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799 三爺晚晚高調合體,狗糧兇猛

書名:名門暖婚:權爺盛寵妻 上傳會員:一抹陽光 作者:月初姣姣 更新時間:2019-07-04 10:09:27

  云錦首府,書房內

  除卻宋風晚翻動書頁的聲音,只有傅沉敲擊鍵盤的滴答聲,她忽然覺得胸胃部傳來惡心感,臉霎時白了,不待傅沉反應,就翻身,趴在一側垃圾桶干嘔起來。

  傅沉急忙過去,抬手拍了拍她的后背,“這么嚴重?”

  她已經吃了不少可以抑制一直孕吐的藥物或者食物,效果都很短暫。

  “好了,沒事了。”

  這一番折騰下來,宋風晚臉色煞白,孕吐反應才持續幾天,她卻消瘦了一圈。

  “我抱你回去休息。”傅沉手從她小腿與腰側穿過,將她輕松抱起。

  居然比懷孕之前更瘦了。

  回屋后,傅沉幫她倒了水,目光鎖住她的肚子,盯緊。

  “你干嘛?”宋風晚幾乎是下意識往后一縮,抬手捂著肚子。

  “你躲什么,我又不會對他做什么?”

  傅沉瞇著眼,語氣如常。

  “我就是覺著這小家伙太能折騰……”

  宋風晚抿了抿嘴,“我怎么覺得,你想揍他?”

  “怎么可能。”傅沉腹誹:想打,也得等他出生才行。

  傅寶寶:……

  宋風晚又吐了一次,方才精疲力竭的睡著,傅沉盯著她的,目光落在她肚子上:“小東西,你要是再這么折騰,等你出來,我饒不過你。”

  她前段時間熬夜趕設計稿,剛補回來二兩肉,愣是被折騰沒了。

  傅寶寶:……

  “我可告訴你,我總有法子治你的,現在給我安分點,以后出生才有好日子過。”

  “別整天想著怎么折騰作妖。”

  ……

  喬艾蕓叩門進來的時候,手中還端著一碗自制的湯藥,能抑制孕吐的。

  “晚晚睡了?”她壓著聲音,也是滿目心疼。

  “嗯。”傅沉點頭。

  “剛才在外面聽到里面有說話聲,我還以為她沒睡。”

  “和寶寶說了兩句話。”傅沉嘴角勾著笑,看起來……

  人畜無害。

  傅寶寶:剛才叫他小東西,現在是寶寶?

  影帝給你了好不好!

  “多和寶寶說說話挺好的。”喬艾蕓真的對傅沉越發滿意,其實女人孕期真能反映出男人某方面的性格,他是非常有耐心的。

  她哪里知道,傅三爺壓根不是在和傅寶寶談心,而是威脅。

  “行了,你去忙吧,晚晚這里我守著。”喬艾蕓打發他離開,畢竟他業務繁忙。

  “麻煩您了。”

  “一家人不用這么客套。”

  傅沉回書房處理了一下公司事務,又從抽屜摸出了一個本子,上面詳細記錄了宋風晚懷孕的詳細情況:

  估計誰都沒想到,傅沉居然會寫孕期日記這種東西吧。

  而今天的內容,只有兩行字:

  【晚晚吐了4次。】

  【小家伙太不安分,欠收拾。】

  *

  隔天一早,傅沉早起抄經遛狗,生活有序。

  “傅心漢今天怎么樣?”宋風晚八點有課,起得較早。

  站在院子里,涼風起,秋風瑟,廊檐下的銅鈴叮當作響。

  京城的秋天總是來得格外早,和小嚴先森視頻的時候,他還穿著背心吃西瓜。

  “還是老樣子。”傅心漢蹲在地上,傅沉正拿著梳子給它順毛。

  “是不是生病了?有空帶去看一下吧。”傅心漢最近不大愛動,以前看著誰都很亢奮,最近卻總是蔫頭耷腦的。

  傅心漢耷拉著眼皮看了眼宋風晚:其實是最近他們不讓它進屋,小動物也很敏感,總覺得自己做錯了什么,或者不受喜歡了,所以不開心……

  可是此時傅沉卻說了一句:

  “可能最近掉毛掉得快禿了,怕被那些老情人嫌棄,有點自閉吧。”

  傅心漢:狗子已死,有事燒紙!

