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第54章 第十夜

書名:黑色情人眼 上傳會員:一念天堂 作者:月北 更新時間:2019-07-01 17:13:25

  為應對可能發生的情況,梁珺計算過距離之后,提前將車子開的稍遠一些,離開村民居住區,停靠在村口那口井附近,并將所有自己能算作武器的東西都帶在身上了,為了減輕負重,她把其他東西都扔在了車上。

  收拾東西時摸到韓立給的那把槍,槍里只余下兩發子彈,她在車上呆了會兒。

  也沒想好要不要還給他,他說過他只有這一把槍,現在在她手里,她不知道他那里還留了什么武器。

  黑色手槍,倒是附和梁葉的描述。

  車外面忽然有人叫她名字,她一驚,趕緊將槍扔回包里。

  韓立將她從車里叫出去,交代了一些可能出現的情況和到時候的應對求生方法,末了告訴她,“這只是我能想到的,我已經跟李林交代過,你要是想到什么也可以說出來,讓李林和何琇有個準備。”

  不得不承認他做計劃還是比較周全的,梁珺一時也想不到要補充什么,倒是想起另一件事兒,“今晚何琇怎么辦,她估計不會愿意跟我們一起去儀式現場。”

  之前就連去水牢何琇都抵觸到極點。

  韓立瞥她一眼,“這就看你勸不勸的動了。”

  梁珺鼓了鼓嘴,她要是何琇,她也不會想去。

  韓立捏了一把她臉頰,“還有一件事……”

  他頓了頓,“如果梁葉出現,我希望你能給我個和她說話的機會。”

  梁珺沉默了幾秒。

  這兩天兩個人都心照不宣地沒有提起有關于梁葉的事情,梁珺畢竟還是有自己的私心,韓立亦然,大家立場不同,都能理解,但攤開來說是另一回事,她心底始終怕他對梁葉不利。

  畢竟對于她來說,至今安全無害的梁葉和現在村里那個深淵里面害人的東西是沒法混為一談的,只是韓立不這么想。

  但她最后還是點了點頭,“如果有機會的話,我肯定會讓你和她談談,就算不能……我也會盡力問她有沒有辦法解救契子,有的話我一定告訴你。”

  韓立點點頭,拉過她的手,“如果今晚不順,我顧不到你,你就自己逃。”

  她愣愣看著他。

  他想拉她走,卻拉不動。

  她問他:“你所有計劃都告訴我了?”

  他應的自然:“當然。”

  “你再沒事瞞著我?”

  “嗯。”

  梁珺還是不大信,“你要是再騙我,我以后絕對不原諒你。”

  韓立唇角緩緩勾起,笑著看她一眼,“你想和我有以后?”

  她臉一板,“你少自戀。”

  他用了右手牽著她,她能感覺到他掌心的繭,他和她認識的人都不同,他過去的驚險的苦難的經歷將他塑造成這樣一個她完全琢磨不透的男人。

  她慢慢邁步,扯著他的手,最后還是說了句:“韓立……你不要沖動,你要救你妹妹,不要為了毀了泉之眼得不償失,不要做出什么無法挽回的事,不要以身犯險。”

  他眼底笑意凝固,沒再接她的話。

  只是帶她回去的路上有些恍然,細數他們認識的時間,還不足一月,她居然能洞穿他的想法,在這與世隔絕的二十天因為有她,有時也像個不真切的夢,不全都是壞事。

  ……

  何琇果然不愿意跟他們去看降魔儀式。

  何琇一聽到那幾個字臉色都變了,梁珺勸說幾回不但沒效果,反倒是勾起她不好的回憶,她的臉慘白慘白,就連嘴唇都失了血色,抗拒到極點地搖頭,“我不去,我寧可死也不會去,梁珺,我不行的……”

