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第 51 章

書名:全世界都想要的他,屬于我 上傳會員:我是小乖乖 作者:蔣牧童 更新時間:2019-04-03 11:23:06

  第五十一章

  外婆的手術是凌晨一點左右結束的, 但是因為她需要進重癥病房,倪景兮和霍慎言根本見不著人。
兩人坐在走廊上的椅子里, 倪景兮伸手揉了揉自己的臉頰。
“你先回去休息吧,明天還有那么多工作。”

  倪景兮知道霍慎言這幾天特別忙, 之前晚上十一點回家都算早的,有時候凌晨一兩點她已經睡著,他才會悄悄進來。
霍慎言皺眉:“這種時候你讓我把你丟在這里, 一個人回家?”

  此時醫生出來, 看到他們兩人,問道:“是老太太的家屬嗎?”

  倪景兮立即從凳子上站了起來:“我是她的外孫女,也是監護人。”
醫生點頭:“目前來說手術一切順利, 但是之后二十四小時都需要在重癥病房觀察,如果家屬想要見面, 也必須等到老人家醒來。”

  “謝謝您醫生, 謝謝。”倪景兮連說了好幾聲謝謝。
醫生看著她幾眼還是開口說:“但是家屬也要做好心理準備。”

  倪景兮本來臉上重新露出的笑容還未到眉梢, 猛地僵住,她眼睛猛地瞪大望著面前的醫生:“這是什么意思?”

  醫生見她這樣的神色知道她跟老人家的關系必定十分親近,口吻不由柔和下來:“老太太年紀已大, 而且這么多年一直行走不便,身體機能大幅度下降……”
倪景兮聽著醫生的話,本來好不容易平靜下來的思緒,竟是重新開始翻騰。

  生老病死。
她知道醫生無非是想告訴她, 誰都逃不過這公平又殘酷的自然規律,誰都有面臨死亡的那天。
可是她沒有做好準備。
她沒有。

  她無法做到坦然地面對她唯一還能看得見摸得著的至親, 再一次從她身邊離開。她知道她沒辦法天天陪著外婆,可她每天收到外婆給她發來的語音信息,外婆用的一點兒也不熟練,有時候一句話都沒說完,就發了過來。

  倪景兮需要連蒙帶猜才能想到明白她的意思。

  但每次收到信息的時候,她就會比什么都開心。

  “景兮。”霍慎言明顯感覺到懷里的姑娘情緒不對勁,他低聲說:“沒事的,醫生只是跟我們說這種可能性而已。”
他的手掌輕輕地在她肩背上輕撫。

  但是倪景兮還是緊張到渾身都在微微顫抖,直到霍慎言將她抱在懷中,低聲說:“沒事,星星不怕。”

  最后倪景兮還是被霍慎言帶回了家中,他讓唐勉找了個護工守著,而且醫院那邊只要有動靜,肯定會給他們打電話。
回到家中之后,倪景兮一直心事重重的模樣。
直到她被霍慎言拉到床上睡覺,可是整個人都在翻來覆去。

  不知過了多久,漆黑的房間里,倪景兮開口說:“慎言,你睡了嗎?”
“沒有。”

  連一秒鐘的遲疑都沒有,霍慎言迅速回答她。

  他知道她一直都沒睡,只是那么安靜靠在他的懷里。或許她是怕自己打擾到他的休息,一直沒說話也沒有動。
可終究還是沒忍住。

  越是寂靜的深夜,腦子里的無數想法都會被無限放大。

  她也試著安慰自己醫生所說的話,不過是給她打預防針而已,并非真的有什么事情發生。可是她總是忍不住去想那個最壞的可能。
想到讓她自己輾轉難眠。

  “還在擔心外婆的事情?”霍慎言輕輕地摟住她低聲問。

  深夜的房間里男人的聲音格外低沉,聲線里帶著的那份沉穩,叫倪景兮微微心安,忍不住把心底所有話都告訴他。
“慎言,我真的很害怕。”

  “我知道醫生說那樣話的意思,也知道所有人都逃不過生老病死,可是我就想看著外婆好好的,”說到這里,倪景兮的聲音又激動了起來。
霍慎言知道這時候所有的語言都是蒼白的,他伸手緊緊地抱住她,循著她的額頭親了下去。
隨后他的唇落在她的眼皮、鼻尖,最后是唇瓣上。

