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第一百一十三章

書名:嫁紈绔 上傳會員:我是小乖乖 作者:墨書白 更新時間:2019-07-04 09:09:26

  這話把廖燕禮臉色說得不大好看了,他僵著臉道:“顧尚書, 這個方案雖然比較耗錢, 但這是百年大計, 必然耗錢一些。工部出方案,錢的問題是顧尚書該解決的問題,顧尚書說來說去, 無非就是戶部如今沒有能力解決這件事。那以后其他各部提出任何方案, 戶部一句沒錢就完事了,大夏還能干什么?什么都不需要干,最省錢不過。顧尚書眼里只有錢, 人命哪里比得上錢重要?”

  這個大帽子蓋下來,廖燕禮覺得氣順了。罵架這種事,首先得站在一個道德高點上,后續無論顧九思再如何說,只要問他想過黃河百姓沒有, 顧九思便輸了。

  廖燕禮等著顧九思回話,顧九思聽著這些, 他沒有出聲。

  他心里清楚,如果這個事兒他攬著, 黃河日后任何問題,都要他背鍋。可是他不攔, 這么多錢, 必然是要出亂子的。

  洛子商這是給他送了一道難題,而他又不能不接。

  他能怎么辦?

  顧九思思索著如何才能說服皇帝不去接受這個事情, 可是由覺得不能隨便開口,想了許久之后,不知道為什么,他腦海里突然想起了柳玉茹。

  如果是柳玉茹,會怎么樣?

  她向來不是一個只知節省的人,她從來覺得開源比節流重要。她的生意需要錢,可她總能弄到錢。如果這件事不能拒絕,他去哪里弄錢?

  顧九思腦子里飛快過了許多人,猛然之間,他突然反應過來。

  如今最有錢的人是誰?

  當初王善泉缺錢,就找了顧家麻煩,如今大夏缺錢,而最有錢的人,應當就是管著揚州的洛子商!

  如果是放在過去,出于對揚州的考慮,必然不敢隨便找洛子商麻煩的。可如今情況不一樣,是洛子商在爭取皇帝的信任,洛子商提出的方案,就找洛子商要錢。洛子商如果不給,皇帝就再不可能信任洛子商,就算顧九思最后拿不出錢,洛子商也要付一半責任。

  如果洛子商愿意給錢,那就更好。

  顧九思想著,忍不住慢慢笑起來。

  他抬眼看向廖燕禮,如寶石一般的眼里帶了幾分涼意,聲音平穩道:“廖尚書,按您所說,黃河這件事,工部是當真沒有其他法子了?”

  “沒有!”廖燕禮梗著脖子,怒道,“黃河水患,這可是關系千萬百姓的事情,人命關天,不能為了省錢有半分差池!”

  “廖尚書說得極是。”

  顧九思點頭,贊成了之后,又道:“敢問廖尚書,這方案是誰提出來的?”

  “自然是工部眾人合議而出。”

  “那是誰主管呢?”

  “你問這個做什么?”廖燕禮警惕出聲,“想找人麻煩?”

  “廖尚書誤會了,”顧九思笑了笑,“這個方案顧某沒有異議,但有一些細節花費之處想要找人詢問一下,顧某該去問誰?”

  顧九思態度平和,仿佛真的接受了這個方案,廖燕禮一時居然就有了那么幾分心虛。

  其實大家都明白,這個方案好是好,但是勞民傷財花錢太多,對于剛剛建起來的大夏而言,是極大的負擔。修好了,的確是百年大計,可是誰有知道大夏能不能又幾百年呢?

  廖燕禮原本是打算著,讓顧九思來提出廢掉這個方案,這樣無論是民怨還是后續黃河出了事,找的都是顧九思。可誰曾想顧九思居然一口應下了,廖燕禮不由得有些擔憂,這么多銀子,誰出?

  “廖大人?”顧九思見廖燕禮不應,再問了一遍,“這方案是出自哪位大人之手?”

