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第六十九章 舍利

書名:葬鬼經 上傳會員:絕密style 作者:姓易的 更新時間:2018-09-06 17:56:25

  常龍象跟苗武人也做出了跟老爺子一樣的動作,紛紛砸碎了手里的金佛,任由那些金色液體裹覆小腿,之后又向上蔓延......

  與老爺子不同的是,在這些金色液體碰觸到自身后,苗武人體內涌動的是蠱氣,而常龍象則是一種極為精純的佛氣。

  且不說常龍象是怎么回事,就是苗武人跟老爺子這情況都能看出來......這些金色液體似乎能激發活人體內的氣,修行的是哪一道,被激出來的就是什么氣。

  伴隨著這些金色液體的蔓延,老爺子的體表已經讓這些玩意兒給蓋了一層,但在這層金身之外,又有許多降氣形成的黑色斑塊,如同云紋一樣,浮雕在這層金身上。

  “這是咱們從靈山上修來最狠的招數了......成不成也就這一回......”老爺子說著,說話的聲音也變得甕聲甕氣,像是有什么東西阻隔了聲音似的,聽著很怪異,仿佛還帶著回聲。

  “爺......你們到底要干什么.......”我睜大眼睛,小心翼翼的看著他們施展異術,語氣都變得警惕起來:“你們要玩命啊?”

  “廢話。”老爺子笑道:“不玩命怎么能堵住這扇門?”

  我張了張嘴,想要再說什么,但話到嘴邊卻又硬生生的咽了回去。

  “你都能舍生取義,我們還有什么理由躲著?”苗武人嘿嘿笑著,看了我一眼,語氣里充滿了回憶的味道:“沒想到啊.......孤身行走江湖幾十年.......到了頭還能認識你們這幫人......總歸是不寂寞了.......”

  老爺子哈哈大笑著,忽然跑回去,撿起了之前常龍象一直背在背上的大包。

  那個包不是一般的大,貌似是定制的,里面鼓鼓囊囊的就跟裝了個鍋一樣,來之前我就好奇的問過里面是什么,但老爺子卻沒回答我的問題,每次都是敷衍了事,就像是有事故意瞞著我似的。

  但現在我知道了,那里面倒是沒放什么鍋,但確實放了一個大家伙。

  那是一面鼓。

  鼓身是不知名的木制,上面有許多金色條紋,還有些花花綠綠類似祥云的圖案,鼓的兩面則是畫著類似藏區唐卡上的那種佛像。

  除此之外,老爺子還拿出了兩根足有半米長的降魔杵。

  跟之前他們操使的降魔杵不同,這兩根的規格明顯是加大號的,并且在降魔杵的尾部,各自鑲嵌著一顆深紅色的珠子。

  那兩顆珠子的質地絕對不簡單,并不是透明的,是像綠松石一樣,帶著一些乳色。

  最讓我覺得驚訝的,還是這兩顆珠子透出來的那種活性。

  沒錯。

  我感覺它們都是活物,而不是我所見的死物,甚至我都能聽見它們心臟跳動的聲音.......

  伴隨著這種奇異的感覺出現,我發現那兩顆珠子竟然散出了極其純粹的佛氣,那種寧靜祥和的氣息,比起我在靈山上見過的更甚。

  老爺子將那兩根降魔杵丟了出去,常龍象跟苗武人各自接住一根。

  沒等我搞明白他們想干什么,只見常龍象縱身一躍,跳得比我還高,差不多到離地近四十米左右的高度,他停了下來,與我一樣借著手里的兵器插在星門里,高高的懸在了那里。

  苗武人也是如此,只不過他跟常龍象是一左一右的跳,兩個人剛好就在被擠開的門縫兩邊。

  當苗武人也將降魔杵插進了星門時,老爺子已經盤腿坐在地上,跟打手鼓一樣,不停的揮舞著左右手,重重的敲打起來。

  嘭,嘭,嘭。

  鼓聲沉悶,似乎還有種莫名的力量能夠滲入人心,連我自己心跳的頻率都在跟著鼓點走。

  明明那面鼓就那么大點,而且老爺子敲打的力量也一直沒變過,可是鼓聲卻莫名其妙的越變越大......

  直到最后,鼓聲都像是從天上傳來的悶雷聲,整個天地之間都回蕩著那沉悶的聲響。

  “那......那是什么東西.......”

  老祖宗似乎發現了什么,站在距離老爺子不遠的地方,抬頭往上看著。

  從他看的方向跟角度來說,他看的應該是常龍象的方向。

  “那珠子是什么?”老祖宗一臉好奇的問道。

  “舍利子。”老爺子頭也不回的答道,一邊敲打著大鼓,一邊跟老祖宗解釋:“那是我們從靈山頂上尋來的寶貝,據說是目犍連尊者圓寂后的舍利,一共有九顆,兩顆在降魔杵上,另外的全在這面鼓里。”

  聽見這話,老祖宗也顯得頗為驚訝,他雖說是個避世修行的異人,但對于外界宗教還是比較了解的。

  “目犍連?”老祖宗好奇的問:“佛教里神通第一的目犍連?”

