教訓了那個嫁禍我的小孩一頓,把他嚇得都尿褲子了,從此以后,我就跟我哥親近了,誰再敢在我面前說我哥一句不好的話,我肯定是要發飆的。”

  邊邊的嘴角情不自禁地揚了起來,她挽著顧千玨的胳膊,心里覺得暖意融融的。

  有這樣一個女孩這樣仰慕和愛著他,邊邊覺得真好啊。

  **

  顧懷璧心情一直不太好,做什么都提不起精神,懶洋洋坐在籃筐底下。

  他的手隨意地擱在膝蓋上,黑褲勾勒著他筆直而修長的腿形,褲子卷了起來,露出了一截漂亮的腳踝,皮膚顯出白皙透明的感覺。

  潘楊他們催了好幾次,讓他上場,顧懷璧都懶得動,心情不太美麗。

  小丫頭片子真是長大了,翅膀硬了,要換了小時候,她敢說這樣的話,顧懷璧得揍她了。

  現在...不知道為什么,現在顧懷璧反而狠不下心,打也打不得,罵也舍不得罵了,反正就是拿她沒辦法,只能自個兒跟自個兒撒氣。

  “懷哥,一起打球啊。”球場上,潘楊三催四請好幾次了。

  顧懷璧沒理他,這家伙挺黏人,他說不想打不想打,聽不懂人話還是怎樣啊。

  幾分鐘后,薛青和幾個班上的男生抱著球來到操場,操場已經沒有空余的場位了,薛青望了望潘楊他們,主動提出說要打比賽。

  潘楊幾個也不是好惹的,既然是對方主動挑釁,他們當下也同意了:“行啊,打比賽,不過被哥哥們虐了,可別哭啊。”

  薛青沒理會少年們的調侃,三步上籃,將籃球喂進了筐里,動作熟練而流暢,看得出來是打籃球的一把好手。

  薛青今年也不過十六歲,身高已經一米八四了,在高一普遍男孩都都不足一米八的情況下,他這身高,打籃球極有優勢,再加上以前在家鄉經常幫著家里做活兒,所以也養出了一身的腱子肉。

  潘楊和陳舟他們幾個富二代,雖然籃球也打得不錯,但體力方面終究追不上薛青,被他虐了一波,將比分給拉大了。

  潘楊好幾次給顧懷璧使眼色,示意他救救場,不然今天要丟人了。

  顧懷璧是真的討厭薛青,討厭到什么程度呢,多看他一眼,他都會控制不住全身的肌肉,想要沖過去把他按在地上,用腳狠踩他的臉,直接弄死他,就這種程度...

  所以他現在能平靜地坐在這里,已經是相當克制了。

  潘楊催他催得煩了,顧懷璧起身便要離開,沒走兩步,他又像改變主意似的,轉身回來,換人下場。

  潘楊一開始還挺疑惑,直到他看到操場邊,邊邊和顧千玨挽著手坐下來,似乎也是過來看比賽的,瞬間豁然開朗,知道顧懷璧是要當著陳邊邊的面,殺殺薛青的威風。

  顧懷璧一上場,薛青身邊幾個男生都有些怵,都不太敢靠近顧懷璧。畢竟,他現在看著挺正常,但是誰知道外面那些傳言,是真是假呢...

  如此一來,除了薛青拼命防守以外,其他幾個男生的助攻便弱了下來,而顧懷璧的進攻又非常強勢,很快便將比分掰了回來。

  周圍看熱鬧的同學越聚越多,顧懷璧每每進球之后,都會朝邊邊所在的位置投去一瞥。

  邊邊立刻假裝望天。

  薛青全程跟著顧懷璧,好幾次近距離的接觸,糾纏不休,甩也甩不掉,弄得顧懷璧心情煩躁。

  “離老子遠點。”他盯著他的眼睛,沉聲威脅:“不想死的話。”

  薛青攔截顧懷璧,緊盯著他拍球的手臂,嘴角綻開一抹冷冰冰的笑:“顧懷璧,你的嘴上功夫挺厲害。”

  顧懷璧眼角顫了顫,望向薛青,薛青似乎...有意想要激怒他。

  “我知道,把那些家伙逼得休學的事,都是你做的,別人會被表象蒙蔽,但我不會。”

  顧懷璧冷笑:“論嘴上功夫還是你厲害,指控我,先拿出證據來。”

  薛青目光下移,挪到了顧懷璧拍球的手上,挽著他白皙的手背道:“顧懷璧,漂亮的皮囊掩蓋不住你丑陋的本質,你這個怪物。”

  顧懷璧驀然停下了拍球。

  薛青還要火上澆油,死死盯著他漆黑深邃的眼睛,一字一頓道:“像你這樣惡心的家伙,永遠配不上陳邊邊。”

  顧懷璧手臂青筋驟然暴起,如果細看,還能看出已經隱隱開始發生變化,但他極力控制著...

