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96謝謝你,我最好的愛人(大結局)

書名:你那么甜呀 上傳會員:一念天堂 作者:圣妖 更新時間:2019-03-04 12:08:36

  廚房間里忙活好后,徐媽媽將菜都端出去,徐子易這會沒有半分歡喜,心里除了后悔之外還是后悔。

  天色已暗,修車的居然找不到這里,還在兜兜轉轉。

  韓凌陽跟他們一直在打電話溝通,可這兒很偏,就算開了導航也很容易開錯。

  徐子易將客廳的燈亮起來,房屋是自家造的,客廳很大很大,她走到外面,盯著韓凌陽的背影道,“吃晚飯了。”

  “好。”他掛了電話,轉過身跟著徐子易進屋。

  徐媽媽熱情地招呼著,還拿出了家里的雪碧,徐子易特地拿了個新碗給韓凌陽,筷子也挑了最干凈的一雙給他。

  徐爸爸高喊了一聲名字,徐子易的弟弟捧著手機出來了。

  他即便是坐到了餐桌上,都在看手機,徐子易冷著臉,不搭理他。男生也不怕她,反正都被她發現了,再說她敢把他手機砸掉嗎?

  徐子易給韓凌陽倒了杯雪碧,一家人都坐定下來。

  韓凌陽真餓了,今天中午就沒吃到飯,是用車上唯一一包餅干墊了肚子的。

  “你是哪里人呀?”徐爸爸在桌上忍不住開口。

  韓凌陽照實回答,徐爸爸不由贊道,“那是個好地方啊,有錢人特別多。”

  徐子易將一碗雞湯端過來,放到兩人面前,“爸,吃飯的時候少說話吧。”

  “你真是的,這是你同學,那也就是你朋友了。”

  徐媽媽坐在徐子易的身邊,不經意挑起個話題來。“子易,你這手究竟怎么回事啊?之前問你總是不肯說,好好的怎么骨頭成這樣了?”

  徐子易看到韓凌陽喉間輕咽下,就要說話,她趕緊在桌子底下踢了他一腳。“我都說了是我不小心摔的。”

  韓凌陽朝她看看,徐媽媽才不信。“摔能摔成這樣?”

  “我自己不小心砸到的。”

  韓凌陽覺得他還是應該說實話,畢竟那件事因他而起,徐子易看得出他想開口,干脆踩住了他的腳。“怎么不能了?”

  “是在學校嗎?”徐爸爸連忙問道。

  徐子易已經猜到徐爸爸接下來要說什么話,她心里緊張的不行,“不是!”

  “那真是的……要是在學校的話,學校有責任的……”

  這話擺在明面上,誰都知道是什么意思了,這要在學校出事,他們就能找學校算賬,怎么也能要到點賠償的。

  徐子易握住筷子的手在發抖,韓凌陽就坐在邊上,她不好發作,可這席話里的意思,韓凌陽不可能聽不出來。

  徐子易扒了口米飯塞到嘴里,奶奶坐在對面,要給韓凌陽夾菜,家里沒有公筷的意識,奶奶怕夾過紅燒魚的筷子不干凈,在嘴里抿了下后夾了塊排骨就要起身。

  “奶奶,他自己要吃什么就讓他自己夾,他也不喜歡吃排骨。”

  奶奶聽了,只好將排骨放到自己碗里,徐子易示意韓凌陽多吃雞肉,擺在他手邊的菜沒有被別人碰過。

  “媽,這次我去學校,你多給我五百塊錢。”

  徐子易忍著口氣,瞥了弟弟一眼,想讓他閉嘴。

  “多五百?你干什么呢?”

  “換季了,我不要買新衣服嗎?沒衣服穿!”

  徐媽媽臉色垮下來,“去年的衣服都是新的,怎么就不能穿了?”

  “都說是去年的了,那是舊的!”

  男生看了眼徐子易,知道這會有客人在,她不敢拿他怎樣,“姐,你可別這么看著我,我又不花你的錢,我問媽在要呢。”

  這家里哪還有什么錢?不都是靠著她平時寄回家的嗎?