  而宋風晚一早也接到了一個同學給她發的信息:

  【提前恭喜,這次設計比賽,你得了一等獎,內部消息,等公布了,記得請吃飯。】

  這個同學是學生會的副主席,平素分管宣傳一類,有消息說,最近兩天比賽結果就會出來,估計他們已經收到了風聲。

  她瞇眼笑著,給他回了信息:【肯定請吃飯。】

  而當天下午,學校官網就公布了獲獎名單,美院公告欄也進行了公示,頒獎晚會也會在這周六晚上南院禮堂舉行。

  這算是宋風晚近期收到的最好消息。

  她一直摸著肚子,覺著某個小家伙是她的福星,因為她也陪跑了兩年,今年若是不成,明年更不可能了。

  心情好了,就連孕吐反應都明顯減少了很多。

  “頒獎晚會我陪你一起去。”傅沉開口。

  此時除卻上課,傅沉都想一直陪著她。

  “你陪我?”

  宋風晚有些詫異,因為他們兩人從沒在外面公開合體過。

  “有問題?還是有什么不方便?”傅沉好整以暇的看著啊,想看她能說出什么阻止自己的理由。

  “沒有。”

  畢竟是喜事,宋風晚也想和最愛的人分享。

  **

  得知宋風晚獲獎,傅家二老還特意給她發了個紅包,不少人都紛紛發來賀電。

  這個比賽,原本只是京大校園內部的,但是幾年前抄襲事件鬧得沸沸揚揚,每年比賽都吸引了不少網友的關注。

  對于京大學生來說,這是好事,往年只有獲獎學生才能受到關注,現在只要是優秀作品,能獲得展示機會,被某家公司相中也不是難事。

  所以京大公布獲獎名單時,宋風晚名字就出現在了熱搜末尾。

  有人艷羨,自然也有檸檬精。

  也因為設計比賽火了,導致頒獎晚會也分外惹人關注,去年就有一些網紅明星來湊熱鬧,據說今年也有不少,這也導致不少外校學生來觀看,若是不提前占位,怕是本校學生都擠不進去。

  而此時的蔣家

  蔣端硯也要去頒獎晚會,這還得說道蔣二少追求宋風晚開始,他當時資助了美院的畢業晚會,往后美院有活動,蔣家都會資助,頒獎晚會也是如此。

  只是沒想到頒獎晚會會變得如此火爆,原本只是蔣二少追求宋風晚的胡亂作為,此時也算因禍得福,給他們家帶去了不少宣傳。

  而且這次晚會,據說傅沉也會參加,蔣端硯自然也打算親自過去。

  他從公司回來,吃個飯,準備和蔣二少一起過去。

  剛進門,就看到某人穿得招搖到有些騷氣的在客廳亂晃。

  “哥,你回來的正好,你覺得我這身衣服怎么樣,適不適合參加頒獎晚會?”

  蔣端硯瞟了他一眼,“你是去走紅毯?”

  “晚晚得了一等獎,我肯定要去給他加油助威啊。”蔣二少感慨著,“只恨自己沒早點遇到她,要不然……”

  “那也和你沒關系。”蔣端硯戳破他的幻想。

  “你說我要不要去給她買束花?”

  “什么花?”

  “玫瑰?”蔣二少語氣不確定。

  “那正好,據說三爺今晚也過去,正好讓他用玫瑰刺給他扎出滿身血窟窿。”

  “三爺去干嘛!”蔣二少一臉崩潰。

  “你有資格說這話?”蔣端硯好笑的詢問,搞得自己和宋風晚有什么關系一樣。

  蔣二少唉聲嘆氣,“哎,天要亡我。”

  “是傅三爺要亡你。”蔣端硯徑直倒了杯水,喝了一口,打量著他,“對了,你這身衣服哪里買的?”

  “是不是超好看的。”

  “襯得你手短腳短,脖子粗,像個廣口花瓶。”

  “……”

  最后蔣二少還是老老實實穿了一身西裝出門。

  他們到晚會現場的時候,后排已經坐滿了學生,他們屬于贊助商,位置靠前,與校領導毗鄰,前面還有一些藝術大師和教授,后排則出現了不少網紅臉,估摸著都是來湊熱鬧的。

  蔣二少位置靠近過道,蔣端硯位置緊挨著他,另一側給傅沉與宋風晚預留了位置。

  他低頭玩著手機,周圍過分嘈雜,學校還在放置宣傳片。

  直到邊上有人影停住,他視線從手機上離開,看到距離自己手邊五六厘米的距離,恰好是個輪椅……

  他下意識打量了一眼,面前的女人,穿了一身米白色的毛衣,頭發披散著,顯得白凈漂亮,腿上搭著一條暗青色毛毯,瞧他盯著自己,沖他微笑頷首。

  蔣二少抿抿嘴,這女人誰啊?