  周圍男孩停下了奔跑,以為顧懷璧和薛青又要發生沖突了,畢竟自從那日升旗儀式上,兩個人心不甘情不愿地握手言和之后,在學校里,基本上處于是仇人見面分外眼紅的狀態。

  半晌,顧懷璧挑起了銳利的桃花眼,薄唇扯出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想搞我啊。”

  他將聲音壓得極低極沉,以只有兩人能聽得見的聲音說:“當我傻啊?”

  顧懷璧將籃球猛地扔了出去,砸在桿子上,發出一聲巨響!把邊上的同學嚇得一個哆嗦。

  所有人都以為薛青鐵定是要挨揍了,但是讓他們失望的是,顧懷璧僅僅只是扔了球,轉身離開了。

  薛青看著顧懷璧冷沉的背影,眸子里劃過一絲暗涌。

  他遠非他所想的那樣簡單。

  ……

  不過,再聰明的家伙也架不住身邊有幾個豬隊友。

  當天晚上,潘楊和陳舟幾個神秘兮兮將顧懷璧拉到巷口里,顧懷璧看到薛青被幾個男孩堵在空蕩蕩的巷子里。

  顧懷璧看了潘楊一眼,臉色漸冷:“幾個意思。”

  “懷哥,今天下午籃球場的事,哥幾個都看出來了,這家伙故意挑釁,咱們不能這么讓他拿捏...”

  他話音未落,顧懷璧抬腿踹了他一腳,正中膝蓋,潘楊連連后退,雖然他下腳不重,潘楊還是很委屈地說:“干嘛啊!”

  “誰他媽讓你堵他的。”

  “這家伙是故意要逼你出事啊!”

  顧懷璧回頭看了薛青一眼,他戴著黑框眼鏡,鏡片后那雙漆黑的眸子里顯出一絲冷嘲。

  顧懷璧轉身離開,身后,薛青忽然開口:“顧懷璧,你怕我。”

  靜寂的巷子里,某處傳來“嘀嗒”“嘀嗒”的水聲,還有他腳步頓住時碾碎的淤泥聲。

  “你把那么多人嚇得瑟瑟發抖,那些畏懼你、害怕你的人...你讓他們變成了《狼來了》里面那個說謊的小孩,可是只有我知道,他們沒有說謊,不管你用什么方式嚇唬他們,事實是,他們說的每一個字,都是真的,你真他媽是個怪物,是個心理變態的怪物。”

  小巷里,靜得仿佛只能聽見他們急促呼吸的聲音。

  潘楊擔憂地看著顧懷璧,他背影沉默而隱忍。

  身后,薛青低醇的嗓音傳來:“你嚇唬了那么多人,卻害怕我,為什么?”

  “讓我猜猜。”薛青嘴角扯出笑意:“因為,你在乎的那個女孩,她也很在乎我。”

  顧懷璧轉身,他那榛色的眸子里已經蓄積了怒意。

  “顧懷璧,陳邊邊見過你真正的模樣嗎,你那么丑陋陰暗的內心,你敢讓她看到嗎。”

  顧懷璧忽然笑了:“薛青,你以為自己什么都知道?”

  薛青死死盯著他。

  “我現在就讓你見識見識,什么是真正的怪物。”

  少年猛地轉身,帶著疾風朝薛青撲了過去。

  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所有人都沒有防備,他整個人都已經變了模樣,變成了那個令所有人心驚膽寒的...怪物。

  潘楊瞪大了眼睛,難以置信地看著面前這一幕,此刻的顧懷璧,并非如過往那般...單純手臂的異化,那是顧懷璧第一次完完整整以另一種形態出現。

  良久,他艱難地喃出了兩個字:“我的...媽呀!”

  **

  邊邊和顧千玨走出校門的時候,像是忽然變天了似的,原本是晴好的天空忽然陰云密布,遠處的黑云隱隱有了壓頂的態勢,向這邊聚集。

  顧千玨加快了步伐:“打車回去吧,看樣子得下雨了。”

  邊邊看著不遠處有男人手里牽著一條金毛和一條哈士奇,兩只狗嗚嗚地叫著,顯得焦慮又不安,無論如何都不肯再往前走一步。

  “邊邊,快上車啊!”顧千玨已經攔了出租車,回頭沖邊邊招手:“發什么愣呢!”

  “哦,來了。”邊邊抽回目光,匆匆跑過來,和顧千玨一起上了車。
“師傅,先到香榭小區,再去王府花園,開快點啊,估摸著要下雨了。”

  “你們這是送兩個地方啊,我可不劃算。”

  “得,給您加錢還不行嗎。”

  “成,那系好安全帶。”

  ……

  他們說什么,邊邊一個字也沒聽進去,她看著飛速流逝的街景,心底隱隱生出幾分焦躁和不安。

  

10151 3584760 MjAxOS8wNC8xOC8jIyMxMDE1MQ== http://m.clewx.com/book/201904/18/10151_3584760.html
牛气冲天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