  范軒見顧九思一口應了,也不好當著廖燕禮的面再勸,于是輕咳了一聲道:“那就這樣吧。”

  說著,范軒便讓廖燕禮先下去,之后他就坐在位置上,猶豫了片刻后慢慢道:“九思,年輕人不要太沖動。”

  顧九思笑了笑:“陛下,我明白您的意思。只是黃河這件事的確需要解決,工部提出了法子,只是差錢,我們就得給這個錢。”

  “上次你清點國庫,一共剩下五千萬兩是吧?”

  范軒詢問開口,顧九思應聲道:“是。”

  原本國庫里其實根本不足三千萬兩,但是陸永答應吐出來的、后來查辦庫銀案里其他人吐出來,以及劉春案抄了幾個大臣家之后,國庫里驟然就有了近五千萬兩銀子。銀子算不上少了,但是到處都要花錢,于是也就顯得捉襟見肘起來。

  范軒猶豫著道:“按照工部這個計劃,整個黃河修建下來,接近一千萬,這一千萬兩銀子,是不是太多了點?”

  “陛下,微臣會想辦法,”顧九思沉聲道,“只要陛下允微臣一件事。”

  “嗯?”

  “微臣打算同揚州要錢。”

  這話說出來,范軒就愣了,顧九思平靜道:“陛下,黃河這件事,民間如今已經傳遍了,都說黃河接下來必有水患,現下工部給了法子,如果我不按照工部的法子做事兒,一旦黃河真的出事,必定民怨四起,到時候百姓就要把這事兒都怪罪到陛下頭上。”

  天災臨世,對于一個君主而言本就是極大的打擊,要是這個君主還沒處理好,那可以預知到后續就不僅僅是一場洪災的問題了。

  顧九思見范軒神色嚴肅下來,便知他是聽進去了,顧九思繼續道:“陛下,這幾年來,山河飄搖,唯獨揚州獨善其身,只有些許內亂,如今黃河要修,最合理的應當是揚州拿出錢來,一來揚州如今也算是我大夏境內,庫銀盡該歸屬大夏,他們拿錢,也是理所應當;二來,修繕黃河,其實最大的受益者除了百姓,也就是揚州商人。黃河修理得當,日后揚州商人可由黃河水運入司州經商,對于揚州而言,也是好事。”

  范軒沒有說話,顧九思也不再多說,過了許久后,范軒道:“這事兒讓我想想。”

  顧九思應聲,范軒便讓他下去。

  等到了晚上,顧九思回了家里,心情頗好,柳玉茹看著顧九思的模樣,不由得笑了:“你好像很高興,是在高興些什么?”

  “我正愁修黃河的錢哪兒來,”顧九思坐到柳玉茹背后來,給柳玉茹□□著肩膀,高興道,“洛子商就送上門來了。”

  “嗯?”

  柳玉茹挑了挑眉,有些奇怪,正要再問,顧九思就將白日里的事兒說了一遍。

  “我本來還在愁,如果他們修繕黃河這個計劃,要的錢不多不少,給肯定是要給的,給了這些錢,我要怎么省吃儉用準備其他錢。結果洛子商就給我來這一出,一千萬,除非我去搶,不然我絕對不可能吐出這個錢!”

  “那,”柳玉茹思索著道,“他如今回去修修改改方案,交出一個花錢不多不少的方案,你怕是還得出錢。”

  “不會的,”顧九思笑了笑,“放心吧,”他靠到柳玉茹腿上,閉上眼道,“廖燕禮把這個方案夸得像朵花一樣逼著我給錢,要是要洛子商交錢,他就給我一個省錢的方案,你想陛下會怎么想?”

  “如今啊,他要是不給錢,那從此以后他在陛下面前就裝不下去了,陛下收拾他是必然的。他要是給個省錢的方案,還不如不給呢,吃力不討好,陛下肯定就看出他是想借著黃河的事兒為難我。你想他為什么攬黃河這個爛攤子,就是為了自個兒有個好名聲,要是最后錢跟不上壞了他的事兒,他心里可不得嘔死?”

