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第109章 不是僵尸

書名:這屆閻君是女孩 上傳會員:一抹陽光 作者:藏密阿彌陀 更新時間:2019-07-04 00:07:29

  看馬文靜更驚訝了,我很疑惑,感覺自己剛剛可能想錯了。

  馬文靜看到墨玄驚訝,不是因為覺得墨玄陌生,而是別的原因。

  我就問道:“怎么了?”

  “我、那天……”馬文靜猶猶豫豫,不好意思說。

  墨玄道:“有話直說。”

  馬文靜潤了一下唇,才道:“那天我看到他和鐘玲走在一起,以為……”

  不用馬文靜說完,我便知道他什么意思了。

  原來他跟我一樣,也誤會了。

  而且墨玄沒有單獨和鐘玲在一起走過,所以那天馬文靜看到的墨玄,其實是墨白。

  “你誤會了,而且那天……”我想跟馬文靜說那天他看到的人不是墨玄,但忽然想到墨玄和墨白的身份,又不敢說,就忍住了。

  墨玄卻把我的話接過去道:“那天你看到的人不是我,是我弟弟墨白。你好,我是墨玄,也是黑無常。”

  沒想到墨玄這就把自己的身份說出來了,我看了看墨玄,又看了看馬文靜。

  馬文靜震驚的很,震驚的看著墨玄:“你是黑無常?地府黑無常?”

  “正是在下。”墨玄很謙虛的說道,“我弟弟墨白,地府白無常。他和我長得不像,那天他無聊才變成我的樣子,騙了你,也騙了鐘愉。”

  說到騙了我的時候,墨玄低頭看了看我。

  雖然墨玄只是說騙了我,并沒有說其他的,但是我想到我誤會之后做出的事情,感覺臉上火辣辣的,尤其是靠著墨玄的那邊臉。

  我抓了抓那邊滾燙的臉,不敢抬頭看墨玄。

  墨玄緩緩收回視線,接著道:“以后你們會認識的。”

  “哦。”馬文靜哦了一聲之后,才反應過來和墨玄介紹自己:“你好,我叫馬文靜,是鐘愉、鐘玲的朋友。”

  “我聽鐘愉提過你。”墨玄捏了捏我的手,又道:“我有幾句話跟你們說,說完我還要去忙。”

  啊,墨玄剛來就要走啊。

  我抬頭看他,很不舍。

  墨玄也低頭看我,眼里有不舍,也有內疚:“對不起,明天是七月十五,地府很忙。”

  “沒關系,沒關系,你去忙。”聽到墨玄道歉,我好心疼,連忙搖頭說沒關系,也不敢再表露自己的不舍。

  同時也意識到,自己和墨玄這個黑無常談戀愛,以后肯定要適應他的各種忙。

  “嗯。”墨玄輕輕嗯了一聲,道:“我雖然來了,但我卻幫不了什么忙,因為這是人間的事,我不便插手。”

  “我明白。”我點點頭。

  墨玄將視線轉到鐘玲身上,“你們遇到的不是僵尸,是僵煞。是人在死后吸入大量陰氣形成的一種像僵尸,又像煞的新鬼種。”

  “你們昨晚撞的那個人,他死后走尸了,又遇到狼魂,所以就變成了僵煞。僵煞的尸毒很難解,糯米只能壓制,并不能完全清除。想要完全清除,需要喝三個月的夜間露水,必須是當夜的。你也要喝。”

  “啊?我也要喝嗎?”我很疑惑,心想我并沒有中尸毒啊。

  墨玄拿起我受傷的胳膊,修長的手指輕撫上面的傷痕道:“雖然你沒有中尸毒的表現,但你體內有尸毒。不清除的話,留在身體里,對你身體不好。露水的事,你別擔心,我每天都給你們送,明天開始送。我忙的話,就讓墨白送。”

  “嗯,好。”我比較期待墨玄給我送,這樣我就能每天看到墨玄了。

  墨玄放下我的胳膊,看著馬文靜道:“還有一件事,明天就是七月十五了,必須在今晚子時前將僵煞解決掉,不然他會功力大增,難以對付。”

  “好,我知道了,我一會兒就告訴師兄他們。”馬文靜說道。

  “我該走了。”墨玄看著我。

  我心中頓生一股強烈的不舍,但我沒有表現出來,對墨玄點點頭道:“嗯,你去忙吧。”

  “記得想我。”有馬文靜在這里,墨玄沒有抱我,只是低頭在我耳邊快速輕輕說了一句記得想我。

  雖然我知道馬文靜聽不到,但是我的臉還是紅了,紅著臉輕嗯一聲。

  墨玄不舍的緩緩松開我的手。

  在他的手和我的手即將分離時,我忽然想起一件事來,連忙抓住他的手:“墨玄,等一下。我有一件事想問你,你知道狼魂是怎么回事嗎?為什么我們會遇到那么多狼魂?”

  感受到我抓他,墨玄迅速將我的手抓住,牢牢抓在手心里,“地府新來了一個看門人,他太緊張了,把時間弄錯了,提前開了鬼門關。所以跑出去了一些獸魂,你們遇到的是狼魂,不過現在已經全部被抓回去了。”

  “哦,原來是這樣。你去忙吧,拜拜。”我抽回手,對墨玄揮了揮手。

  墨玄也對我揮了揮手,轉身消失不見了。

  看著墨玄的身影在我面前消失,我的心一下空了,許多不舍在心間翻滾。

  我站在原地看了一會兒,轉身對馬文靜道:“走吧。”

  馬文靜等我走到他身邊,才轉身和我一起往救護車走。

  “糯米水還有嗎?”我和馬文靜交談著。

  馬文靜道:“她現在不吐了,我都喂她喝完了。等我給柟師兄打完電話,我再搗一點糯米。”

  回到救護車里,馬文靜將鐘玲放在病床上,就給馬意柟打電話,先問了那邊的情況,然后將那不是僵尸,是僵煞,以及必須在今晚子時前將僵煞解決掉的事情告訴他們。

  在馬文靜打電話的時候,我抓了兩把糯米,放在蒜臼里搗。

  馬文靜打完電話,讓我將蒜臼給他。

  我說我來就行。

  馬文靜道:“姐,你給我吧。不說你胳膊受傷了,就是你胳膊沒受傷,我也不能讓你做這個。鐘玲要是知道了,肯定怪我沒有照顧好你。”

  “好吧,看在鐘玲的面子上,我給你。”我將蒜臼遞給馬文靜。

  馬文靜被我這話說的臉紅了,他紅著臉,低著頭,摟著蒜臼搗,一邊搗,一邊支支吾吾的問我:“姐,你、你有沒有、有沒有跟鐘玲說、說我祝她幸福?”

  說完,馬文靜悄悄抬頭看我,想看看我是什么反應。

  我很肯定的告訴他:“沒有。”

  “那就好。”馬文靜臉上露出不好意思的喜悅。

10094 3584638 MjAxOS8wMy8yNy8jIyMxMDA5NA== http://m.clewx.com/book/201903/27/10094_3584638.html
牛气冲天投注 网上黑吃黑的赚钱 现在开网店什么赚钱 模拟人生3宠物怎么赚钱 长期用这个指标赚钱 努力赚钱的表情包 小米赚钱wifi设置 页面游戏赚钱 下载程序赚钱的app 战狼2马云赚钱 下载万人帮赚钱 小宾馆好赚钱吗 雨花庭怎么赚钱 赚钱的行道 有什么类似斗米的赚钱软件 网易CC主播赚钱嘛 开牙科诊所暴利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