  房間里的窗簾拉地嚴嚴實實,遮擋住外面的一切光源,他們都看不見彼此的表情,唯有彼此的懷抱是溫熱的。
兩人在一起,哪怕什么都不說,擁抱都能溫暖彼此。

  或許這就是人一直追求愛情的原因吧。

  霍慎言聲音低啞著說:“不管未來發生什么事情,我都會永遠在你身邊,不離不棄。”
倪景兮沒說話。

  直到霍慎言感覺到有一只手順著他的手臂緩緩往下,很快摸到他的手掌,手指一根一根地插進他的指縫間,十指相扣。
她聲音有點兒啞著地說:“我也是。”

  *

  第二天倪景兮跟老張,一大清早去了醫院。霍慎言因為有一個實在推不開的會議,先去了公司。不過到了下午的時候,醫院才允許家屬進去看望。
倪景兮準備進去之前,霍慎言正好趕到。

  他們進去后,看到外婆躺在床上,鼻子上還戴著呼吸器,似乎聽到他們進來的動靜,費力地抬起眼皮朝他們看過來。
倪景兮在看見外婆的一瞬間,徹底紅了眼圈。

  “外婆。”她走過去,半蹲在床邊,她小心翼翼地拉著外婆的手掌。

  外婆望著她又看了霍慎言一眼,開口說:“星星是不是都哭了?”
因為身體還虛弱著,她說話的聲音極小,勉強能被聽到。

  “這可不像我的小星星。”外婆勉強露出笑容。
倪景兮搖頭:“我沒哭,您別說話先歇會兒。”

  “沒事兒,我不累,我就想跟你們說說話。”外婆反而笑了下,繼續說:“我這次睡著了之后,居然還夢到你外公和你媽媽了。”
倪景兮一愣。

  “沒有你爸爸呢,是不是他還活著呀。”老人家念念叨叨的,到底還是心里忘不掉。
倪平森不管是作為丈夫、父親甚至還是女婿,都是最好的。顧明珠去世之后,他堅決沒有再婚,一直照顧著丈母娘和年幼的女兒。
對于外婆來說,他就是自己的兒子。

  “瞧瞧,這不就哭了。”老太太看著倪景兮眼角的淚水,聲音里透著心疼。

  倪景兮伸手抹了下眼淚,“我不哭。”
老太太望著她又抬頭看著身后的霍慎言,居然露出了笑容:“以前也做夢夢見過你外公和媽媽,可是他們從來不跟我說話。沒想到這回居然跟我說了。”
“你外公啊,問我說景兮有沒有結婚呢。我告訴他,結了。老頭子笑得不知道多開心呢。結果他們問我,親沒親眼看見你結婚,我說看見結婚證了,婚禮還沒辦呢。”

  或許在老人家眼中,那一本結婚的小本子都不如熱熱鬧鬧的婚禮來得叫她放心。

  此時霍慎言立即說:“外婆,您放心,我們一定很快舉辦婚禮。”

  “外婆不是想要催你們,我呀,是怕看不到那一天。”

  “不會的,一定不會的。”倪景兮握著她的手掌,拼命地搖頭。@無限好文,盡在晉江文學城

  倪景兮從病房里出來之后,她去了個洗手間。可是過了許久才回來,不僅明顯洗過臉就連眼圈都是通紅的。

  晚上的時候,霍振中和鐘嵐親自來了一趟醫院。
鐘嵐看著倪景兮的神色,是她自己從未見過的,不由心疼道:“嚇壞了吧。”

  倪景兮死死地咬著唇,點了點頭。

  “你們應該昨晚就告訴我們的,要不是我今天給唐勉打電話,還不知道這件事呢。”鐘嵐不由有些不滿。
這是倪景兮的親外婆,老人家住院了,他們做晚輩的理應來看看。

  霍振中和鐘嵐之前就算對倪景兮和霍慎言的這樁婚事有不滿,可是他們結婚之后,還是專門宴請了外婆。@無限好文,盡在晉江文學城
畢竟這是她唯一的親人了。

  鐘嵐握著她的手,想說話安慰安慰倪景兮,結果瞧著她的模樣反而眼睛眼眶先濕潤了。
一旁的霍振中瞧見她的模樣,登時道:“景兮本來就心情不好,你就別再惹她傷心。”

  “我就是心疼嘛。”鐘嵐說話的時候,聲音微帶著哽咽。

  霍振中嘆了一口氣,聲音是極無奈了。

  *

  好在很快,外婆不僅從重癥病房轉到了普通病房,更是連胃口都好了不少。當她主動提出想要吃上海本幫菜的時候,倪景兮親自給周姨打了電話。
周姨廚藝一直很快,上海菜做的尤其好。

  這次她還特地做了紅燒獅子頭送過來,外婆不僅吃了大半碗的米飯,居然還想吃第二個獅子頭。
倪景兮趕緊阻止道:“醫生說了,雖然您沒有忌口的,但是這些濃油赤醬的還是少吃點兒。”

  老太太被她說的,這才喝了幾口湯。
等倪景兮收拾東西的時候,外婆靠在床頭,突然開口問:“你們之前說辦婚禮的事情,不會是蒙外婆的吧?”

