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第一百三十四章 學習

書名:錦鯉小娘子 上傳會員:我是小乖乖 作者:轉暈暈ok 更新時間:2019-07-04 10:20:29

  袁巧云抬起淚眼望著她,突然受了打擊似的淚崩道:“難道是有什么變化,去年不是說得好好的?”

  “霜姐兒,你跟姑母說實話,到底出了什么變數,怎么去年還行,現在就不行了?你好歹給個說法?”

  “我,我的意思是,如果表姐和表姐夫關系不改善的話,就,就有些難……”林霜沒想到她倆反應這么大。

  “是是,這是當然的,唉,就算是神仙,也不能憑空給送個孩子來。”婕姑姑頹然的望著女兒。

  袁巧云見母親這個表情,自己就更傷心絕望了,母女倆對著流眼淚,把林霜看的跟著揪心。

  “婕姑姑,云表姐,你們先別太傷心,凡事都有解決辦法的……”

  “霜姐兒有什么辦法?”婕姑姑抹了把眼淚,坐直了問,“實話跟你說了吧,你表姐為了要孩子,吃藥、扎針、做法事、喝符水……什么罪都受過了,如今只剩你這一條路,霜姐兒,你可得幫幫你表姐。”

  “我想想看能有什么辦法,您讓我再想幾天……”

  林霜說的想辦法,無非是找沈鈺,問他有沒有那種讓人懷孕的特效藥,或者下迷藥下蠱也行,先把那個花心姐夫給綁到表姐的房里再說。

  沈鈺一大早親自來角門接林霜出去踏青的,坐在馬車上聽她抱怨長興侯勞民傷財,又罵了花心表姐夫一路,聽她說要下迷藥下蠱,用扇子敲她額頭一下:“你表姐自己活的不明不白,你還跟著瞎摻和。”

  林霜捂著額頭,怒道:“你知道什么,我表姐是傳統的家庭婦女,嚴格遵守三從四德,把丈夫當做天,現在天塌了,急需要尋找另外的精神支柱,迫切想要個孩子不是內宅婦人正常的想法么?”

  沈鈺饒有興趣的問:“那要是你,你會怎么做?”

  “我又沒有認真學過什么女則女訓,我從小跟四少爺學四書五經,跟你們的想法是一樣的。我雖知道問題出在表姐身上,但一下子也改變不了她的觀念。如果我把她策反離婚了,她以后怎么生活。要知道這里的女子,從出生起接受的所有教育都是怎么相夫教子伺候公婆,她們的潛意識里就是靠丈夫活的,可不知道怎么獨立自強,自力更生。”

  沈鈺搖著扇子點點頭,若有所思的道:“說的沒錯。”

  “那你倒是說說,男人為什么放在家里年輕美貌、溫柔賢惠的妻子不喜歡,偏要喜歡十六樓那些不正經的女人呢?”

  沈鈺收了扇子,白皙精致的臉上閃過一絲狡黠的笑意:“這個我給不了你答案,但我可以帶你去找人問。”

  “找誰?”

  沈鈺一手按著她的肩膀,沖外面的車夫喊:“劉叔,去南市樓……”

  這個時辰南市樓還沒營業,大門只開了一半,門前不復晚上的熱鬧,從里面出來的都是宿醉才醒的客人。

  林霜怯怯的扒在沈鈺身后,只露出半個頭往里張望。

  “真要進去啊?上次我在這里大鬧一場,伙計都認得我呢。”

  “怕什么,上次有長興侯兜底,這次咱們是客人。”沈鈺拽著她的手腕往里走。

  “咱們是未成年,進這種地方不好吧?”林霜仍有些掙扎。

  沈鈺回頭一笑:“南市樓是酒樓,吃飯喝酒的地方,誰規定我們不能進了?”

  這孩子真單純,林霜搖搖頭暗暗評價他,不過也不再掙扎了,跟著他走進去。

  “兩位公子來早了,咱們還沒開始營業。”小二客氣的攔了他倆。

  沈鈺隨意扔了個碎銀子給他,頗有些紈绔子弟的帥氣,淡淡的道:“找你們這兒管姑娘的媽媽問幾句話,就耽誤一盞茶的時間,”說完又扔了個茄形錢袋子給他,“請小二哥通報一聲,看這些夠不夠?”

  小二捧著錢袋子暗暗掂了掂,馬上身子都矮下去幾分:“兩位公子請里邊坐,小的馬上去請紅媽媽。”

  他把沈鈺和林霜領到一間小包廂里,自己匆匆跑出去,一會有伙計給他們上了一壺芳香四溢的果茶,把他們當貴賓招待了。

  林霜看的肉疼,等伙計出去后,悄悄問沈鈺:“你給了多少錢啊?”

  沈鈺揚眉淡淡的道:“你要問人家事,不拿錢砸,她會搭理你嗎?”

  還好你家是首富,不然你這么敗下去,金山銀山也得敗完了,林霜腹誹。

  等果茶都喝完了,那紅媽媽才睡眼朦朧的過來,推門見是兩個小少年,紅媽媽愣了一下,隨后甩著帕子嬌笑道:“我還道是誰這么大手筆呢,原來是沈家公子。”

  “紅媽媽,你認識他?”林霜指著沈鈺問。

  “唉喲,沈家公子那年中了案首,小小的個兒騎著高頭大馬簪花繞城游街,一路不知勾了多少小姑娘的魂去,他可是咱們南京城里最俊的公子。我們樓里的姑娘,天天掰著手指頭算您什么時候成年呢。”

  沈鈺的耳根微微發紅,輕咳一聲正色道:“紅媽媽,我和弟弟在看書時讀到一處,不甚明白,故前來請教,望媽媽指點。”

  “呵呵呵,沈公子這般才學,還有需要我解答的問題?”紅媽媽半老徐娘,卻風韻猶存,她嬌笑著斜倚在門框上,眼里盡是柔媚,可惜屋里坐的一個是女孩,一個是還未開竅的鐵疙瘩,她這番做作簡直就是媚眼拋給瞎子看,沒收到一點回應。

  “紅媽媽,我們就是想問問您,男人為什么明明家里有妻妾成群,卻還對十六樓的姑娘趨之若鶩呢?”