  徐爸爸用筷子在碗上輕敲了下,“行了行了,別敲了,有客人在呢。”

  韓凌陽不好插嘴,他也不知道他還能說什么。

  晚飯吃到一半,韓凌陽也覺得飽了,兜里的手機響起來,他趕緊接通。

  “喂,好,到了是嗎?我馬上過來。”

  徐子易跟著放下筷子,韓凌陽看眼桌上的另外幾人,“叔叔、阿姨、好婆,你們慢慢吃,修車隊已經過來了,謝謝你們的款待,今天實在是麻煩你們了。”

  “不麻煩不麻煩,那讓子易送你去。”

  徐子易已經站起身,拿了長桌上的手電筒準備送韓凌陽出門。

  “別忘了我的球鞋,你答應我的。”弟弟生怕他忘,又提醒他一聲。

  韓凌陽回頭看了眼,“不會忘。”

  徐子易臉皮發燙,鼻子酸酸的,淚水瞬間逼出眼眶。要不是韓凌陽還在,她肯定就忍不住了,她確實不敢吵鬧,她怕會被韓凌陽看到更多的不堪。

  徐子易打了手電筒跟在韓凌陽身后走,燈光照亮了一長條路,村上的狗叫聲此起彼伏。

  她心頭已經跟死灰一樣,徐子易將韓凌陽送到村口,修車隊的人將車停在路邊,韓凌陽把車鑰匙給他們,也大致描述下車子出現的狀況。

  徐子易陪在邊上,他朝她看了眼,“你先回去吧。”

  “這需要多久?”

  “很快的。”

  徐子易輕點下頭,一會要是被村上人看見了,一傳十十傳百,還不知道要說成什么樣。

  “車子修好后,告訴我一聲。”

  “好。”

  徐子易說了聲再見,轉過身要走,她心里是有不舍的,她跟韓凌陽之間唯一的紐帶,只可能是施甜,可她跟他之間,還是見一面少一面了。

  “等等。”

  徐子易忙停住了腳步。

  “你以后要是遇上什么困難,就跟我說,我一定會幫你。”

  徐子易忍了一路的眼淚就這么滾落下來了,“我挺好的呀,沒有什么需要幫忙的。”

  “你聽進去了就行。”

  “我……我走了。”

  “好,再見。”

  “再見。”

  徐子易逃也似地走了,韓凌陽出生至今,怕是從來沒有見過這種事吧?有些話他不好明說,又怕她實在辛苦,所以才開了這樣的口。

  徐子易走到半道上,拐進了自家的田里,她坐在田埂上,將手電筒給關了。

  施甜接到電話時,正坐在沙發上看電視,俞臨惠和紀爸爸都過來了,正拿了大包小包的水果往冰箱里塞。

  施甜接通電話,“喂,子易。”

  那頭沒有說話聲,只有哽咽的哭聲,施甜嚇了跳,忙起身走到陽臺上,“子易,你怎么了?”

  徐子易已經哭得說不出話了,施甜在那邊急得不行,“你到底怎么了?家里出事了嗎?”

  “嗚嗚嗚……”

  “你別嚇我。”

  徐子易從來沒有奢望過什么,她也知道什么叫同人不同命。她更加不會因為看到了施甜跟紀亦珩在一起,就天真地以為她也能沖著韓凌陽將心思說穿。

  他知道他高不可攀,可難道她就連偷偷喜歡他都不行嗎?

  一頓飯,短短不過半小時而已,就讓徐子易嘗到了什么叫痛不欲生。

  她原本就只是靠著那一點暗戀的小心思在支撐著,工作再苦再累,可偷偷看看韓凌陽之前發的消息,再看看他朋友圈里彈琴的片段,她就覺得什么都是能撐過去的。

  可如今,這種簡單的關系被蒙上了一層污垢,她想起來就心痛。

  施甜不再問了,就靜靜地聽著她在電話里哭。

  徐子易哭到最后沒力氣了,自我平復之后,才沙啞著嗓音開口,“小獅子,你別擔心我,我沒事。”

  “真沒事?”

  “嗯,就是家里的事有點煩躁,我一時想不開。”

  施甜輕嘆口氣,知道她的難處。“你要是碰到了解決不了的事,一定要告訴我,別自己硬扛。”

  “放心吧,我很好。”

  兩人說了會話,徐子易這才掛斷通話,施甜在朋友圈也看到了韓凌陽的動態,但她并不知道那里就是徐子易的家,更加不會往深處想。

  徐子易獨自坐了會,這才起身,她擦干凈眼淚,剛走出去兩步,就收到了韓凌陽的微信。

  “車子已經修好了,我回去了。”

  她眼眶熱熱的,又想哭,“好。”

  “再見。”

  徐子易沒有再回,抬頭望了望天空,如果還能再見,那就好了。

  施甜怔怔地盯著屏幕看,有時候她想不明白,究竟是她有那樣一個爸爸幸運些,還是徐子易有那樣完整的家庭,更加幸運些呢?