  倪景兮被她這一句問的氣笑了,那天老太太跟說遺言似得,不僅把她嚇得魂飛魄散,連霍慎言都被嚇唬的不輕。
但是她點頭說:“不是蒙您呢,是真的。”

  本來他們也決定在明年舉辦婚禮,如今既然這是外婆的心愿,提早舉行也沒什么問題。況且霍慎言跟鐘嵐提了之后,她也滿口贊同。
不僅倪景兮外婆年紀大了,霍慎言爺爺年紀更大。

  老爺子之前雖不滿他們結婚倉促,可是結都結了,總不能再折騰離了吧,前幾天老人家還從香港打電話回來旁敲側擊這件事。
鐘嵐知道霍慎言的性子,沒敢輕易開口許諾老爺子。

  現在好了,皆大歡喜。

  霍家要辦婚禮的事情可瞞不住人,畢竟對于婚慶公司來說,這是頭一等的大事兒。倪景兮和霍慎言都忙,鐘嵐就幫他們先選了幾家公司,然后再讓他們挑選。

  他們這樣的人家結婚,本來就隆重,什么東西都是要專門定制。

  最開始先找了設計公司專門設計了婚禮的LOGO,也就是兩人姓氏首字母,至于設計的細節是霍慎言親自敲定的,兩人字母周圍圍繞著星星。
最著急的就是婚紗這部分了,西式和中式兩套大婚禮服,都是要手工定制。
倒是晚宴禮服這些雖然也是定制的,但是設計沒主婚紗那么復雜。

  婚期不能太著急,但也沒定在太晚,最后是六月初六。

  那時候不僅是春暖花開的季節,這一天更是倪景兮父母結婚的日子。她的父母都無法親眼看到她走進禮堂,不如就用這種方式,讓他們見證著自己的幸福。
本以為離六月很遠,可誰知過完年之后,一晃竟是到了五月。

  倪景兮的伴娘人選已經請好了,宿舍里的三個姑娘,還有唐覓和華箏她們兩人。

  霍慎言那邊的人好走,反正蕭亦琛、韓昭還有唐勉三人是肯定會當伴郎,至于其他兩個,據說這會兒為爭這個都打瘋了。

  主婚紗空運到上海的時候,正是五月初,離大婚還不到一個月,倪景兮總算要見到自己的主婚紗。
他們是周六去試穿的,沒叫別人陪著,霍慎言親自開口帶著她。

  他轉頭問倪景兮:“真不餓?”
從知道今天要試穿婚紗,倪景兮從早上開始就沒吃飯,連水都喝的很少,連霍慎言這么寵她的人,都忍不住要生氣。

  可誰知她抱著自己的脖子,滿臉哀求地說:“拜托拜托,我這輩子就穿一次的婚紗呀,我一定要用最完美的狀態。”

  其實她已經夠纖瘦,此時穿著一件領口寬松的T恤,鎖骨線條凸起分明。
最終霍慎言硬壓著她喝了幾口牛奶,這才趕緊開車帶她去試穿婚紗,早點兒試過早點兒帶她去吃東西。

  到了地方之后,倪景兮才知道,今天所有人只為他們兩個服務。

  一進去之后,兩人分別被帶走去換自己的禮服。倪景兮要試的第一套就是主婚紗,即便她早就看過主婚紗的設計概念圖,可是當她真正看到的一瞬,整個人還是被驚艷。
深V露肩的上半身,腰身處是收腰設計,而裙擺是極大而沉的宮廷復古華麗風格,頭頂一圈燈光照射著,這件婚紗上點綴著水晶珠寶更是熠熠生輝。

