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第1155章 這位就是貴人吧?

書名:神醫毒妃 上傳會員:天女下凡 作者:楊十六 更新時間:2019-08-11 16:07:12

  “那丫鬟到是瞅著眼生,興許是書和新買來的。”婦人一臉的慈愛,“只要書和喜歡,她想用什么人都好。回頭引到府里,上了名冊,按月發分例。”

  這位夫人說著話就起了身,身邊的丫鬟趕緊也跟著起來攙扶,同時勸道:“夫人認錯了,那位不是大小姐,只是個在路邊吃餅的姑娘。夫人您仔細瞧瞧,她雖然騎著馬,但還是能看出來身量要比大小姐矮一些,也比大小姐白皙些。”

  “書和也白,她只是總在外面跑,風吹日曬的才黑了。”婦人不理會,執意下車。

  邊上坐的老爺重重地嘆了一聲,沖著丫鬟擺擺手,示意丫鬟別再說話,跟著下去就是。他自己也是起了身,跟在夫人后面,眼瞅著夫人走向那兩位姑娘。

  白鶴染吃著餅的工夫就已經注意到那輛停下來的馬車了,也注意到了馬車里有位婦人掀了車窗簾子往她這頭看。這會兒那位夫人下了馬車,明顯是朝著她這邊走過來,下面站著的白驚鴻小聲問了句:“該不會這位就是貴人吧?”

  其實對于會有貴人相助這一卦,白鶴染自己也是有幾分好奇的。她雖然跟風卿卿學了卦術,但是她學得并不精,說是皮毛都抬舉自己,準確來說是皮毛都沒有學到。

  只不過風卿卿把風家精絕古卦的卜算之法教給了她,她雖然不怎么會,也幾乎就沒用過,但并不代表她不懂理論。理論在心,撿其中最簡單的卦式,還是能卜得一二的。

  她相信有貴人相助這一卦不會錯,但是對于卦術這種東西還是覺得玄之又玄,也是十分期待能夠有一個親身的驗證。此刻那婦人越走越近,到是讓她生出幾分期待了。

  “書和,你回來啦?怎么不進城呢?是不是聽說了你父親與我到娘娘廟去進香,特地在此等候的?”婦人已經走到她的馬前,三十多歲模樣,穿得很富態,體形也很富態。但人一胖就更顯年輕了,臉上幾乎是一點細紋都沒有,慈眉善目的,看著會叫人覺得很舒服。

  白鶴染看著她,再瞅瞅后面跟過來的那個男人,這話也不知道該怎么接,便干脆也不言語,且看看對方還要說什么再做打算。

  婦人見她不說話,當時就著了急,“你這孩子,這是怎么了?見著娘親也不言語,這一走又是十數天,你都不想娘親的嗎?你瞅瞅你,天氣還冷著,就在道邊兒上啃餅子吃,這種餅子你以前不愛吃的。乖,跟娘親回家,娘親給你做肉餅吃,好不好?”

  氣氛十分尷尬,婦人身邊的丫鬟一個勁兒地沖她擠眼睛,跟過來的那個男人也是一無奈。

  婦人又往前走了兩步,伸手去抓白鶴染的衣角,“書和,外頭冷,你快下來,跟娘坐馬車去。馬車里還有你愛吃的點心,娘每次出門都帶著的,就想著萬一能遇上你,正好就能吃上一口了。沒想到今兒真就遇著了,你說咱們娘倆是不是有緣?”

  白驚鴻聽不下去了,主動上前開口道:“這位夫人,您是不是認錯人了?”

  婦人急了,“你這丫頭好不會說話,我怎么可能會認錯自己的女兒?她雖不是我身上掉下來的肉,但也是打從還沒滿月就養在我跟前的,我寶貝疙瘩一樣的把她給養大,你說我會認錯?”說完,又扯了扯白鶴染的衣角,竟帶著些乞求,“書和,你替娘親說句話。”

  白鶴染從馬背上下來,手里還拿著沒吃完的半張餅,她問眼前這位夫人:“您覺得我像您的女兒嗎?她是叫……書和?”

  婦人就不高興了,“你這孩子,這說得是什么話?什么叫像?你就是我的女兒書和啊!孟書和,我們鳳鄉城孟家的大小姐。書和你這是怎么了?你們都怎么了?為什么書和明明就在這里,你們都不跟她說話?”她拽過身邊的丫鬟,“快給大小姐請安啊!”又去扯那位老爺,“老爺還愣著干什么?你不是最疼咱們的寶貝女兒了嗎?你瞧瞧她,都瘦了,一定是在外頭吃了不少苦,又饑一頓飽一頓的,風餐露宿,可吃了苦了!”

  婦人說著就哭了起來,作勢就要來抱白鶴染。

  雖然意識到這位很有可能就是卜象所說的那位貴人,但是白鶴染依然不是很習慣與人太過親近。她能跟白驚鴻擠在一張床榻睡覺,那是因為白驚鴻是故人,而眼前這位才剛剛見面,即使長得慈眉善目,她依然很難接受如此親近。

  下意識地往后躲了半步,婦人抱了個空,當時就愣住了,整個兒人都懵了,就那么呆呆地看著白鶴染,就好像受了天大的委屈一般,眼淚叭嗒叭嗒就往下掉。

  丫鬟趕緊哄了,這工夫,那位老爺也走上前來,到是彬彬有禮,沖著白鶴染揖了揖手,低聲說:“對不住姑娘,讓你受驚了,不知可否借一步說話?”

