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第三百零九章 貓臉女孩

書名:黑巫秘聞 上傳會員:一念天堂 作者:奔放的程序員 更新時間:2018-12-25 14:24:45

  黑衣老太婆帶著我穿過走廊,到了盡頭,她點開一盞燈,幽黃燈光下看到這里黑暗的空間很大,許多用巨大蚊帳籠罩起來的床,蚊帳密不透風,只能隱隱看到里面有人影,這些人躺在床上,身形或是佝僂或是彈起,形態極是詭異。

  “這里是什么地方?”我驚訝地問。

  老太婆看了我一眼:“你不是老會員嗎,怎么會不知道?”

  我知道言多必失,默默跟在后面走,到了一處蚊帳前,老太婆掀開簾子進去,我在外面有些踟躕,她在里面喊:“愣著干什么,進來!”

  我深吸口氣,掀開簾子也走了進去,空間不大只有一張普通的床,鋪著白色的褥子。老太婆看看我:“衣服脫了。”

  我心怦怦跳,愣在當場。她皺眉:“你到底是不是老會員?不想脫可以出去!”

  我一咬牙,把身上的衣服都脫了,就穿個褲頭。她發出極為難聽,類似烏鴉叫一般的笑聲:“褲子也脫了。”

  都到這個地方了,自己這條命算是交待在這,就別在乎那么多了,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我安慰自己。一咬牙,把唯一一件遮羞的褲頭也脫了。

  老太婆指指床:“躺上來。”

  我爬到床上,面朝上躺下,她顫巍巍走過來,從床下撿起啷當的鐵鏈鐵鎖,慢條斯理地把我的雙手和雙腳銬上。我掙了掙,根本掙不動。

  老太婆慢慢走到我的面前,張開手心,那枚項墜從她干枯的手里彈落下來,懸擺在半空,“我再問你最后一次,項鏈本來是黑的,怎么現在變成灰的了?”

  我心怦怦跳,現在成人家砧板上的肉了。喉頭動了動,磕磕巴巴說:“我真不知道。”

  老太婆看著不停擺動的項墜說:“這種情況只有一個解釋,那就是項墜的能量被徹底的揮發掉了,它‘死’了。”

  我沒敢說話,驚恐地看著她。老太婆詭秘萬分,待會不能狂性大發把我殺了吧?

  “你猜它為什么會死?”老太婆說話的口吻就像是說自己的孩子。

  我根本不敢搭腔。

  老太婆道:“有人利用它,回到了它的原產地,也就是它的家。它的能量就這么被耗盡了。”她的目光從項墜落在我的身上:“能做到這一點的人,肯定也知道它的出處。這是我們最大的秘密。你說這個秘密是什么呢?”

  “我不知道。”我掙扎著,鐵鏈被掙的嘎嘎響:“老太太,我是真不知道。到我手之后,就變成這樣了。”

  “那你告訴我,這枚項鏈是誰給你的?!”老太婆眼睛瞪得溜圓,整張臉皺如核桃,滿頭的白發都散在額前。

  “發給我的時候就變成這樣了。”我蒼白地解釋。

  “不可能!”老太婆尖著嗓子大叫,聲音就像是墓地上的烏鴉。

  “我要你死,不說實話你這個大騙子!”她狠狠掐著我的脖子,我無從掙扎。老太太看著老,手勁特別大,而且兩只手很涼,沒有溫度,像是兩根鐵筷子。

  我被她掐的直翻白眼,從喉頭擠出幾個字:“要,要人命了,別,別殺我。”

  “你去死吧!”她惡狠狠地罵了一句,手上又加了三分力氣。我大腦一片空白,看東西越來越模糊,不知什么時候暈了過去。

  過了很長時間,我聽到“咚咚咚”的怪聲,勉強睜開眼睛,這一看嚇壞了。眼前是一片黑暗叢林,此時正是殘月晦暗的時候,四周都是大樹。我依然拷在床上,難以動一下。

  整張床靠在一棵蒼天大樹下,四周沒轍沒攔,樹林靜悄悄,充滿了夜晚的詭異。

  我想喊救命,又怕把什么野獸招來,左右掙扎鎖得太緊,壓根掙不開。

  我嘗試了很多辦法,把腦袋伸向手邊,嘗試用牙去咬,因為太遠實在夠不到,又把手在床邊來回磨,確實有效果,金屬摩擦發出刺耳的聲音,可磨了一會兒再看,連毛邊都沒起。這么個磨法,磨個三四十年或許就能開了。

  就在我想盡辦法的時候,樹林深處突然傳來聲音,說不清是什么,像是有人輕輕踩著地上的葉子,以極為謹慎而緩慢的步伐在漸漸靠近。

  這聲音若有若無,我嚇得渾身發抖,勉強用胳膊肘支著身子,向聲音傳來的地方看。那是樹林深處,腳步聲一直不斷,越來越近。因為過度緊張,我的牙床陣陣發癢,全身止不住顫抖。

