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大結局

書名:我家王爺有潔癖 上傳會員:一念天堂 作者:陌上雅歌 更新時間:2019-04-09 21:37:09

  當季凝煙把戒指戴在手上的時候,瞬間感覺曾經的那個自己回來了。

  頓覺身體輕盈,腦袋瓜子似乎都靈活了不少。

  忽的想到了什么,她又關掉了隱形衣。

  她傲慢的仰起頭,以一種蔑視的姿態的眼神望著季婉如說道:“你我本是至親,常言道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我從未把你當成敵人,你卻恨不得殺了我,真是可笑啊!”

  季凝煙嘖嘖嘆氣,“像你這種女人,原本有姣好的容顏,可以嫁一個如意郎君,卻偏偏善妒,哎,害人害已,最終害的是你自己!”

  “你不要假惺惺的,我可不需要你的憐憫和同情,你還是想想你自己吧,能不能見到明個的太陽還說不定呢。”季婉如面不改色,譏誚的諷刺著,她從不為所做之事后悔,因為她清楚的知道,這個世界上沒有后悔藥!

  季凝煙無奈的搖搖頭,事到如今這季婉如依然沒有半點悔改之意,她也沒必要手下留情。

  她從腰間掏出一包藥粉,是她特地從一個小作坊里面弄來的,號稱十米之內,無人能逃。

  當然,這并不是什么致命的毒藥,但足以讓這一屋子里的人昏睡個三天三夜。

  季凝煙也不蠢,她可不想把自個斷送在這里。

  就在她轉動機關的那一刻,身姿輕盈的退到了門口,得意的回眸一笑,看到屋子里驚呆的眾人,心里頭更是得意了幾分。

  她緩緩將藥粉灑在空氣中,發出銀鈴般的笑聲,“你們幾個,死不足惜!”

  她并沒有什么多余的話想說,又或許是無話可說,三個多次想置她于死地之人著實沒什么好說的。

  季凝煙清楚的知道,無論是好人還是壞人,能動手就不嗶嗶,否則也將死于話多。

  她飛一般的離開了千嬌百媚,那種人不知鬼不覺的神秘與囂張,讓她瞬間澎湃了。久違了,她的心肝寶貝啊。

  她這輩子都沒有這么高興過,恨不得拿個喇叭宣告全世界她終于拿回了屬于自己的東西,這種失而復得的激動無與倫比。

  雖然隱形衣一直都是她的寶貝,可她從未弄丟過,自然也就沒有如此強烈的感覺。

  以前她只知道,開心就是想笑,可現在不一樣了,她不僅要笑,還要哈哈大笑,仰天長笑!

  此刻她的心就像一鍋煮沸的熱水,撲騰撲騰冒著氣泡,站在柳樹映照下的河邊,望著那一彎清澈的河水,她的眉眼至始至終都保持著十分夸張的弧度,似乎把這輩子的笑容都耗光了。

  在季凝煙的眼睛里,有光,有星星,有美好的愿景,有她日思夜想的那個男人的身影,還有……

  然后的然后,她眉眼彎彎,咧著嘴,永遠的倒下了……

  后記:

  蕭瑾玄并未真的出征,而是領著軍隊駐扎在城外,兩日后領兵趕回了云都,蕭澤然起兵造反一事皇帝早已知曉,不過是玩了一出欲擒故縱的把戲。

  當季凝煙離開之后,孟秋已領著一大堆人馬包圍了千嬌百媚,蕭澤然早有準備,兩方侍衛廝殺了一番,若不是蕭瑾玄帶兵及時趕到,險些釀成大禍。

  皇帝雖不忍殺了自己的親生兒子,但凡敢覬覦皇位者,絕不手下留情,更何況蕭澤然沒有半點悔改之心,在皇帝面前猖狂的叫囂著,氣得皇帝一紙令下,將蕭澤然放逐到北疆之地,永生不得踏進云都一步。

  蕭澤然被放逐后,寧馨兒被寧清遠帶回了清水山莊,命人日夜看守,不得再離開清水山莊一步。為表忠心,并將清水山莊的財富捐出了一半,用于救濟受災受難的平民百姓。從此再也沒了天下第一富莊的稱號,過上了小心謹慎的生活。

