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第 22 章

書名:首輔大人最寵妻 上傳會員:一念天堂 作者:蘇 芷 更新時間:2019-07-04 09:11:27

  宋家現如今加上靜姝和沈云薇,共有六位姑娘。

  除去大房已經出閣的大姑娘宋靜嫻,剩下的便是二房庶出的二姑娘宋靜如、尤氏所出的六姑娘宋靜姍、三房庶出的三姑娘宋靜婉以及嫡出的五姑娘宋靜妍。

  宋家的四位少爺分別是大房嫡出的大少爺宋景行、二房嫡出的二少爺宋景坤、三房的老三宋景禮以及二房尤氏所出的四少爺宋景瑞。

  這里值得一提的便是二房嫡出的二少爺宋景坤,靜姝的這位嫡出哥哥,原只是姨娘生的,靜姝以前是有一個嫡出哥哥的,名叫宋景乾,養到三歲的時候忽然就沒了,何氏傷心欲絕,就把庶出的宋景坤記到了自己的名下,當嫡子一樣的養著,因此他便成了二房的嫡長子。

  只可惜在前世,這位二房的嫡長子卻是被尤氏給養廢了。大約也是因為知道自己身世的緣故,宋景坤總是一副唯唯諾諾的模樣,家里除了他,其他哥兒都是從正房太太肚子里出來的,也難怪他會這樣。可最關鍵的還是,他并不知道自己這身份的重要性,白擔了一個嫡長子的名聲,卻沒有嫡長子所應有的做派,連靜姝都打心眼里瞧不起他,更別說跟他能有什么交際,聽說后來娶了一個小官宦的女兒,被尤氏分家出去了。

  靜姝一想起自己的母親何氏是把他當嫡子養在膝下的,就覺得有些心酸。她還記得他的模樣,走到他邊上,親昵的喊了他一聲:“二哥哥。”

  他們倆原該是一條心的才是,要是他們懂得互相扶持,也許前世就不會被尤氏那般迫害。

  宋景坤顯然沒想到這個多年不見的妹妹會對自己這樣親昵,可他轉念一想,何氏去了,他們倆是原配留下的一對兒女,他們倆不親熱,誰還能跟他們親熱呢?

  宋景坤想到這里,有些喜出望外的沖著靜姝點了點頭,靜姝見他這一副憨厚老實的模樣,忍不住笑了起來,她抬起頭,恍惚間感覺有一道視線從她的身上緩緩劃過,靜姝抬起頭來,目光不由和那道視線相觸。

  大房的嫡長子宋景行,也就是靜姝的大堂兄,宋家將來唯一可以依仗的男人,這位堂兄在宋家瀕臨滅門的時候力挽狂瀾,保住了岌岌可危的宋家。

  靜姝前世聽過關于他的很多流言蜚語,有人說他不是宋家的孩子、也有人說他是大太太和貴人生下的孩子,憑著這一層關系,宋老爺子才坐上了次輔的位置。可究竟這些流言是真是假,靜姝哪里能弄得清楚,但她知道一件事情,這位堂兄長得很像他的母親張氏,卻一點也不像她已故的大伯父宋廷瑋。

  “今天把你們叫來,主要是讓你們都見一見四丫頭,七八年沒見,你們可還認得她?”老太太這話一說,靜姝就感覺自己像是被人圍著看的洋娃娃一樣,讓她覺得怪不好意思的。

  “四妹妹長得真好看……”宋靜如是被何氏養過的,還記得何氏的模樣,正想說靜姝長得像何氏,見尤氏也在場,就生生把話給咽了下去。

  “是啊,四姐姐長得真好看,我原先覺得,沈姐姐長得最好看,我們家就沒有一個比沈姐姐好看的,現在終于有一個,能把沈姐姐比下去的了,你們說是不是?”開口說話的是宋靜妍,昨天她在這里看了一場好戲,今天她還想看一場,可她才不過十歲光景,就算說出了什么過格的話,那也是童言無忌,難不成沈云薇和尤氏真的能拿她怎樣嗎?

  宋靜妍一發問,大家都紛紛點頭,下面六七八歲的孩子誰能知道宋靜妍在給他們挖坑呢,一個個頭點得小雞啄米一樣,就連尤氏的兩個孩子,也一個勁的點頭。

  沈云薇的臉色頓時比鍋底還難看,她昨晚哭了一宿,眼眶還有些泛紅,現在又漲著個臉,越發難看了幾分。尤氏更是無話可說,她一個大人,怎么好意思去反駁一個小孩子說的話,只能冷著臉,皮笑肉不笑的端著。

  林氏只添油加醋道:“五丫頭又胡說,沈姑娘也是美人坯子,就是比起你四姐姐不足些而已。”

  尤氏聽到前半句的時候以為林氏良心發現要勸幾句,再聽到后面一句,差點兒氣背過去,林氏就從來不會說一句好話。

  靜姝高高興興的被大家夸獎了一番,心情不錯,只笑著道:“我從揚州回來,帶了兩船的東西,等一會兒我讓丫鬟送去給你們,有好多好東西,還有好多是只有揚州有的,進貢到宮里的香粉啊、玫瑰香油啊、茉莉香油,我從小就用這些,等你們用了,就能和我一樣好看了。”

