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第三百二十五章 大結局 鞠躬

書名:啟稟娘娘,皇上又滅朝了 上傳會員:絕密style 作者:白胖子愛吃瓜 更新時間:2018-11-16 09:03:59

  抬眸一看,就隱約見到一人站在柳樹下等待,身形修長如青竹一般,在模糊的光影之下依舊清潤好看。

  “柳兒。”他也注意到了她,輕聲喊道,目光依戀的在她身上流連。

  “表哥。”她站在他三步之外的距離站住,有禮的喊道。

  但這樣的客氣,卻不是唐越攬所想要的,他眼底有些痛苦,看著上官柳,明明他們的距離很近的,但此時此刻,她卻那么的遠。

  “柳兒,其實,我更希望聽你叫我越攬。”他心中苦澀難受,但仍舊不想放棄。

  “表哥一直是表哥,是我的兄長,直呼名字,有些逾越了。”她能感受到唐越攬的難過,心中愧疚,但也不得不繼續說出殘忍的話,她不能在給他希望。

  “逾越?什么時候,你與我,是如此生分了?我一直認為,我們是最為契合的,可是如今,怎么都變了?柳兒,你告訴我,是不是他強迫了你,若是如此,就算我拼盡一切,也不會將你讓給他,最愛你的,一直是我,柳兒,你該明白的。”這是他一直以來最想說的話,但真正對著她說出口時,卻是在這種時候。

  唐越攬一直以來都家風極好,教養得體,又從容優雅,自然也有股傲氣,但此時此刻,卻為了她,什么都顧不得了,他目光懇切的看著她,期望她能說就是他強迫的,而不是她,真的愛上了他。

  但上官柳卻終究讓他失望了。

  “表哥,在此之前,我一直覺得,到了年齡,有了合適的人,又能讓父母滿意,無疑,你是很好的對象,而我,也一直認為,嫁給你是順理成章的事情,但后來我發現,這只不過是我逃避的借口而已,他雖然霸道強勢,總是不顧及我的感受做事,但他的最終出發點,卻都是為了我,他說喜歡我,非我不可,每次雖然霸道到了極點,但所說所為,卻讓我感動,不應該是心動的,我從來沒有那么為一個人喜,為一個人憂,甚至在他受傷的時候,會覺得痛苦難受,在他久久沒有出現,會覺得想念,甚至在其他女子惦記的時候,會覺得嫉妒,原來,在我不知不覺之中,他短短進入我的人生之中,就已經侵占了我心的大半位置,我才知道,我的內心是渴望的,渴望有這么一個人來帶給我激情,讓我明白,什么是愛,也許我可能理解的不全面,但就現在而言,我可有確定,我是愛他的,而且是很愛。“

  她說著的時候,眉目之間一片溫柔,哪怕唐越攬再想忽略,心中卻是撕扯的疼。

  “柳兒,可是你真的能確定,他就是你的良人嗎?”他哽咽了下喉嚨,還是忍不住問道。

  她沒有思索,就直接點了頭。

  這般的利落卻是給唐越攬極大的打擊,他腳步有些不穩,拳頭握住:“那我呢?我怎么辦?”

  要知道,他這些年的心中,全心全意,都只有她啊,此刻意識到將要失去她,他心中有些難以承受。

  上官柳愧疚的低下了頭:“表哥,對不起,或許,你也和我一樣,不過是習慣了而已,我相信,你也能找到屬于你的幸福,而我……”

  已經有他了。

  “柳兒,既然你已經做出了選擇,我自然也不愿再讓你為難,只是祝福,我還是做不到,表哥希望你,以后一切順利。”唐越攬不是死纏爛打或者是極端之人,他終究是個溫潤的公子,依舊保持著僅有的風度客氣。

  他很喜歡她,但喜歡,卻不能讓她痛苦為難,也算保留住她心中自己的完美形象了。

  畢竟,這樣的結果,在聽到她已經在籌備婚禮的時候,早就有所準備了。

  “表哥,你要去哪里?”上官柳聽出了他的意思,不由急切的詢問。

  “我打算去江南一帶管理那里的店鋪,一時半會,可能不回來了。”唐越攬目光拉長落在河面上。

  “那,表哥,祝你一切順利。”上官柳如何不明白,畢竟留下來,看著那喜慶的場面,只會讓他更加痛苦罷了,所以上官柳也就沒有挽留。

  他點點頭,轉頭看向上官柳,眼底有些隱忍,最后還是克制不住出聲:“柳兒,我能抱抱你嗎?”