  他覺著眼熟,卻想不起來在哪里見過。

  蔣端硯戳了他一下胳膊,“哥?”

  “別一直盯著人家看,不禮貌。”蔣端硯壓著聲音。

  “我就是覺得她有點眼熟。”

  “網上的紅人,之前因為Joe的設計展,還出了次風頭的那個。”

  蔣端硯這才恍惚想起來,原來是她,難怪覺得眼熟,不過她來湊什么熱鬧?

  身體不好,就好好在家待著唄。

  蔣端硯還是有點心高氣傲的,而且湯望津設計展,他算是參與了其中,畢竟女裝大佬的事,是他人生污點,所以他對這位輪椅小姐沒什么好感,低頭把玩手機,也不和她說話。

  反而是有不少學生過來,找她簽名,都說她理智堅強,很喜歡她。

  蔣端硯咋舌。

  就在此時,從后門那邊傳來一陣驚呼聲,眾人循聲看過去,后排不少人都站了起來……

  傅沉與宋風晚到了。

  他們極少合體出席這種公開活動,美院學生經常看到傅沉的車,卻極少見到真人,如此這般高調合體,很罕見。

  畢竟不是什么走紅毯,兩人穿得也都簡單大方。

  傅沉一身黑,黑色薄毛衣,外面套了件長款風衣,走路衣角都好似能生風,緊牽著宋風晚的手,在路過人多路窄的過道時,還貼心的將她護在了懷里。

  【臥槽,傅三爺私下衣品這么好的?血槽已空。】

  【到底是誰說兩人會分手的,我只覺得狗糧兇猛。】

  【沒這么站在一起的時候,真不覺得兩人配,現在覺得特別登對,簡直天生一對有沒有。】

  ……

  傅沉早已注意到那個坐輪椅的女孩,直接繞到從一側進入位置坐下,與蔣家兄弟打了招呼,直接無視了邊上的某人。

  他們就和普通情侶沒什么兩樣,幾乎一直貼著頭在說話,不過基本都是宋風晚在和傅沉介紹頒獎晚會,還有前面坐著的一些大師。

  其實行內的事,傅沉知道的不多,他只是安靜聽著,偶爾附和兩句,聽她講到激動的時候,小臉通紅,沒忍住揉了兩下她的頭發,還親了她兩口。

  “三哥……”宋風晚差點沒羞死。

  “就是沒忍住,你激動的時候,真的有些可愛。”

  蔣端硯盯著屏幕,自動化為背景板。

  惹得后排一眾女生差點瘋掉。

  這特么才是神仙愛情吧。

  段林白原本正在醫院陪媳婦兒值夜班,百無聊賴刷微博,卻莫名其妙發現自己上了熱搜。

  點進去一看,懵逼了!

  這群網友是什么魔鬼,非得把他的摸頭殺和傅沉的拿來對比……

  【段哥哥,看看什么是標準操作!】

  【心疼小徐醫生。】

  【臥槽,笑死了,都是男人,怎么差距這么大。】

  段林白冷哼著,想起某人的霸王條款,還氣得直哼哼。

  此時的大屏幕正在滾動播放著獲獎者的照片,宋風晚的照片是學生偷拍的,也是清新好看,蔣二少拿著手機,對準屏幕拍了幾張,還洋洋自得。

  “一等獎,宋小姐真的很優秀。”邊上的輪椅女孩忽然說了句。

  蔣二少偏頭看了她一眼,“這是必須的,她是我女神,想不優秀都難。”

  女孩盯著屏幕上不斷涌現的照片,眼睛被屏幕映出了層層精光。

  ------題外話------

  三爺的標準摸頭殺vs浪浪的山寨版,哈哈

  浪浪:(╯‵□′)╯︵┻━┻

  三爺把傅寶寶搞郁悶了,還把狗子給自閉了,也是厲害。

  **

  日常求留言,求票票……

9460 3584718 MjAxOC8wOC8yOC8jIyM5NDYw http://m.clewx.com/book/201808/28/9460_3584718.html
牛气冲天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