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第348章 二胎未生想三胎

書名:萌寶當道:早安,總裁爹地! 上傳會員:絕密style 作者:云想月 更新時間:2019-07-04 10:14:30

  “那是,我挨趙林朗那一腳可差點痛死。”

  霍凌霄冷冷一笑,譏諷道:“既然,你們都是在互相配合著演戲給我看,那么……馮大小姐追求褚先生也是假消息了?”

  呃——

  褚峻中面色尷尬,摸了摸鼻梁,沒說話。

  馮雪靜捏著蘋果動作一頓,扭頭看了褚峻中一眼,美眸一轉,突然道:“誰說的?我就是暗戀褚律師啊,就想追求褚律師。”

  什么?!

  方若寧驀然瞪眼,盯著她看了看,目光又移向褚峻中。

  而褚峻中同樣臉色震驚,愣了愣,整個人突然很緊張的樣子,“馮小姐,你——”

  馮雪靜站起身,扔了蘋果核,“什么馮小姐馮小姐的,我們認識也挺長時間了吧?難道連朋友都不算?”

  褚峻中越發尷尬,“我不是這個意思,我——”

  “你什么你?反正今天把話說開了,我索性也不拐彎抹角了,我知道,你家世好,我們馮家嘛……比起來有那么稍稍落后一些,但是吧,我覺得兩個人也不能完全只看家世,還應該看看其它方面。”

  方若寧盯著好友,不敢置信,“小靜,你是認真的?”

  馮雪靜看向她,眨眨眼,“那不然呢?之前不是你建議我,好好考慮下褚律師的么?”

  方若寧:“……”

  她是建議過,可是這話也不能當著褚峻中的面說出來啊!

  她這鬧得,突然之間連眼神都不敢落在褚峻中那邊了。

  “褚峻中,其實我覺得,我倆挺配的。我知道,你心有所屬,喜歡若寧嘛,可是若寧早已經名花有主,現在二寶都已經生根發芽了,你肯定是沒機會了——既然這樣,何不把眼光放得更遠一些,看看別處的風景呢?”馮雪靜心里其實緊張地不得了,可是人前又裝作特別豪放灑脫的模樣。

  說完,不管大家心里是什么想法,也不管褚峻中本人是什么態度,她干脆走到男人面前,抬頭看著他,直截了當地道:“本大小姐宣布,我要正式追求你,都說女追男隔層紗,我想試試看,我們之間到底是隔層紗,還是隔了堵墻。”

  方若寧目瞪口呆,其實很想舉起手來鼓鼓掌的,可是看著褚峻中僵掉的臉色,她又不敢動,只是默默地拿眼神在他們倆之間晃來晃去,間歇地又瞥一眼霍凌霄。

  霍凌霄面色平靜,眸光微沉,也暗暗觀察著那兩人的架勢,顯然想看看褚峻中到底是什么態度。

  一屋子沉默中,平時法庭上口若懸河的褚律師,這會兒突然喪失了語言能力。

  “褚小姐,我——”

  “都說了,不要叫我褚小姐。”

  “雪……雪靜,我——”

  “雪靜也很生疏,你可以叫我小靜,靜靜……”

  一旁,平日里高高在上的霍總裁不知怎么回事,沒忍住道了句:“我想靜靜……”

  下一秒,方若寧跟馮雪靜同樣轉眸看向他。

  霍總裁原本摩挲著下巴的那只手,默默地移到了唇邊,噤聲。

  馮雪靜又看回去。

  褚峻中白皙俊秀的臉龐染上紅暈,連耳朵都不可遏制地通紅一片,“呃……小,小靜——我覺得,這件事你應該好好考慮下,你這么年輕漂亮,又有能力,應該好好找個同齡人談戀愛,他們或許……更能討你歡心——”

  “我找男人過日子呢,又不是找男寵哄我開心。”

  “……”褚峻中被堵得更加結巴,“我——”

  “行了行了,這個問題等會兒我倆單獨聊聊,省得現在被人看八卦。”馮雪靜見他這么為難,怕他一口回絕,頓時打斷他下面的話。

  好歹是個女孩,也是要面子的。

  褚峻中面紅耳赤,徹底說不出話來。

  馮雪靜轉身看向閨蜜,又瞥了眼霍凌霄,“我來看看你們就行了,見你倆合好如初,我也放心了,那我身上的枷鎖也不攻自破……我還有事,先走了,你們養胎的養胎,養傷的養傷,祝早日康復。”

