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第595章:一年內來娶我!

書名:妖醫傾城,鬼王的極品悍妃 上傳會員:絕密style 作者:征戰天下 更新時間:2019-07-03 22:46:26

  原本還挺直站著的禁衛軍突然極速后退,避開了茗余的攻擊還和茗余拉開了一段距離。

  那速度根本就不是普通禁衛軍能有的,此人被冒充了!

  “有刺客!”有人大喝一聲。

  眾人想將他團團圍住,可他們和這人之間的武功實在是相差太多了,他們根本無法靠近。

  唯有茗余,和他糾纏在了一起。

  茗余招招凌厲,那人卻似不愿糾纏,一心只想離開,可卻總被茗余攔住。

  “茗余!”書影的聲音從背后傳來,帶著怒意,“我來助你!”

  聽到這聲音,那人皺了皺眉,終于有些急了。

  一人尚可對付,兩人就有些難了。

  他倒不是怕打不過這二人,而是不想暴露身份。

  眼看書影就要到了,而他還無法甩開茗余,就在他要用出自己的招式時,突然一名嬌小的黑衣人從天而降。

  “都給我住手!”黑衣人擋在禁衛軍身前,聲音聽起來是一個滄桑的老婦。

  書影和茗余瞳孔一縮!

  他們硬生生的停下,并不是因為這老婦,而是老婦手里捏著的昏迷人兒。

  雨公主!

  “放了公主!”書影臉色格外陰沉。

  茗余則是心驚無比,他打量著這老婦,蒼玄王宮戒備森嚴,君雨更是有許多人保護,可這老婦潛進王宮卻竟無一人察覺!

  究竟是這老婦太厲害,還是蒼玄王宮的防范真的太倏忽了……

  “要我放了這丫頭也可以。”老婦道,“讓我們走。”

  書影心里無比惱怒,先有閻王挑釁,后有眼前老婦旁若無人潛進來,真當他們皇宮大門是個擺設嗎。

  他不想放老婦離開,陰沉的盯著老婦:“你先松開公主。”

  他剛才已經讓人去通知皇上了,他只要拖延時間,皇上來了眼前的二人就絕對逃不掉。

  他們蒼玄,必須殺雞儆猴了!

  “你當我蠢嗎?”老婦冷笑一聲,一眼看穿他的把戲,直接拎著君雨往后退去,“立刻給我讓開!否則拉一個公主墊背,我也不虧了。”

  禁衛軍們猶豫不決,他們看向茗余和書影,不知道該不該讓。

  倒是那禁衛軍,他在黑衣人出現時,就微微皺了皺眉頭。

  書影怒:“你……”

  “全部讓開。”茗余沉聲對禁衛軍吩咐,神色嚴肅。

  書影噌的回頭:“茗余!!”

  “公主最重要。”茗余穩重的開口。

  人跑了可以再追,可要是公主出了什么事,是他們誰都擔待不起的。

  書影惱怒,但也知道不能莽撞,最終他深吸一口氣,默認了茗余的命令。

  禁衛軍們立刻散開,老婦二人拎著君雨直接往外走。

  書影和茗余也跟著,怕老婦二人對君雨不利,書影的眼神像吐著毒信子的毒蛇一般,盯著老婦。

  突然,老婦竟然直接將君雨拋起,君雨像麻袋一樣被騰空甩了出去。

  “你們的公主還給你們,破相了還是摔傷了,可就不怪我們了。”

  她扔得極高極遠,若是不及時接住,定會受傷,而除了茗余和書影這武功高的,其他人都接不住。

  這是要借君雨拖住他們!

  茗余立刻躍起,去接君雨,書影也在咬了咬牙后,朝空中而去。

  茗余接住君雨之時,剛好看到那二人消失在他實現里,禁衛軍們也沒一個能追得上的。

  “你們這群廢物!京滔不在了你們就什么都做不成了是嗎?!”書影陰沉著一張臉,氣不打一處來。

  禁衛軍們不敢說話,同僚被人代替了都不知道,的確是他們失職。

  “先將雨公主送去太醫院。”茗余將君雨交給兩個宮女,冷靜的吩咐,又對副統領吩咐,“那二人我會去追捕,今日的事不可宣揚出去,若讓我聽到一點風聲,后果是什么,你們清楚!”

  閻王一事已讓蒼玄威嚴受損,這種事決不能接二連三的發生,就算發生了,也必須壓下去,不能讓人知道。

  他聲音雖然平靜,眾人卻無比忐忑。

  “是,茗余大人!”

  茗余又吩咐了一些事,比如去找原本的禁衛軍后,就拔腿離開。

  書影則陰沉著臉又訓斥了他們一頓。

  ……

  王城里。

  茗余的人悄無聲息的開始追捕起來,沒有驚動任何人。

  “我要這個!”一道軟糯糯的聲音在街上響起,只見一個帶著面紗的小女孩,指著一根糖葫蘆。

  在旁邊,是一個玉樹芝蘭的男子,他手里拿著一把扇子,神色似乎有幾分嫌棄:“多大的人了,還吃糖葫蘆。”

  老板怎能讓生意跑了,笑呵呵的開口:“公子,您妹妹想吃,就買一根吧。”

  男子臉一黑,他妹妹?!