  紅媽媽聽了林霜的問題,這才把目光轉移到她身上。林霜今日鬢發高挽,束以小小的蓮花玉冠,穿的是沈鈺小時候沒上過身的一身竹葉暗紋緞面鑲邊白色圓領袍,外罩群青底子團花紋樣半袖圓領袍,下著象牙色綢褲,腰束一條寶藍撒花緞面束腰,斜跨一個做工精致的祥云形掐金絲荷包,一派的高貴矜華又天真可愛。

  她現在的身材處于雌雄莫辨的時候,聲音非女孩的清脆而是帶著點綿綿的軟糯,若是單獨看,自然能看出是女孩來,但跟沈鈺站在一塊,兩個玉人各有千秋,誰也不會顯得更出挑,所以紅媽媽一開始也看走了眼。

  紅媽媽認出林霜來,斜著眼別有意味的看向沈鈺,目光曖昧的在兩人之間打轉,可惜沒人能領會她的所想。

  “這可是咱們南市樓姑娘吃飯的技藝,哪能輕易外傳呢?”

  林霜站起來,學男子的樣子沖紅媽媽叉手行禮道:“紅媽媽,我們是誠心來求教,定不會把您教的傳出去的。”

  紅媽媽哈哈大笑,沈鈺也抿嘴笑起來,伸手將她拉回椅子上。

  紅媽媽攏了攏鬢角,進來坐到圓桌的另一邊,問林霜:“你說說看,大戶人家的女人是怎么看待男人的?”

  “我想大多數家庭,妻子都把丈夫看做天。”

  紅媽媽鄙夷的勾了勾唇角,輕蔑的笑道:“男人的身份靠襯托,女人把他們看作天,他們自然把女人看做地。可你若是把他們當做狗,他們便會搖尾乞憐,把你當主人對待。”她說著瞟了沈鈺一眼,見他微微皺了一下眉,紅媽媽接著道:“肉包子喂到他們嘴里,他們叼著就跑了,可你遠遠的扔出去,他們會立刻跑過去,撿著還給你叼回來。”

  “男人哪,天生喜歡追逐不屬于自己的東西,對別人的東西垂涎三尺,一旦得到了,便棄之如敝履。”

  林霜鼓著小臉,邊聽邊嚴肅的點頭,突然站起來道:“您說的有道理,可我記不住這么多,我去找紙筆來記筆記,您先暫停一下。”

  “你別瞎忙了!”沈鈺喊她,無奈的從腰間掛的書袋里抽出一支小竹筒,從里面倒出一支蓋了蓋子的毛筆,又從里面抽出一卷紙給她。

  林霜將紙鋪在桌上,讓沈鈺幫忙按著卷起的一角,對紅媽媽道:“您接著說……”

  可能是他們的態度誠懇,紅媽媽從沒見過這么認真的學生,原本他們就買了一盞茶的時間,紅媽媽自己說的上頭了,硬是白送了半個時辰的講座。紅媽媽不愧為專門管姑娘的媽媽,而且好為人師,講起毒雞湯來一套一套的。

  出來后,林霜喜滋滋的將記滿知識點的三頁紙吹干墨跡,收入荷包里,覺得這一趟來的值。

  “你聽聽就好了,還記下來做什么?”沈鈺似乎有些抓狂,紅媽媽的理論太魔性,令他現在還有些回不過神來。

  林霜拍拍荷包,“我記下來好一字不漏的教給云表姐。”

  “她聽了這些又怎么樣?如你所說,就算她懂了道理,也不可能與尹大人和離的,如今之計,唯有……”

  他望向林霜,兩人心有靈犀的相視一笑,林霜笑著接話:“唯有讓云表姐學會渣女撩男大法,使表姐夫離不開她。”

  “要轉變一個人固有的觀念可不容易。”

  “云表姐現在被逼到絕境了,若教她還愿意接受改變,那神仙也救不了她了。”

  沈鈺饒有興趣的勾唇笑道:“你準備怎么做?”

  “云表姐那邊還好辦,連哄帶騙就行了。麻煩的是我那表姐夫,聽說他毫無背景,白手起家,憑一己之力能坐穩南京戶部左侍郎這個人人艷羨的位子,心智不是一般人可比的。人到中年遇到真愛,堪比老房子著火,要把這種男人的心拉回來,除非紅媽媽親自上陣。”

  沈鈺笑著用扇子指指她:“山不就我我來就山。”

  林霜看著他眨眨眼,明白他的意思:“只怕不好辦呢!”

10096 3584726 MjAxOS8wMy8yOC8jIyMxMDA5Ng== http://m.clewx.com/book/201903/28/10096_3584726.html
牛气冲天投注 手游棋牌作弊器真假 新疆11选5开奖走势 中国体彩中心 安全有信誉棋牌游戏 福利三分彩是什么 广西11选5 计划 彩票预测软件 516开元棋牌 泳坛夺金彩票 云闪付怎么代刷赚钱 内蒙古11选5走势图前三 双色球查询同时出现的红球次数 69棋牌官网 双色球基本走势图分析 开会计课赚钱吗 山西快乐十分分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