  它,真的在發光。

  因為婚紗太過沉重,一眾工作人員幫倪景兮穿戴,饒是她這么纖細的身材,在穿進這樣的收腰設計里,還是有種正正好的感覺。

  “倪小姐,你的腰可太細了,這種收腰風格最適合您。”工作人員替她穿好之后,往后退了兩步,輕笑著說道。
倪景兮笑了下,輕輕吐了一口氣。

  果然,美麗是必須付出代價的,這件主婚紗的裙擺便有兩米那么長,她光是站在這里,都覺得特別特別重。

  隨后,其他人開始給她戴頭紗。
這條頭紗比婚紗裙擺還要長,工作人員一直在擺弄。

  不知過了多久,在倪景兮覺得她全部的耐心都要用完的時候,終于聽到有個人歡喜地說:“都好了。”

  她長出了一口,直到她又聽到對方說:“霍先生早就換好了禮服等著呢,現在他可以看見咱們最漂亮的新娘了。”

  倪景兮緊張到腳趾頭都蜷縮了起來。

  霍慎言本來正站著回復信息,男裝一向穿的比較快。所以他早就換好了在這邊等著,他伸手在屏幕上正在打字,可是旁邊的人提醒他,倪景兮換好衣服。
他停下手上的動作,抬頭望過去。

  本來拉著嚴嚴實實的簾子,此時慢慢自動地往旁邊滑動,從一條細縫慢慢將里面的人兒露了出來。

  倪景兮站在正中間,長發被盤成好看的公主頭,頭頂是跟她的婚紗一樣繁復又華麗的頭紗,而最讓人驚艷的是穿著婚紗的姑娘。
她個子本就高挑,此時完全撐起了這樣華麗復雜的宮廷風婚紗,大大的曳地裙擺,不盈一握地纖細腰肢。

  當真像是從畫里走出來的高貴公主。

  霍慎言望著他的小姑娘,一瞬間,眼底皆是驚艷。

  倪景兮眼巴巴地看著他,本來在安靜地等著他的評價,誰知他怎么都不開口,最后還是倪景兮憋不住問道:“怎么樣?”
“真想現在就是婚禮。”他輕聲說。

  一時,倪景兮的臉頰微紅,可是眼角眉梢盡是甜蜜。
連她這樣沒有少女心的一個人,在這一刻都被感動。

  *

  霍家的請帖已經開始派出去,重要的客人都是霍振中親自打電話邀請的。至于小輩兒的是霍慎言自己邀請。
蘇宜蘅雖然聽到了消息,可是當她聽到母親說霍家送來請帖時,還是不由有些崩潰。
@無限好文,盡在晉江文學城
之前霍慎言不讓哥哥進董事會的事情發生之后,母親竟是隱隱猜到是她的原因,待問清楚之后,果不其然就是。

  這一次,蘇母趁著她回家的時候,忍不住提點道:“如今霍家要辦婚禮的事情,差不多都知道了。”
蘇宜蘅默不作聲。

  “霍慎言再好,那也是別人的丈夫了。先前你得罪他,害得你哥哥被連累,所以這次不管怎么樣,都不許再做出別的事情。”
蘇母太過了解自己的女兒,對霍慎言用情太深,又過于驕傲。

  她打小開始就是要什么有什么的主兒,如今人生最想要的反而沒得到,怎么能叫她不發瘋。

  見蘇宜蘅還不說話,蘇母忍不住輕推了下她的膝蓋。
終于蘇宜蘅嗯了一聲。

  很快她起身:“我晚上還有個封面要拍,就不在家吃飯了。”

  她匆匆回來又匆匆離開,蘇母倒也見怪不怪,送她到了門口,目送著她的商務車離開家中別墅。

  待到了車上,蘇宜蘅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
本來她正寂寥地望著窗外,母親說的話還是刺痛了她,霍慎言再好,已經是別人的了。

  這句話她知道,道理她也懂,可是她就是難過。

  直到她慢慢地將手機從包里拿出來接通,幾秒之中,她的臉色變了。

  蘇宜蘅吩咐司機立即調頭,去另外一個遞給,旁邊的助理趕緊說:“蘅姐,咱們還有拍攝呢。”
“先去這里。”蘇宜蘅面無表情地說。

  ……

  轉眼間婚禮就要舉行,一切都要準備就緒。

  倒是倪景兮還在照常上班,她一向是能做到心無旁騖的人。周末有個單身派對,到時候她大學宿舍里的好友都會來參加。
顏晗、艾雅雅、陳晨,光是想起都叫她會心一笑的名字。

  下班之后倪景兮又加班了一會兒,今天外面下了一整天的雨,待她關了電腦的時候,桌子上的手機響了起來。
倪景兮接通,對面的聲音平靜而溫柔,“景兮,我們可以見一面嗎?”