  當然這種比較,也只能是她們之間的。

  施甜心里覺得沉重不少,只希望徐子易能趕緊碰到一個對她好的人。

  回到屋內,俞臨惠將洗好的水果放在茶幾上,“甜甜,快過來吃。”

  “媽,您坐會吧,別忙來忙去的了。”

  “冰箱里我放了些菜,還有包好的餃子,凍起來了,你記得吃。還有還有,等珩珩不在家的時候,你到我這邊來住,省的自己還要做飯……”

  施甜連連答應,于她來說,這樣的幸福是她等了好久好久的。

  紀亦珩趁著這幾天在家,帶施甜去將婚紗照給定下來了,還定了結婚戒指。

  自從施年晟的事件過后,紀亦珩的熱度越來越高,陸一樂求之不得,這也算因禍得福了。

  施甜的節目也做的有聲有色,主編親自開口,在會上提了讓施甜簽約愛酷的事。

  她當時也在場,有人問了一句,“做直播間的人有那么多,你怎么保證施甜就能做起來?”

  主編回道,“因為她切入點清奇,觀眾不喜歡老生常談和太官方的話題,施甜從第一期至今的直播,哪一場不是人氣爆棚?這就是她最大的優點,至少在我們公司,誰都及不上她。”

  施甜還是第一次聽到主編對她有這樣的評價,會后,她也順順利利簽了公司。

  愛情大豐收后,事業也是出奇的順利,現在施甜想要找嘉賓,再也不用像開始那樣求這個等那個的了。

  下午就有一場直播,來的人在聲咖界也是小有名氣,起初是對方的助理主動找了施甜,說梁安跟紀亦珩合作過,希望能上一上愛酷的節目。

  施甜自然是答應的,就跟那邊約好了時間。

  直播要涉及到的一些話題,施甜都會提前列了單子發過去,那邊確定了沒問題后,雙方就去各自準備。

  施甜進了主播間,跟梁安打過招呼,兩人坐在一起,梁安的目光不住在她身上掃著。

  開播后,施甜在前面做熱場,每次都會有固定的幾個人上來送禮物。

  “少奶奶今兒真美。”

  “少奶奶臉色紅潤喜洋洋啊。”

  “少奶奶洪福齊天!”

  施甜忍不住笑道,“你們真是越來越會說話了啊。”

  直播間內鮮花刷起來,火箭送起來,就算紀亦珩不說,施甜也能猜得出來這些是托。粉絲群里,不知道是誰想的主意,給紀亦珩起了個少爺的稱號,這會這聲少爺已經弄得人盡皆知,施甜自然而然就成了少奶奶。

  這幾個‘托’混在粉絲里頭,八成是紀亦珩身邊的人,比如助理什么的。

  施甜開了場后,跟梁安互動,既然是嘉賓的直播節目,主角當然還是梁安。

  她讓梁安先跟觀眾打招呼,然后才開始進入話題。

  當初施甜問了梁安的助理,直播的時候著重點想要在哪方面上,助理希望多提問提問梁安是怎么一步步走到今天的。

  施甜這會就按著對方的要求,讓梁安談談這一路是怎么走來的。

  這說穿了,多少有點賣慘的成分在里面。

  梁安開始說她小時候的事,家庭不幸,從小嗓子就好,想要學唱歌,卻沒有學成。當年還想偷偷報考藝校,卻被父親抓回來打了一頓,關了整整一星期。

  總之她有今天的成績,全靠自己的努力,是一步一個腳印走來的。

  梁安說到動情處,還擦了擦眼淚,施甜忙抽了紙巾給她。

  “我跟紀亦珩合作過,我真羨慕你,能找到那么好的靠山。”

  這話什么意思?這彎轉得施甜真是猝不及防啊,她看了眼身側的梁安,女人的第六感覺又是十分靈敏的,這意思不就是在說她全靠紀亦珩嗎?

