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217 錦瑟的用意

書名:我被游戲綁架了 上傳會員:一抹陽光 作者:淳于書 更新時間:2018-12-05 11:04:21

  凌川的聲音在耳畔邊回響,讓江繹心回過了神,連忙轉頭擺手道。

  “沒、沒什么。”

  “嗯,那走吧。”

  凌川略帶狐疑般的看了她一眼,這才收回目光,點點頭,示意讓她跟上以后,一個縱身便往下一躍。

  江繹心被這利落的動作給嚇了一跳,顧不得那心底的一絲寒氣,趕忙跟了上去,可終身一躍,想象中的帥氣并沒有到來,那種急速下墜的感覺令她極為難受。

  ‘我的媽媽呀,會飛檐走壁的古人都不是人啊!’

  江繹心連忙手忙腳亂的運起輕功,身形狼狽的跳在了離這塔下最近的屋頂,腳尖借力一蹬,她便又再次飛躍起來。

  來回了好幾次,這才穩住身形,松了一口氣,轉頭往那高高的千重樓塔樓頂上看去,頓時一陣后怕。

  然而前方凌川身影越來越遠,江繹心此刻也顧不得心悸,連忙運氣追了上去。

  忽然,也不知道從哪里跳出來一個物體,直接擋在了她的前路,令她本能來了個急剎車!

  待她定睛一看,竟然發現那是一個人!再仔細一瞧,大吃一驚。

  “你……”

  “小哥哥,我們又見面了,你想奴家了嗎~”

  “你是……錦瑟!”

  江繹心遲疑了一會兒,便道出了對方的名字,看到對方笑得天花亂醉,心中更是有些沒底氣的直打鼓。

  “你、你怎么會在這……”

  “哎呀呀,小哥哥,這么問可就太生分了吧。剛剛不是還偷聽著呢?怎么現在這會兒就裝傻呢?好歹咱們也是老相識了呢,是不是~”

  錦瑟沖她曖昧的拋了一個媚眼,話語中的不明不白,聽得人實在是忍不住浮想聯翩。

  然而江繹心卻是個女人,對于女人的勾引,完全免疫,所以依舊十分沉著說道。

  “你發現了我?”

  “嘛,想要發現小哥哥不難,小哥哥的呼吸有些急促呢,咯咯咯~”

  錦瑟的話,讓江繹心的臉色變得極為難看。

  ‘糟了,既然她都發現了我,那個戚席林……’

  仿佛看出了她的心思般,錦瑟又咯咯笑了兩聲道。

  “小哥哥你放心,戚席林是不會發現你的,因為啊……他根本就不會武功。”

  “不會武功?怎么可能?”

  江繹心不怎么相信她說的話,面對著她,神經越發緊繃起來。

  錦瑟見她不相信自己,故作傷心的掩面道。

  “小哥哥,你怎么能不相信奴家呢。奴家說的可都是實話呢,小哥哥~”

  “你們是一伙兒的,你讓我怎么能相信你。更何況,你和我又不是朋友,我自然不能相信你說的話。”

  江繹心說的很直接,也讓錦瑟有些好笑,而她也確實咯咯咯的笑了出來。

  “小哥哥,你還真是可愛。不相信奴家,還把話說的這么明白直接,也不怕奴家就這樣殺了你嗎?”

  “殺了我?那也得看你有沒有那個本事了!”

  江繹心皺著眉,并沒有懼怕于她。

  錦瑟見狀,越發覺得她很有趣,咯咯笑了兩聲,便不緩不急的向她靠近。

  江繹心見她向自己靠近,心頭一緊,本能的往后倒退。

  直到退無可退。

  “哎,再退可就摔下去咯。”

  “……你到底想怎樣!”

  江繹心有些搞不懂這個女人,一把抽出別在腰間的玉簫,做出了戰斗的姿勢。

  錦瑟也很適時的在她不近不遠的距離停了下來,眼帶魅惑的沖她眨了眨眼。

  “小哥哥,奴家告訴你這些的原因,其實很簡單,奴家一點也不喜歡那個戚席林,但是他又是主上的人,沒名沒由的也沒發對他下手。所以呀,小哥哥,可以幫我一把嗎~”

  “幫你殺人?我是不會干的。”

  江繹心秀眉一皺,輕輕一挑,而后沉下臉,直接拒絕道。

  錦瑟似乎聽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話般,笑聲也越發詭異。

  “咯咯咯~不殺人?行走江湖,誰沒能手上沾染點血?不管是你,還是那個凌川,就算是名門正派,手中也不會干凈。小哥哥,你啊,可別再逗笑了。”

  “我……”

  “好了好了,這話奴家也已經帶到了,相不相信,就看小哥哥你自己了。不過啊,奴家可得好心提醒下你,你那個凌師兄啊,可不是什么好人呢。你啊,可得小心了。”

  錦瑟咯咯笑著,十分好心的提醒著她。

  江繹心剛想反駁,可又想到了什么,到嘴邊的話便換成了。

  “為什么要告訴我這些?我們不是對立面嗎?”

  “咯咯咯~雖然立場不同,不過,奴家還是挺喜歡小哥哥的,奴家可不希望,在抵達主上面前的時候,小哥哥就已經死了。那可多無趣呀!所以呀,小哥哥,你可得好好珍重,并且期待著咱們下一次見面。到時候,咱們可就不一定是朋友咯。”

  錦瑟沖她拋了個飛吻,而后一個縱身消失在了她的視線當中。

  江繹心被她的輕功給鎮住,隨即撇了撇嘴,沖她離去的方向淡哼一聲。

  “誰跟你是朋友啊。”

  就在這時,不遠處急沖沖跑來一個人。

  “小繹!有沒有受傷?!”

