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379.反其道行之

書名:我奪舍了魔皇 上傳會員:一抹陽光 作者:八月飛鷹 更新時間:2019-07-04 09:25:24

  一群人靠近政陽城。

  政陽城中此刻九鼎重新穩固,九條黑龍飛騰間,共同恭維雄偉的城池。

  只是比起先前西秦大帝主持的時候,護城大陣要弱上許多。

  雖然現在面對的對手也不再是諸位紅塵巨頭,但政陽城此刻仍然顯得岌岌可危。

  西秦皇長子李遠邦面容沉靜,注視靠近的眾人。

  一群西秦高手,這時依舊如先前一樣分布九鼎附近,結成陣勢,穩固九鼎,協助李遠邦共同支撐起守城大陣。

  大陣運轉間,光輝將陳洛陽等人隔絕于外。

  血河之中,有人開口說道:“依瘋皇所言,西秦皇朝同葉天魔有關聯者,主要是秦帝陛下。

  但秦帝陛下日理萬機,只他一人照應起來,難免有諸多不便之處,想來該有其他串通一氣的人。

  并且葉天魔曾在政陽城中盤桓良久,想必有蛛絲馬跡留下。

  我等此來,只為葉天魔,不會為難無關之人。”

  “大秦上下,對父皇所為,同樣驚詫莫名。”西秦皇長子李遠邦這時說道:“葉天魔乃紅塵公敵,本朝斷不會與之為伍,如今正展開內部整肅,稍后有結果,會通傳天下,并警戒自省,各位同道還請稍候,晚些時候會給大家一個交待。”

  天河同小西天眾人,都默然,似乎內部也有爭論。

  而南楚皇朝的武者陣營中,則有人開口說道沖城中的李遠邦說道:“涉事之人,乃是令尊,在西秦一言九鼎。

  其他可能牽扯在其中的人,地位也必然不低,只憑李兄你們內部整肅,怕是困難,也無法服眾。

  更何況,事涉葉天魔,當抓緊一切時間,否則些許蛛絲馬跡,也失去追查的可能。

  如今各路同道齊至,還是大家幫你們一把比較好。

  今日只為葉天魔而來,往日紛爭矛盾,盡可擱置一旁,彼此監督之下,你們也不用擔心有人心懷不軌。”

  政陽城中李遠邦冷冷說道:“我大秦自有國體在,任你們入內搜查監視,與亡國也沒分別了。”

  南楚陣營里那聲音說道:“若是光明磊落,又何必心虛呢?”

  李遠邦平靜道:“因為常有人賊喊捉賊。”

  “說的不錯,我等如今正是擔心這政陽城里賊喊捉賊。”南楚陣營里,亮起熊熊金光火海,化作無邊無際的烈焰,開始向政陽城壓上。

  熊熊金光烈焰中,有條條金龍盤旋飛舞,同政陽城中的黑龍針鋒相對。

  李遠邦手向上一抬,然后如刀般向下揮落。

  黑龍盤旋九鼎之上,引聚眾生龍氣,化作恢弘殿堂,將金龍和火海一起隔絕在外。

  金光火海中,人影重重,眾多南楚強者并立。

  之前那個聲音說道:“李兄此舉不智,更不仁,為李家顏面,而置整個政陽城上下于險地中,于心何忍?

  程某以身家性命擔保,愿給政陽城上下一個公正,相信小西天諸位高僧慈悲為懷,亦不會反對。

  李兄若是因貴我雙方昔日恩怨而心懷猶疑,還有天河的諸位做擔保。

  我重復一次,今日之事,全為葉天魔而來,大家往昔糾葛,且先全擱置一邊。

  李兄如今執掌政陽城,正是撥亂反正之時,還請不要如小兒般置一時之氣。”

  這聲音娓娓道來,語氣誠懇。

  但城中李遠邦不為所動:“本朝內部整肅正在進行,程兄稍候些時候,便有結果。”

  “稍候些時候,我家老祖也回來了。”血河里,有人怪笑道。

  李遠邦聲音淡定:“便是血河老祖親臨,李某也還是這句話,這世上只有戰死的秦人,沒有開成投降的秦人。”

  “那你們就去死吧。”黑水絕宮陣營里,虹橋之上有人不耐煩的喝道。

  七彩長虹,在天際延伸,直接搭到政陽城的城頭上。

  政陽城的護城大陣微微震動一下,便即激烈反彈。

  虹橋搖晃間,仿佛隨時可能破碎。

  但虹橋上的黑水絕宮強者,強行定住虹橋,并開始試圖攻入政陽城。

  他們隨黑水絕宮宮主來此,主要目標并非葉天魔和西秦大帝本人,而是為了那黑棺。

  眼下黑棺看似被西秦大帝一并卷走,但因為被其他巨頭截擊的緣故,黑龍尚有一截末尾,停留在政陽城內。

  政陽城上空,一道粗大的烏黑光柱,正不停搖晃。

  這烏黑光柱里除了秦帝龍皇天鋒的力量意境外,更流露出旺盛磅礴的死氣,令人觀之不祥,幾乎要窒息。

  但這正顯示黑棺同下方政陽城里新布置的法陣,關系尚未徹底斬斷。

  如果能攻入政陽城從中設法,說不定能將黑棺整體從半空里重新拖下來。

  而秦帝本人卻因為與其他巨頭周旋的緣故,難以兼顧黑棺這邊。

  屆時沒了黑棺,秦帝敗得更快。

  哪怕參與圍攻的巨頭都有留力對付葉天魔的打算或者各自另有想法,如此懸殊的數量優勢下,秦帝也很難再支撐。

  黑水絕宮的人動手同時,血河高手也開始壓上。

  無邊金光火海中,一條威武的金龍現身,金光籠罩下,不見人影,卻仿佛能看見一具車架。

  車中傳出先前那個聲音:“李兄冥頑不靈,我等唯有得罪了。”