  “所以呀,”顧九思高興道,“今個兒這一千萬,他出定了。”

  柳玉茹看著顧九思高興成這樣,不有得抿唇笑起來,她抬手點在他額頭上,笑著道:“你別太得意了,他這人聰明著呢,怕是還有后手。”

  “不怕,”顧九思擺了擺手,“他斗不過我的。”

  “玉茹,”顧九思突然想起來,“再過七日我就加冠了,你想好我的禮物沒?”

  柳玉茹愣了愣,片刻后,她紅著臉,小聲道:“準備了。”

  顧九思聽到她當真準備了禮物,立刻高興了,他也不問她準備了什么,只是拉著手道:“你給我準備了禮物,今年七夕,我也給你準備了禮物。”

  “嗯?”

  柳玉茹抬眼看他:“七夕也有禮物嗎?”

  “當然有啊。”

  顧九思撐著下巴,趴在地上看她:“過年過節,都要有禮物,七夕這樣的日子,更該有禮物。玉茹,”顧九思說著,抬眼看她,目光里帶了些歉疚,他伸手覆在她的臉上,唇邊帶了些苦澀,“嫁給我以來就沒讓你安寧過,讓你受苦了。”

  柳玉茹聽到這話卻是笑了:“沒覺得苦。”

  說著,她用雙手握住他的手,溫柔道:“我覺得怪得很,在你身邊,如何我都覺得不苦。”

  和柳玉茹說完這些話,等到第二日,皇帝批了工部的方案,同時讓顧九思和洛子商聯手全權管理此事,所有開支由顧九思負責。
這事兒當朝宣布,等出了大殿的門,葉世安和沈明就圍了上來,也不顧江河還在一邊,葉世安便急促道:“九思,此事你知道嗎?”

  顧九思眨眨眼,點頭道:“知道啊。”

  “那你為何不拒了?”

  葉世安立刻著急起來:“洛子商那個方案,戶部如何拿得出錢來?戶部若是出不了錢,有任何問題,都落在你身上了。”

  “是啊是啊,”沈明立刻著急道,“他著明擺著就是找法子坑你啊。”

  “無妨,”顧九思笑了笑,轉頭看向站在一旁的江河,“不還有舅舅嗎?”

  “嗯?”江河抬眼看過來,“顧尚書,這事兒可是您負責,在下區區侍郎,不堪如此大任。”

  “舅舅自謙了,”顧九思趕緊道,“您縱橫官場二十多年,這事兒難不倒你。”

  “難得到。”江河點點頭,“太難了,我得趕緊回去睡覺了,小九思,”江河笏板拍在顧九思肩上,“好好表現,陛下看著呢。”

  說完,江河便打著哈欠離開了去。

  等江河走了,葉世安和沈明看著顧九思,顧九思手持笏板,嘆了口氣道:“舅舅不幫我,我也沒辦法了,走,咱哥幾個去洛府走一趟。”

  “嗯?”

  “做什么?”

  沈明和葉世安同時發問,顧九思攤攤手:“要錢啊。”

  得了這話,葉世安和沈明都愣了愣,顧九思卻是自己先往前去,片刻后,葉世安猛地反應過來:“你這是找洛子商要錢?陛下準許?”

  “沒有陛下準許,我敢去要錢?”

  顧九思淡道:“走吧。”

  說完之后,三個人便直接去了洛府,洛子商接到拜帖時候,愣了愣,不由得道:“他來做什么?”

  “怕是要和您商討黃河修繕之事。”

  旁邊侍衛笑著道:“您給他這么大個難題,他如今怕是焦頭爛額了。”

  洛子商聽著額這話,卻是笑不出來。

  若顧九思和廖燕禮吵個天翻地覆,那當真就是焦頭爛額了。可顧九思這么一口應下來,他反而有幾分不安。如今顧九思出現在他家門口,洛子商心里更是難安。

  但他還是讓人將顧九思請進院子,抬手請顧九思坐在棋桌對面。顧九思帶著葉世安沈明兩人往洛子商對面一坐,顯得氣勢十足。

  洛子商讓人奉茶,笑了笑道:“不知顧大人今日來我府中有何事?”