  方若寧知道她急著去跟褚峻中“單獨聊聊”,也不留客,笑著擺了擺手:“快去吧,你們倆好好談談。”

  說完,還擠眉弄眼地笑了笑。

  馮雪靜抿著唇,默默地笑勾起,轉身準備走出去時,抬眸看了眼褚峻中。

  褚峻中不得不看向方若寧:“若寧,那個……我們就先走了。”

  “嗯,謝謝你,峻中,等我出院了,我們再一起聚聚。”

  褚峻中點點頭,轉身走了。

  霍凌霄在一旁站著,見人都走了,床上的人還怔怔地看著病房門口,惹得他心里又生醋意:“怎么,看起來你很不舍得的樣子?”

  方若寧臉色一瞬間垮塌下來,看向他無語地道:“你這亂吃飛醋的毛病什么時候能改改?小靜都說了她要去追褚律師,你還不放心嗎?”

  霍凌霄冷哼了句,在病床邊坐下,眉眼冷冷不屑地道:“依我看,褚峻中八成看不上你那小姐妹。”

  “為什么?”

  “風風火火,膽大包天,又過于主動,這樣的女人會嚇跑男人的,駕馭不住。”

  “……”方若寧無語了,白了眼看向他,“你什么時候對小靜有這樣的偏見了?”

  某人不說話,但顯然心底里還計較著馮雪靜暗中幫助妻子隱瞞自己的罪名。

  方若寧也知道他這沉默是什么意思,無奈地主動地握住他的手指,哄道:“千錯萬錯都是我的錯,你就不要遷怒無辜了,我還很慶幸呢,我有這么好的朋友,為了我什么都肯做,我真得很感激他們。”

  霍凌霄淡淡勾了勾唇,不予回應。

  方若寧很巧妙地轉移話題:“李權的情況怎么樣了?你問清楚了么?”

  說到李權,霍凌霄的臉色頓時沉重又添陰霾,“還沒有脫離危險期,醫生說四十八小時很關鍵,現在還有三十多個小時,他隨時都會有危險。”

  “哎……”方若寧也沉沉嘆息了聲,突然沒了說話的力氣。

  *

  快中午時,病房里又熱鬧了。

  霍政釗霍夫人帶著兩個孫子,還有霍家其它的親戚長輩以及霍凌淵,浩浩蕩蕩七八人來了醫院。

  “若寧,你膽子也太大了,這么重要的事,你居然瞞著凌霄,瞞著我們——幸虧你平安回來了,否則我們真是……”

  前一天發生的事早已經遍布全網,霍家上下自然全都知道了,霍夫人早已經接納了這個兒媳,又聽兒子說媳婦已經懷了二寶,長輩們自然是高興不已,可高興之余,又擔心焦慮。

  “媽,我沒事的,你們不要擔心了。”面對長輩,方若寧不好說什么,只能盡可能地逃避話題。

  霍凌霄由著長輩們對她狂轟濫炸,暗暗里給霍凌淵遞了個眼色,兄弟兩人默默離開病房。

  走廊里,霍凌霄看向弟弟,沉聲問道:“公司情況怎么樣?”

  霍凌淵說:“還好……出了這么大的事,上上下下議論自然是少不了的,大家最關心的就是收購案還會不會繼續——這個,我已經主動跟格里菲斯家家族派來的人接觸過,把我們的意思表達清楚了。不過,我覺得,你這兩天也應該抽個時間,親自跟他們見見面,這樣顯得尊重一些。我感覺,格里菲斯家族,經過這件事后,對在海城開疆擴土并不怎么感興趣。”

  “嗯。”霍凌霄點了點頭,“好,我這兩天安排下。公司的事,你這些日子多費心一些,你嫂子這邊暫時周不開,我得陪著。”

  霍凌淵表示理解,又關心問道:“大嫂身體怎么樣?醫生怎么說,什么時候情況能出院回家調養?”