  言罷,車架消失不見,只有熊熊金光烈焰,化作仿佛同整個政陽城一樣龐大的金龍,朝城池撲去。

  南楚、血河、黑水絕宮三家之外,還有另一方高手,也向政陽城發動攻擊。

  陳洛陽遠遠眺望,對方似乎是打著東周定遠大將軍的旗號。

  除了南楚外,東周也有人趕來,只不過并非周皇。

  西秦大帝主持政陽城的時候,東周的人難有發揮余地。

  但現在西秦大帝被迫遁走結果被圍,而政陽城換了李遠邦等人主持,一眾東周強者便有了發揮空間。

  除此以外前來的還有青牛觀的耆宿,不過暫時沒有參戰的意思。

  天河與小西天兩大圣地的高手,這時也暫時旁觀,沒有動作。

  陳洛陽、練步一和一眾古神教強者,同樣暫時沒有動作,仍然只是觀察政陽城的變化。

  先前雙方唇槍舌劍一番,對西秦皇朝的士氣沒有造成太大動搖。

  眼下穩固九鼎主持護城大陣的人,基本都是西秦皇室高手,心境平穩,仍然團結一心,支撐大陣。

  血河、黑水絕宮、東周的高手都被隔絕于外。

  但南楚一眾高手所化滾滾火海,卻不斷向大陣內侵襲。

  尤其那頭為首的龐大金龍,更是顯現出一股勢如破竹的凌厲勁頭,突入護城大陣內部。

  李遠邦沉聲道:“程應天,這里不是你撒野的地方。”

  說著,九鼎之上九條黑龍便一同飛起,圍攻那頭突入陣中的金龍。

  旁觀的陳洛陽聽到“程應天”三個字,心中微微一動。

  周圍有其他古神教弟子也在低聲議論。

  “程應天這廝的修為實力似乎又有增進……”

  “不是說他最近閉關了嗎?先前南楚同本教開戰的時候,也沒見他現身。”

  “可能是剛巧這幾天出關,也可能是為了西秦這一戰提前破關而出了……”

  作為同古神教矛盾最尖銳的宿敵,同時也是被陳洛陽殺傷最多的圣地之一,陳洛陽對南楚皇朝的關注自然擺在頭幾位。

  而提及南楚皇朝,楚皇之下的人,有一個注定繞不過去。

  鳳翔侯,程應天。

  南楚皇族,皇子之中最出色者,莫過于長皇子程龍元和二皇子程鳳元。

  二者皆為第十六境的武圣,領先于楚皇其他子女。

  在程鳳元隕落后,長皇子程龍元的儲君之位看似已經穩了,但反而憂慮更深。

  因為南楚這一代的俊杰中,最出色者,并非楚皇嫡子,而是一位旁支皇親。

  也就是位列紅塵十杰的程應天,南楚年輕一輩中最出色的天之驕子。

  在練步一常年于神魔宮中深居簡出的情況下,這位南楚鳳翔侯一己之力壓得古神教新生代高手抬不起頭來。

  即便古神教中僅次于教主江懿的頂尖宿老出手,也沒能奈何程應天。

  不過,陳洛陽關注程應天,除了對方天資實力超卓外,另有其他原因。

  此刻旁觀對方出手,讓他有幾分熟悉的感覺……

  陳洛陽思索的同時,政陽城上攻防愈發激烈。

  李遠邦坐擁地利,同程應天鏖戰。

  大陣張開,將其他來犯之敵阻截于外。

  但在這時,那道垂直上天的黑氣,劇烈搖晃了兩下。

  黑氣搖晃之下,仿佛有怒龍長吟。

  似乎蒼穹之上的西秦大帝狀況不妙。

  在黑氣激蕩的過程中,突然仿佛龍鱗開闔一樣,有大量死寂之氣宣泄而出。

  政陽城有大陣守衛也就罷了,但周圍攻打政陽城的眾人,忙不迭抵御。

  小西天一眾高僧,口喧佛號,一邊抵御死氣,一邊終于出手參戰。

  天河眾人見狀,略微沉吟之后,劍光也開始閃動,顯然打算速戰速決。

  在場眾人,一起出手。

  古神教這邊也是相同情況。

  “接下來你自己照顧自己。”練步一邁步前行,越過陳洛陽:“不要往其他人那里湊。”

  陳洛陽聞言,目光微微一閃。

  對方眼下之意,再明白不過。

  之前跟自己有沖突的各大圣地,都開始動手將力量投入到攻打政陽城,古神教這邊便也可以放心動手。

  否則一群十六境,甚至十七境、十八境的武圣對頭在場,一個不留神,說不定就把他這位還是武帝的新科古神教副教主給料理了。

  陳洛陽嘴角漸漸勾起一絲淡淡笑意。

  腦海里,黑壺蛻變的白玉瓶中,開始多出第一份暗金色的瓊漿。

  陳洛陽沒猶豫,立即將這暗金色的瓊漿投入,換取一個人的信息。

  江懿、練步一都在擔心如此混亂的戰場上,他被敵人隨手料理了。

  但對陳洛陽來說,風險同機遇并存。

  平時想殺某個人,可沒現在這么好的機會。

  他可是一直沒忘了對方那顆項上頭顱。

10020 3584704 MjAxOS8wMi8yOC8jIyMxMDAyMA== http://m.clewx.com/book/201902/28/10020_3584704.html
牛气冲天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