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第四十章 病根

書名:陰倌法醫 上傳會員:天女下凡 作者:天工匠人 更新時間:2019-09-17 09:38:47

  李闖也是那種不爆發則已,脾氣上來就不管不顧的人。再度伸手,不光是針對我,還想去拉季雅云。

  我心頭火起,抽冷子一把攥住他伸向季雅云的手。

  我從小打慣野架,現如今更是時常懶得費事而劍走偏鋒,就只抓住他兩根手指,手腕向下猛一壓。

  也就是這個時候,季雅云拉住我,急道:

  “你別沖動!你忘了‘夜叉’說過些什么了?”

  幸虧她提醒,我才及時收回了力道,不至于直接把對方手指掰折。

  即便是這樣,李闖也還是因為手指被撅,疼的半蹲下身子。

  這小子倒也硬氣,滿臉通紅,冷汗涔涔,硬著咬著牙沒喊出聲。

  我松開他,攔著季雅云退后兩步,冷冷道:

  “咱不熟,能用嘴說的,盡量別伸手,那實在不禮貌。”

  “都別沖動!”

  于問事安置好老伴,急著走過來,沖我抱了抱拳:“這位小哥,有怪莫怪,權看我這張老臉了。”

  跟著目光一轉,落在我右手上,“我孫子從來都不是不懂禮數的人,只是雞鳴狗盜之輩,從來都不招人待見。但在我看來,以小哥你的氣勢,應該不是賊偷之流才對。”

  我順著他的目光,愣愣的看了一眼拇指上的扳指,才醒悟過來,敢情李闖這么不客氣,是這賊偷扳指惹的禍。

  我有些尷尬的說:“老人家,誤會了。這如意扳指是最近一個長輩送給我的,我就是覺得好玩,才盤在手頭上。也是我莽撞了,忘了自我介紹。我是法醫,也是個陰倌。”

  “法醫?仵作?”于問事的臉色多少有點不好看。

  “您聽我說完,仵作替人看病的本事是有限,可我的這個朋友……”

  我斜了季雅云一眼,硬著頭皮說:“她最近的確才看了本醫書。她說您愛人的眼疾能治,那就一定能治!”

  李闖甩著紅腫的手,口中卻是說:

  “不好意思,從你一進來,我就看到你的扳指了。是我誤會了,我向你和你的朋友道歉。”

  我笑笑:“沒事,事兒說開了就好。”

  于問事看看季雅云,又盯著我的眼睛看了一會兒,忽然轉身走到炕邊,拉起老伴的手說:

  “線兒啊,你都多少年沒睜眼了?得有快十年了吧?你就不想看看,我現在老成啥樣了?你聽話,人家大夫問啥,你就實話實說。我在你身邊呢,你怕啥?就算我老了,不中用了,咱孫兒不還在呢嘛?”

  老太明顯觸動很大,緊握著于問事的手哆嗦了一會兒,抬臉面向這邊,顫動了兩下眼皮,聲音發抖,卻是緩緩道:

  “小伙子,我孫兒還是個孩子,你可別跟他一般見識。”

  她像是猶豫了一下,才接著道:

  “你說,你們才從七河口回來?你們在那里待了多久?有沒有看到什么特別的人和事兒?”

  我說:“前后算起來,我們在那里待了不到三天。特別的人和事……見得太多了。就比如,我們見到你做好飯,還瞞著于老給他買了一塑料桶的地瓜干子酒。貌似他酒品好多了,喝得不少,但沒再發酒瘋。”

  一家老少三口,都是一臉驚詫。

  季雅云拉了我一把,走到炕前,向老太問道:

  “老人家,我得知道病根,才能想法治好您的眼睛。您能告訴我,當年您離開七河口前,曾經看到過什么特別的事嗎?”

  老太明顯握緊了于問事的手,身子又是猛一哆嗦,卻是抿了抿干癟的嘴唇,緩緩道:

  “是,我看見了……”

  原來那時兩口子人過中年,再度結合,彼此都知道再也離不開對方,卻也明白,‘老樹開花’在當地單是被戳脊梁骨,都是要戳死的。

  為了不連累各自的兒女,兩口子決定‘私奔’。

  那時候多數人家都不富裕,兩口子更是把各自的家當全都留給了子女,算是凈身出戶。

  幾經輾轉,來到這里,期間經歷的艱苦,就不用多說了。

  年紀大了,經歷的多了,想要的,便不一樣了。

  是‘線兒’先提出去七河口窩棚的,女人家到底面薄,就只覺天下雖大,已無二人容身之處。

  她又舍不下男人,又恨男人年輕時不爭氣,也是走投無路,便帶著怨說,要去七河口尋個遮風擋雨的屋檐,能過到哪兒算哪兒。

  起先于問事是不同意的,可當時的環境,還真就容不下他們這對一路顛簸流離,外表似叫花子般的半路夫妻。

  最后只能是咬牙同意,一起徒步過了河,到達了才荒廢不久的七河口。

  據兩人回憶,那段時間,實在是兩人這輩子最幸福的時光。

  (后來于問事忍不住加入回憶,兩人所述說的‘幸福’,卻是我們前不久才在蜃市鬼域中看到的日常。)

  “那天,老頭子還在田里忙活,我尋思天快冷了,農活少了,不如去河岸邊割些蘆葦,搭個雞窩,再讓老頭子去趕趟集,買些雞仔、鴨仔回來,等來年長大了,能去換點錢。”

  老太說著,臉上又露出了恐懼的神情,“可那天傍晚,我剛到村口,就看到一件嚇人的事……”

  線兒那天的確就是想去割些蘆葦搭雞窩,可是剛到村口,就看到那片空地上,居然多了個木頭架子。

  更可怕的是,那架子的橫木上,吊著個血糊糊的東西。

  起初她還以為眼花了,但仔細一看,差點沒活活嚇死。

  那架子上綁的不是什么畜生,竟然是一個光溜溜,渾身是血的人!

  架子旁邊還站著個人,那人一臉橫肉,手里攥著把明晃晃的刀,正跟宰割豬羊似的,在剔人骨頭呢!

  那屠夫似的男人嘴里咬著一截東西,每一刀下去,都咬牙切齒,狠地不行。

  按照線兒自己的話說,她當時也是著了魔障了,明明害怕的不行,可還是不由自主的往前邁了幾步,就想看清楚吊著的那人長什么樣。

  結果是,她由始至終沒看到那人的模樣,猛不丁一抬頭,卻見那‘屠夫’不知道什么時候抬起了頭,正兩眼直勾勾的盯著自己!

  她本來以為‘屠夫’嘴里叼的是草桿木棍兒,這時才看清,那哪是什么木棍兒,那居然是一截人的手指頭!

9048 3605757 MjAxOC8wMi8xNi8jIyM5MDQ4 http://m.clewx.com/book/201802/16/9048_3605757.html
牛气冲天投注 血战到底麻将胡法图解 温州麻将对对胡是怎么胡的 江苏快三预测号码 老重庆时时彩 天津快乐10分开奖直播 上海美女麻将单机版 青海快3现在开奖结果 大富豪富翁棋牌游戏 香港麻将打麻将违法吗 足彩进球彩怎么买 极速11选5是私彩吗 吃鸡游戏攻略 老时时彩重庆 106官网彩票安卓版 手机免费棋牌游戏下载 360彩票导航杀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