  至傍晚,梁珺勸不出結果,也不想再為難何琇,提出讓何琇先去車上呆著。

  韓立這會兒是壓根沒心思管何琇的,便同意了。

  李林自力更生,白天時自己跑外面找粗壯的樹枝,用趙成的斧子砍了砍,勉強也做出個非常原始的武器,韓立晚上看過,幫他砍斷了一點以便于攜帶。

  這些天大家的手機不敢全開,都是切換到節電模式輪班的,梁珺的手機已經沒電,她用充電寶充過,開機后看一眼時間,塞進包里。

  天黑下來后,村里卻是火光通明的,去泉的路上一路點燃很多火把,泉跟前已經聚集著大堆村民。

  韓立繞過一圈,粗略估計了下,村子雖然不大,少說也有五六十人,必須避免正面沖突。

  現在他們只能寄望于趙鶯鶯。

  ……

  趙鶯鶯被村民押著往前,依舊是那一襲白衣,只是不同于之前每次低頭被人押著前行,她這回抬頭望向人群,視線掃過幾回,最終鎖定在靠外圍的三個人身上。

  那三個人站在村民之中顯然格格不入。

  她對上韓立的視線,韓立對她輕輕點了下頭,她又看梁珺,梁珺眉心緊蹙,眼底盡是擔憂。

  她收回目光,唇角漸漸彎起。

  梁珺掌心捏了一把汗。

  時機很重要,屬于趙鶯鶯的時間前后可能不過幾秒而已,她不確定就算趙鶯鶯真有這個覺悟,又能不能把握好時機。

  趙鶯鶯再次跪在泉面前,這一次她沒再猶豫,在押她的村民轉身的時候就抽出衣服下面梁珺藏的那把匕首,整個身體往泉中心撲。

  所有的村民都還沒反應過來。

  這儀式其實還有個不稱職的祭司,也是由村民隨意指任一個來擔當,祭司距離趙鶯鶯最近,反應過來立即伸手想去拉趙鶯鶯。

  趙鶯鶯撲在白布上,來不及想,手中的匕首便往這一層承了她所有重量的白布上劃去。

  一時間,村民中有驚叫聲響起,人群一陣騷動,場面混亂,以至于站在外圍的三人在推搡中沒能看清泉上面的情況。

  韓立拉緊梁珺的手,調整角度看清泉上面已經沒了趙鶯鶯人影。

  那塊承重的白布被劃出一道口,隔著老遠距離,口子里能窺見的也只是一點黑。

  村民已經一團亂,有人還在震驚,有人已經著急地往前幾步去,想要看看泉里面的情況,卻又踟躕不前。

  而那個形同虛設的祭司則呆愣愣站在旁邊,望著泉,不敢上前。

  看泉之眼是大忌,縱然這些村民都想把趙鶯鶯找回來進行儀式,但依舊沒膽量去看。

  沒有人經歷過這種事,所有人都陷入無措,整個場子竟詭異地在騷亂過后逐漸安靜下來,余下幾個稀稀拉拉的聲音在說話。

  “這可怎么辦?”

  “會觸怒泉之眼的,一定會觸怒泉之眼的……”

  “再抓個祭品補上行嗎?”

  “完了,都完了,沒有祭品,泉之眼一定會讓災難再降臨的……”

  李林這會兒腿都軟了,梁珺抓緊韓立的手,湊他耳邊小聲問:“你覺得她……死了嗎?”

  韓立沒說話,只是死死盯著泉的方向。

  那里依舊是一片寂靜。

  村里以泉之眼為主心骨,就連個領導也沒有,現在幾十個人全部陷入慌亂,包括祭司,這場面無疑是可笑的,韓立心里有了底,往前一步,正打算趁著這些人沒主意的時候出聲提議去看看泉之眼,梁珺卻使勁拉住了他。

  所有人的臉色都變了。

  李林手握著自己那段做武器的樹枝,渾身冷汗問:“韓立,那……那是什么東西?”

