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第541章 終章,再相見

書名:忠犬王爺,漁家嫡妃初養成 上傳會員:一念天堂 作者:木子蘇V 更新時間:2019-01-05 19:06:56

  六年后。

  “這是咱們這一年鋪子的盈利。”王曼已經梳作了婦人的發髻,將自己手里的賬本放在了蘇曉珂的面前,有些無奈的說道:“幸好你教我那些辦法算數,不然的話,我可未必能那么容易記賬,生意越做越大,手底下的人越來越多,趙萍前日還送信來,說她那邊忙得不行,還說讓你給多送幾個得力助手過去呢!”

  “曼姨。”趴在蘇曉珂懷里的小男孩好像是蘇曉珂的縮小版一般,看到王曼來了,笑瞇瞇地說道:“灝兒好久都沒見曼姨了,特別想曼姨。”

  五年前,蘇曉珂與靳慕冥成親,兩年后有了靳灝,如今小家伙才不過三歲,卻口齒清晰,十分機靈。

  “哎呦,我的小心肝,你可真會說話。”王曼忍不住疼惜地輕輕捏了捏靳灝的小臉,突然看到了抱著靳灝的蘇曉珂右手依舊纏著紗布,當下有些擔憂地問道:“這手……還沒好?”

  “帶灝兒下去玩!”蘇曉珂微微一笑,轉頭看著身后的拂冬說道:“記得不要跑遠了。”

  “是,娘娘。”拂冬現在已經成為蘇曉珂身邊的管事姑姑,自然是她最為信任的人,當下伸出手接過小世子,哄著說道:“小世子,奴婢帶您去花園玩好不好?”

  “好的。”靳灝乖巧的從蘇曉珂身上下來,隨后轉頭對她行禮,又對王曼說道:“曼姨,灝兒先去玩了,待會再賠曼姨用膳,曼姨可不要走啊!”

  “好嘞,乖孩子!”王曼倒是沒有阻攔,看著拂冬帶著靳灝離開,隨后才蹙眉問道:“你這手總不能一直這樣,宮里的御醫那么多,靳崇奕就沒找個人來給你看看?”

  “他現在是皇上,你可不要亂說話。”

  自從幽神谷回來以后,所有的一切都恢復了正軌。

  藺東依舊是靳崇奕,就好似先前太子的魂魄回到他的身體這些事情都是夢一場。

  唯獨蘇曉珂和靳慕冥記得所有的一切,其他人完全沒有任何印象。

  以前,有空間的時候,她明明可以輕而易舉的控制點石成金的本事。

  可是失去了空間的她,只要稍稍不注意就會把東西變成金子,以至于到后來,她不得不用紗布纏住了右手,洗手的時候也只能用流水,不敢碰觸任何東西。

  “我那不是習慣了?”王曼吐了吐舌頭,隨后才有些無奈的說道:“罷了,不提這些事了,我爹和紓姨又帶著廖奶奶回蘇家村了,也不知道什么時候回來,這都眼看著要過年了。”

  “這樣也挺好的,至少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歸處。”蘇曉珂聽到王曼的話,不禁笑著說道:“你什么時候啟程跟陳縉云回家?”

  “今年我想在京城過年。”王曼托著下巴,跟未出閣的時候毫無差別,有些不滿地嘟囔道:“我在那無趣的緊,生意做的再大,見不到你,我也覺得挺沒意思的,縉云也知道我想回京城,所以就在京城買了宅子,對了,上次在封地我遇到蘇海了,他現在……說真的,挺狼狽的。”

  因為牽扯到多年的封家貪墨賑災銀兩的暗箭,靳崇奕承襲帝位后第一件事就是替封家平反。

  結果蘇海和何家都牽連其中,連帶著鎮北王也被牽扯出來,最后因為考慮新帝初登基,于是在靳慕冥的幫助下,快刀斬亂麻的解決了所有暗地里的反叛之人,將鎮北王一眾人等全都發配流放,永遠不許回京。

  “人,總得為自己所做的一切承擔后果。”蘇曉珂擺弄著手里的茶盞,淡淡的開口道:“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總歸是有道理的。不過要我說,陳縉云確是疼你疼的緊,對了……前幾日我倒是收到了小語送來的信,說她和宇辰在海上一切順利,而且還發現了新的陸地,說我說的沒錯……”

  “小語她還沒放棄去尋找那個什么幽神谷啊?不過是個夢境而已,怎么還就當真了?”王曼其實也挺不明白的,那個赫連語也不知道是怎么就做了個奇奇怪怪的夢,然后就說她得去尋找一個叫幽神谷的地方,結果幽神谷沒找到,倒是找到了不少新的大陸,也算是陰差陽錯了。

  幽神谷。

  蘇曉珂聽到這三個字,心不禁微微一顫。

  六年前,皇上主動退位,將皇位傳給了靳崇奕,隨后帶著許貴妃離開了京城。

  而靳崇奕自然也娶了王詡成為皇后,靳慕冥依舊是戰王,輔佐新帝開疆拓土,所有的一切都在按部就班的發展。

  蘇曉珂很想也當做一場夢來看待,可是她的右手卻時時刻刻的提醒她,那就是曾經真實發生過的事情。

  她的小染,小團子……都在她的生命里徹底消失了。

  “在聊什么?”就在這個時候,靳慕冥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回來了,看都蘇曉珂失神,倒是沒有點破,當下笑著說道:“陳縉云已經在來的路上了,恐怕很快就要把你接回去了。”