  施甜又不好在直播間跟她撕破臉,“羨慕吧?不過沒辦法,我在大學里就是一路被人羨慕過來的,我都習慣了。”

  梁安的臉色有些不好看,但終究要照顧自己的形象,“所以說你這樣呀,算是少奮斗了十年呢。”

  奶奶的,施甜居然沒看出來她是這樣一朵白蓮花啊,明里暗里都在說她靠紀亦珩,想讓人覺得離了紀亦珩,她什么都不是,是嗎?

  這一看就是情敵了,想想啊,跟紀亦珩合作的時候靠那么近,施甜又不是不知道那家伙的魅力,一來二去的把人家的魂給勾了。但紀亦珩偏偏又結婚了,這就成了典型的看得著摸不著,多氣!多氣!可不就逮著機會給施甜下絆子了嘛。

  施甜皮笑肉不笑地說道,“梁安這一路走來真是不容易啊,其實當初要是家里人同意你報考藝校的話,你肯定會大有作為的。所以啊,還是因為沒人,苦啊。”

  “不,我一點都不覺得苦,能靠自己多好,我很驕傲。”

  是,苦都被她訴完了,這會又說一點不苦,什么好處都要被她給得了。

  “那我跟你不一樣,我這輩子的幸福都是紀亦珩給我的,我有很多需要靠他的地方,夫妻本就應該互幫互助……”

  梁安直接打斷了施甜的話。“那你能幫紀亦珩什么呢?”

  “我能讓他配偶一欄上永遠不空白。”

  梁安一直保持面帶微笑,說話盡量柔軟不含任何攻擊性,“說來說去,我還是羨慕你。”

  “羨慕著吧,世上沒有第二個紀亦珩,他已經是我的了。”施甜帶了幾分玩笑的口氣,又輕輕松松將話題扯開,梁安看到有人已經看出了她的咄咄逼人,留言帶著幾分不客氣地指責,她要再不順桿往下爬,就是在自己找死了。

  她原本就想讓人都知道施甜能走到今日,靠的完全是紀亦珩罷了。沒想到施甜不以為恥反以為榮,她也就只能閉嘴了。

  直播結束后,施甜將梁安送出直播間。

  施甜沒有跟她多客氣什么,徑自去了休息間。

  愛酷的人將梁安送到外面,助理在邊上,將外套遞給她。

  “你剛才怎么回事啊?那些話是不是太有針對性了?”

  “有嗎?”梁安套上外衫,不以為意道。

  “當然了,我都替你捏把汗。”

  梁安順著臺階往下走,走到一半時,看到一抹高大的身影正迎面走來。她不由停住腳步,紀亦珩看到她時,也停了下來。

  梁安趕緊打招呼。“嗨,紀亦珩。”

  “你好。”他規規矩矩跟她說話。

  “好久沒見你了,有空一起喝咖啡嗎?”

  “我剛才看了你的直播。”

  梁安干笑下,“我說的不好,有點緊張呢。”

  “確實說得很不好。”

  她面色變了變。“我還有工作,我先走了。”

  紀亦珩抬起腳步,上了一個臺階,“你要是不靠別人,上次那部劇怎么輪得到你配音呢?你嗓子太粗,其實不適合這一行。”

  梁安幾乎是落荒而逃,如果你對一個人有好感,那他說的每個字都會被放在心上。

  施甜在休息區喝了整整一杯水,心頭的怒火這才被澆熄。

  她回到辦公桌前,拿了包,將電腦關掉,已經是下班時間了。

  施甜打了卡走出去,出了公司大門,準備去地鐵站。

  身后有腳步聲傳來,施甜來不及回頭,脖子就被來人的手臂輕輕勒住了,這一下都快嚇死她了,她不會是遭到了什么打擊報復吧?

  施甜掐了把對方的手臂,紀亦珩吃痛,卻也沒有松開。“是我。”

  施甜抬頭一看,將紀亦珩的手拉開后,一下扎進他懷里,“怎么是你啊?”

  “那你希望是誰?”

  “我沒想到你今天回來啊。”

  紀亦珩拉著施甜的手往前走,施甜忙用力抱住了他的手臂,整個人掛在他身上。

  “你開車過來了嗎?”

  紀亦珩輕搖頭,“車子放在家里,你沒開嗎?”

  “我連駕照都沒有好不好。”

  紀亦珩笑著揉了下她的腦袋,“我忘了,我是直接過來的,行李讓人送回去了。”

  “讓助理送的?”

  “是。”

  施甜很小氣地拍了下紀亦珩的手臂。

  “怎么了?”