  雖然臉黑了,但他到底還是掏出了錢。

  “我要兩根!”小女孩似乎十分喜悅,拔了兩根。

  男子臉又是一黑,這是得寸進尺啊!

  但他還是郁悶的給了錢,這讓面紗下的小姑娘笑得更歡悅了。

  收了錢,老板道了聲謝就要走,突然感覺自己衣裳被拉住,他回頭見是買糖葫蘆的小姑娘,疑惑:“小姑娘,你拉我做什么?”

  “雖然你的糖葫蘆很甜,但我還是要和你強調一件事。”小姑娘十分嚴肅,可她的聲音軟軟糯糯的,只讓人覺得可愛。

  老板樂了:“什么事?”

  男子似乎想知道了她想說什么,下意識去捂住她的嘴巴,卻已經來不及了。

  她指著旁邊的男子,一字一句開口:“他是我的夫君!不是我哥哥!”

  老板目瞪口呆。

  男子臉一青,一手捂住她的嘴巴,直接轉進一家客棧,獨留老板一人風中凌亂。

  夫,夫君?

  “令,唔,你放開我!”祁小小尖叫著,就好像是一個發脾氣的小女孩一般。

  這尖叫聲讓不少人回頭,就連許多暗衛都看過來了。

  令羽訕訕一笑:“不好意思,家妹不懂事,小生在這里給各位道歉了。”

  說著就直接把鬧騰的祁小小給拽進房間里,然后把門砰的關上,訓斥聲若有若無的傳來。

  所有人聳了聳肩,沒再多關注。

  唯有大街上,扛著糖葫蘆串的老板一臉糾結。

  他是不是要去報個官?

  外面人都以為房內是妹妹在被哥哥訓斥,實際上,一關上門令羽的臉色就沉了下來:“你不是回祈國了嗎?怎么會在蒼玄?”

  別人認不出祁小小,可他在祁小小出現的第一時間就認出來了。

  令羽一臉嚴肅,蒼玄現在可是危險的地方,進來容易出去難。

  “與你有關?”祁小小并未取下面紗,只是冷笑著問了一句,“本郡主樂意去哪里就去哪里,你和我什么關系,有什么資格關我?”

  說完,祁小小就朝門外走去想離開。

  她來蒼玄一半的確是因為令羽,而另一半,則是……

  令羽抓住她的手腕,皺眉道:“瘋女人,蒼玄真的不是你能夠隨意待的地方。”

  雖然并沒有多少人知道祁小小和鳳驚冥的關系,但君玄歌一定清楚。

  若是被君玄歌知道,祁小小出現在王城,定不會放過她。

  “你在關心我?”祁小小突然問了這么一句。

  令羽一噎,然后他道:“鳳驚冥……不在,我自然該替他照顧你,日后你只要不發瘋,本公子勉為其難當當你的義兄,”

  說這話時,令羽是有些心虛的。

  若是以前,面對死纏爛打的祁小小噗,他絕對是避之不及。

  可幾年不見,令羽總覺得祁小小哪里變了,至于究竟是哪里,他說不上來,卻總讓他有些心虛。

  “義兄……”祁小小淡淡冷笑,“你要么當我的夫君,要么我們兩不相干。”

  她祁小小,不缺義兄!

  “瘋女人,我們之間是真的沒可能的。”令羽覺得頭痛,這句話他已經不止說過一次了,可祁小小總是不聽,“你還是重覓佳婿吧,之前不是有位世子……”

  “我的事不需要你多操心。”祁小小冷聲打斷,她聲音帶著諷刺,“比起擔心我,羽公子還是想想,怎么重新進宮問我師姐,孩子的事吧。”

  說完,祁小小不等令羽再開口,打開門走了出去。

  但她手里還是緊緊攥著兩根棒棒糖。

  令羽嘆息一聲,他知道自己的懷疑讓祁小小十分不舒服,但他怕白子衿太瘋狂。

  不,應該說白子衿現在做的事已經很瘋狂了。

  “瘋狂起來的女人,什么都做得出。”令羽喃喃道。

  比如,為了報仇,把自己獻給君玄歌……

  祁小小走到面館吃了一碗面,吃完后她收到一封信,上面的內容讓她臉色瞬間變得陰測測的。

  “兔崽子,膽子變大了是嗎,敢我都敢耍!”

  她大步走出面館,突然感覺到有兩個人不經意的看著自己,她以為是茗余的人,倏的朝二人看去。

  可下一刻,她臉上突然綻放出燦爛笑容,剛才的陰測測瞬間沒了。

  “令羽,算你有良心!”

  此話一出,那跟著她二人的其中一人,暗自里苦哈哈的一笑。

  都和羽公子說了,小小郡主是認得他的,公子還硬要派他來。

  這一下子就暴露了。

  “你們回去告訴令羽,本郡主高抬貴手,還可以再等他一年!如果一年內他來娶我,我就給他一個驚喜。”祁小小笑瞇瞇的。

  二人背后則是汗涔涔的,他們只能苦笑點頭。

  關于斷更一事,是由于征戰書里的某些內容少兒不宜,被勒令整改,改到了現在(哭死在電腦前)

  更新會恢復的

9260 3584598 MjAxOC8wNi8xMi8jIyM5MjYw http://m.clewx.com/book/201806/12/9260_3584598.html
牛气冲天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