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196:等我變強了,泥沼就小了(二更)

書名:最美不過小時光 上傳會員:一抹陽光 作者:浮光錦 更新時間:2019-07-04 13:17:24

  三點半。

  江沅背著書包出了九中。

  褲兜里手機響,她拿出來看了眼,給回復說:“嗯。”

  收到短信,江晨希生出一種果然如此的感覺,同時,心里又愁的不行,打字還不方便,索性一個電話打過去,聽她應聲便問:“姐,你都干什么了呀?”

  她語氣焦急,江沅也就沒瞞著,簡短地給說了幾句。

  她拿著江晨希的B超單找了郭剛,將她懷孕的消息給告知了。郭剛嚇得不行,卻如她所料倒打一耙,說江晨希小小年紀思想不健康,上課看那種小說,他發現后不過訓斥了幾句,什么也沒干。她這學期成績一落千丈,肯定是因為在外面交了什么不三不四的男朋友,到頭來還將屎盆子往自己身上扣。

  江沅倒沒反駁這話,只說那就等孩子生出來,驗一下親子關系。

  郭剛自然慌了,表示不管是不是他的,愿意賠償兩萬,讓江晨希把這孩子處置掉,別因為一時之氣,連自己未來都不要了。江沅收了錢,卻直接去了校長辦公室,將兩人的對話錄音給校長孫承頤聽了一遍。孫承頤大怒,當即表示絕不姑息這種人渣敗類,立馬辭退郭剛,還會內部處置,吊銷他教師資格證書。

  不過,同時提了個要求。

  江沅手機里的錄音文件,必須刪除掉,保全九中名聲。

  “這樣?”

  心驚膽戰地聽完,江晨希舒了一口氣,遲疑道:“他會不會報復我們?”

  “不會。”

  江沅答,“沒了工作,他還有老婆孩子。”

  見了面后,她已經發現郭剛是個欺軟怕硬的人,這件事他吃了暗虧,賠了錢又丟了工作,可說到底,事情的根源在他。他固然可以將臟水往江晨希身上撲,但是一旦教師資格證書被吊銷,他說話就沒人信了。這件事他要繼續往下糾纏,最好也只能落一個兩敗俱傷的后果。

  江晨希承受不起,他同樣,社會對他這樣的劣跡,一向是零容忍。

  “你把錄音給學校了?”

  江晨希還是有些不放心,頭皮發麻地問。

  江沅淡聲說:“手機里的刪了,不過我還有個錄音筆。”

  錄音筆這種東西,她見警察用過好幾次,去學校之前,在電子商城買了一個。校長室里刪掉了手機里那一份錄音,但同時,她不僅多錄了一遍自己和郭剛的錄音,還錄了她和孫承頤的那番話,原原本本,每個字都沒落下。

  聽她這么說,江晨希也不知道是該喜還是該憂,想到江鐘毓的事,只能轉了話鋒說:“姐,江鐘毓的母親昨晚自殺了。”

  “……”

  江沅一愣。

  江晨希卻知道她在聽,又說:“我打針的時候,聽幾個護士在那兒聊。說是仁安集團董事長的兒媳婦,又說什么江公子,還說他妹妹坐牢了,我覺得應該是他母親吧?”

  “你見到他人了?”

  “那倒沒有,不過說搶救的及時,人應該沒死。”

  “嗯,知道了。”

  掛了電話,江沅翻出了江鐘毓的號碼。

  自從她和陸川的關系有了進展后,多多少少,跟江鐘毓有些疏遠,因為陸川介意。再者,前面還有江鐘靈的事情,讓她心里多少有些不自在。

  不過對她來說,江鐘毓一直是讓人安心的存在。

  她不覺得那是什么男女之情,也能感覺到,江鐘毓對她的那份親近,更多的類似于志同道合的友情,他是一個藏了很多心事所以看著冷漠的人,偶爾,需要從類似的人那里,汲取一些默契和溫暖。

  握著手機,江沅又遲疑了。

  問還是不問?

  她遲疑了許久,仍是將那個電話打出去了。

  江鐘毓在醫院,接到電話的時候,剛出了VIP病房。身后是他爺爺江祁山掄起拐杖家法江縱英的聲音。在兒媳婦的病床前,老人氣得身子哆嗦,拿拐杖往不孝子背上砸。

  他一個小輩,管不著,也不想管,心情太沉悶,便出了病房。

  江沅一個電話,將他從那種險些窒息的無力感中拉到現實,接通電話,他聲音啞啞地“喂”了一聲。

  “在做什么?”

