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第0098章 搬到鬼樓去4

書名:靈樓住客 上傳會員:天女下凡 作者:強大的豬 更新時間:2017-12-31 01:05:07

  露露難得的白了我一眼道:“二樓都是姐妹們的房間,其他隨你選。”說完,轉身去忙了。

  我覺得自己有些犯賤啊,露露一個白眼我都覺得是一件很難得的事,但是還好,總算得到了答案,惹不起啊,看來自己又得重新打掃了。

  不過,我總覺得有點不對,隨即想了起來,三樓我是肯定不敢上去的,何況還沒有樓梯,二樓是露露等人的房間,后院的房間是那個日本鬼呆著,我還能住哪?

  想來想去,只能是大廳了,我看了看大廳的面積和雜物,現在燈火通明一片整潔是看不出來的,但是一旦鬼樓關門,我的天啊,我一個人拿個10天8天的都不一定弄得完啊。

  我看著露露的背影欲哭無淚,這可是我的房子啊,怎么現在我反而成了多余的了。我現在終于知道柳下惠是怎么做到的了,不敢啊。

  我想了半響,只能厚著臉皮去問花姐,花姐卻嫵媚的咯咯直笑,然后告訴我一個答案,只要我拿下一個美女,別說房子了,連人都是我的。

  說實話,花姐說完后,我的春心蕩漾了一下,畢竟鬼樓就沒有丑的,硬要說有,估計就是我和小胖了,不對,小胖雖然不漂亮,但是人家可愛啊。

  我思索著回到吧臺,露露冷著臉道:“花姐讓你住哪?”

  我被露露突然的話語從沉思中拉了出來,隨后就說出了花姐的答案,露露呸了一聲,冷臉諷刺,大體的意思就是沒人看得上我。

  我也被露露說郁悶了,罕見的回了一句嘴:“你就不許有瞎貓看著我這只死耗子啊。”

  露露臉上又是一紅,然后怒道:“滾。”

  得,我又惹到這位大姐了,我站起來,晃晃悠悠的走向一邊,心里恨恨的想到,你牛,我就非要睡你那,你敢嚇我,我就脫褲子,看誰嚇誰,當然,這只是說說,我還擔心露露一怒之下,直接將我腌制了呢。

  正在郁悶間,李四見我不忙,又讓我過去聊天,我也順水推舟的走了過去,結果天沒聊多久,我直接被李四套路了,幾杯下肚,就豪氣的答應了李四的要求。

  他請我在鬼樓吃,我請他去師老板那吃宵夜,或許我太單純,在李四的召喚下,完全不下于前天的隊伍,又殺向了夜市攤,這次,沒人放過我,我是第一個倒下的。

  不知道多久,才在師老板的呼喚下悠悠醒來,然后晃悠著走向鬼樓,你不讓我住,我還偏住,大不了脫褲子嚇你,憑什么老是我怕你啊。

  想到露露被我的碩大嚇到的情況,我不由得哈哈大笑,然后,怎么上的樓,怎么進的房間,怎么睡的覺,我就完全不記得了,也就是俗話說的斷片了。

  起床的時候頭痛欲裂,我撐了幾次,才讓自己坐起來,瞇著眼睛坐了很久才感覺恢復一點氣力,看了看時間,還早,還想再睡,可是實在是餓得不行,只好起身也不管被鬼樓開門嚇得變色的路人,直接找地方去吃飯了,只是身后傳來了無數的議論聲。

  “這里以前可是清樓啊,那人不是……。”

  吃了飯,回家洗了一個澡,我終于滿血復活了,打理了一下,然后踩著點回到了鬼樓上班。

  進門,我頓時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都看著我議論紛紛,不是還發出笑容,只是笑得很是壓抑,似乎怕被我發現一般。

  牙齒都露出來了,還要掩飾什么,我鄙視了一下他們,然后仔細的打量了自己一下,沒有什么不合適的地方啊,他們笑什么?

  小鈴鐺一臉羞澀的走到我面前,還沒有開口就是一陣笑,半響才上氣不接下氣道:“哥哥,你給,哈哈哈,你給,哈哈哈。”

  這孩子有病吧,我郁悶的看著合不攏嘴的小鈴鐺,而煙兒走了過來,一把拉著小鈴鐺去一邊,邊走邊說:“你管他給,哈哈,看沒有,哈哈。”

  天啊,煙兒也瘋了,我給誰看什么了?我完全是一臉蒙圈,卻不知道看到我這個表情,所有人笑得更加歡了。

  小鈴鐺和煙兒明顯不對,我只能走到吧臺去問露露了,咦,露露呢,吧臺沒有露露的身影,我正納悶間,只見露露手中拿著什么東西,從吧臺里站了起來,哦原來是蹲下去拿東西了。

  露露看到我,臉變得通紅,就如同上次揍吳婷時的大紅嫁衣,手上的東西掉了都不自知,眼瞼微微戰抖,小嘴微張。

  反應倒是和其他人不一致啊,我有點奇怪,但是還是我問了出來:“那個,露露,他們在笑什么?”

  我一句話,讓露露的脖子都紅了起來,“嬰”的一聲,竟然又蹲了下去,整個人縮進了吧臺里。我伸長脖子,看著蹲在地上的露露道:“你怎么了?”

  “昨天你給露露看,現在打算看露露的了?”花姐那熟悉的聲音響起,我急忙回頭看向花姐,花姐倒是沒有向小鈴鐺和煙兒這些人那么夸張的大笑,但是嘴角勾起,眼中的笑意怎么都掩蓋不了。

  昨天我給露露看?現在看露露?這是什么跟什么啊?我疑惑的看著花姐問道:“我給露露看什么了?”

  花姐再也忍不住了,咯咯的笑出了聲,半響才道:“看什么,你的碩大啊。”說著,花姐的眼睛瞄向了我的下三路,然后輕“呸”了一聲,笑著走開了。

  昨晚殘留的記憶一下子浮現在了我的腦海里,天啊,我都干了什么?呆立了半天,在眾女的哄笑中,我連回頭看一眼吧臺的勇氣都沒有,沒有直接被露露殺死,都已經是我的幸運了。

  我走到依舊笑著的花姐身邊道:“那個,花姐,我今天請個假,不,明天,后天,也都請個假。”現在我覺得自己臉上猶如火在燒,只能祈求用時間讓這些討厭的鬼們忘記昨天發生的事。

  花姐回答得很是斬釘截鐵:“不行,做完壞事就想跑啊。”

  我做什么壞事了,是我吃虧好不好,他露露可沒少一塊肉啊,再說,這是清樓啊。

  這些話我只在腦海中打轉,是絕對不敢說的,一但說了,我估計我會被滅得連渣都不剩,而且,我也覺得這樣說朋友很不好,是的,我當花姐、露露、煙兒乃至鬼樓的眾女和客人都是朋友。

  

8996 3368412 MjAxNy8xMi8zMS8jIyM4OTk2 http://m.clewx.com/book/201712/31/8996_3368412.html
牛气冲天投注 河北20选5选号技巧 直销产品怎么赚钱 点化石赚钱吗 排列5走势图综合版 中国移动店面赚钱吗 云南快乐十分前三直走势 2014-2015赛季北京金隅男篮票价座位分布图 广西快三大小预测下载 1分快3计划软件手机版 体彩陕西十一选五开奖 广东好彩1一彩乐乐 gpk钱龙捕鱼捕鱼漏洞 p3开机号彩经网 江西铜业股票分析2018 免费麻将游戏机 梦幻西游怎么赚钱偷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