  聲音終于停在林邊的樹后,能感覺到有人在樹后的黑暗里窺視過來。

  下一秒鐘,那人出現了。

  我緊張地要背過氣去,等那人一出來,又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出來的是個提著燈籠的女孩子,一身暗綠色,扎著兩個啾啾,具體長什么樣,因為提著燈籠反而看不清,有點燈下黑的意思。

  給我的感覺,好像是樹林里的精靈突然活了,不會是什么妖怪吧?我腦子糊涂了,以前聽小魚講過,他說自己迷迷糊糊到了一處宅院,也是出現這么個漂亮女孩,先是跳舞然后唱歌,最后和他發生了美妙的八百字。

  當時我還調侃他,不是進入意淫的幻境,就是穿越到了什么古代,沒想這件事今天晚上也讓我遇到了。

  提著燈籠的女孩走路像是小貓一樣,一步步來到我的近前。周圍實在是太黑,我又在黑暗里呆了很長時間,眼睛有些不適應燈籠的光亮,刺得睜不開。模模糊糊看到她來到了床邊。

  黑暗中,我聽到一聲驚呼。

  “咦,怎么是你?”

  她把燈籠放在一邊。

  我看過去,她難怪面目模糊,原來臉上帶著一個銀色的貓臉面具。我忽然心情激動,一瞬間就炸了:“小貓!”

  那女孩猛然怔住,拿起燈籠又照了照我,實在太晃眼,我的眼淚流了出來。

  “哦,是你。”她說。

  她的兩次口氣截然不同,第一次看到我是驚訝,第二次再說起來是平淡。

  我有點鬧糊涂了,好像她先后兩次認識了我。我掙扎著說:“你是誰,是不是小貓?”

  “相逢何必曾相識,為什么要問呢。”她說:“愿君不要急,我會為君歌一曲。”

  她在我的床邊,開始輕輕哼調,然后一邊跳舞,哼的是有中國風的小曲,聽起來非常悠揚,她的舞蹈也很吸引人,極是舒展,一會兒上腿,一會兒后仰,一會兒下腰,猶如仙女從壁畫上走下來,女性肢體的美感發揮得淋漓盡致。

  跳了一會兒,她擦擦頭上的汗,輕輕說:“我跳得好嗎?”

  “特別好。”我說。不知為什么,在這樣晦暗的月夜叢林,一個穿著綠色的姑娘翩翩起舞,美則美矣,可還帶著絲絲的詭異和恐怖。

  她看著我:“婆婆讓我來問你一句話。”

  我驚疑地看著她。

  “你到底是不是到過這塊石頭的家鄉?”她的手里落出一串項鏈,尾部是灰色的項墜。

  “婆婆是什么人,你又是什么人?”我問。

  她輕輕嘆息:“擺在你面前的有兩條路,一是把實情告訴我,然后我就能委身于你,我們做一夜夫妻,我會好好伺候你。二是,你繼續嘴硬不說,婆婆就會把你帶走。”

  “帶哪去?”我問。

  她看著我:“帶到這塊石頭的家鄉去。”

  我回想起,用法力灌注項墜后出現的詭異地方,滔滔江水,鮮紅如血的花海……那里到底是什么地方?

  我深吸口氣:“好吧,我告訴你,這也不算什么秘密。我到過這塊石頭項墜的家鄉,那里記得有一片湍急的大江,浪潮起伏,江水里有很多人影,他們在拼命想走到岸邊,可沒走幾步機會被大浪沖走,還有一片花海……”

  貓臉女孩突然尖叫一聲:“你別說給我聽啊,我不想聽……”

  她話音剛落,整個場景發生扭曲,繼而眼前一片白色,等視線再恢復的時候,我發現自己所在的地方又變了。眼前真的出現了一條大江,里面是無數的黑影,在江水中掙扎晃動著。

  我全身發抖,勉強支起身子向另一個方向看過去,岸邊上不遠處是一片花海。

  再看向天空,無日無月,連一片云彩都沒有,整個天空是一種無法形容的尿黃色,如同一張巨大的倒幕背景。

  這時我聽到了哭聲,貓臉女孩蹲在床邊,抱著膝蓋嗚嗚地哭。我驚恐地說:“這里是什么地方?”

  “讓你害死了,”她哭著說:“你不但要死,我也活不了。”

9341 3508571 MjAxOC8wNy8yNy8jIyM5MzQx http://m.clewx.com/book/201807/27/9341_3508571.html
牛气冲天投注 360彩票安全 诈金花游戏单机版下载 梦幻137跑人物环赚钱吗 2014海南环岛赛赛程 吉林十一选五开奖走势图 比分网新浪 3d开机号查询近100期 足球平胜平负什么意思 股票打新股就能赚钱 陕西推倒胡麻将技巧 海南橡胶股票 北京赛车pk开奖记录 怎么收红包赚钱 app怎么找不到温州熟客麻将 广西快三走势分布图 足球彩票4场进球14098期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