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第九十七章 大結局

書名:報告丞相,夫人上天了 上傳會員:一抹陽光 作者:安十年 更新時間:2019-02-08 09:23:24

  在他身后,跟著一個身量修長的清秀少年人。

  一雙杏目帶著笑意,嘴角輕輕勾起,痞帥痞帥的。

  只一眼,歸煙便知道了他是誰。

  那少年人似乎察覺到了她的視線,轉頭看過來,兩個人視線交匯,歸煙收起面上的冷淡,朝他輕輕一笑。

  恰似杏花初開,暖意融融。

  宋阿元一愣,只覺得心臟像是被什么東西猛地撞上了,帶著一種欣喜和酸澀。

  他努力把這種感覺壓下去,然后朝歸煙拋了個媚眼。

  歸煙眼中笑意更濃。

  宋亦羅仿佛察覺到什么,坐上主位之后視線便往歸煙這個方向而來,歸煙低頭默默吃酒,并不抬頭。

  那些官腔什么都交給了徐大人,歸煙就在后面吃吃菜欣賞欣賞歌舞,有時候視線忍不住地往主位旁邊,也就是宋阿元身上跑,兩個人對視了好幾眼。

  宋阿元不知道怎么回事,和那女子每對視一次,心頭便有一股暖意,讓人安心又幸福。

  所以酒過三巡,那人朝他使眼色的時候,他點頭應了。

  得到回應之后,歸煙便找個借口出了宴會大廳。

  歸煙走后不久,宋阿元便也出去了。

  宋亦羅喝完手中的酒,看著宋阿元的背影,眼中幽深莫測。

  宋阿元出來左瞧右瞧沒有看見人,以為是自己會錯了意,撓撓頭轉身正準備回去的時候,卻被人一把拉住了手腕。

  女子手指纖細,手心溫暖,握著他手腕的力道不緊不松,并不讓人討厭。

  宋阿元朝歸煙輕輕一笑,突然手腕一轉反客為主抓住了她的手。

  “走,我帶你去個好地方。”他朝歸煙眨眨眼,拉著她就走。

  湖邊桃樹下,歸煙掙脫了他的束縛,摸了摸自己的手腕,問道:“這么放心就和我出來了,不怕我是壞人?”

  “咱們是在宋家,誰怕誰還不一定呢?”他語氣隨意,顯然不相信眼前這女子能給他造成什么傷害。

  歸煙靠在樹上,眼神有些輕佻,“都說你是個傻子,沒想到還挺聰明。”

  “傻子?”宋阿元搖了搖頭,“我只是忘記了一些事情,可不是什么傻子。”

  “是嗎?那你想不想知道你忘記了什么?”歸煙和宋阿元對視著,一雙墨瞳好似幽潭,讓人溺死在她的眼中。

  被那雙眼睛注視著,宋阿元覺得腦子轉的都慢了,他愣愣往前面走了一步,“我想知道,你可以幫我嗎?”

  不,他不想知道,哥哥說了,丟掉的都是無關緊要的記憶,那些記憶只會影響他強大。

  除此之外,再無其他。

  可是那雙眼睛……他逃不開。

  歸煙察覺到他的掙扎,催眠的程度又高了一重,眼睛疼得厲害,腦子里面那根弦也崩得死緊。

  她這宋阿元的識海中瘋狂地搜尋著他的記憶,可是意識所到之處白霧茫茫,讓人迷失方向。

  歸煙冷靜下來,隨著意識涵蓋范圍慢慢擴大,她終于找到了個地方。

  白霧蒙蒙,幾人高厚重的黑木門矗立在歸煙面前。

  正準備去推開那木門,耳畔卻傳來了迅疾的風聲。

  歸煙眉頭一皺,狠下心直接往那木門上撞去。

  厚重的木門發出吱呀一聲,開了一道僅供一人穿過寬度。

  歸煙還想再來一下,可惜來人再不給她機會。

  宋亦羅碧色的眼睛中翻騰著殺意,一掌拍向歸煙。

  被迫離開識海,歸煙凌空往后一退,掌風掃過頭頂,束發的玉冠被打碎,發絲紛飛。

  退了幾丈遠之后,歸煙在勉強穩住身子,她睜開眼睛,充血的眼睛直視著宋亦羅。

  這人出手太狠,剛剛那一掌,是沖著她眼睛來的。

  要不是她反應快,恐怕現在眼睛就沒了。

  可惜就差一點點……要不然她可以推開那扇門,把宋阿元缺失的那些記憶放出來了。

  “哥?你怎么來了?”宋阿元睜開眼睛詫異道。

  “有些事情,你先回去。”宋亦羅道,可是視線卻是死死鎖在歸煙身上。

  “奧。”宋阿元應了聲,然后轉身就走,仿佛眼中根本沒有歸煙這個人。

  歸煙:“……”過分了啊,竟然一點點用都沒有!

  宋阿元走后,宋亦羅才開始對歸煙動起手來。

  他身上殺氣頗重,招招狠厲,歸煙勉強接了他幾招之后,便覺得受不了了,宋亦羅又是一掌打過來的時候,歸煙一口老血噴了出去。

  宋亦羅怕被這口血噴滿臉,掌勢一收,廣袖擋在面前。

  歸煙勾起嘴角,拿出自己最快的速度逃跑。

  廣袖放下的時候,眼前已沒了人,宋亦羅瞇了瞇眼,身后突然傳來腳步聲。

  他轉身皺眉,“你怎么又回來了?”