  是蘇宜蘅。

  “沒有必要。”倪景兮幾乎是想都沒有想,就像她說的那樣,她從不覺得自己跟蘇宜蘅有見面的必要。
可是對面似乎早料定她的回答,并不著急,反而輕笑了一聲。

  她的笑聲里透著篤定,直到她開口說:“難道你也不想知道你父親失蹤的真相。”

  “蘇宜蘅。”
倪景兮猛地拔高聲音,透著極致的憤怒。

  蘇宜蘅依舊是那不緊不慢地口吻,在她看來自己已經穩操勝券,她說了一個地址:“你可以選擇不來,但是除了我之外,再也沒有人會告訴你真相了。”
倪景兮猛地握住手機,可是對面很快掛斷,只剩下嘟嘟嘟地回響聲。

  到底,倪景兮還是沒有經受住這樣的蠱惑。

  她到了蘇宜蘅指定的地方時,這是一家高級茶室,清靜又舒緩的音樂從她進門的那一刻,就流淌在整個大廳。
倪景兮抱了包廂號之后,被人領著帶了進去。

  一進門,她就看見已經在房間里的蘇宜蘅,還有一個倪景兮從未見過的男人,三十多歲的模樣,很滄桑。

  本來男人已經站了起來,“蘇小姐,要是沒事的話,我先走了。”

  他剛轉身正好撞上進門的倪景兮,兩人對視了一眼,男人猛地睜大了眼睛,露出震驚地表情,隨后轉頭看向蘇宜蘅:“你這是什么意思?”

  蘇宜蘅笑了:“老孫,你這幾年一直在中東對吧。”

  這個叫老孫的男人面如死灰吧。
可是蘇宜蘅繼續說:“要不是你母親這次病危,你還是不會回國對吧。”

  “那不如你告訴這位倪小姐,你在中東都干嘛,到底在找什么。”

  老孫胸口猛地起伏著,壓抑到極致開口說:“蘇小姐,您到底想干什么。”

  “我干什么?”蘇宜蘅笑了起來,她憤憤地望著倪景兮,可是轉眼間卻又是同情地表情:“我以為你多幸福呢,真的,我曾經特別羨慕你。可是我現在只想同情你,倪景兮你真可憐,要不是你爸沒了,你還真的不可能嫁給霍慎言。”
“他是對你有愧疚呢。”

  老孫氣急可是又不敢看倪景兮:“蘇小姐,你夠了,你跟霍先生沒有緣分……”

  “好,我沒有緣分,那你把事情的真相告訴倪景兮,我倒要看看他們之間的緣分到底是天定的還是人為的。”

  倪景兮聽到現在都一言不發。
直到她望向這個叫老孫的男人,輕聲說:“你真的認識我父親嗎?”

  “倪小姐,對不起,真的對不起。”直到許久,老孫整個人像是泄了所有氣力一樣,他說:“不關霍先生的事情,是我對不起你。”

  于是,倪景兮聽到他說起了六年前發生的事情。
當時霍慎言還只是剛進入恒亞集團而已,中東一向危險,很多公司都不敢跟這些國家合作,因為風險太大。
唯有恒亞集團,將拼搏精神發揮到了極致,哪怕是戰火肆虐的地方,都有他們的所在。

  當時霍慎言前往以色列進行商務談判,誰知中途卻遇到了困難,跟隨他們一起的財務人員病倒無法工作。
因此他們只能臨時找人。

  倪平森雖不是恒亞集團的直屬員工,可是他的公司乃是跟恒亞集團關系密切的外包子公司,只是這一層關系并不為外人知道。
當時倪平森被派往跟他們一起工作。

  直到以色列國內爆發罷工隨后引起了炸彈襲擊,霍慎言不得不離開以色列。那天他們雖然走的匆忙,可是霍慎言還是要求老孫將倪平森要安全送回他的住處,再跟自己匯合。

  “霍先生當時身邊只有我一個安保人員,我太擔心他的安危,局勢那么動亂街上都是人。你父親也看出來,于是他自己叫了熟人的車來接他,我當時看著他上車的。我還跟他說這次對不起,下次回上海的時候再請他吃飯。”

  當時霍慎言在恒亞集團的職位并不算高,身邊也不像現在這樣日常有保安跟著。就算有老孫也是因為他要去以色列,鐘嵐強行要求他帶著的人。

  只是誰都沒想到,倪平森再也沒回到他的住處。

  倪景兮面無表情地聽完這一切,她曾經一直想要追求的真相,就是這個嗎?
可是卻沒有一個人能告訴她。

  直到她開口問:“他知道嗎?”
知道她父親失蹤的事情嗎?