  “凌師兄。”

  江繹心看著一臉焦急跑過來,摸著自己的腦袋和胳膊檢查的男人,心中微微有些發暖。

  ‘真搞不懂為什么他們都這樣說,凌師兄明明這么好,為什么都讓我小心他?’

  “凌師兄,我沒事。”

  凌川聽了,松了口氣,而后摸著她腦袋的手微微一使勁,打了她一下。

  “哎喲!”

  江繹心吃痛的輕呼一聲,還沒來得及抱怨,就聽到凌川責備了過來。

  “你怎么不抓緊跟著?”

  “我也想啊,可是凌師兄你跳得太快了!”

  江繹心有些委屈的說道,而后又把錦瑟的事情說了一遍。

  “后來,剛剛那個錦瑟擋住了我的去路,跟我說了一些話,這就耽誤了。”

  “錦瑟?剛剛那個和戚席林說話的女人?”

  凌川有些狐疑道。

  江繹心點點頭,便將除了說凌川危險的話以外保留沒說,其他的事情都告訴了他。

  “……就是這樣,估計她看到你來了,所以就跑了。”

  “嗯,下次一定要小心,不要著了那個女人的道,那個女人可不是什么好對付的家伙。”

  凌川不放心的囑咐提醒著她,見她乖巧懂事的答應沒有反抗,這才安下心,一把牽住她的手。

  “走了,時間不早了,該回去休息了,今晚的事情,明天再商量。”

  “哎!哎……凌師兄,你抓著我干什么呀……我自己回走啦……凌師兄,凌師兄……”

  江繹心被他這樣牽著走感到十分的不好意思,心臟又再次不受她控制的撲通撲通跳了起來,就連臉上也開始發燙,讓她心亂如麻,完全不知道該如何應對。

  凌川卻當作聽不到一般,越發抓緊了她的手。

  “為防止你再次掉隊,我必須牽著你。”

  江繹心一聽,臉上越發窘迫,微微咬了下唇,小聲輕問道。

  “凌、凌師兄,你不怕被人看到后說你是斷袖啦?”

  “……”

  凌川停頓了一下,而后又再次牽緊了她的手,帶著她一路往前跑。

  江繹心見他不回答這個問題,心中難免有些小失望,而后又滿腹牢騷的抱怨起自己來。

  ‘我干嘛要失望,他不是斷袖,我也不是男人啊!我干嘛……干嘛……’

  “如果是你的話。”

  忽然丟出來的一句話,讓江繹心愣住,有些沒反應過來。

  “什么?”

  “如果是你的話,就沒有關系……”

  也不知道是不是跑起來的風聲太大,隱約中她似乎聽到了什么,但也不是很確定,只是她的臉卻紅了起來。

  后來,江繹心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的鳳舞閣,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進了房間,她只知道凌川這次回來對她的態度確實有些不一樣,這讓她不自覺開始胡思亂想。亂想著凌川是不是喜歡她,不是因為男人或者是女人的原因而喜歡她。

  雖然這樣聽起來很怪,但至少凌川喜歡的是自己這個人。

  就在江繹心胡思亂想的時候,天色也漸漸亮了起來,明亮的日光驅散了夜晚的黑暗,讓大地重現光明。

  江繹心也不知道自己睡著了沒有,她只知道有人來敲門的時候,她的精神十分不振。

  打著哈欠去開門的她,看到來人是阿緣,頓時泄了氣般的轉過身,走向桌前坐下,給自己倒了杯水。

  “是你啊……這么早,干嘛呢……也不讓我多休息一下……”

  “嘿嘿,老大,昨晚有沒有收獲?”

  阿緣直接走進來,帶著也不知道什么時候過來的子肖和潘臨。

  江繹心一抬起頭,就看到他們都在,頓時驚訝道。

  “咦,你們怎么都來這么快?”

  “老大,我看你還真是沒睡醒呢。子肖和小臨臨剛剛就在旁邊呢,你沒看到嗎?”

  阿緣有些好笑的調侃著她。

  “如果是凌川師兄在的話,老大的反應肯定又會不一樣了。”

  “去,一邊去。”

  江繹心無力翻個白眼,按耐住心頭的躁動,抬腿就朝著她的方向踢了一腳。

  阿緣身手靈活的躲了過去,甚至還不嫌江繹心生氣般,沖她做了一個鬼臉。

  “沒踢到沒踢到~”

  “你……哼,懶得跟你計較。”

  江繹心喝了一口水,淡哼哼一聲。

  子肖見她神色如此疲倦,便關心起來。

  “老大,昨晚是不是很辛苦?看你似乎很疲倦的樣子。”

  “還好吧,只是有些事情想不通,所以后半夜回來,基本沒睡著。似乎剛睡著了,就被這丫頭給鬧醒了。”江繹心屈指往阿緣臉上一指,小小的抱怨道。

  阿緣聽完,嘿嘿一笑,又從旁邊湊了過來,坐在了她旁邊的凳子上。

  “老大,那昨晚到底有什么收獲?你到是告訴我們呀!”

  “急什么,等我緩口氣再說。”

  江繹心白了她一眼,不徐不疾的喝著水,直到看到她急的要抓狂,當即笑了起來,也不再逗弄她,便將昨天晚上聽到的、看到的事情全部告訴了他們。當然保留了錦瑟說凌川壞話的那段。

9245 3499909 MjAxOC8wNi8wNy8jIyM5MjQ1 http://m.clewx.com/book/201806/07/9245_3499909.html
牛气冲天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