  “真的嗎?”幾個姑娘忍不住問道,姑娘家哪有不愛打扮的呢,就連沈云薇都伸著脖子,想要聽一聽靜姝后面說什么。

  “當然是真的,”靜姝笑著道:“我昨天才落腳,東西都還亂著,等我整理好了,就可以把送你們的東西都找出來了。”

  宋家書香門第,說富貴也富貴,但老爺子一向清廉,不準家里人有任何奢靡的習性,因此吃穿用度,也不過一般而已。

  “四姐姐,那我就等著你的好東西了。”宋靜妍開心的說。

  “我也要我也要。”宋靜姍也跟著道,尤氏見自己的小女兒眼皮子這么淺,氣得恨不得上去捏她的嘴,只是人多不好發作。

  ******

  見過了家里的兄弟姐妹,大家伙一起在鴻福堂吃了早膳,便都各自散去了。

  靜姝房里的丫鬟還在清點帶來的東西,老太太房里的田媽媽便帶著一個丫鬟過來道:“老太太昨日見過姑娘帶來的那幾個丫頭了,都是懂事得用的,年紀也不小,可終究還是少一個老成的,老太太讓我把這晴雪丫鬟帶給姑娘,以后就讓她服侍姑娘吧。”

  靜姝的視線落在了晴雪的身上,晴雪也是這幾個丫頭里,最后陪著她最久的人,謝昭死了之后,謝老太太把晴雪指給了榮壽,也算是給了她一個好歸宿。

  “給姑娘請安。”晴雪是很安靜的性子,比不上紫蘇能說會道、也比不上青黛能干,更比不上秀煙靈活,但她卻是最忠心的。

  前世從揚州跟來的這幾個丫鬟,后來一個個的都離開了靜姝,靜姝甚至想不起她們都是因為什么走的,反正都不見了,尤氏只說丫鬟多的是,走了自有更好的給她使喚,她也就沒放在心上。只有老太太給她的晴雪,一直在她的身邊,大約也是看在了老太太的面上,尤氏才一直沒對晴雪下手。

  靜姝想起這些就有些自責,她們幾個從揚州不遠千里的跟她來京城,她應該讓她們過上安穩的好日子的。

  她們這里的話還沒說完,外頭又有丫鬟進來回話,說吳媽媽帶著徐媽媽另一個十一二歲的小丫鬟,正往這邊來。

  該來的還是會來的,靜姝記得尤氏送的丫鬟叫香芙,模樣嬌美,是宋家丫鬟里的頭一份,靜姝起先還很感激尤氏,把這么好的丫鬟給她,后來也是這個香芙給她出的主意,讓她送幾個美人給謝昭。那時候還有小丫鬟給她當耳報神,說香芙想著法子在路上攔四爺,靜姝還扼腕于她怎么就沒得手,現在想一想,自己可真是蠢的可以啊!

  “田媽媽也在啊。”吳媽媽見了田媽媽第一句話便是這個,田媽媽掃了一眼跟在她身后的徐媽媽,點點頭道:“是二太太讓她們來的?”

  “正是呢,”吳媽媽道:“徐媽媽本來就是先太太的人,這幾年管著先太太的嫁妝,如今姑娘回來了,自然還是要跟著姑娘的,至于這個小丫鬟,太太說難得模樣這么好,人又機靈,叫也送來給姑娘使喚。”

  靜姝前世回宋家的時候,已經十四歲了,因此那香芙也十四五歲了,可如今靜姝才十一,這香芙看著就小了,靜姝冷冷的瞧了她一眼,搖頭道:“模樣是不錯,可惜年紀太小了,母親賞的丫鬟,按說我不該推辭的,可我這里都是大丫鬟,忽然來一個小的,我若讓她從三等的粗使丫鬟做起,又好像不大合適。況且祖母已經把晴雪給我了。”

  “這……”吳媽媽有些尷尬,可靜姝說的也是實話,十一二歲的丫鬟,確實小了點。她不好意思把香芙硬塞給靜姝,便開口道:“那就讓徐媽媽留下吧,我看姑娘房里也沒有個年長的奶媽子。”

  靜姝的視線便幽幽的落到了徐媽媽的身上。按說徐媽媽是何氏陪嫁的人,應該忠于靜姝的,可靜姝知道,徐媽媽早已經被尤氏給收買了,她母親留下的那些嫁妝,這些年生出來的利錢,也不知道被她孝敬了多少給尤氏。

  徐媽媽看見靜姝的幽冷的目光,沒來由打了一個寒顫。
  

9871 3584699 MjAxOC8xMi8yOC8jIyM5ODcx http://m.clewx.com/book/201812/28/9871_3584699.html
牛气冲天投注 2018海南环岛赛直播 湖南省幸运赛车走势图 内蒙古十一选五预测 36棋牌下载最新版 现在什么药材最赚钱吗 体彩网排列五走势图 蓝洞棋牌最新网站 卖厂货球鞋赚钱吗 今天快乐扑克开奖结果 白山棋牌游戏大厅 通过手机算力赚钱 四川金7乐走势图表 关于科创板股票涨跌幅限制 中国教育频道直播 河北十一选五手机走势图 孟加拉股票指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