  “再過幾天吧,等——”話沒說完,手機突然響了起來,霍凌霄拿出手機,看著來電顯示,眉頭微微輕鎖,“喂,鄭主任。”

  “霍先生,D-N-A鑒定結果出來了,我跟警方那邊也取得了聯系,通過比對,這位蓋勒先生與共安系統保留的趙林朗先生的D-N-A數據完全吻合,這說明他們的確是一個人,同時也說明,六年多年那場車禍意外去世的受害者,并不是趙林朗。”

  霍凌霄面色平靜,并沒有太吃驚意外,只淡淡回應:“好,知道了,辛苦你了。”

  “不辛苦,這是我應該做的。警方那邊,應該很快就會跟你們聯系,也許需要你們配合做一下筆錄。”

  “嗯,我們會配合警方的調查。”

  合上手機,迎上弟弟探究的目光,霍凌霄淡淡宣布:“趙林朗的身份確定了。”

  “是嗎,那太好了!”霍凌淵忍不住擊掌,繼而道,“雖然大嫂的行為太冒險了些,可不得不說,她真是有勇有謀,否則,我們還在苦惱該怎么確定蓋勒的身份。”

  霍凌霄瞥了他一眼,淡淡地,寒劍出鞘一般,凍得霍凌淵突然又住嘴,一聲不吭了。

  警方很快發布了官方通報,確定了蓋勒就是趙林朗這一令人震驚的事實,同時也將六年多年被當做意外處理的一起交通事故重新定義為謀殺,再度啟動那件案子的偵察偵破工作。

  一時間,網上輿論再掀高朝,所有人都在議論高智商犯罪的可怕性。

  而與此同時,讓大家不解的是,在全民搜捕的情況下,趙林朗卻像是人間蒸發了一樣,居然查不到絲毫蹤跡。

  “你現在懷孕了,一定要安心養胎,公司的事你不要擔心了,讓他們兄弟倆去管,你就養好肚子里的寶寶就行了。”霍夫人盯著方若寧好一番叮囑,顯然很希望霍家能子孫興旺,言語間都是興奮和激動。

  方若寧感受著長輩們的喜悅激動,心情也好轉了不少。

  終于,霍夫人該叮囑的全都叮囑了,起身到沙發那邊坐下,輪到霍昀軒到了病床邊。

  小小孩童,心智早熟,霍昀軒走上前來,看著媽媽的肚子,默默地盯了好一會兒,才抬眸問道:“媽媽,你肚子里又有一個小寶寶了么?”

  方若寧柔柔一笑,摸著兒子的腦袋:“是啊……你就要當哥哥了。”

  霍子謙也在床邊巴著,立刻接話:“昀軒哥哥,你是我的哥哥。”

  方若寧又看向霍子謙,笑著道:“子謙,你也要當哥哥了。”

  霍子謙滿不在乎地道:“我不喜歡當哥哥,我喜歡當弟弟。”

  “為什么?”

  “因為我比較傻……”

  一屋子的人聞言起初一愣,繼而又笑,“子謙,誰說你傻了?”

  “哥哥說我傻,不過,哥哥又說,傻人有傻福,傻傻的也挺好……”

  霍凌淵剛推門進來,聽到這話頓時嘴角一抽,怕不是真養了個傻兒子?被堂哥打擊是傻瓜,他還沾沾自喜。

  霍昀軒沒有理會這個話題,他還是在乎媽媽肚子里的小寶寶。

  “寶貝,你怎么了?”方若寧察覺到兒子的心不在焉,又摸了摸他的腦袋,溫柔地低下頭,輕聲問道。

  霍昀軒搖了搖腦袋:“媽媽……我沒事,我只是在想,你肚子里的寶寶是弟弟還是妹妹呢——”

  霍凌霄走過來了,方若寧看了他一眼,又落下眼睫看向兒子:“軒軒,你希望是弟弟還是妹妹?”

  小家伙想也不想地說道:“我已經有弟弟了,還是要個妹妹吧。”

  旁邊有長輩笑著道:“軒軒,媽媽是生弟弟還是生妹妹,這可不是你說了算唷。”那位長輩說著,又看向霍夫人道,“我昨天找人算過了,那先生看了若寧的生辰八字,說她這一胎還是兒子。”

  方若寧吃驚地抬眸看過去,笑了笑,她受過高等教育自然是不相信這些虛頭巴腦的東西,不過,顯然霍夫人很在意,兩位長輩立刻討論起來。

  霍凌霄看著妻子的臉色,怕她多想,走進了拍了拍兒子的肩,道:“不管是弟弟還是妹妹,我們都喜歡,軒軒,你放心,爸爸媽媽不會因為弟弟或妹妹的到來,就不愛你了,你們永遠都是爸爸媽媽心頭最疼愛的寶貝。”

  霍昀軒點點頭,“我也最愛爸爸媽媽。”

  聽著兒子暖心的話,方若寧摸了摸小家伙的臉,心里倍感慰藉。

  等來探望的人全都走了,方若寧又無精打采地靠在床頭。

  霍凌霄給她倒了杯水放在桌上,坐下來問道:“怎么了?”