  顧九思不說話,攤出他白凈的手來。

  洛子商有些不解,發出疑惑的聲音:“嗯?”

  顧九思面上有些不耐,直接道:“給錢。”

  “顧大人的意思是?”

  “咱們打開天窗說亮話,”顧九思直接道,“修黃河沒有問題,你的方案我也特別贊成,但是國庫里沒有錢,一千萬兩,從揚州拿過來。”

  洛子商愣了愣,片刻后,他低笑道:“顧大人說笑了,洛某只不過是一個工部侍郎,怎么能從揚州要出錢來?”

  “洛大人,何必呢?”

  顧九思嘆了口氣:“都什么時候了,還裝大尾巴狼,有意思嗎?你讓人到處散播黃河的事情,又在這時候搞個修繕黃河的百年大計出來,無非就是想從我這里拿錢。錢是這事兒里最難辦的,我要是拿得出來,黃河你修的,功勞都在你身上,日后陛下要動你,那就要看看民意允不允。我要是拿不出錢來,那就是戶部辦事不利,你這一招,分明就是在找我麻煩,你也別揣著明白裝糊涂,修黃河這件事于你名聲有利,也方便揚州通商,你出這筆錢,對你很劃算。”

  “顧大人對在下似乎有很多誤會。”

  洛子商笑了笑:“洛某提出這個方案,只是覺得這個方案好而已。這個方案是整個工部一起決議選出來的,并非洛某特意做出這個方案針對您。”

  說著,洛子商給顧九思倒了茶,恭敬道:“而揚州是王公子管轄,在下也不過只是他曾經的謀士,如今在下已經來了東都,是陛下的臣子,又怎么可能從揚州要出一千萬?洛某可以去試試,可是這錢能不能要出來,卻不是洛某能定的。”

  “洛大人是推脫?”

  “顧大人不要強人所難。”

  洛子商和顧九思對視著,片刻后,顧九思輕輕笑開:“洛大人,我勸你還是現在給錢,不要鬧得太難看。”

  “洛某不是不想給,”洛子商皺起眉頭,“是當真給不了。”

  “行。”顧九思點點頭,起身道,“我明白了。洛大人,以后我每天都會上門要錢一次,我一定會要到這一千萬,您且等著吧。”

  “顧大人,”洛子商嘆了口氣,“何必呢?戶部要是當真沒錢,又何必一定要這個方案?工部還有其他方案,廖大人難道沒有一并給過去嗎?”

  “人命關天,錢難道比人命還重要嗎?黃河之事,一定要做到最好,我們不能因為心疼錢就選一次次要的方案,我們不能讓一個黃河口子決堤,不能讓一畝良田浸灌沖毀,更不能讓一個百姓喪失性命、流離失所、家破人亡!”

  這一番冠冕堂皇的話下來,洛子商的笑容有些撐不住了,他勉強道:“顧大人說得極是。”

  “所以揚州的錢什么時候到?”

  “我說了……”

  “黃河之事刻不容緩,錢一到,我們便可立刻開工。”

  “顧大人……”

  “一千萬,”顧九思靠近洛子商,一把抓住洛子商的手腕,用誠懇語氣哭快速道:“洛大人,只要一千萬,就可拯救百姓拯救蒼生,揚州這么有錢,洛大人你不能這么鐵石心腸!”

  “顧大人!”

  洛子商終于壓不住脾氣,怒道:“這錢在下可以盡量同王公子說一些好話,可揚州不是洛某的,顧大人您不要再這么不講道理逼迫在下了!”

  說著,洛子商想要甩開顧九思的手,但顧九思的力氣卻是極大,他抓著洛子商的手腕就不放,繼續追著道:“洛大人你別這么不講道理,當初來東都和陛下你是怎么說的?要不是揚州其實是你在管,你以為你這樣毫無資歷的謀士身份怎么能成為太子太傅,又成為工部侍郎?你和王家的關系大家都清楚,聽說王公子和您有些不清不楚的關系……”

  “顧九思!”