  “你把家里鑰匙給她了?”雖說紀亦珩一再強調是助理,但畢竟孤男寡女的對不對,施甜心里一千萬個擔憂啊。

  “沒有,我讓她放門衛了。”

  這還差不多,施甜摸了摸紀亦珩方才被打過的地方。

  過去要走一段路才能到地鐵站,施甜腦袋在紀亦珩的手臂上蹭著。“走路好累的,背我啊。”

  “行啊。”

  施甜頓住腳步,等著紀亦珩彎下腰,他朝她看了眼,“你自己要是能跳上來的話,我就背你。”

  “你瞧不起我……是不是?”

  施甜差點脫口而出,瞧不起她矮是不是?

  紀亦珩笑著往前走了兩步,一點腰都不肯彎呀,“來,跳上來。”

  施甜還就不信了,她將單肩背著的包斜跨著,她往后退了幾步,然后加速往前沖,到了紀亦珩的背后,她使勁一跳。

  手掌摸到紀亦珩的肩膀了,但是力道不夠,抓不住啊,她狼狽地往下滑,雙腳還沒掙扎呢,就落地了。

  紀亦珩哈哈大笑起來,“你這也太不行了,這點高度都上不去。”

  “什么啊!什么啊!”施甜不死心,原地往上蹦,更加不行了。

  “紀亦珩,你好歹走的是沉穩低調的路線,能不能不要笑得這么張揚?”

  “對不起,我實在是忍不住,我要背后長雙眼睛的話,我肯定覺得更好笑。”

  施甜用手指使勁捅著紀亦珩的后背。

  “行了,我背你。”

  “不用了,”施甜也是個有脾氣的人,“走,回家。”

  “我真背你,背你是我的榮幸。”

  “我已經不相信你了。”

  兩人回到家里,施甜將紀亦珩行李箱里的東西收拾出來,然后去萬達跟紀亦珩爸媽一起吃了個晚飯。

  再次回到家,洗完澡已經不早了,紀亦珩進房間時,看到施甜在床上站著。

  “不好好地躺著,干什么呢?”

  施甜聽這話,不樂意了,“我為什么要好好躺著啊?”

  “你在床上不躺著,還能站著嗎?”

  “紀亦珩,你流氓,你厚臉皮!”

  紀亦珩被逗得不行。“你想到哪里去了?”

  “你腦子里想的,就是我想的。”

  “我腦子里在想你啊。”

  施甜彎腰拿起床上的枕頭,沖著紀亦珩揚了揚,他上前兩步,施甜朝他一指,“退回去。”

  紀亦珩乖乖往后走,施甜丟開了手里的枕頭,“就在這站著。”

  “好。”

  施甜在床上跳了兩下,然后起步、助跑,朝著紀亦珩就撲了過去。

  他生怕她摔著,趕緊張開雙臂,施甜跳到他身上,兩手圈緊他的脖子,額頭都快把紀亦珩的下巴給撞碎了。她身子往下滑,施甜這次可不能放棄,她使勁全身力氣往上爬,爬啊爬啊爬不上去,只能用腿夾住了紀亦珩的腿。

  對,是腿,不是腰,因為她就要掉地上去了。

  紀亦珩伸出一條手臂,圈緊了施甜的腰后將她往上提了提。她順勢發力,扭動著身子往上蹭啊磨啊,紀亦珩臉色微變,“不許再動了。”

  施甜也快沒力氣了,兩腿緊緊夾著,不肯下去。

  紀亦珩手掌托著她,怕摔了她,施甜笑著湊到他耳邊道,“網上有個熱詞叫‘盤他’,是不是就跟我這樣的?”

  紀亦珩體內的火,是被施甜這話給徹底點爆的。他大步上前,到了床邊想將施甜丟下去,但她雙手圈緊不放,紀亦珩干脆壓著她躺到了床上。

  施甜覺得她最近吧,腦子不夠用,總是做一些讓自己后悔的事。

  比如說今晚,這火可不就是她自己點的嘛。

  紀亦珩這次回家能待得久一點,周五這天,他等到施甜下班后,接了她去往酒店。

  “爸媽已經到了。”

  “就是個生日嘛,在家過過就好啦。”

  紀亦珩發動了車子。“這可不一樣,這是我們結婚后,你的第一個生日。”