  “我想到軒軒了……他太成熟懂事,有時候反而讓我心疼,現在我又懷了二寶,等這個小的出生,我們的精力又會被分散一些,到時候對軒軒的關注疼愛就更少了。”其實,在得知自己再次懷孕時,她就想到這個問題了,只是那時候瞞著霍凌霄,兩人也沒一起探討過。

  霍凌霄捏著她細白的手指緩緩摩挲,垂眸想了想,點點頭:“是……尤其是我這個做父親的,缺席了幾年,現在還沒來得及好好陪陪他,就又要當另一個孩子的爸爸。”

  “是啊——”

  “你放心吧,我以后會盡量減少工作,多陪伴你們。其實,對孩子的陪伴也不能簡單地以時間長短來衡量,而應該用心來衡量。”

  方若寧明白他的意思,會心一笑,“那你以后就用心好好陪伴吧。”

  “放心,老公不會冷落你的,也會用心疼愛你。”

  女人嬌柔地瞥他一眼,又軟軟靠下去,“有點困,睡會兒。”

  “嗯,中午吃什么?”

  “沒胃口……”

  已經躺下去的女人,無精打采地吐出一句。

  孕早期本來就沒什么胃口,之前她要偽裝著,頓頓還得假裝愛吃飯的樣子,現在不用偽裝了,她索性“任性”起來,不想吃也不愿勉強自己了。

  “沒胃口也得吃點。”

  見她連話都不想說的樣子,霍凌霄也不為難她了,琢磨著等會兒給家里打個電話,問問女性長輩們。

  “懷孕了口味會變得,酸的,甜的,辣的,總之就是那些口味比較重的,你都弄來給她嘗嘗,我看她這些日子瘦了不少,這樣下去怎么行,你一定要讓她吃飯!”電話里,霍夫人聊到這個話題滔滔不絕,霍凌霄卻難得沒有不耐煩,一字一句記得清清楚楚。

  于是,方若寧睡了一覺起來后,便看到病房的茶幾上擺了“滿漢全席”。

  她下床,慢悠悠走到沙發邊,看著一桌子食物忍不住瞠目:“你點這么多吃的做什么?”

  “孕婦口味不是比較奇怪么,我也不知道你現在鐘愛什么口味,全都試試,看你喜歡吃什么。”男人笑著在一邊坐下,說完,眼眸掠過她的腹部,“可不能餓著我上輩子的小情-人。”

  方若寧白他一眼,“什么小-情人大情-人的,你怎么知道是女兒。”

  “我是這么想的,希望能美夢成真吧。”

  方若寧拿起筷子,微微蹙眉琢磨了下,“其實……我倒希望是兒子。”

  “為什么?難道你還有重男輕女的思想?”

  “不是……”她搖搖頭,瞥了男人一眼,“我只是擔心,你是個女兒奴,這樣以后女兒長大了要交男朋友之類的,肯定會被你阻撓……我怕你亂吃飛醋,更怕你嚇跑女兒的男朋友,到時候你們父女肯定鬧得不可開交。”

  霍凌霄想了想那種情況,“你這么一說,我還真覺得有可能……”

  方若寧笑了下,“算了,我開玩笑的,只要孩子健康,男孩女孩我都喜歡!”

9802 3584723 MjAxOC8xMi8wMS8jIyM5ODAy http://m.clewx.com/book/201812/01/9802_3584723.html
牛气冲天投注 来凤中彩票 天津11选5一定牛官方直营 支付宝网赚计划怎么赚钱 双色球杀号公式 移动棋牌大厅官方下载 澳洲幸运8开奖记录 极速十一选五微信计划 炒股群 牛市快讯每天推送 福利彩双色球复式 天天乐棋牌手机版 中国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规则 沈阳四冲娱网棋牌官网 哪个频道双色球开奖直播 辽宁娱网棋牌大厅下载 快乐大乐透17139期分析 怎么买股票指数基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