  洛子商聽到這樣的話徹底惱了,他從沒見過這么死纏爛打不要臉的潑皮打法,他用了全力,一把推開顧九思,怒喝道:“你這是來我府上找事兒?你戶部要錢,就去揚州找王公子要,我告訴你,我這里一分錢都要不出來,你給我滾出去!”

  說完,洛子商轉身便走,同旁邊侍衛道:“送客。”

  顧九思哪里讓洛子商這么輕易就走,他趕緊追上去,急切道:“洛大人別走,這一千萬我們還可以……”

  “顧大人,”洛子商身邊的侍衛隔在了顧九思面前,抬手攔住顧九思的去路道,“您該走了。”

  “洛子商!”

  顧九思繞過侍衛想去抓洛子商,侍衛驟然出手,一拳就砸了過來。

  沈明見侍衛動手,哪里容得?趕緊出手過去,三個人和洛府的侍衛頓時打成了一片。

  洛子商被顧九思氣極,同管家吩咐了一聲:“扔出去。”之后,便直接往自己房里去了。

  顧九思帶著沈明葉世安在院子里被追得亂竄,洛子商的院子里可謂是臥虎藏龍,明顯有許多江湖高手,三個人被車輪戰許久后,三個人都累了,終于放棄了抵抗,被侍衛抓著抬到了門口,打開大門,直接扔了出去,然后“哐”一下干凈利索的關上大門。

  三個人用狗吃屎的姿勢撲在了洛家大門口,三個人一個都不想動,怕臉抬起來被人發現。
然而旁邊早已圍滿了人,大家看著這三個穿著官袍的人指指點點,過了片刻后,顧九思終于放棄了顏面,抬起頭來,撐著身子起來,干脆在洛家門口盤腿坐下,大聲道:“洛子商,我告訴你,今天你不給修黃河的錢,我就不走了!”

  “洛子商我和你同是揚州人,我可清楚你的底細得很,你這個小雜碎,原先在王善泉身邊當個謀士,專門拍馬屁,把王家上下哄得服服帖帖,你在揚州,迫害百姓,搜刮錢財,貪贓枉法,中飽私囊,自己富得流油,見打起來了,想找個靠山,便來了東都。揚州說是王家人在管,其實明明是你在打理,整個揚州官場上上下下,誰不是你的人?!如果不是看在這個面子上,你又沒功名在身,也沒什么功勞,怎么就一東都,就成為太子太傅,不靠揚州你靠什么,靠你那張小白臉嗎?!”

  顧九思坐在門口,如市井潑婦一般數落起洛子商在揚州做的事兒來,旁邊人聽得他說這些,都圍觀了過來,顧九思說得繪聲繪色,旁人聽得津津有味。

  顧九思在外面胡說八道,洛府侍衛在里面聽了幾句,就跑去找洛子商道:“主子,顧九思坐在外面編排您,這怎么辦?”

  洛子商手撐著額頭,有些痛苦道:“他都編排些什么?”

  “都……都是些不正經不著調的。”

  侍衛有些尷尬道:“就是說您揚州的事兒,他也沒直說,但是現下百姓都猜,猜小公子……”

  “小公子什么?”

  洛子商抬起頭來,冷著聲詢問,侍衛閉了眼,干脆道:“說小公子是您私生子!”

  “混賬!”

  洛子商猛地起身,氣得一腳踹翻了面前的桌子,怒道:“下流!無恥!混賬玩意兒!”

  洛子商知道不能再讓顧九思這么胡說八道下去,便站起身來,帶著人沖了出去。

  他一開門,就看見坐在大門口的顧九思,他臉上帶傷,衣衫不整,頭發凌亂,但他就這么坦然灑脫盤腿一坐,居然就有了幾分天地為席的豪爽味道。

  他面前放了杯水,明顯是有人還給他端了水,周邊里三層外三層圍了一圈百姓,沈明和葉世安有些尷尬站在一旁柳樹下,顯然不太想和此刻的顧九思混為一談。

  顧九思還在里面胡說八道,洛子商讓人分開百姓,壓著情緒走到顧九思身邊去,勉強擠出一個笑容道:“顧大人,您和在下起了沖突,也不必這么自掉身份在這里誹謗在下。還是早些回去,有什么事,明日我們朝中再談吧?”