  季婉如則失魂落魄的回到了丞相府,自盡于橫梁之上,了結了毫無牽掛的一生。她寫下血書一封,希望蕭澤然能將她的尸骨帶走,帶去北疆之地,只要有蕭澤然的地方便是她的家,只可惜蕭澤然并非什么有情有義之人,薄情寡義,他去見了季婉如最后一面,在季婉如的尸身前冷嘲熱諷了一番,毫無留戀的踏上了北疆之路。

  季忠海辭去丞相一職,并找到了玉無痕道歉,隨玉無痕去了他父母的墳頭磕頭認錯。他本是風光無限,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丞相,最終卻落得個家破人亡的下場,半年后因病臥床不起,長眠不起。

  章墨繼續在書院里照顧那些孩子們,有蕭瑾玄這座靠山,書院收養了更多無家可歸的孩子,從此但凡路過書院,只聞書院內書聲瑯瑯,兒童嬉戲。

  玉無痕一生的心結得以解脫,從季忠海跪在他父母的墓前那一刻起,他釋然了,這一輩子他活在仇恨里,錯過了太多太多,甚至為了報仇,極力隱忍了對季凝煙的情感。他后悔了,后半生想要為自己而活,然季凝煙卻忽地從人間蒸發了似的,了無音訊。從此他開始了云游四方,走遍天南海北,只為找到季凝煙,彌補當初的遺憾。

  平亂之后,偌大一個云都再也尋不到季凝煙的身影。

  蕭瑾玄怎么也沒想到那日一別竟是永別,他傾盡所有的兵力四下尋找,終究沒能找到季凝煙。

  但奈何佳人已去無處尋,芳心暗許又如何?

  縱使情深,奈何緣淺!也莫過于此……

  蕭瑾玄本想當一個閑散王爺,云游四海,只因他堅信終有一日定會尋到季凝煙,奈何蕭澤然被放逐后不久,皇帝就一病不起,半年之后撒手歸天,留下詔書將皇位傳給了蕭瑾玄。

  為了江山社稷,為了天下蒼生,蕭瑾玄每日坐在那冰冷的龍椅上,望著紅墻綠瓦,終日郁郁寡歡。

  許多年后,再次回到那破舊的小廟,他終于知道,那個女子,再也回不來了。

  可他一直不懂,她的不告而別,為何如此薄情寡義,連一聲道別都沒有,卻讓他心心念念,日思夜想了一輩子!

  他時常端著一根小凳子,坐在宮門口,手里捧著一本書,眼前浮現的卻都是那一襲素衣白裳,那眉眼彎彎的笑意,那個女人的一顰一簇。

  孟秋依然是宮中的御前統領,望著蕭瑾玄魂不守舍的模樣,他終于按耐不住性子,跟蕭瑾玄講起了一個故事。

  他說從前有一個女子,來自另一個時代,她很特殊,卻又讓人說不上來哪里不對勁,她恨聰明,還很愛笑,更重要的是她不似一般女子那般文雅賢惠,她會罵人,會說臟話,還會動手打人,不怕死,她的身體里似乎蘊藏著一股巨大的能量一般,三番兩次遇險,可總能化險為夷,那個女子告訴我,她的家鄉在很遠很遠的地方,或許她會永遠留在這里,又或許哪一天她突然就回去了,她自己也不知道。

  她還說,如果有一天她真的不見了,不要到處找她,更不用因此而傷心難過,因為她只是回家了,回到了她原本的世界……

  聽著聽著,蕭瑾玄唇角勾起了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

  他似乎懂了,又似乎沒懂。

  孟秋也沒多說什么,默默離開。

  蕭瑾玄合上書,望著寂靜長街,他站在陽光下,看著長街的盡頭,不由得半瞇著眼。

  在五彩的陽光下,他似乎看到了那個女子,巧笑倩兮的向他走來,似乎還在呼喚著他,她一襲素衣白裙,青絲飛舞,恰若一只飛蝶,美得讓人移不開眼。

  蕭瑾玄笑了,他眨了眨眼,伸出手擋住刺眼的陽光,眼前一片黑暗。

  那一年,繁華落盡,只為尋伊人影……

9229 3550041 MjAxOC8wNS8zMC8jIyM5MjI5 http://m.clewx.com/book/201805/30/9229_3550041.html
牛气冲天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