  白鶴染點頭,隨那人往邊上走了幾步,繞到了馬車后面。白驚鴻想了想,便也跟了過去,左右也被這家人認為是白鶴染的丫鬟,那她便當一回丫鬟,反正阿染走到哪她都要跟到哪的。

  “姑娘驚著了吧?”那位老爺一臉的歉意,“真是對不住,我家夫人神智不是很清楚,將姑娘錯認成小女,這才有了此一出鬧劇。還望姑娘見諒,待稍后我去勸一勸,勸好了就沒事了,不會耽誤姑娘腳程的。”說到這兒,他往鳳鄉城的城門方向望了一眼,問道,“姑娘可是要去鳳鄉城?姑娘是本地人嗎?”說這話時,下意識地瞅了一眼白驚鴻,若有所思。

  白鶴染笑了笑,搖頭,“我不是本地人,我是從多花過來的,她是我的丫鬟,東秦人。”

  男人仿佛明白了什么,“聽聞多花和提美兩城與東秦往來甚密,有不少東秦女子都嫁到了這兩座城池,也有不少未嫁的東秦姑娘賣身到歌布為奴,想來姑娘的丫鬟也是如此買來的。”

  “是啊!”白鶴染說,“東秦女子溫婉,服侍人更周到。她還是我娘親在世時買來的丫鬟,本來是要服侍娘親的,可惜娘親病重,沒挺過這個大年。我家里沒什么人了,就想到鳳鄉來投奔姨娘,這不,還沒進城呢,餓了,就在道邊兒買些吃的。”

  男人點點頭,白鶴染的話沒有什么破綻,多花提美兩城的消息他早就聽說,特別是提美,街上到處都是東秦女子。眼前這位小姐樣貌看起來像是東秦人,但也有些中原特性,多花離著東秦近,到是附和那邊人的長相。到是這個丫鬟樣貌似乎太過出眾了些,看起來不像是姑娘,到像個小婦人。他便多嘴又問了句:“姑娘怎么的也不挑個年輕的丫鬟,到是用了個小婦人,此番你們到京都來投奔親威,她這樣跟著你,家里人怎么辦?”

  白鶴染的眼睛不著痕跡地瞇了那么一下,便笑著道:“這位大叔眼真毒,一眼就看出來了。實不相瞞,她其實是我們家救下來的。你別看我這丫鬟長得美麗動人,但身世卻很是凄慘,原本在銅城過得好好的,結果被我們皮城主的小舅子給看上了,生生搶到了多花,嫁給那人為妾。誰成想那小舅子短命,沒兩個月就死了。有人說她克夫,要把她打死,也有人不忍心,要把她趕回銅城去,可是銅城哪里還有家,她爹娘當初因為拒絕把女兒嫁到歌布,跟她夫家人拼了命,都死了。最后她流落街頭人人喊打,我們家看不過去,就給買了下來做下人。沒成想我娘沒過多久也沒了,我打從六歲就沒了爹,這下子真就無依無靠,只好往京都來投奔我的姨娘。唉,說起來姨娘也好些年都沒有過聯系了,也不知道能不能找得到。”

  白驚鴻聽得嘴角直抽抽,只道這小丫頭的瞎話真是張嘴就來,只這么一會兒工夫就給她又編造出一個凄慘的身世。她有了身世無所謂,就是不知道這丫頭這樣說是為了什么。

  白鶴染的話聽得那位老爺直點頭,也是連聲嘆息,再看向白驚鴻時便生了幾許憐憫,搞得白驚鴻為了配合做戲,也擠了幾滴眼淚出來。

  “大叔還是快去安慰嬸嬸吧,我瞧著她好可憐,我們一會兒就要進城了,不好讓嬸嬸繼續這樣傷心。”白鶴染很好心地說,也做出幾分乖巧模樣,但卻并不怎么像大家閨秀。畢竟她們是騎著馬來的,人家都看著呢,做得太文靜也有點兒假。

  男人看了看一邊抹眼淚一邊往這邊看過來的妻子,又嘆了一聲,再瞅瞅白鶴染,心里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居然就問了一句:“姑娘左右是來鳳鄉投靠親威的,且不說你的姨母能不能找得到,就算是找到了,你剛說你們已經幾年都沒有聯絡,怕是情份也淡了,你一個小姑娘家家的很容易就叫人欺負了去。不如……姑娘考慮換一家親威?”

9014 3595951 MjAxOC8wMi8wMy8jIyM5MDE0 http://m.clewx.com/book/201802/03/9014_3595951.html
牛气冲天投注 体彩混合过关什么意思 怎么在头条上写文章赚钱 彩神时时彩计划全能版 重庆幸运农场走-彩票控 手游麻将作弊 哈尔滨麻将怎么听 体彩p3独胆预测胆码 福彩3d开机号和试机号 米尔顿凯恩对阵南安联分析 楚天福彩30选5走势图 象棋下载安装 浙江快乐彩走势图001 彩票赚钱 体彩11选5开奖结果 澳门六合彩 在携程上写游记能赚钱 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