  聽到這話,顧九思抬眼看向洛子商道:“這塊地你家的?”

  洛子商僵了臉,旁邊侍衛立刻道:“就算不是我們家的,你在誹謗公子,也是你不對。”

  “我誹謗他?我有沒有和大家說這些事兒不一定是真的?”

  “說了。”

  所有百姓一起回答,亮著眼看著顧九思,顧九思繼續道:“我有沒有說大家不要相信?”

  “說了。”

  百姓繼續回答。

  顧九思接著問:“講故事也算誹謗嗎?”

  “不算。”

  大家繼續開口,隨后,一個孩子小聲道:“顧大人,你還講不講了啊?”

  顧九思聽這話就樂了,他頗有些高興輕咳了一聲,轉頭同洛子商道:“洛大人你看,我沒誹謗你,我講故事呢,大家都不會當真的,您放心好了。我呢,發現自己新的特長和愛好,我覺得您門口這些百姓,非常淳樸,也和我很有共同話題,我現在主要的事兒,就是向您要黃河的修繕款項,您拖一日,我就多來一日,和百姓多交流交流,是吧?”

  顧九思看向大家,張開手揮了揮道:“給點掌聲。”

  大家看熱鬧不嫌事大,趕緊鼓起掌來。在一片掌聲中,顧九思轉頭看向洛子商:“洛大人,我勸你呢,也不要掙扎了,該給錢給錢,黃河這事兒耽誤不得,那是要人命的,反正你早拖晚拖,這錢都是要給的,早死早超生,何必為難我們呢?”

  “對啊,”旁邊一個百姓道,“洛大人,我們剛才都聽明白了,揚州有錢,如今國庫沒錢了,黃河必須得修,您就發發慈悲,讓揚州給錢吧。”

  “我沒錢!”洛子商壓著脾氣,克制著道,“各位,你們不要聽他胡說,我只是一個工部侍郎,哪里能從揚州搞到錢?”

  “那您找姬夫人啊,”一個百姓立刻道,“或者那個王公子,您和王公子,額……”

  “放肆!”

  旁邊侍衛怒喝出聲來,洛子商知道說不清楚了。

  這世上謠言永遠比真相跑得快,尤其是這種帶了風月之事的,誰都不愿去探究真相,而且事實上,他輔佐姬夫人,的確也是因為有一些私交在,只是他們之間的私交并非這些百姓心中所想。可這些百姓哪里又會信他的話?

  他們早被顧九思煽動,只等著看熱鬧呢。

  洛子商有些頭疼,他抬手按著額頭,終于道:“顧大人,這事兒我們明日商量,您也是個三品大臣,這么坐在門口,不好看。”

  話剛說完,人群中就傳來一聲詫異的詢問:“郎君?”

  顧九思一聽這個聲音,嚇得趕緊從地上跳了起來,柳玉茹從人群中走出來,看了看洛子商,又看了看顧九思,有些疑惑道:“這是?”

  “娘子來了。”

  顧九思沒想到自己這副熊樣會被柳玉茹看到,頗有些尷尬道:“今日怎么沒去店里?”

  “正巧路過。”

  柳玉茹說著,目光落到顧九思臉上,立刻驚道:“郎君,你這是怎么了?”

  “沒……沒……”

  顧九思結巴起來,只是話還沒說完,旁邊一個百姓就大聲道:“夫人,方才顧大人被洛家侍衛打了。”

  柳玉茹驚訝看向洛子商,顧九思趕緊道:“不嚴重……”

  “被扔出來的!”

  另一個百姓立刻補充。柳玉茹立刻看向了顧九思的臉,顧九思接著道:“真的不……”

  “臉著地的,‘哐’一下,聽著就疼!”

  “你能不能閉嘴?!”

  顧九思終于忍無可忍,朝著百姓大喝出聲。百姓靜靜看著顧九思,顧九思有些尷尬回頭,接著解釋道:“真的不太疼……”

  然而柳玉茹卻還是當場紅了眼眶,她一把握住顧九思的手,怒道:“夫君,他們欺人太甚了!”