  “這個人,可真是麻煩!”王曼笑嘻嘻地說道:“行了,我也不打擾你們了,等到灝兒問起,就說我明日再來陪他用膳,千萬別讓孩子以為我說話不算數才是。”

  “好。”蘇曉珂倒是沒留王曼,畢竟陳縉云那個人根本護妻狂魔似的,一會不見王曼就跟丟了魂一樣。

  “怎么了?又想起以前的事情了?”等到院子里只剩下靳慕冥和蘇曉珂二人,靳慕冥才伸出手將人擁在懷里,低聲道:“抱歉,這么多年,我依舊沒能找到他們的下落。”

  “這事情怎么能怪你呢?”蘇曉珂回過神,回抱住靳慕冥,輕聲道:“我相信,冥冥中自有注定,若是我們有緣,總會相見的。”

  “你這手……”靳慕冥有些意外地看著抓住自己手臂的蘇曉珂的右手,不可置信地問道:“沒事了?”

  “什么?”蘇曉珂這才意識到,剛才可能跟王曼說話的時候,纏繞的紗布不小心松了,結果自己方才沒有注意,竟然落了下來,可是靳慕冥的手臂竟然完全沒事,當下忍不住瞪大眼睛,突然好似狂喜一般地抬眸看著靳慕冥,“它回來了!”

  “誰?”靳慕冥一愣,隨即反應過來,有些意外地問道:“你說……小染回來了?”

  “不錯!我能感覺的到!”蘇曉珂看著自己的手,突然笑了起來,笑著笑著眼淚都忍不住流了下來,隨即緊緊地拉著靳慕冥的衣襟,認真地問道:“靳慕冥,如果……如果人生給你一次重新來過的機會,你還會選擇愛上我嗎?”

  “會。”靳慕冥輕輕地吻了吻蘇曉珂的額頭,隨后將她擁入懷中,低聲道:“如若故事從頭開始,我依舊會愛你如初。”

  人這一生,總會遇到很多很多過客。

  但是我們總該相信,遲早有一日,我們都會遇到那個最為特別的人,在這個人之前不曾有,在這個人之后也不再有,就好似雨露陽光,在你的生命中不可或缺。

  靳慕冥于蘇曉珂,蘇曉珂于靳慕冥,都是如此最為特別的存在。

  “你知道小染現在在哪里嗎?”

  “不知道。”

  “那你想見它嗎?”

  “想。”蘇曉珂微微一笑,深吸一口氣說道:“不過,不是現在,也許等到我們該見面的那個時候,就會見到了吧?”

  ……

  “拂冬姑姑,我們玩捉迷藏好不好?”到了花園的靳灝,興奮地提議道:“我藏起來,姑姑找我好不好?”

  “好,小世子不要跑遠哦!”拂冬聽到靳灝的話,不禁將他放了下來,笑瞇瞇地說道:“奴婢這就背過身去,捂著眼睛不看小世子。”

  “好的!”靳灝開心地邁著自己的小短腿,想要往花叢里藏,結果沒想到剛走進花叢沒有多遠,就不小心被絆倒在地,手也被劃出一道血痕,連帶著脖頸里的玉墜也掉了出來。

  “小玉墜,你沒事吧?”才不過三歲的靳灝看到玉墜摔在了地上,下意識地連忙去撿,結果下一秒發現自己眼前可見的除了一個魚塘,再就是一只蹲在魚塘邊灰不溜丟的貓,其余的地方全都被霧氣所遮擋,根本看不到其他的地方到底有什么。

  “小家伙,摔疼了么?”沒等靳灝說話,那只貓兒竟然開口說話了!

  “小貓兒,你認識我?”靳灝眨眨眼睛,慢悠悠的打量著這里的一切,突然有些驚訝地問道:“你是誰啊?我娘親說,我是男子漢,摔倒了就要爬起來,不能輕易哭。”

  “你娘親……還真是一如既往的傻……”貓兒聽到靳灝的話,突然歪著頭瞇起眼睛,一字一頓地說道:“小家伙,我叫小染,你叫什么?”

  “小染?”靳灝興奮地伸出手,認真地說道:“我叫靳灝,初次見面,請多指教啊!”

  “初次見面,請多指教。”小染伸出爪子,瞇著眼睛笑了起來。

  蘇曉珂,我回來了。

  我承諾過,如果有一日無法在守護你,那就想盡辦法回到你的后人身邊。

  所以,我們終有一日,還會再見。

  這個世上,所有的分離都是在為下一次的遇見而做準備,那么如今故事終究還將重新開始。

  希望小主人未來的路會比你更為長遠,而我會一直陪伴在他身邊,如同當初守護在你身邊一樣。

  未來,可期可許。

  全文完。

9149 3514067 MjAxOC8wNC8wMy8jIyM5MTQ5 http://m.clewx.com/book/201804/03/9149_3514067.html
牛气冲天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