  這問題?

  江鐘毓意外了下,答:“走路。”

  “哈~”

  江沅在那邊笑了一下,說:“我沒什么事,就昨晚太匆忙,也沒有好好感謝你,所以專門打電話說一聲。你要有時間的話,我請你吃飯。”

  “改天吧,今天家里有點事。”

  “行。”

  “……江沅。”

  江鐘毓突然喚了一聲,嗓音沉沉,問她,“你有沒有過那種,陷入泥沼里出不來的感覺?”

  他的家,給他的就是這樣一種感覺。他從小想逃離,想放縱,可又深知,放縱就是毀滅,他看著江縱英在外面花天酒地,風流浪蕩,便一遍一遍告訴自己,他不要成為那樣的人。他甚至痛恨女人,覺得女人不是麻煩就是毒藥,是傻子是瘋子,守著空殼子不離婚的唐琳,前仆后繼往他父親身上貼的女人,都讓他厭惡。

  可他遇到了江沅,她和他差不多大,他看著她,覺得他們是同病相憐的一類人。

  這感覺很奇妙,讓他能暫時能從那種對女人的厭惡中掙脫出來,他試著接觸她,甚至想過,如果他真的一直都不討厭她,就一直這么接觸下去,也未嘗不可。

  倒沒有想過一定要跟她結婚,只是想給自己證明一下,他還是挺正常的。

  可,一切都好像徒勞。

  江沅的變化,他看在眼里,記在心上,他能發覺,她因為陸川,在慢慢地改變著。她不是那個好像陷在泥沼里,孤立無援,出不來的女孩兒了。

  仍然在這種處境里的,只有他。

  “有過。”

  隔著電話,江沅的聲音輕輕的,“以前我經常有這種感覺。”

  “因為陸川嗎,沒有了?”

  “不是啊~”

  江沅又笑,“現在還有。只是我覺得都沒什么大不了的。因為我在長大呀,我會越來越強的。漸漸有能力養自己,做自己,等我變強了,泥沼就變小了,我離開它們,只是一抬腳的事情。”

  這個說法……

  江鐘毓出神地想著,被逗笑了一下,還問她:“那你現在呢,要離開了嗎?”

  “我不離開呀。”

  江沅又笑,“我要發光,將它的水分曬干,變成土地。”

  “……”

  江鐘毓愣了下,許久都沒有說話。

  心里有些難以形容的動容。

  江沅知道他在說什么,他也知道她在表達什么。

  他們身后的那個家,都好像一片泥沼,他以為她會逃離,卻沒想到,她遠比自己想象的更勇敢。“為什么?”他聽到自己聲音輕輕的,問出一句話。

  江沅說:“因為是它將我養大的。”

  “哈哈~”

  江鐘毓笑了。

  江沅也笑了,嘆了口氣,說:“沒什么大不了的,江鐘毓,好的不好的,都會過去的。”

  “嗯。”

  又說了幾句,江沅掛了電話。

  低頭再看時間,發現已經四點了。

  她是在搬去出租屋以后,開始想要寫小說的。因為平時沒什么時間做其他兼職,便想試試這個。查各種資料準備了兩個多月,真正借用張寶來電腦開始寫,也就一個多月前的事情,到現在,第一本文,正好十萬字。

  考試這兩天,肯定沒時間寫,所以放假前,她多存了一萬字,設置了定時發布,到今天,基本也就剩下一張存貨了。家里沒電腦,想來想去,決定先去網吧寫一會兒。

  九中附近就有好幾個網吧,她也沒選擇距離學校最近的那一個,走在路上想細節,大約四點半的時候,進了路邊一個看起來挺正規的綠洲網吧。

  “誒誒誒,哥你看,那姑娘——”

  網吧旁邊的便利店門口,幾個青年買了煙剛出來,有人便喊了一聲。

  另一個抬眸去看,正巧看見女生一個側影,卻也一下子認出來了,驚奇道:“沒錯沒錯,就是貝貝說的那個,操,真是她媽的有緣呀!”

  ------題外話------

  今天沒了哈,明早六點見,么么噠!

  手上還有月票的寶貝,支持下阿錦呀,投月票領紅包,吧唧!(#^.^#)

9572 3584782 MjAxOC8wOS8yOS8jIyM5NTcy http://m.clewx.com/book/201809/29/9572_3584782.html
牛气冲天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