  “嗯……”顧九思低著頭,沒敢說話,柳玉茹回過頭去,盯著洛子商道,“洛子商,我家郎君好歹是正三品尚書大人,你居然放縱侍衛毆打朝廷命官,還有沒有王法,有沒有尊卑?!”

  “柳玉茹你要講道理,”洛子商被這么一問,簡直要被這對夫妻氣得發瘋,他抬手指著顧九思,怒道,“是他上我家門來找我要錢,我不給,他就死賴著不走,不僅想動手打我,還打傷了我家許多侍衛。”

  “你胡說!”柳玉茹立刻一把抓過顧九思道,“我家郎君向來斯文得體,你看他雖然長得高些,可身形瘦弱,你們家多少人,他能打你家侍衛?洛大人,您要誣陷人也要有個限度。”

  “我誣陷?”洛子商一把抓過旁邊侍衛,指著他臉上的淤青道,“那你到告訴我這是誰打的?你當所有人眼睛瞎嗎?”

  “那明顯是沈明沈將軍打的!”

  柳玉茹理直氣壯回答,旁邊柳樹下正吃著剛買的豆腐花的沈明“噗”的噴了出來。

  柳玉茹指著沈明道:“看體型,看兇狠,怎么都是沈將軍干的,我夫君一個文臣,能做出這種事兒來?”

  洛子商:“……”

  沈明、葉世安:“……”

  顧九思站在柳玉茹背后,拼命點頭。

  柳玉茹深吸了一口氣,接著道:“方才我路過聽了明白,如今要修黃河,您不愿出錢,錢這東西誰都在意,我是商人,這個道理我懂,可是為此打人,是不是太過了?”

  “我不是不愿出,是我沒錢!”

  洛子商快要崩潰了:“你們夫妻能不能講講道理?”

  “九思,”柳玉茹回頭,握住顧九思的手道,“洛大人心始終在揚州,百姓生死與他沒有半分關系,你也不必求他了,我們想辦法,我們賣商鋪、賣房子、召集百姓,一起捐錢,總能把黃河修好。這天下沒有比百姓更大的事,我愿陪你風餐露宿,一起吃苦,你是一個好官,我們不能學某些人。”

  “娘子說得對,”顧九思嘆了口氣,“是我想差了,我本以為洛大人也是個好官,體恤百姓,沒想到……罷了罷了。”

  顧九思擺擺手:“我這就告辭。”

  “告辭。”

  夫妻兩說完,柳玉茹挽著顧九思便走了。

  顧九思走得一瘸一拐,柳玉茹還不忘擔憂道:“郎君,你這腿沒事兒吧?”

  “沒關系,”顧九思嘆了口氣,“娘子不必擔心,應當沒斷。”

  ……

  兩人互相攙扶著上了馬車,等上了馬車后,兩人對視一眼,忍不住笑出聲來。

  葉世安和沈明跟著上了馬車,看見坐在一旁抱著肚子笑的兩個人,葉世安嘆了口氣道:“浮夸了。”

  “管他呢?”

  顧九思坐在一邊,拋著蘋果道:“反正呢,如今該說的都說了,之前他到處散播黃河的事兒,凈在外面胡說八道,搞得好像修黃河這事兒誰攔著誰就是罪人,那今天我就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讓他感受一下大帽子扣下來的感覺。”

  “不是站得高就是對的,”顧九思嗤笑出聲,“天天扣高帽,搞得大家都做不了事兒,這種人,我也送他個帽子帶。”

  “你們啊,”柳玉茹嘆了口氣,從旁邊拿了藥瓶子,坐到顧九思身邊,給他上著藥道,“去鬧就去鬧,怎么還讓人打成這樣子?我聽說你們被人打了,嚇死我了。”

  柳玉茹聽說他們三個人在洛府門口被人扔出來,便趕緊跑了過來,一過來就遇上顧九思罵街,見顧九思精力旺盛,她才稍微舒服些。

  顧九思被她吹著傷口,有些疼,他齜牙咧嘴道:“不留點傷,明個兒就說不清楚了。還好今天世安和沈明跟我來了,不然我可能真得被他們家侍衛揍死在洛府。”

  說著,顧九思想起什么來,趕緊同葉世安和沈明道:“明個兒洛子商肯定參我們,臉上的傷千萬要留著,明天陛下只要開口說這事兒,什么都別說,直接跪著道歉,其他話我來說。”

  “那你還上藥?”