  老爺子嗯了一聲,又是猛敲了兩下鼓。

  在這時候,兩條如同光霧形成的金色繩子,從鼓面忽然鉆了出來,一左一右的尋上了那兩根降魔杵。

  等我抬頭看去,只見降魔杵尾部的舍利子已經跟這兩條金繩相連。

  整體看來,這就是一個完整的三角形。

  伴隨著老爺子敲鼓的聲音,這兩條如同霧氣形成的繩子,也開始了不斷的收縮......

  而隨著它們收縮的力度越來越大,星門......星門竟然動了!!

  “合上了!!”老祖宗驚呼道,仿佛看見了什么不敢相信的事,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星門的縫變小了!!”

  此時此刻,那條被舊日生物沖撞出來的縫隙,已經不緊不慢的開始縮小,此刻看來也不足兩公分。

  門縫縮小的速度不算慢,從頭到尾都保持著勻速,任憑門后的舊日生物再怎么沖撞,門縫縮小的勢頭也沒止住.......

  “我們撐不了太久.......你們盡快吧.......”

  老爺子說這話的時候,聲音依舊是甕聲甕氣的,但除此之外,他的語氣里還透著一種難掩的痛苦.......

  敲打這一面法鼓,并不如我看見的這么簡單,對敲鼓人的負荷應該不小。

  “爺.....你自己小心點.....”

  我咬緊了牙,低頭看了老祖宗一眼,示意讓他準備準備,馬上就輪到他出手了。

  “還早著呢。”老祖宗笑道,表情很是無奈:“就你散出去的這些氣,用不著我幫你,你自己也能控制住。”

  話雖然這么說,但老祖宗還是縱身一躍跳到了我身邊,赤手空拳的抓住星門上一塊凸起物,沖我點點頭,意思是有他在一切沒問題,讓我放心的干。

  “行,你能幫我穩住就行。”

  我笑道,不緊不慢的從背包里拿出來一個東西,在看見它的時候,老祖宗的表情瞬間就變了。

  “你想干什么?”老祖宗皺著眉,很警惕的看著那玩意兒:“這可不是什么好東西.....你最好離它遠點。”

  我搖搖頭沒吭聲,轉過臉,遠遠的往水面上看了看。

  鮫兒爺由魂魄混合著水構建的身軀,此刻正被湘江鬼以外力穩固著,如果沒有他不聲不響的過去幫忙,在幾分鐘前,鮫兒爺的魂魄就會散掉。

  他魂魄散掉還是小事,最麻煩的,就是老祖宗說過的,這些水都是由鮫兒爺在控制,沒了他的操使,這些水自然會回到它們原來所處的地方,也就是地下河。

  只要鮫兒爺散掉魂魄,這個人造的清澈深潭,也會在瞬息之間變成萬丈深淵。

  “其實我已經沒力氣操控遠古氣了。”

  說這話的時候,我聲音壓得很低,只要老祖宗能聽見。

  “我需要一點外力......哪怕不是遠古氣.......是其他的能量也可以......”我說著,看了看手里拿著的黑金屬八面體,臉上的笑容萬分無奈:“這玩意兒里面的能量沒有被星門吸走,而且不是舊日生物的氣......都是一些最純粹的生命力.......”

  “你瘋了??”老祖宗瞪大了眼睛,似乎已經猜到我想干什么,語氣都變得緊張起來:“你要是真的那么干,說不準你會當場.......”

  “不會。”

  我搖搖頭,語氣很是堅定。

  “在徹底摧毀星門之前,我不會死,更何況這里面的能量都被溶解煉化了,只不過是一些生命力.......”

  我一邊說著,一邊將其湊到胸前。

  “就當嗑藥補一補,他娘的......不信搞不定它們!”

7782 3455000 MjAxNy8wNC8yNi8jIyM3Nzgy http://m.clewx.com/book/201704/26/7782_3455000.html
牛气冲天投注 腾讯欢乐麻将游戏豆怎么卖 11月26日福彩中奖号码是多少号 问道手游挂机那个赚钱 延吉人怎么赚钱的 七星彩出号走势图 广东36选7中奖结果 香港保险业赚钱 广东快乐10分开奖记录 给你10元钱你如何赚钱 大乐透走势图 扑鱼大富豪赚钱 足彩半全场套路 如今开网店还赚钱吗 手机刷刷屏就赚钱吗 梦幻西游炼药100赚钱 黑龙江快乐10分一天多少期