  俞臨惠和紀爸爸早就到了,在酒店的包廂里已經忙活半天了,施甜推開門進去時,滿面吃驚,包廂內一看就是被精心布置過的,俞臨惠也不怕麻煩,氣球都是她讓紀爸爸一個人打的。

  “媽,您不用這樣大費周章……”

  “一點都不麻煩,甜甜,你過來。”俞臨惠拉著施甜的手來到旁邊,那兒擺著一張長形的桌子,用粉色帶蕾絲邊的桌布鋪著,上面放滿了禮物盒,滿滿都是啊。施甜不用數,大概掃了眼,最起碼得有二十來個。

  “甜甜,你之前都沒好好過過生日吧?沒關系,以后每一年我們都給你過。這禮物都是媽給你補上的,你有多少個生日沒有收過禮物,媽就給你補多少份。”

  施甜聽到這哪還受得了啊,伸手抱住了俞臨惠就要哭,“媽。”

  “不哭不哭啊,過生日要開心。”

  這事,俞臨惠是瞞著紀亦珩的,就連親兒子都沒告訴。

  “媽,你一下送這么多,讓我的禮物怎么拿得出手?”

  “那不一樣,媽媽是媽媽,老公是老公,情意不一樣。”

  施甜趕緊用手背輕拭著眼眶,“爸,媽,謝謝你們。”

  “一家人不說兩家話,先吃晚飯吧。”

  俞臨惠對她是真好,總念著她一個女孩子孤孤單單長大不容易,總是心疼她。施甜心里就跟塞滿了蜜糖一樣,就連吃口辣的菜,都能吃出甜味來。

  回了家,紀亦珩和施甜坐在床上一起拆禮物。

  他也好奇啊,還不知道俞臨惠都往里面塞了什么呢。

  施甜第一個就拆到個貴重的,“天哪,是周生生的鎖骨鏈。”

  紀亦珩也拆了個。“這是什么?”

  “手鏈……”

  施甜拆到后面,都快不敢拆了,“媽怎么準備了這么多啊?我不好意思……”

  “她打小就喜歡女兒,你就滿足滿足她的心愿。”

  禮物真是各式各樣都有,有睡衣,有鞋子,最貴重的當屬一只手表。

  施甜將東西都小心翼翼地收起來,就連床上的禮物盒子都不舍得扔。

  紀亦珩切了水果拿到陽臺上,施甜搬了張椅子坐到他身邊,將腦袋輕枕在他的腿上。

  他手掌輕抬,掌心摩挲著施甜的后腦。

  “紀亦珩,你當初為什么會喜歡我?你看上我哪點呢?”

  紀亦珩很認真地想了想,“覺得你很有趣。”

  “哪里有趣?”

  “你千方百計混進去看我洗澡,還不有趣嗎?”

  施甜磨了磨牙,輕輕在他的腿上咬,“我都說了,那是意外!”

  “但我記住你了。”

  “好啊,等以后我要生了女兒,我就這么教她……”

  施甜話說到一半,哎呦了聲,紀亦珩手指輕扣在她腦袋上敲了下。

  “你打我,你不喜歡我了是不是?”

  紀亦珩笑著,彎腰在她發上親了口,他薄唇一點點移到她的耳朵邊,嗓音輕而柔,“我愛你啊。”

  這陣聲音極具穿透力,穿過了施甜的耳膜,直擊她的心臟。

  她雙手緊抱著紀亦珩的腿,嘴上掛了滿足的笑,“紀亦珩,我也愛你,就像你愛我一樣,謝謝你給了我一個完整的家。”

  紀亦珩的手指穿過施甜的發絲,沒有說話,她以為他沒聽到,又開了口。

  “謝謝你,我最好的愛人。”

  (全文完)

------題外話------

  親們,我們的小短篇正式宣告完結了,到時候出版書會多更一章番外,敬請期待哦。(PS:番外有寶寶,也有徐子易和韓凌陽的再次見面)

  真的太謝謝大家一路來的堅持了,30萬字說長不長,卻是一個非常完整的故事,而且這樣的短篇比我寫習慣的長篇更難寫,真的都是靠著你們的留言和互動給了我信心的。

  妖妖休息一段時間后會來開新文的,等我哈

  不見不散~

  發個完結紅包,沒有領取過的親們記得去搶呦~

9775 3535561 MjAxOC8xMS8yMi8jIyM5Nzc1 http://m.clewx.com/book/201811/22/9775_3535561.html
牛气冲天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