  老孫說:“知道,但是他是兩年前才知道的,所以霍先生又重回了一次以色列。”

  兩年前……
那就是他們相遇的時候,她是去尋找她的父親,沒想到他竟然也是。

  連此刻,她都不得不感慨這該死的命運嗎?

  *

  倪景兮不知道自己是怎么離開的,她沒有開車,而是冷靜地打車前往霍慎言他們時常去的會所。
今天韓昭休假,蕭亦琛請他去喝酒,還是蕭亦琛在霍慎言的辦公室親自打電話跟她請假。

  她到了會所,一直走到庭院里。
此時大雨不僅沒有停下來的趨勢,居然還越下越大,周圍全都是雨滴砸在地面上的聲音,噼里啪啦。

  倪景兮從花園里穿過時,突然停住了腳步。

  她要去問他嗎?
然后呢……

  倪景兮渾身都在發抖,從牙齒到手指間,拼命地抖,止不住地顫抖。

  直到蕭亦琛從窗口里瞥見花園里的情形,喲地一聲說道:“這是哪個姑娘,沒事淋雨玩情懷呢?”
他倒不是嘲笑,覺得挺好玩。
可等他瞧仔細的時候,旁邊的人已經猛地站起來,沖了出去。

  霍慎言從門口拿了雨傘,一路到花園里,又驚又怒。待他撐著傘將倪景兮帶到走廊里,正要往包廂里拉時,倪景兮突然扣住他的手腕。
她的手指緊緊地抓住他的手腕,幾乎是下了死勁。

  霍慎言心頭不知道為何升起一股莫名地情緒。

  倪景兮抬頭望著他,那么認真又依戀地看著,輕聲說:“慎言。”
“我在。”霍慎言低啞著聲音說。

  倪景兮說:“還記得咱們在以色列那個小教堂里的結婚誓言嗎?我們說過要對彼此真誠,現在你能回答我一個問題嗎?
“你是因為愛我,而娶我的嗎?”

  第一次,霍慎言的眼神里透著絕望和慌張,他伸手想要握住倪景兮的手掌。

  他沒有說話。

  倪景兮慘然一笑,輕聲說:“那么我換一個問題。”

  “在你娶我之前,你知道我是倪平森的女兒嗎?”倪景兮直直地望著他。

  廊外的雨依舊在下,雨水的聲音似乎掩蓋了所有其他的聲音,他們之間只剩下寂靜。
終于,他開口說:“我知道。”

  倪景兮眨了下眼睛,眼淚跟著掉了下來,砸在她自己的手背。

  突然,她想起了以色列。
她所有的痛苦和幸福的起源。

  那一年她帶著所有忐忑期待和不安前往那個陌生國度,企圖能找到她父親的下落,結果,她遇到了她這一生最愛的男人。
那天在車行時,一轉頭,她看見他的瞬間……

  她問他能不能喝醉他告訴自己可以的時候,他奮不顧身用自己的命護著她的時候,她聽著他問可不可以嫁給他的時候……
他就是她認定的那個霍慎言。

  就在今天早上起床之前,他還抱著她蹭了又蹭就是不遠起來,這樣英俊沉穩的人像只慵懶的大貓,在她面前露出少有的孩子氣。
而幾天之后,就是他們的婚禮,她曾經幻想著他站在花路的盡頭,等著她一步一步走過去。
哪怕沒有父親牽著她的手,可是盡頭那邊有最愛她的男人。
她也不會怕。

  這樣的霍慎言,她要怎么辦。

  終于,時間像是過了一個世紀那么遙遠。
她抬頭望著霍慎言,輕聲喊了一句:“慎言。”

  “我們解散了。”

  

9673 3547770 MjAxOC8xMC8yMy8jIyM5Njcz http://m.clewx.com/book/201810/23/9673_3547770.html
牛气冲天投注 四川时时彩app下载手机版下载手机版 ns宝可梦怎么快速赚钱 聋哑人中彩票 马努卡甜品赚钱吗 重庆快乐十分网站 比京赛车计划软件 妇女在北京做什么能赚钱还自由 500彩票正规注册平台 广东麻将中马口诀159 大乐透开结果 四川麻将技巧顺口溜 云南11选5分布图 安卓app下载 如何找到赚钱的机会 棋牌游戏招商加盟好做吗 秒速飞艇开奖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