  宋阿元縮了縮脖子,“那啥,我是想看看你這要不要幫忙的,還有二姐傳信回來了,我看到那山鷹飛到你書房去了。”

  宋亦羅瞇了瞇眼,轉身就往書房去了。

  宋阿元看了看一個方向,跟在他身后就走了。

  過了好久之后,歸煙才從湖邊的蘆葦中出來,她看著那兩人離開的方向,嘴角忍不住勾起來。

  ……

  深夜,驛站。

  宋阿元一身黑衣,黑布蒙面,站在歸煙門前,正準備敲門的時候,門卻突然開了。

  歸煙一把把他拉進來,給他倒了杯茶。

  “你怎么晚過來,不會讓宋亦羅知道吧?”

  宋阿元搖了搖頭,“他今晚有事出去了,所以我才過來的。”

  手上的茶杯緊了緊,他直視著歸煙,眼中有幾分冷意,“你到底是誰?來我東陽又有什么目的?”

  歸煙喝下一杯茶,朝他眨了眨眼睛,眼中血絲未消,看著有幾分可怖還有幾分可憐。

  “我來東陽是來找人的,我有個弟弟在這里,但是他好像忘記我了。”

  “他叫夏慕安,是一個很好看很機靈的孩子,但是我們家出了事情,我原本以為他死了,后來發現他還活著,頂著另一個身份。”

  “我想著來這里帶他回家,如果他愿意的。”

  歸煙看著他,可他卻低頭不與她對視,似乎是想逃避著什么。

  半晌,這種寂靜才被打破,“如果,他不愿意回去呢?”

  歸煙一愣,“如果他不愿意,我尊重他的選擇,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路,我不能逼著他去選擇。但是這一切的前提是他想起來一切。”

  “如果有一天他后悔了,我在魔鬼城樓外樓等著他。”

  “好!如果他后悔了,他會去找你的!”

  宋阿元離開之后,歸煙躺在床上只覺得頭疼的厲害,今天白天在宋家的時候,宋阿元是故意引走了宋亦羅,這說明她的努力還是有點用的。

  他肯定想起來什么或者潛意識里想保護她,這是一個好的開始。可是他今晚的態度……就值得讓人深思了。

  她已經沒有精力再給他來一次催眠了,為今之計,只有等了。

  歸煙足足等了半個月,使臣團要離開的時候,都還沒有得到回復。

  她想著再去宋家一趟,但是想想宋亦羅又覺得太過冒險。

  這個人……是她來這里這么久見過的最可怕的人了。

  那雙眼睛很美,但是惡意卻太深。

  使臣團離開的那一天,宋阿元突然來送行。

  他驅散了所有人,拉著歸煙去了院子里,然后一把抱住了歸煙.。

  他喚了一聲:“阿姐……”

  歸煙身子一顫,鼻子有些酸,但是被她忍住了。

  “什么時候想起來的?”她拍了拍他的肩膀,從他懷里退出來。

  當年的小毛孩,如今長得都比她高了。

  宋阿元牽著她的手,兩個人在水井旁坐下,“宴會之后,記憶就在慢慢恢復,徹底恢復是前天,但是我不想走,我也和我哥攤牌了,宋家不能少了我?”

  “難怪我說使臣團竟然還能安全離開,原來是你攤牌了,宋亦羅覺著我帶不走你,就懶得處理我了?”

  “emmm,差不多就這樣吧,反正我現在既是夏慕安也是宋阿元,二者相比之下,我更想當宋阿元。”

  “因為有足夠的權力,可以保護自己,也可以報仇。”他情不自禁地握緊拳頭,眼神有些狠厲,“阿姐,如今宋姬是越國皇后,你動不了她,但是我可以,這個仇,我來報!”

  歸煙忍不住捏了捏他的臉,他眼中的狠厲瞬間變成了無奈。

  “姐,你夠了,我又不是小孩子了,你以后有了娃娃掐你娃娃去,聽說你和越國丞相關系不錯,早生貴子早生貴子啊!”

  歸煙冷著臉,一巴掌拍到他頭上。

  ……

  使臣團的船靠岸的那一天,江邊的雨下得很大,歸煙撐著傘下船,抬眸間便瞧見了那人白衣墨發,撐著一把繪著杏花的十二竹節傘靜靜站在雨中。

  雨水從傘上滑落,滴到地上小坑中,濺起一圈一圈漣漪。

  ……

  一年之后越帝駕崩,越帝生前留下遺詔,九泉之下他一人寒冷凄苦,特令皇后殉葬!

  但有宮人傳出,早在殉葬圣旨到達皇后所在的鸞鳳殿時,皇后以及她的太監總管陳升就已經中毒身亡了。

  皇后生前姿容絕艷,可死時卻臉皮枯皺如樹皮,如八十歲老嫗,極丑!

  越帝名下僅有一子,柔妃所出,年僅五歲,葬禮辦完之后繼位,陸丞相監國輔政,重用有才之士,清正廉明,重視農業生產,發展對外貿易,越國國力空前強盛,這一階段史稱“陸氏中興”。

  陸丞相不僅在有才有能,與其夫人的故事也是一段佳話。陸丞相此生僅有一位夫人,再無妾室。

  據陸府下人所說,陸丞相其實是個妻管嚴,愛妻如命,每次二人有分歧都是他認輸,陸夫人一說要回娘家陸丞相就開始抱大腿……

  二人一生小吵小鬧,恩愛非常,陸夫人故去之后,陸丞相飲毒酒與她同葬……

  我要和你同走奈何橋,同飲一碗孟婆湯,下輩子我們繞床青梅,從小就要在一起。

  ——陸景止

9499 3527560 MjAxOC8wOS8wNi8jIyM5NDk5 http://m.clewx.com/book/201809/06/9499_3527560.html
牛气冲天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