  上官柳一愣,但看著他認真懇切的模樣,想了想,點頭。

  唐越攬一步上前,伸手將她抱在了懷中,這樣陌生而熟悉的氣息卻是使得上官柳有些不自在,身體也跟著有些僵硬,唐越攬并沒有擁抱太久,片刻就離開了,畢竟這讓他依戀的味道,若是久了,恐怕又會上癮。

  “需要我送你回去嗎?”他整理好心情,聲音已經恢復平靜。

  “不必,雙兒在不遠處等待。”

  唐越攬心中不好受,也沒有多留,看著他有些倉惶的背影,上官柳抿抿唇,隨后朝著來的方向走了過去,只是沒有走幾步,就停了下來,眸光錯愕驚訝的看著對面的人。

  “你怎么來了?”

  君墨塵身上散發的氣息有些低沉,見她如此問,不由瞇著眼角,聲音冷冽:“怎么,本殿不能來,還是說,打擾到了?”

  “怎會,我只是有些意外而已,畢竟天色如此晚了。”她趕緊解釋,卻又很快的發現不對。

  果然,君墨塵的氣息更冷了:“你也知道天色如此晚了,還和一個男人來這要的地方,不過這里流水小船,兩岸翠色垂柳相襯,確實是個約會的好地方。”

  約會?見他越說越離譜了,上官柳不由有些不悅了:“你這是何意,是在懷疑我嗎?”

  現在的她,已經絲毫不畏懼君墨塵了,

  但這話,卻不是完整的。

  知道上官柳有些不高興了,君墨塵不由氣息壓低,聲音很是委屈:“怎會,只是我想著你和他一起在此,心中便覺得難受,柳柳,你不是答應過我要與他保持距離嗎?”

  這般一說,上官柳哪里還顧得上生氣啊。

  她看著面前的君墨塵,雖然看不清他的具體神色,但也知道他此刻應當是可憐而委屈,如同她娘親養的那只加菲貓一般,平時囂張傲氣,但在闖禍惹人生氣的時候,就知道裝乖博取同情。

  而他為一國太子,能有此覺悟也著實不容易啊。

  “好了,我只是出來和他說清楚而已,畢竟以前是我給了他錯誤的信息,他是我表哥,對我極好,他的難受,我也有責任,但我已經決定嫁給你,就再無心思想其他,說清楚,于大家都好。”她趕緊開口安撫。

  “極好?我倒是知道一些,聽說他得來一些有趣珍稀的玩意,連自己的妹妹都沒有送,就拿來送給了你。”她的語氣有些悠長。

  “……只是些生辰的禮物而已,我都放在倉庫里了,許久都沒有拿出來,要是還回去,始終不好,而且也沒必要,畢竟我和他是什么關系都沒有,不是嗎?”

  “是嗎?我還聽說你們兩個琴簫合奏,其中最默契的就是高山流水,被人不小心聽到后還被傳為神仙曲子呢。”他又是幽幽開口,語氣中有了酸味。

  “……你不是也會吹簫嗎?到時候我們也可以。”

  “你還為他做過飯呢。”

  “……”這事他也知道?上官柳記得那都是兩年前的事情了,她和唐家兄妹在外玩耍,一時找不到吃飯的地方,便自己動手。

  “以后,我努力提升廚藝,做給你吃,可滿意?”

  她故意加大了語氣,試圖讓他聽到她的不愉快,但這人卻是樂哉的點了頭。

  那時候她只是為了一時應付,但后來君墨塵卻是一定拉著她將她和唐越攬他們一起做過的事情都做了幾遍后,她才明白過來他是一個多么會計較的人。

  很快,就已經到了大婚之日。

  上官家處處都是張燈結彩一片喜慶,而在上官柳的閨房之中,上官夫人正用著木梳給她點點的梳著頭發,明明才剛剛及姘不久,如今就要將成人發髻變成少婦發髻,實在是快的很。

  上官柳一身紅裝,更是將她襯的嬌艷不已,家中的嬸嬸伯母等親戚都來房中看她,正說著話時,媒婆從外面揮著喜帕一臉高興的走了進來。

  “太子的迎親車馬已經到了。”

