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第514章 祭旗帝后場

書名:地府巡靈倌 上傳會員:絕密style 作者:彼岸浮屠 更新時間:2019-07-04 10:48:26

  形式很明顯,鬼怪高手和另外兩個游巡團隊遭遇過了。

  孟一霜和劍羅剎昊純子見機得快溜之大吉了,但他倆的助手,雙雙落入敵人魔掌之中。

  我下意識的看了一眼被三鬼王拎著的兩個和尚,他們還昏迷著呢。

  那圓缽和尚是不是也有機會開溜?但為了救回徒兒懸庸,結果,自身也陷落于敵手了?

  要是這樣去看,圓缽和尚比孟一霜和劍羅剎仗義了許多。

  當然,我的推測不見得準確,可能是圓缽也想拋棄懸庸逃跑,但他能力不足,遇到的鬼王又這么的多,所以,沒能跑成?

  萬事皆有可能,我還是別胡思亂想了。

  都卯等三鬼王拎著戰利品接近,兩個帶著魔鬼面具的神秘家伙轉頭看來,一眾陰兵舉起手中武器揮動數下,表示迎接之意,但都沒有發出吆喝聲來,看來,不想過于高調。

  但等到鬼氣彌漫過程完畢了,陰兵們可就要大吵大嚷的去開殺戒了。

  “彭、彭!”

  都酉和都巳揮手間將昏迷的兩個和尚扔到賞大虎他們身邊。

  兩個和尚齊齊痛哼一聲,趴在那里,緩緩的睜開眼睛。

  但都卯根本沒去理會俘虜,而是帶領都酉和都巳,對兩個魔鬼面具的家伙,微微的鞠躬一禮。

  “尼瑪!”

  我忍不住于心頭爆了這么一聲。

  “簡直是大白天活見鬼了!以都卯鬼王高階的實力,竟然要對兩個藏頭露尾的家伙施禮?這說明什么?”

  “這兩個家伙,至少也是鬼王巔峰,堪比人類觀則境巔峰大高手的存在,只差一步之遙就是堪比通天境的鬼君級大能了。”

  億萬頭羊駝跑過,我的心情霎間被踩踏的七零八落。

  本覺著小沙彌懸庸可憐,尋思著瞅準機會將小和尚救出來呢。

  至于那大和尚圓缽的死活?我就不想多管了。

  他在方內世界的名頭并不好聽,許多法師的詭異死亡都和他有關,我才不想去救這樣的危險人物呢。

  此刻倒好,突然出現了兩尊比都卯還要厲害的邪靈大高手,且這里還有數千名武裝完備的陰兵在場,那打死我也不敢輕捋虎須了。

  勇敢是好品質,但不知天高地厚的魯莽行事,那可就是愚蠢了。

  有兩個穿著將領甲胄的陰靈上前,將兩個和尚擺成跪地姿態。

  很明顯,圓缽和懸庸的法力全被鎮住了,根本就無能反抗,只能被人宛似提線傀儡一般的擺出跪地姿態來。

  我看到圓缽和尚氣惱的滿臉發紅,看來,圓缽的不嗔不怒只是說給世人聽的,真的折辱于他,一樣會生氣的。

  兩個魔鬼面具陰靈首領和都卯一頓說,嘰里呱啦的,我是聽不懂的,如是,靈機一動,將牛哄放了出來。

  “我也聽不懂他們在說什么。”

  牛哄和我藏在廣場一側的黑暗之中,剛出來,他就小聲的說了這么一句。

  我不由愕然,不是說此地的陰魂都會特殊鬼語嗎?牛哄為何不會?

  難道,牛哄不屬于常規投放的鬼怪殺手?如果真是這樣,牛哄的出現可就意味深長了。

  我忽然意識到,牛哄本身可能代表著另外一種含義。

  這段時間以來,一直以為陰司策劃部中有鬼吏在給我下絆子,目的是扶持劍羅剎昊純子或其他的替補游巡如孟一霜之流的人勝出。

  但眼下,牛哄并不會特殊鬼語,這似乎說明,牛哄本不屬于‘鬼怪殺手’行列,是暗中有鬼吏將其投放到第三食品廠內的。

  表面看,似乎是在給我下絆子,但事態發展到現今,牛哄反而成了我方的一員!他鬼王境的道行,將在接下來的數天之內起到關鍵性的作用。

  要是用這個結果去反推過程,似乎,隱隱的,有誰在暗中幫我……?

  我的眼睛不瞪大了。

  “難道說,陰司策劃部中的鬼吏,分屬不同陣營?有的鬼吏熱衷于支持劍羅剎給我找麻煩,但有些鬼吏卻暗中千方百計為我提供厲害幫手?”

  “這事好像愈發的復雜了,似乎,涉及到陰司內部的某些勢力傾軋,所以說,我們雖然在參與游巡競賽,但其實也是陰司內部在重新洗牌?”

  我搖搖頭,將突然想到的念頭拋擲于腦后。

  不管陰司內部多復雜古怪,但于我而言,活到最后才是終極目標。

  只有完成這個目標了,才有機會去搞明白這些想法的真實性。

  所以說不要好高騖遠了,還是腳踏實地的專注于眼前為好。

  “牛廠長,你都聽不懂它們用的語言,我就更沒轍了。但看這架勢,他們抓來四個生人,可不是做游戲的。”

  我低聲回應著。

  “姜道友,眼前這場面很明顯啊,五尊鬼王,統領數千武裝到位的陰兵,即將展開大行動,一般而言在戰團展開行動之前,會有祭旗儀式。”

  牛哄這話一出口,我霎間臉色驟變,眉頭緊緊鎖在一處。

  祭旗儀式我自然不會陌生,看過多少古裝劇集?每當大軍開拔之時,依照舊時傳統都會祭棋,很多時候,都是使用敵方戰俘來祭旗。

  這是無比殘忍的行為,讓人深惡痛絕。

  看樣子,五尊鬼王將在鬼氣彌漫到全城的那一刻,斬了四個生人法師用來祭旗,然后,就是陰兵出征的環節了。

  我掏出手機看了看時間,距離預估的那個時間點,只有七八分鐘了。

  圓缽,懸庸,賞大虎,昊曠子四人,即將慘死在帝后陵廣場之上。

  嚴格來講,這些人都是競爭對手,賞大虎和我更是仇恨深重,他們死在這里,我應該感覺如釋重負才對。但事實是,意識到四人即將慘死,我的心頭一片悲涼。

  我不是幸災樂禍之人,要知道,殺他們的可是殘酷無情的鬼王高手,我此刻坐看四人被殺,不久后也許就輪到自己了。兔死狐悲,物傷其類。畢竟是同類,我真心看不下去了。

  時間緩緩流逝,我看到有十幾名陰兵舉著一面旗幟出現在五尊鬼王之前。

  陰風一吹,那旗幟猛地展開,是面黑色為底的大旗,上面繡著個巨大的深藍魔鬼之面,獠牙外顯眼眸猙獰,頭上豎立四根犄角,特別的兇悍,極度的恐怖。

  這就是陰兵軍團的靈魂旗幟了。

9734 3584732 MjAxOC8xMS8xMC8jIyM5NzM0 http://m.clewx.com/book/201811/10/9734_3584732.html
牛气冲天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