  沈明有些氣憤:“還沒人給我們上!”

  “自己娶媳婦兒去。”

  顧九思有些得意,這話出來,旁邊兩個人都沉默了。

  柳玉茹聽到顧九思的話,猶豫了一下:“那這藥還上不上了?”

  “上上上。”顧九思立刻道,“我還要吹吹。”

  “夠了!”葉世安和沈明齊聲開口,把顧九思拖了過來,顧九思掙扎,兩個人就按著他,顧九思哇哇大叫起來,柳玉茹在旁邊笑著看著,轉頭看向窗外,夕陽西下,正是好時光。

  三個人晚上都沒處理傷口,第二天醒過來,傷口顏色更深了些,三個人就頂著這張臉上朝。剛上朝去,說完了一些大事之后,范軒就道:“顧九思、葉世安、沈明,我接到一封折子,說你們三人強闖洛大人府邸,還搭上了他們府中許多侍衛,你們作何解釋?”

  “陛下,”三個人整齊劃一出來,干凈利索跪下來,齊聲道,“微臣知錯。”

  道歉道得這么誠懇這么迅速,倒讓在場人說不出話來。

  顧九思抬起他帶傷的臉,認真道:“陛下,微臣知錯。只是微臣昨日也是為黃河款項一時著急,才同洛大人起了沖突,為國情切,還望洛大人見諒。”

  “無論如何,在他人宅邸動手,都是你們不對。”范軒輕咳了一聲,隨后道,“就罰你們三個月月俸吧。”

  三人謝了恩,這事兒就算完了。

  等出門之后,沈明嘟囔道:“咱們該辯解一下。”

  “事情解決了。”

  顧九思卻是開口,葉世安看過來,有些茫然道:“什么事情?”

  “洛子商同意放錢。”
顧九思伸了個懶腰:“我也放心了。”

  “你怎么知道?”沈明有些發懵,葉世安想了想,卻是道:“咱們三個人臉上帶傷,明顯是我們嚴重些,可陛下完全想都沒想,就罰了我們,必然是他如今在給洛子商表個態。而陛下對洛子商態度好轉,自然是洛子商答應給錢。”

  “聰明。”顧九思雙手攏在袖中,往前走去,“洛子商如今心中,怕是嘔出一口血了吧。”

  “揚州越弱,日后他的路就越難。”

  葉世安皺起眉頭:“不過我不明白,你說到底為什么,他一定要來東都呢?”

  “是啊,”沈明立刻道,“怎么算都覺得,他一直待在揚州坐山觀虎斗,是不是更好?”

  這問題讓顧九思沉默下去,許久后,他慢慢笑了笑:“誰知道呢?他自然有他的原因,我們不必多想,就等――”顧九思勾起嘴角,看向遠處洛子商的馬車,“事情發生那天吧。”

  葉世安和沈明順著顧九思的視線看過去,便見遠處洛子商卷起車簾,他察覺到他們的目光,遠遠朝他們點了點頭。

  三人行了個禮,算是回禮。

  被罰了三個月月俸后,過了幾天,范軒就將顧九思叫到了宮中。

  “洛子商聯絡了姬夫人,”范軒敲打著桌面道,“一千萬,揚州會給出來,但是有個條件。”

  “嗯?”

  “一千萬不是白給,”范軒思考著道,“姬夫人的意思是,希望大夏將幽州債的模式,運行至全國,成為國家負債。揚州愿出一千萬,單獨購買這個大夏國債。”

9897 3584697 MjAxOS8wMS8wMy8jIyM5ODk3 http://m.clewx.com/book/201901/03/9897_3584697.html
牛气冲天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