  泉上面那塊白布還在,空洞中慢慢探出了一根東西。

  是黑色蔓藤,帶著黑色的葉子,卻宛如人的四肢一樣靈活,一根,兩根,三根……

  同時,以泉為核心,一道紅光的屏障在一瞬間擴張開來,宛如一個結界一樣展開,將所有人籠罩其中。

  村民受驚,紛紛后退,韓立在混亂中護住梁珺,慢慢往后退,眼看那蔓藤伸出越來越多。

  李林嚇的腿軟,往后走了幾步,居然摔倒,梁珺皺眉去拉,韓立就在這時候松開她的手。

  她扶起李林趕緊回頭,那些蔓藤像是沒有完似的,以越來越快的速度從泉里面探出,甚至擴出一片區域,逼的村民跑的更快。

  梁珺身體僵硬,因為驚懼,說話也有些慢,她問韓立:“是泉之眼嗎?”

  韓立沒說話,他沒再后退,手摸到自己腰間。

  梁珺眼睜睜看到他拿出一把左輪手槍,對準泉中心。

  她記得很清楚,他早說過他唯一一把槍給她了。

  她怔愣之際,聽見一聲尖叫。

  一支蔓藤繞住一個村民腳腕,迅速地往回收,那村民一邊尖叫一邊掙扎,身子在地上被硬拖出幾十米,最后被拽到了泉里面。

  那塊白布已經被蔓藤撕裂,這一切發生的太快,梁珺回神,不敢再分心想韓立又騙她的事,她一邊盡快往后退,尋找掩體,一邊從包里摸出他給的那把槍,只余兩發子彈也聊勝于無。

  李林本來做了武器,可這會兒已經被嚇傻,扭頭就跑,梁珺喊李林,“先去車上!我等下就去!”

  她也不確定李林聽到沒有,場面過于混亂,尖叫聲也越來越多,那些蔓藤抓住了一個又一個村民。

  只是不再像第一個村民那樣直接拽入泉里面,蔓藤宛如靈活的觸手,抓住了人之后將人吊起,又在人驚叫的時候將人重重甩在地上。

  周遭驚慌的尖叫中參雜了疼痛的呻,吟,以及哭叫,梁珺甚至聽到有村民身體被重重拋擲在地上時骨頭斷裂的脆響,她攥緊槍,看向韓立背影。

  他站的位置截然已經在蔓藤的攻擊范圍內,蔓藤并沒有觸碰他,只是當一支蔓藤繞過他要去抓一個村民時,他舉槍打中了那支蔓藤。

  槍聲響徹夜空。

  那支蔓藤斷在地上,后面一截似感受到疼痛一般地抽搐,里面涌出一些液體,梁珺勉強看清液體是紅色的。

  空氣里彌散起血腥氣,因為韓立這一槍,那些蔓藤動作都停了一瞬。

  但很快,另一支蔓藤直接穿過一個村民的胸口,將血淋淋的人挑起在韓立面前,竟似示威。

  韓立舉著槍,已經瞄準卻沒有射擊。

  蔓藤很多,如果不找到源頭,這樣打只能浪費子彈。

  他往前兩步,蔓藤中心,泉之上有什么東西,浮了上來。

  梁珺也已經看到,她的心提到了嗓子眼,被恐懼攫緊,整個人不能動彈,因為她看到慢慢從里面出來的,是一個人的頭。

9835 3583886 MjAxOC8xMi8xMy8jIyM5ODM1 http://m.clewx.com/book/201812/13/9835_3583886.html
牛气冲天投注 怎么做百度赚钱 黑色沙漠最效率刷怪赚钱 0元提现赚钱软件 2018网上最赚钱的行业 异度装甲哪里好赚钱 怎么给公众号投稿赚钱吗 有个软件聊天可以赚钱是什么软件下载 开什么赌博场赚钱 做哪种劳保手套赚钱 港货批发赚钱吗 无限极有卡怎么赚钱 搞金融都很赚钱 赚钱变瘦变美的屏保图片 微信卖水果干茶赚钱吗 网络那种比较好赚钱 用视频怎样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