  眾人一驚,上官夫人趕緊給上官柳塞了一個又大又圓又紅的蘋果抱在懷中,給她蓋上喜帕,就帶了出去。

  走到門口的時候,是由上官皓將她背在背上走到前廳的院子,那里兩邊都站了人,而君墨塵則是一身喜服站在了最前面。

  “柳兒,要幸福。”上官皓看了君墨塵一眼,將上官柳放下,隨后附在她耳邊說了一句。

  上官柳聽到耳中,心中壓抑的難過還是涌了上來,她極力忍住,輕輕點頭,隨后由上官丞相牽著,將她遞到了君墨塵的手里。

  “柳柳,有我。”

  感覺到他寬厚的手掌溫度,她從喜婆的一角看了過去,感覺到他就在她的身邊,心中是前所未有的安寧。

  嫁入皇家,要面對的禮制程序要更加繁瑣許多,一個一個做下來,怎么都得一兩個時辰,但君墨塵心疼上官柳,直接在禮官上來的時候吩咐,讓他省掉一些不是很重要的環節。

  最后巡城祭祖拜天地,一趟周轉下來,送入洞房時上官柳也還是覺得累。

  等到君墨塵回來的時候,她已經在床上有些昏昏欲睡了,君墨塵進來的時候,就看著她的頭在一點一點的,有些滑稽的很。

  將旁邊緊張的雙兒等人揮下,他走到床邊,伸手接住她下垂的下巴,穩定,也使得上官柳驚醒過來。

  “嗯?你來了?”

  她迷糊的看著他,又道:“我餓了。”

  君墨塵眸色一深:“這么急切?”

  “嗯,我這除了大清早吃了點東西,到現在都沒有吃東西呢。”她認真說道,之前喜婆說在拜堂之前吃東西比較不吉利。

  “……”好吧,見她餓了一日是真的餓了的份上,他就原諒她的調戲吧。

  很快君墨塵就讓人上了一些吃的,上官柳將身上繁瑣的東西脫下,就開始吃,吃到一半還招呼他:“你也一起吃。”

  “我不急。”他回答。

  等到她吃的差不多,又在屋中走了兩圈消化后,她的手忽然不拉住,轉身,就迎上他暗沉的目光。

  “你吃飽了,也該我了。”

  上官柳臉上一紅,但卻沒有她逃的余地。

  紅燭搖曳,紗幔擋去里面瀲滟的春光,底底的呻吟和低吼聲交雜在一起,很是悅耳奪目,使得在外守護的宮女們聽到模糊的聲音,都是心中一跳,隨后同時抬眸看天,只覺得今天的月亮格外的圓。

  上官柳醒來的時候,腦子里憑白多了許多東西,使得她瞪著上面紅色的紗幔,久久沒有回神。

  “在想什么?”

  “我在想,如何收拾時空老人。”

  竟然故意報復她,讓她失憶了,想到她之前那嬌滴滴害羞的模樣,還淪落到被君墨塵調戲的臉紅心跳的地步,她心中就覺得無比的郁卒。

  畢竟,她才是在上面的那個好嗎?

  “上面的那個?你?”旁邊傳來危險的聲音,原來不知不覺,她將心中的哀嚎不滿直接說了出來。

  “呵呵,口誤,口誤。”她雖然心里一直是那么想的,但實際,還是他出力出的多。

  “都想起來了?”君墨塵暫時饒過了她,畢竟這個以后可以慢慢實踐,現在卻是為了她恢復記憶而高興,卻是怎么都沒有想到,那時空老人說的契機,竟然是這個。

  “嗯,阿墨。”她伸手抱住了他,覺得能擁有此刻的平淡幸福,實在是太不容易了。

  兩人就那么抱著溫存許久,最后君墨塵又以懲罰她忘了他一段時間的緣由,又狠狠的折磨了她一次。

  最后上官柳扶著自己酸痛的腰心中哀嚎,若是因為忘記就得懲罰,他不知道被她壓在身下多少次了。

  但該算的還是得算清楚才行,和君墨塵一起去拜見了皇上皇太后等人,她就去找了時空老人,打算將欠了的承諾一起給收回來。

  一番計算之后,她覺得不能太浪費,最后想了許久,道:“雖說你不道義,但我不能無情,這樣,你就給我和君墨塵自由來回八個時空的權利,你可以放心,我們在其中不會做任何違背時空秩序的事情,平時都會偽裝成普通人生活著。”

  畢竟光是古代生活,難免會乏味,但要隨著高科技的進步,就算活得再久,也會不斷有新的樂趣。

  時空老人想了想,也不算太為難,也就答應下來了。

  “丫頭,那功法老朽已經交給你男人了,你也可以修煉著,永葆容顏,就算補償我讓你這一次失憶吧。”

  “算你還有良心。”上官柳勉強滿意。

  兩人一時無言,上官柳明白,他們之間的交易已經結束,估計以后想要再見,除非是特殊情況,都是不可能的。

  “丫頭可別哭鼻子,相逢即是緣,分開,也是緣分的另一種開始,你追尋那小子幾個時空,也算是經過了世間的各種考驗,以后可得過的好好的才是。”時空老人難得正經的說道。

  “自然會的。”上官柳也知道,這是她的幸運,自然會珍惜。

  時空老人離開后,上官柳小小的感傷了一陣就恢復過來,畢竟人生總得朝前看。

  在五年之后,經過君墨塵的辛勤努力,上官柳已經是兩個奶娃娃的娘親了,而這其中,除了懷孕期間,兩人的運動是從未間斷過,并且越運動越精神年輕,這主要是因為時空老人的那功法,其中最為有效的修煉方式就是雙修。

  上官柳雖不熱衷,但君墨塵倒是樂此不彼,抓到機會就運動,這總有個中獎的時候,也就再次毀滅了上官柳的自在逍遙生活。

  因為皇家的氛圍一派和諧,而旬朝在君墨塵的管理之下,雖然時不時的有些小碰撞,但版圖卻是一直在擴大,甚至在二十年之后,他直接將整個大陸給統一,成為一代賢皇,始成皇,冷冷都是稱贊不已,因此在四十年后皇上和皇后一起逝去,使得全國上下哀傷不已。

  但這‘逝去’不過是表面的逝去,有了精心培養的孩子管理朝局,君墨塵和上官柳倒是不太擔憂朝局的變故,兩人就攜手開始穿越時空,開始尋找這七個時空的記憶。

  他們到了民國就近年代,也就是司牧沛才逝去沒有多久的時候,走到了他們曾經相遇的鞋鋪,哪里依舊保持著老樣子,但現在的發展卻不是曾經柳老爹那時的規模,而是有專業的鞋匠和老板在經營。

  “你那時盯著我看,是被我的顏值迷住了,還是在想著怎么拿下我?”君墨塵想到她那時看他的眼神,不由問道。

  “嗯,因為顏值吧。”她琢磨了下回答,看著他有些不滿,又笑瞇瞇的補充:“畢竟始于顏值忠于人品嘛,最后看上的,自然是你的全部,不過,我想你那時應該是在想,這小子,是不是誰派來的特務?“

  “……”君墨塵沒有回答,卻也相差無幾。

  看了眼他們的子孫后,他們到了劉陽縣,那時他們并沒有留下任何子嗣,僅剩的回憶,也只有路離風做官回來之后又住下的竹屋,他們在里面一人做飯一人燒火,感受了下曾經兩人新婚之時度過的溫馨時光,只是上官柳看著面前一臉冷硬的君墨塵,不由微微嘆了口氣,會臉紅害羞的路離風已經一去不復返了啊。

  之后他們又走過了現代,到了曾經住的公寓,又小心翼翼的躲過了魔人們,重新睡了一下魔宮的床,又去看望了下小團子,他將財團打理的很好,將曾經涉黑的一些部分都已經全部刷白,還成了赫赫有名的慈善家,如今身邊已經陪伴了一個小巧可愛的姑娘,兩人歡喜冤家的相處態度倒是像極了曾經的他們,又到了獸人族,在那個世界內的烈云冥將她留下的孩子照顧的極好,因為父母遺傳的基因,小家伙從小就表現出非凡的天賦,但因為頑皮,時不時的會闖禍,使得他們兩在暗處幫忙他收拾爛攤子,默默的看著他長大,又到了莫言修和白素素的家中,他們的孩子在沒結婚的時候,都一直生活在這里。

  他們攜手走過了曾經去過的每一個地方,看遍了許多風景,心中一直涌動著暖意,只因為,身邊站著她(他),他們,真的很幸運。

  “阿默,幸好有你。”

  “我也是。”

9387 3489164 MjAxOC8wOC8xMy8jIyM5Mzg3 http://m.clewx.com/book/201808/13/9387_3489164.html
牛气冲天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